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三章 ...

  •   当吕祺从出租车上下来,站在就在昨日曾丢过脸面的地方的店门前时,吕祺觉得头痛欲裂。
      
      真是莫名蹊跷的缘分。
      
      吕祺无法此时回绝茹晓敏了,她早已大方的推开店门跨入,此刻只期望那位服务生正好不是当班日。
      
      当一入店内,那张依旧灿烂的笑容钻入视线的时候,期望落空,可吕祺却没因此感觉多么懊恼或是失望,能再见那张笑颜,说实话,吕祺的心脏很不符合主人心态的再次悸动了一下。
      
      茹晓敏好像特别钟爱甜品,落座之后一改先前餐厅里的文静温雅,对甜品滔滔不绝起来,让吕祺有些诧异。
      
      茹晓敏不停说着哪种甜品甜酸适度,哪种甜品很难做,有哪些网红甜品店其实一点不好吃之类。吕祺温和的应着,偶尔插上两句问话,以便接上她的情绪转换,心里其实一点都没记住她说了什么,甚至有些不耐烦。
      
      好几次,那个服务员穿梭在桌子之间给别桌送上饮品或蛋糕时,都吸引到吕祺的注意,他不敢多瞧,只偷偷用眼角瞥他。
      
      他身形极好,看得出经常运动,有些肌肉,宽肩窄腰翘臀,是标准的模特身材。他的脸挺小的,棱角分明,鼻子很挺,有一个酒窝和一个很小的小虎牙。
      
      茹晓敏一讲讲了两个多小时,才意犹未尽的停下,也正好让吕祺将那服务员打量了个彻底。
      
      茹晓敏想要起身结账,这种事自然是吕祺自觉的抢先一步,跑到收银处叫那服务员。
      
      “先生,一共八十八元。”
      
      吕祺摆出二维码,眼都没抬一下,觉得自己先前窥视他太多次,此刻有点心虚,尽量让脸上不露出太多情绪。
      
      “欢迎下次光临!”
      
      吕祺与茹晓敏走时,身后响起服务员的声音,茹晓敏还回头冲他笑着挥了挥手。
      
      吕祺心里一酸,有些嘲弄的想,果然长得好看的人到哪里都吃得开,即便是做服务生也是容易招人喜欢和厚待的,总会想着下趟还去再见上一回,包括他这种人也是挺吃这一套。
      
      然而他也就光看看,吕祺对于感情还是从一而终还过分执着的类型,不然也不会深陷前一段感情里不能自拔,以至于最后仿佛变了一个人,他已经不太指望还能遇见个人陪他下半生了,更不要说,对方还得是个男人。
      
      吕祺将茹晓敏送回家,温柔的与她说道别,说些今天很开心下次再约之类的废话。不提到甜品,茹晓敏又变回文静随和的模样,微微笑着叫吕祺回去路上注意安全。两人这才分别。
      
      吕祺对她的关心没什么感觉,也不放在心上,觉得他要是回家路上出了什么车祸一命呜呼,她这位才见了两次面的人也未必会为他掉一滴眼泪。吕祺突然想,是不是那些虚伪的废话说多了,他反而更加不可能相信当别人嘴里说出时会带有的感情色彩了。
      
      吕祺又想起那名服务员,又想起曾经拥有过的所谓恋人,觉得看上去再怎么表面对你好的人,感情也能说没就没,说放就放。吕祺就没这种本事,所以,假一点才好。
      
      回到家时,吕祺还是拿出手机给茹晓敏发了短信,想约下次见面。他对茹晓敏还是有些好感的,但这好感跟爱情友情都没什么关系,单纯就是这个人看上去比别的人好像好那么一些。
      
      茹晓敏回复得很快,看来对吕祺印象很好,说起最近有新电影上,要不要一起去看。吕祺便答应了,选在节后一天工作日的晚上。
      
      上个月与茹晓敏相亲,是公司高管特意安排,吕祺盛情难却的同时,也的不方便拒绝顶头上司的好意。对方说茹晓敏是他亲戚的邻居的亲戚,如何如何乖巧,如何如何优秀,吕祺不甚在意,这关系本身也远了些。吕祺不是第一次相亲了,中间人介绍的那些与对方到底会是个什么样的人,完全是两码事。
      
