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第九章 ...

  •   还没开门,就听屋里传来猫叫声,软软糯糯的。吕祺便问:“是只母猫吗?它名字是什么?”
      
      吴于义边开门边答:“是公猫,已经绝育了。因为胖就叫它球球。”
      
      门一开,球球便窜到两人脚下,在吴于义脚边来回磨蹭,不停的喵喵叫,蹭了一会挪到吕祺脚边闻,闻了两下便开始用力蹭他,蹭得很认真舒服的样子,甚至眯上了眼。
      
      吕祺想了想,矮下身子,伸出手在球球头上揉了揉,入手是柔软的绒毛,手感极佳。球球顺着吕祺的手心,顶着脑袋继续蹭着吕祺。
      
      吴于义看着这一幕,笑着说:“球球很喜欢你。”
      
      吕祺愣了愣,下意识的问:“是吗?”
      
      “嗯。球球不是所有人都这么亲近的,你可以把它抱到沙发上慢慢摸。”
      
      吕祺便换了拖鞋,小心谨慎的将球球抱进怀里,走向课客厅沙发,刚一坐下,球球便卷起身子窝在了吕祺的腿上。
      
      吕祺顺着球球的毛发方向,一下一下的摸着,力道不敢用的太大,球球就自己竖起身体蹭弄吕祺的手心。摸着摸着,吕祺好像摸出了门道,转而从摸换成了抓,小心抓着球球的脑门,又搔着它的下巴,甚至用手直接从球球的头摸到了尾巴根。
      
      不一会,球球似乎觉得被伺候够了,舔了两下爪子,突然跳下沙发踱着猫步跑开了。
      
      吕祺咦了一声,看着球球默然离开的背影,叫了声球球,却没得到回应。
      
      吴于义见状,解释说:“猫都是这样的,爽够了就自儿玩去,不理你了。”
      
      “唔……”吕祺显得有些失望,还想再摸两下,毛茸茸的猫毛和胖嘟嘟的肉感撸起来真的很舒服很治愈,怪不得这么多人喜欢宠物。
      
      “还想摸就摸我呗。”吴于义已经坐到了吕祺旁边,笑着打趣,眸子里带了些暧昧之色,直勾勾盯着吕祺瞧。
      
      吕祺答:“你又没毛。”
      
      吴于义哈哈一笑,伸出手握住了吕祺,凑近了些,眼底的暧昧渐去,转而变成恳切真诚,问道:“我有些话想问你,你能不能认真回答我?”
      
      吕祺被吴于义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抬头,望进他的深黑色双眸里,心率不自觉的又高涨起来,说道:“你要问什么?”
      
      “你……是不是喜欢今晚那个新郎,那个……林安?”吴于义握着吕祺的手又捏紧几分,如果可以的话,他还想抓住吕祺另一只手,就生怕问出口的下一秒,人突然跑了。
      
      原先小鹿乱撞的心脏有一瞬间的停顿,吕祺听到吴于义的问题身子一僵,撇开他的视线,心里慌乱无措。
      
      吴于义是怎么看出来的?难道先前两人的照面被吴于义瞧见了?那他岂不是知道了自己是弯的?他会不会发现自己喜欢他?他会不会……会不会就不再理他了?
      
      一连串的问题刹那间冲进吕祺的脑袋里,搅乱了心绪,同时也把他的心狠狠揪了起来。然而,更多的还是一份害怕,吕祺刚才想的那么好,要再这么默默守个十年,结果却是要就在今晚一夜散尽了吗
      
      当下的情绪,量吕祺再如何想要自控,都在往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前进。吕祺不想答吴于义,只想尽快逃离这问题这场面,吕祺试着抽出手,却发现被吴于义握的很紧,只一动就连着吴于义的手也一起微微挪动。
      
      吴于义似乎感觉到了,一把攥紧吕祺另一只手,俯下上半身,依得又近了些,压着嗓子,又问了一遍:“你是不是喜欢他?”
      
      吕祺往后挪了挪,躲过吴于义的凑近,仍然没想要启口回答。吴于义则好似不准备让吕祺再躲开,他越退吴于义便越凑近,几番接连逼近,吕祺背部抵在了沙发靠背上,吴于义俯身压在他的身上,双手紧缚着他,让他逃无可逃。
      
      吴于义再次逼问:“是不是?嗯?”
      
      吕祺才意识到自己被吴于义整个桎梏住了,根本不知如何是好,但嘴上却还是不肯吐出一个字。
      
      吴于义苦笑了一下,追着吕祺移开的视线,侧着头再次对上,柔声问:“你不要喜欢他了,喜欢我好不好?”
      
