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地狱剑主宰 ...

  •   善良与邪恶,划境在何处?地狱传说,却写在人间尘壁上。
      掠荒的山峰,干涩、皱黄,沙染的江河,混浊、陷足。
      顽性脱胎于狂兽的野性中,愤怒、张扬。人在无知与悟性中探索,夏末灾劫,杀戮成地狱的血道场。
      暮泓浪攀,摘下天边的云霞,红印在地狱城上。地狱城四周八角,人兽头颅砖垒成捆魂之阵,气势织成人间绝景。竦人神魂的毒烟红瘴缭绕,象蛮冲斗。骨藤串连成数十条高索,风摆中扬起红河浪波,毒雨时降。
      一切催人肝胆的惊怖之地,都是由人构说,所谓的秘密,不过是不能外道于人的倾斜天平,贱杀贵卖,正是超越了野兽寻味的奢侈贪婪。
      沙踏出剑的脚步,吟唤的口角涎夜,抛勒出一笔杀人勾判。
      两道身影游沙而行,声音远近清晰。
      “哥,你快点啊。”
      “哥,我累了。”
      “哥,你吃点。”
      “哥,你记得我叫什么吗?”
      “哥,你忘了,我叫苗安。”
      问声切切,剑却别扭出蛇形的痕迹。
      “我不在乎,还有我是剑啊。”
      揭声响破,在红河之外,不断靠近,惊起地狱鬼唱。
      “哎呀,来人了。”
      地狱城上,像是期盼的声音,等待着猎物入笼。
      “嘘,小声一点,别让人听见了。”
      “哎哎,来了,来了,哈哈哈哈哈。”
      压不住兴奋,闷抑的贪婪笑声。
      奈错桥,横跨在红河之上,桥下夺魂鱼,一闻沙落,便跃越出水,飞出桥上,以待夺身为饲。
      “哥,前边是哪啊?”
      “不知道。”
      “哥,你快点。”
      跳转的身影,姿生天真。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她是我的饲料,我要吃了她,别跟我抢,都别跟我抢哦。”
      “你谁啊,废话,谁听你的,我先去了。”
      “它不守规矩。”
      “哪来的规矩,哼。”
      “呀呀呀呀呀呀呀”
      争声高涨,只见百鱼纵出水面,尾甩水滴。
      “啊”
      苗安一声尖叫,鱼兵张牙,抢食而出。
      “哇哇哇哇哇哇”
      剑取命,不是,剑饮血。
      死落斩断的鱼兵,溅出涟漪,刹时血漫,染的更红的河,暮色下,逼天褪色,一片墨写。
      黑之空渊无尽蔓延,城之东角明灯缓缓升起,直向中央高空,宛若丹色血月,风中摇曳。
      冤苦魂巷,整条狭道中,吊索着摧残下的顽强倔骨,风中成骨铃,当当作响,糜烂的腐肉,虫蝇折磨着,低首的骷髅,看不见天的色彩,扣魂索命,冤苦成厉,凶夜游荡。
      “还命,偿命啊。”
      “恨死,恨生啊。”
      “怒地,怒天啊。”
      凄惨破荡,掣悬旷狱,声势夺魄,不绝于耳,只见千魂化箭,穿击而下。
      “啊,不是人。”
      “是剑。”
      “原来不是人,不是人,哈哈啊。”
      “说,为什么来到这里?”
      连连问声,传在躲在身后的苗安耳中,不觉已泪滴,无一亲人。
      “杀人。”
      剑声相应。
      “杀人好啊,对对对,你是剑,杀人去吧。”
      “不对,你身后的是人,是人啊。”
      “杀了她,为什么不杀她?”
      “我是剑,由我做主,我不杀。”
      “杀了她。”
      千声合雷,只见一剑,震动骨索,霎时一静。
      剑步踏过,挽着双手两人,转没穿越。
      狱隶主掌,地狱城主,代表着弓矢刀剑的主掌者,随意的欺压鞭挞玩弄着一切,脸上游戏神情,象征残忍之鬼的魔纪。满身赘肉,卧在椅子之上。
      子夜之时,杀人的剑,敲响地狱□□之钟,影上鲜血,战斗开始。
      凶徒暴将,护主之兵,百涌跳出。
      “狱隶主掌,令,杀无赦。”
      伴随垂天而降的谕吟,血之围城。剑杵搅浪,坚定的杀,性暴的斩,根入黄泉。双相对叱,一吼苍穹战。
      挽在左侧的手,逐渐冰凉,失去意识,只见,剑身环光,吞没苗安身躯。
      混乱的杀战中,虽然未能停歇,却是剑之脚印步步向前,此时,剑之意识寄托的身体,被杀的不堪为用。
      “谁敢冒犯我父皇之威,看鞭来。”
      红鞭一甩,倩娜杀姿,随着鞭地声而下。
      “拜见狱间花公主。”
      “废物,滚开。”
      “是。”
      “啊”
      一声响,举天的剑,插在狱间花公主心口,而挞落的鞭,同样灭毁残破的身躯,站立的狱间花公主,缓缓拔出心口的剑。
      “公主雌威浩荡,雌威浩荡。”
      恭祝声声中,一剑一鞭,一卷一扫,愕然的地狱兵将,被杀尽一片。
      “我是剑。”
      大声一怒,直向城址中心。
      “本掌之城,今日竟遭此灾难,汝敢毁此,本掌便杀汝,看刀来。”
      隶刀上擎,雄杀而来。
      “这时嘛,地狱由剑主宰。”
      狱剑花同声回击。
      庞然大物,动震沙尘,刀剑左右上下纵横,杀的步步大力。
      附在狱间花公主身上的剑识,在时间之后损耗,不能力心跟进,一刀倒地。
      此时,一道黑影,掌中黑色鼓槌,与刀奋激,快与力,相互交接。
      来人避击有序,数十回合,退不见伤,进不见血。
      狱隶主掌愤怒,大身挤压,逼得来人墙角防守。
      “喂,你醒醒啊。”
      这时,狱剑花一鞭锁住狱隶主掌之脖,向后一拉,一剑斜杀。
      此时,地狱城陷入黄沙,沙浪血浪昭示末日在眼前。
      “喂,我们走吧。”
      黑影,狱剑花奔逃而出。
      沙偃的历史遗迹,黄沙中落幕。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