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匪盗 ...

  •   握在手上的剑,对于剑客来说是生命,最重要的东西。
      现在握在手上的剑,对于剑来说也是生命,因为只有行走的生命才能去寻找意义,才能杀人。
      多少路程在脚下不知疲倦,人行剑杀,杀人的路上直到这座山。
      这山可是一点代表性都没有,名字可不简单,这是得有一个什么样的传说,反正无人知晓,也没人关心。
      村子构筑在山脚下,总体上围成了一个圆形,天下除了画的圆形以及方形,也没什么东西是规规矩矩的圆形或者方形。就如同黑白善恶,除了神话故事的简短描述,现实中,不过是这边多一点,那边少一点罢了,唉,介绍村落说这些干什么,其实就是想说它不应该是这个名字,太野性了。
      矮矮旧旧的房屋,让人找不到一丝特别,让人没有向往的感觉。
      掠剑的风,夹挟杀气,擦破土墙,刮下层层灰屑。
      提剑的脚步,看不出心情,战场上的杀剑,下了战场,又该杀向什么人呢?
      问石问土问风,吹至这里。
      忽然听到:
      “你们这些禽兽,你们杀了我吧。”
      映剑的耳,如雷醒震。
      照剑的路,直向前方而去。
      隐隐之间,听见锤打在身的千万击,剑心感到未知的火热,炙烫,越来越激发,杀人的意念,压不住,扑在眼前。
      “嗯?什么人?”
      “杀人啊,杀人。”
      窜腾的杀意卷起剑的锋锐,挽不住缰的烈马。
      “啊”
      鲜血,鲜血,鲜血。
      “杀人。”
      “呜啊。”
      杀戮,杀戮,杀戮。
      纵心纵剑纵杀,浪卷覆天心,浪息天求心。
      悚心的杀戮徽章,倒落在地面上的尸体,让人体会到的不只是杀人,而是残忍的毁灭。因为不是断头削手,而是毫无规律的扫荡,有的半个头没了,有的拦腰截断,有的自左肩自右股斜斩而断,有的剑插入腹中搅烂成空洞。
      杀颓心情的人背身在夕阳下,止不住血的剑,指向天空云霞,一片寂静。
      “哥”
      一声呼唤伴随着哀哭的声音,一名十三四岁的姑娘跪在尘土上。
      “哥”
      但见女子身前横着一副年迈之人的遗躯,满身是血,哀哀愁容,无以言表。
      随着夕阳倒下的身影,扑在黄沙上。
      “哥”
      女子轻轻放下老年人的尸体,跑了过去。
      暮色收拾尽所有光的行囊,黑澄澄的笼罩着整个大地。
      躺着的人,听不见任何呼吸声音,浅浅薄薄,身上却有不曾冷绝的温度,只见女子擦拭着眼前之人身上的血迹,回复血色的身躯,手上的剑不曾舍下,宛若一体。
      停停走走,停在等待苏醒的人之身旁,走在无止焦急的心之四周。风捉弄着树上的花叶,但温柔是这一夜的陪伴。
      “呀”
      折起的身体,注视着四周一切。
      “哥,你醒了。”
      女孩蹲下来大哭起来,这让剑十分疑惑。
      “我不是你哥,我是剑。”
      “啊,什么剑,你说剑,在你手上呢。”
      噎泣的声音幽幽说道。
      “不是。”
      “哥,你怎么回来了?”
      “我不是你哥,我是剑。”
      “啊,可是你是我哥的样子啊。”
      “他死了,然后我就用了。”
      “啊”
      女子怔住了。
      “我走了。”
      “唉~别,哥,你别走。”
      “我是剑。”
      “好,剑,你去干什么?”
      “杀人。”
      “他们都已经死完了啊。”
      “他们是什么人?”
      “强盗,哥,他们虽然是强盗,也该死,但是也不能那样杀掉啊。算了,他们是强盗就不能原谅。”
      女孩的表情哀伤中带着坚毅。
      “你回来就好了,可是村里的人都死了。”
      女孩哭着说道。
      “这里是什么地方?”
      剑却毫不在意。
      “追猪山”
      女孩摆了一下头道。
      “你知道有个猪的家吗?”
      “这就是啊,哥。”
      女子拖着长音道。
      “我是剑。”
      只见突然大声道。
      “是”
      女孩低头应道。
      “他说有个妹妹还有母亲。”
      “我就是他妹妹。”
      “他母亲呢?”
      “刚才被强盗杀了。”
      女孩又哭了。
      “唉,你哥让我回来看看你们。”
      “哥,这是我们的家,我们以后去哪?”
      “我走了。”
      “哥,你去哪,我害怕。”
      女孩拉着剑的手哭道。
      “杀人。”
      “为什么要杀人?”
      “我是剑,我要杀人。”
      “不要,我……我们一起走吧。”
      “一起去杀人吗?”
      “不是。”
      “那算了。”
      “好吧,去杀人。”
      “好。”
      “那我们把村里人埋掉吧。”
      “为什么要埋,战场上的人都不用埋。”
      “这是村里,一定要埋,还有妈呢?”
      “真麻烦,好吧。”
      死风吹丧,插满山的丧竿,黑布吹扬,魂归何处?
      干却在地上的黑血,写成死亡问句?让后人心思难猜。
      摇动在黄沙中的两道身影,尘藏在行程中。
      “哥我们去哪?”
      “青雪山,还有,我是剑。”
      “哥,我们……。”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