      吕祺眨了眨眼,有些不敢相信自己耳朵里听见的问话。两人距离极近,近到鼻尖贴着鼻尖,似乎下一秒就要双唇相触一般。吕祺的心脏又重新剧烈震动起来,盯着吴于义的双眼,小心翼翼的打量他眼里是什么情绪。
      
      “他都结婚了,喜欢我吧,好不好?”吴于义问话时的气息拂过吕祺的脸上,吕祺听到他再次发问,瞅见他眼里有酸涩和不甘的东西缓缓浮出来。
      
      吕祺终于僵着双唇,颤颤悠悠的说:“你……说什么?”
      
      吴于义眼神忽而坚定,义正言辞的答:“我比他好,我喜欢你,真的。吕祺,你来喜欢我吧。”
      
      吕祺这才反应过来,他喜欢的人,他喜欢的吴于义此时此刻竟然在跟他告白。吕祺顿时面容涨红,从头到脚的滚烫起来,更加的慌张失措,转过头,吕祺更不敢对上吴于义的眼,现在,他更想要逃走了。
      
      吴于义穷追不舍,一而再再而三的问吕祺:“好吗?”
      
      “我……”吕祺不知道要说什么,将心底秘密和情绪一表无遗,还是羞得不要再说什么了更好,吕祺显然更愿意选择后者。
      
      吴于义却不等吕祺说完,直接宣布:“那就是答应了。”
      
      说罢,吴于义直接亲向眼前已经盯了好久的双唇。
      
      事后,吴于义总觉得自己有霸王硬上弓的嫌疑,但所幸吕祺后来并不在意,似乎还对于他能这么主动表白心存感激,吴于义虽不明缘由,但是只要结果是好的就足以。
      
      吕祺一辈子都无法忘记那个夜晚,在心情百转千回的时候,最终落幕下来的是这么一份巨喜,吕祺觉得这大概是他这辈子最大的幸运,能遇见这么好的吴于义,他的世界从此一扫阴霾,暖阳绽放。
      
      吕祺都不敢相信两个人就这么在一起了,就像做梦一般,不,连做梦都没这么好的事。吕祺小心翼翼的问吴于义:“你真的喜欢我?”
      
      吴于义笑吕祺未免太迟钝了些,他喜欢得可是相当明显。吕祺不由的脸红,他是真的没有瞧出来,怯怯的说:“可是我性格很差。”
      
      “哪里差?”
      
      “我不太爱跟人深交……而且也……”
      
      吴于义一把抱住吕祺,亲了亲他的脸颊:“你明明待人很好。虽然感情方面有点迟钝,但是我喜欢,这样也不会被人拐跑。”
      
      吕祺有些不适应突如其来的亲吻,缩了缩道:“而且我比你大不少……”
      
      “怎么?你怕比我先走一步吗?”吴于义笑着又挨近,让吕祺陷进沙发里,无处可缩。
      
      吕祺摇摇头,想了想,再次不放心的问:“你真的是弯的吗?”
      
      “当然。”吴于义眯着眼看吕祺,笑得酒窝里都灌满了爱意。
      
      再抬眼看吴于义,只见他笑的分外暗昧不明,吕祺思忖一会,又问:“那你怎么知道我是弯的……”
      
      吴于义伸手捏了捏吕祺脸颊,温柔的埋怨:“你当我跟你一样什么都看不出来?”
      
      吕祺想要反驳:“哪有什么都看不出来?”
      
      吴于义瞅着吕祺,一脸不置可否。
      
      吕祺干咳一声,又问:“那你之前谈的恋爱,对象都是男的吗?”
      
      “是啊。”
      
      行吧,他吕祺确实什么都看不出来,当真丢人,在喜欢的人面前,颜面一点不留。
      
      “你姨妈知道吗?”
      
      “别担心,我早就出柜了。”吴于义忍不住亲亲吕祺,觉得他平时都不曾有过这么多问题,现在一连串的问起来,那模样特别可爱。
      
      吴于义又道:“你没出柜吧,没关系,我们慢慢来。”
      
      “嗯……”吕祺感觉有热流在眼眶里滚动,视线都有些模糊,一切都是意料之外的喜悦,可又是这么真实,他都快招架不住了。
      
      “今晚住我家吧。”吴于义笑着说。
      
      吕祺一愣,面色潮红,点头说好。
      
      吴于义得寸进尺:“那要跟我一块睡吗?”
      
