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彭格列十世之废材首领沢田纲吉 现实篇 ...

  •   温馨提示:请观看完理想篇再观看现实篇
      
      沙雕终极奥义,慎入!
      
      ————————————
      大家好,我是沢田纲吉,诚如你所见,我就是彭格列的十世首领,意大利最年轻的教父。
      
      听,不,只见那凶狠果断的一脚飞扬,彻底把我从美梦中活生生地给踹了出来,我一脸茫然地半仰在冰冷的地板上和床上戴着绅士帽握着手枪的男人面面相觑,打了一个寒颤。
      
      ——“蠢纲,你要是再敢耽误一秒钟,我的子弹可就不长眼了!”
      
      我迅速起身,麻利的洗漱穿衣逃之夭夭。
      
      你看,我的家庭教师里包恩总是这样傲慢无礼,暴戾恣睢,在他的淫威下我忍气吞声了整整十年,我明明说过不想再和他同一个房间了,结果他不仅死皮赖脸的威胁我还每日孜孜不倦的用一如既往的暴力方式叫我起床。
      
      于是我今天实在忍无可忍,我温(直)和(接)委(了)婉(当)地对里包恩说道:“老师,我在旁边为你安排了房间,以后我们还是分房睡吧”
      
      我是沢田纲吉,我今早不知为何被我的家庭教师里包恩暴揍了一顿,我冥思苦想了一番也许是他更年期到了,所以我只好顶着一头鼻青脸肿的去上班。
      
      为了节省雾守云守无缘无故掐架造成的财政赤字我只好骑1.8米长的共享单车去上班,绿色环保,符合可持续发展战略,尽管我的住所离彭格列总部距离一万八千米。
      
      不愧是我,并盛的花朵,彭格列的栋梁!
      
      为了节省开支我只在路边摊吃一块钱四个的窝窝头
      
      不愧是我,勤俭节约,秉承美德!
      
      为了保质保量的完成我派发的给各位守护者的任务,我只好亲自收拾云守每次留下的烂摊子。
      
      不愧是我,脚踏实地,艰苦奋斗!
      
      我一边迅速冲进办公楼一边低头看着腕表“糟了糟了,还有40秒”最后一秒钟,我在打卡机上按下了我的指纹,正想松一口气,结果发现卡机延迟,打卡时间固定在了后一秒,于是,彭格列十世沢田先生今日光荣迟到。
      
      我拖着一脸疲惫无精打采的走进总部,狱寺隼人迎面向我走了过来,并对我尊敬的鞠了一躬“十代目早上好!”不得不说我的岚守还是对我十年如一日的死心塌地,此刻他看见我脸上的伤痕不禁皱了皱眉,我当然不能说是因为赖床而被里包恩揍的,只撒了个善意的谎“我骑自行车不小心摔的。”
      
      狱寺的脸上突然浮现出一丝痛苦的神色“十代目其实您大可不必那样...”
      
      话还没说完,只见强尼二灰头土脸的抱头冲我跑了过来“首领不好了!云守大人又和雾守大人把新建好的办公楼给拆了!”
      
      我:“......”
      
      看来我不止还要骑一年的共享单车。
      
      现在我要告诉你们——“做首领真的很难,做彭格列的首领真的太难了!”
      
      此刻,我坐在的办公室内,按着隐隐作痛的额头,思考这月的财政开支该怎么办。
      
      我们不管遇到什么困难,都不要害怕,微笑着面对他,消除恐惧的最好办法就是面对恐惧,坚持才是胜利,加油奥利给!
      
      这么一想我又振作了起来,没错,我要鼓足干劲,从容不迫,逐一攻略,以退为进,步步为营,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意识决定物质,要求我们一切从虚假出发,坑蒙拐骗,应该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没错,实质是扬弃!!
      
      等等,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没错,我就是彭格列的十代目,家族的首领,年轻的教父,全意大利的钦慕对象,但二十四岁却还是光棍一条。
      
      外头竟然传言我——“攻略了我所有的守护者以及家庭教师,在彭格列开起了后宫!”
      
      ??????
      
      我对天发誓我爱的只有我的云守云雀恭弥一人!
      
      后来这事被所有人知道了,不知为何那段时间狱寺隼人总是有意无意的疏离我,连山本武也不对我笑了,六道骸给云雀恭弥找茬的次数更多了,破坏办公楼的力度也越来越狠,里包恩也开始对我越来越凶狠,而我的心上人云雀恭弥,对我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无情。
      
      有次里包恩甚至跟我说“你那哪里是喜欢他,你分明就是看他长得好看,分明就是馋他的身子,你下贱”
      
      虽然我的确有过这种想法,不过那都不重要,还有里包恩你不要这么直接的说出来啊!!!
      
      说实话到了现在为止,瓦里安仍然没有改变他企图谋权篡位的心,而隔壁的米鲁费欧的那只棉花糖怪还时不时还给我找茬。
      
      为负担彭格列的财政赤字,我甚至不惜向那只棉花糖怪贷款,背负起二十年高利贷,哦,这该死的白兰花呗,万恶的资本家。
      
      就在昨日,我向我的云守云雀恭弥正式求婚。
      
      哦,当然,我被狠狠的拒绝了,但是我仍不死心,继而凑上前,单膝跪倒在他的西装裤下,感情真挚,眼神坚定——“恭弥,请不要相信外面那些流言蜚语,我对你一片真心,天地可鉴!”
      
      此时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凤梨精“小麻雀,他只是想让你帮他还债而已。”
      
      此时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旁边的里包恩“云雀,他只是馋你的身子而已。”
      
      此时破门而入的狱寺隼人“云雀恭弥你休想抢走十代目啊啊!!!”
      
      此时紧跟其后的山本武“哈哈,阿纲你和云雀在玩什么好玩的游戏吗?”
      
      我:”我,你们......”
      
      我是沢田纲吉,没错就是彭格列的十代目,意大利最年轻的教父,没错,我准备辞职。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