      一个月后,吕祺其实已经想不起来那位上司跟他介绍时说的茹晓敏的优点了,反正现在看来,茹晓敏也不是太差。
      
      吕祺单纯想,再接触接触也无妨。
      
      #
      
      第二假期日,吕祺懒得出门,但依然早早起来,啃吃面包。吕祺打扫了一上午的房间,顺便也整理了一番,拿出一些穿旧的衣服和不用的东西统统处理掉了。
      
      从卧室到厨房、厕所,吕祺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很久没整理自己屋子,竟然能理出两大包没用的东西,甚至在冰箱里翻出了去年老妈硬是寄过来的大闸蟹,那大闸蟹简直早已经不堪入目。
      
      吕祺没什么生活方面的自理能力,应该说他懒得去拥有,即使他其实可以。他懒得去想吃什么,就吃差不多和吃惯了的,他懒得想今天穿什么,就买长得差不多的衣服。别人给他的任何东西,他不想处理或者不当回事就放着,放到已经没用,最后一股脑丢掉。
      
      突然想起前日那场尴尬,照吕祺的性子,那张打折券倒是让吕祺在心里把它当了回事,最后却给他丢了次人。也不知从哪里生出不服输的心态,吕祺想立即去公司拿那封信封,然后再去那家店里一次。
      
      鬼使神差的,吕祺就这么做了,他在非工作日来到了关门放假的公司。办公室里面异常的冷清,这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也就吕祺这样的人大概会闲的无聊在节假日来公司就为了取一张打折券。
      
      券果然被吕祺遗忘在办公桌上,他拿起来搓了搓,竟一时有些茫然。
      
      所以,拿到了又怎么样?去店里用券再买一贷面包回家啃?
      
      吕祺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以至于很多年后那个人总是抱怨吕祺为何那时候要放弃,为何不早一点来与他相识,虽然很多年后的吕祺也依然没弄明白晚一个月和早一个月到底有什么差别。
      
      那枚信封最后被吕祺拿回了家,放在了那堆没什么用的东西里,没再记起过,直至他后来搬家。
      
      #
      
      接下来的日子与以往没什么两样,却又有一点不一样。
      
      吕祺与茹晓敏开始约会,每周一到两次,不是一起吃饭就是看电影,饭钱吕祺来,电影茹晓敏网上订。吃饭时聊日常工作话题,看电影后讨论下剧情以及观后感,这按部就班的约会过分程序化,茹晓敏却从不抱怨半句,似乎也很适应这种状态,当然,除了吃甜点的时候。
      
      就这样维持了一个月,感情进度很缓慢,两人却从不起争执,对于会涉及到三观的舆论话题或内容,持着对彼此尊重的态度,会彼此探讨却在发现彼此意见有异的时候默契的不再深入。吕祺觉得茹晓敏非常成熟稳重,待人接物一点不差,自己已是大企业的人事经理,便奇怪她为何至今单身未婚。
      
      用茹晓敏的话说,就是由于她太过聪明理性,反而不招同龄人或者更成熟的男性喜欢,有不少男性更加偏爱可爱无脑爱做作的小姑娘。吕祺觉得也确实如此,也很惊讶茹晓敏如此坦然,可能觉得两人性格合适就直言不讳了。
      
      吕祺无法跟她说出自己并不会喜欢女性这件事,同时觉得或许她如若装得假一些稍许用上点心机也绝非会愁嫁的人,但是既然现状如此,也猜到依她的性子不会选择伪装自己来对生活妥协。这一点,倒也让吕祺有些佩服。
      