      吕祺这次没答,沉吟了一会,才说:“我还是睡另一间房吧。”
      
      吴于义小声嘀咕:“这回怎么不说都行了。”
      
      这嘀咕的声音太轻,吕祺没有听到,就算听进去了也会当作没听见着。虽然对伴侣听话得不行,但吕祺心里常年累积的不安太过庞大,实实在在压过了本能。一来,吕祺始终有点难以相信这份突如其来的幸福,二来,长这么大,他吕祺还没尝过男男之间的□□,他怎么可能不慌张,一不小心,面子就丢得更大了。
      
      吴于义猜出吕祺心思,也不逼迫,反正来日方长。他去卧室拿出睡衣毛巾内裤等等,递给吕祺,并说道:“都是新的,浴室里也有新牙刷。”顿了顿,又笑眯眯补充道:“另个房间也是新床单,我都备好很久了,可惜上回没用上。当然,你想要用我的也可以。”
      
      这里面什么预谋,昭然若揭,吕祺忽而想起那条被他小心收起来的白色三角裤,脸红的同时都觉得自己燥热难耐,吕祺甩了甩头,拿过衣物去洗了澡。
      
      出来的时候,吴于义人不在客厅,吕祺往卧室望,也没见人,只得走向另一间自己要睡的卧室去看,吴于义正在铺床。
      
      吕祺站在卧室门口,呆愣的看着他铺完床,直起身,挨近过来,吴于义自然而然的在吕祺唇上落下一吻,轻声道:“晚安。”
      
      那一夜,没有预料的辗转反侧,明明不是常睡的床,周围的一切也都很陌生,但吕祺睡得很沉很安稳。
      
      也许吕祺不用再等个十年了,他现在就遇见了那个能跟他一路走下去的人。也许不久后,吕祺会握着他的手跟父母介绍,这是自己想要一起度过余生的伴侣。
      
      吕祺忍不住想,吴于义给这块糖未免也太甜了些,而且巨大到可以吃一辈子。这样想着,吕祺睡得从未有过的踏实。
      
      第二天一早,吴于义挂着两个黑眼圈递给吕祺两个包子,看上去有些疲倦但又情绪很高昂。
      
      吕祺便问:“你怎么了?”
      
      吴于义答:“想到你就在隔壁,有点失眠。”
      
      至于为什么失眠,吕祺完全没好意思问出口,他啃着包子,觉得今早的肉包子味道特别的好,他还想再吃两个。
      
      吴于义去店里帮忙,吩咐吕祺在家里待着等他,看电视玩游戏撸球球都可以,中午会回来给吕祺煮午饭,傍晚他会早点回来陪吕祺。吕祺便真的准备乖乖等上一整天。
      
      然而,期间,吕祺收到茹晓敏的微信信息。
      
      热情如茹妈妈,总是事事都想着未来女婿,一直热烈邀请吕祺出席各类亲戚的应酬场合,被茹晓敏挡回去了好多次。偏偏茹妈妈很满意吕祺,向亲朋好友大肆宣扬自己未来女婿多么优秀,直摆出去给人看,长长面子。茹晓敏很愁苦,不知道拿茹妈妈怎么办才好,先前那般魔怔,现在反而更魔怔了。
      
      吕祺思索许久,觉得还是与茹晓敏见一面聊才好,于是约她在吴于义的店里碰头。
      
      当吕祺来到店里时,吴于义特别高兴,很想众目睽睽之下,粘着吕祺问是不是想他了,再摁到后间里亲几下。
      
      只可惜,吕祺上来就跟吴于义道出了事情。
      
      吴于义皱了皱眉,有些微沮丧,却很快振作起来,郑重说道:“那你可要跟她讲清楚,你现在可是有正牌男友的。”
      
      说完,乘周围没人,吴于义飞速在吕祺鼻头亲了一下。
      
      茹晓敏来的很准时,吕祺已经给她点好了吃的,正在犹豫怎么开口跟她讲。
      
      茹晓敏先说了:“吕祺对不起,我没想到我想出的馊主意最后会闹得这么麻烦。”
      
      吕祺摇摇头:“不用道歉,作为朋友我理应帮你的。只不过今天起可能就帮不了你了,因为我……”吕祺从未对别人说过一星半点的自己的性向,此时真的有些难以开口。
      
      茹晓敏似乎猜到了什么,眨了眨眼,问:“你是……有女朋友了吗?”
      
      “不是……我是……有……”吕祺说不下去,不自觉的看向吴于义,正巧对上他投来的目光,吴于义冲吕祺笑了笑。
      
      吕祺仿佛感觉从吴于义那儿得到了些力量,低着头,终于把话吐了出来:“我有男朋友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