      有缘总会在对的时间遇见那个与自己合适可以一起相守的人,如若没有那便算了。这话又美好又凄凉,吕祺从开头两个字就确定只有后半句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有一周周末,两人本约了在一个月前茹晓敏额外喜欢的那家甜品店见面,随后一起去参加新增加的约会项目——话剧。
      
      “家里出了点事,实在抱歉。”在店里等了半天的吕祺,突然被茹晓敏这么告知。
      
      “没关系,有事需要帮忙请跟我说。”吕祺只得这样答。
      
      票都定了,甜品饮料也点了,突然被鸽的吕祺叹了口气,只得拿起小叉吃眼前的两份甜品。甜品吃着吃着,他就开始环顾四周,忽然想起了一个月前来这里的事,也想起了那个还没彻底忘记的开朗笑颜。
      
      吕祺用视线找了找,并没有看见那个服务员,觉得有些可惜。垂下了头,吕祺此时又觉得自己现在的样子有点奇怪有点丢人。一个男人点了两份吃的,对面却没有人,而他自己就在默默吃,怎么看都是一个被女伴突然爽约的可怜男人。当然,事实也确实是这样。
      
      突然头顶有个声音响起:“先生一个人吗?点太多,如果吃不了可以退哦。”
      
      吕祺抬头一看,是那个方才他还在四处找的服务员。他穿着便衣,还没换上有店标的工作服,正冲着吕祺笑,显现出一点小酒窝。
      
      其实作为陌生人这么问,多少会有些奇怪,心眼小的会觉得被冒犯了。吕祺倒也没想太多,摆手道:“没关系,我还没吃午饭。”同时,回他一笑。
      
      那人又说:“那先生要不要吃意面呢?光吃蛋糕可是不行的哦。”
      
      吕祺有点诧异,这不是面包甜品店吗,怎还有意面,略带着点狐疑的看向他。
      
      那人解释道:“是我的私人餐单。”
      
      “好,请来一份。”
      
      “要什么口味的呢?培根芝士的好吗?”
      
      “好,谢谢。”
      
      其实吕祺吃过午饭了,是超市买的速冻饺子,不怎么好吃,也就填填肚子。现在他也不饿,却不由自主的就应了下来,没了半分平日里与供应商谈买卖的架势。吕祺回过神时,有些慌乱,心里又如前两次见他时那般狠狠悸动了一下。
      
      那人怎么看都比吕祺小了几岁,还带着些大学生刚入社会的稚气。吕祺有些懊恼,怎么就被那笑容迷了眼,这种情绪就好像不知道为什么买下了别人热情推销但其实毫无用处的东西时的感觉,当然,这种事情吕祺这快三十年的人生里也没几次。
      
      幸好,这一次,并不是浪费钱的东西,更可以说,是很好的东西了。
      
      意面香极了,芝士浓郁,面条有劲道,味美料足。吕祺明明也不饿,呼噜个没几下就盘子见底了,胃里顿时有暖意涌上来,让人觉得很满足。
      
      见吕祺吃完,那人凑了过来,问他:“好吃吗?”
      
      吕祺点了点头:“还行。”
      
      吕祺就是这样,心里觉得很好吃,但嘴上总要留下几分余地,不想在人前表露出太多喜好和情绪,最好的评价永远都只有还不错而已。他晓得自己有这种冷淡的毛病,为了与人保持关系,他才会选择去赞美他人,不过此刻,他不怎么在乎那人没得到夸奖的心情。
      
      那人笑了笑,还站在吕祺坐的桌子边,也不打算把盘子收走的样子。送上意面时,他已经换了工作服,此时还围着一个粉色围兜。
      
      吕祺看向他,他敏感的觉得氛围有些奇怪。
      
      那人倒先开了口:“上次的那位小姐没有来吗?”
      
      吕祺脸上闪过一丝错愕,然后还有些尴尬和丢脸,几个情绪搅在一起,吕祺赶忙收拾起脸色,答道:“嗯,她突然有点事。”
      
      当然,吕祺错愕的是那人竟然认得他,他只是一个月前才来过两次而已。这店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也算在商业区附近,每日人来人往或许有熟脸会被店里的工作人员记得,但吕祺怎么说也算不上。难不成还真因为那次的打折券?可这种事情不见得只有吕祺才会忘,也并不值得他们记心上。
      
      念头转了转,吕祺突然有点想明白了,这人是不是在与他搭讪。
      
      果不其然,那人又问:“你是在这附近上班吗?”
      
      “嗯。确实在这附近。”吕祺想了想,自己上下班来回地铁站时的确会路过这家店,只不过经常走的是对面的人行道,有点距离,需要穿过马路,作为连上下班路线都不曾改动过的人,吕祺一般不会特意过来。
      
      “下次路过可以来买早点,加个微信公众号注册店里VIP,有折扣。”那人说着,笑着冲吕祺眨眨眼。
      
      也许是眼前的人笑容太好看了,吕祺恍了下神,才点点头应下:“好啊,谢谢。”同时,吕祺也才明白,这人在他身旁杵了这么久,敢情是来推销公众号和VIP会员的,明明说辞跟理发店里让办会员卡的理发师、洗头小妹差不多。突然就觉得自己之前想的有点自作多情了,或许是职业敏感情绪导致。
      
      吕祺正低头调整心态。那人又开始说:“不如现在注册一个?”
      
      吕祺心想,这人也未免太拼了些,但还是拿出了手机,这世界就是伸手不打笑脸人。那人直接凑近,指挥着吕祺打开微信,搜索公众号关注,再一步步注册成VIP会员。吕祺也就应着,这种网络媒体营销手法在如今也算习以为常。
      
      突然一条短信提醒插入手机屏幕上方,正是提醒吕祺网购的话剧五小时后要开始,建议提早前往兑票。
      
      那人也瞧见了,问道:“咦,你买到了这场话剧的票?”
      
      “是啊。”吕祺有些奇怪,这场话剧也不算太热门,而且演播场次也多,不至于买不到吧。
      
      “我打算去看,可惜没买到今天的场次。”那人说着,语气带点惋惜,随即又恳切的问:“陪你的那位小姐是不是有事去不了,可不可以把票让给我?”
      
      吕祺不易察觉的皱了下眉,虽说茹晓敏确实来不了,他也没有朋友可以临时约,约客户或者同事他更是想都不会想,票也无法临时改签或退票,这张票等同于浪费。但是要说让给这才见过三次的人,两张毕竟是连坐票,会坐在身旁,吕祺多少还是觉得有些怪异。
      
      “拜托啦,今天给你免单好不好?”见吕祺不答话,那人又接着说,很是讨好的样子。
      
      吕祺最后答应了。那人好似非常开心,当即加了吕祺微信,转钱给他。后来在店里坐着等他下班的时间里,吕祺突然想到打钱不是可以用支付宝吗?
      
      那人之后吧啦吧啦把自己从头到脚介绍了一遍,他叫吴于义,从澳洲毕业回来才第两年。吴于义并非服务员或收银,他是这家店的店长,而其实这家店也是他姨妈盘下来给他做着玩的,盈亏根本无所谓,但吴于义做得挺认真,当青年创业在干。
      
      吴于义的微信头像是一只猫,是他大学时候就养着的了,毕业时特地一起空运带了回来,是一只银渐层美短,有点胖。
      
      吕祺对宠物或者毛茸茸的东西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一般独居的人会想要个陪伴或是寄托情感。吕祺觉得自己并没觉得孤单也没有要寄托的东西,对于不少人向他献宝自家狗猫多么可爱也建议他养一只时,吕祺都只是表示会考虑看看但是没特别喜欢的之类敷衍了事。
      
      吴于义很久以后说过,如果那时吕祺严词拒绝的话,他还真的可能就打起了退堂鼓,按照吕祺的性子,也不怎么可能再有后来的他们了。吕祺笑着问过他,那时吴于义怎么还会记得他。吴于义则答,那是因为吕祺那次偷窥他的目光实在太可爱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