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主子,公子给您好多好看的衣裳呢,您看看想穿那个?”
      
      沈湘宜顺着声将床幔打开,看着不认识的小丫鬟,“你是谁?”
      
      “回主子,奴婢是伺候公子的丫鬟,公子刚刚说,以后让奴婢来伺候您。”
      
      “公子?”
      
      “公子先去用饭了,刚刚唤奴婢来叫您的,主子还是赶快收拾一下去吧。”
      
      沈湘宜定了定心绪,“我是谁?”
      
      “主子莫不是糊涂了,昨日您刚刚和公子同房,如今您已经是姨娘了。”
      
      这丫鬟礼节虽不差,可语气却不对劲,沈湘宜此时到没有去在意。
      
      姨娘?不就是小妾!她堂堂贵女怎会成为小妾?
      
      “混账!去将嬷嬷找来,我倒要好好问问你是那个不懂规矩的丫头。”
      
      小丫鬟哭的梨花带雨的,早就听说这姨娘是个乡下丫头,没想到这才一日就摆主子架子,真不知谁没规矩。
      
      哽咽道:“主子,这没有嬷嬷,您要是不满意我,您自己和公子说去。”
      
      说完就小跑离开了。
      
      沈湘宜看了周围陌生的景象心中大骇,她不过睡了一觉,这地方怎的就换了,难不成有歹人将她掳走了?
      
      铜镜里倩影绰绰,可是脸却不是她的模样,这人眉眼和她有几分相似,只是总给人怯怯弱弱的感觉。
      
      “你将人赶走了?”
      
      “你是谁?”
      
      “墨辰,你夫君。”
      
      从都是一身茶白色的衣裳,平静的眼睛毫无波澜,嘴角带着浅浅笑意,看不出喜怒也瞧不出厌恶,似乎什么都不喜欢什么都不在乎。
      
      这是书中对墨辰的描述,当时看书时她还暗骂一句这人是圣人不成,无欲无求。
      
      沈湘宜连退几步,这样荒唐的事她怎能相信。
      
      墨辰见人面色惨白以为是被他吓的,软了语气,“我没有怪罪你的意思。”
      
      “我是你的小妾?”
      
      墨辰一脸的疑惑,这女子在装模作样什么,祖母说,这女子已经仰慕她已久,昨夜不等他来就睡了不说,今日还谴了他的丫鬟,真是个闹腾的。
      
      墨辰知道,随着自己大了,祖母越发的不信任他,毕竟他到底不是亲生的,可他对这墨家产业着实没有兴趣。
      
      毕竟他初来墨府就是为了能吃饱饭而已,如今就是为了不去过那饭都吃不上的日子才在这小心翼翼的过活。
      
      如今送来的这女人怕要来监视他吧,可他既然没有旁的心思,这女人和一般女人也无异,尽量好脾气的解释着,“昨日进的门。”
      
      墨辰对发呆的沈湘宜说:“呆会儿可要去和祖母请安?”
      
      沈湘宜不可置信的上前捏了捏墨辰的脸,温热的触感让她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梦,可书中那小妾的下场可是胎死腹中,抛尸荒野。
      
      还是十分有可能就是墨辰知道她是老夫人的人,阻碍了自己夺下墨家下的黑手。
      
      这样想着沈湘宜觉得浑身冰冷。
      
      墨辰不自在的拿下脸上的手,再一次用尽量温和的语气问道:“可要去跟祖母请安?”
      
      “你休了我,好不好?”
      
      这女子是一个乡下丫头,可如今模样却一点不像,还说一些胡话,还是说她是装的,好让他以为她和祖母没关系?
      
      “胡说些什么,快些收拾一下,呆会儿去见祖母吧。”
      
      沈湘宜被丫鬟推进了里屋,一个梳头的小丫鬟见沈湘宜是真的伤心,劝慰道:“姑娘,我家公子那里不好,说句不好听的,你不过一个平民百姓能嫁给我们公子是福气,不然怕连口饭都吃不饱。”
      
      沈湘宜尽量让自己冷静,刚刚着实是她鲁莽了,墨辰生性多疑,自己越是这般他怕越是怀疑自己是装的。
      
      沈湘宜那起口酯,“刚刚是我太想家了,以后不会了。”
      
      “姑娘想什么家,他们既然能将你卖了换粮食,就不值得你想。”
      
      沈湘宜在书中只知道自己是个乡下丫头,有一个青梅竹马,后来被那正妻诬陷才有的后事,没想自己是被买了的。
      
      沈湘宜还是选了一个宝蓝色的衣裳,本来小妾只不能穿正红色,沈湘宜选这颜色无人多言。
      
      “参见爷。”
      
      “快走吧。”
      
      沈湘宜着实叫不出妾身二字,还好墨辰没有追究。
      
      沈湘宜的规矩是挑不出错来的,所以在拜见老夫人哪儿很顺利。
      
      墨辰出了屋门后就和沈湘宜分开了,沈湘宜抓住刚刚那个给她梳头的丫鬟,从手上拿下一个镯子塞到丫鬟手中,“能和我说说这府中以及外头的事吗?我怕做了什么不该做的。”
      
      小丫鬟将镯子还给沈湘宜,恭敬道:“姑娘只需好好服侍好公子即可,如今外头的日子不好过,连年的灾害早让人吃不上饭了。”
      
      沈湘宜看话本子的书从来都是囫囵吞枣,若不是这人名字和她一样,她也不会记住,这灾害的事她自然更不知晓。
      
      书中墨辰一直怀疑她是老夫人派来监视他的,可她似乎并没有和老夫人有过多的交集。
      
      “老夫人怎的会看上我?”
      
      “姑娘真会说笑了,虽说您出身不好,可这模样却不错,老夫人买您一是为了做善事,二是公子也确实该有个体己人了。”
      
      “那老夫人为何不给他直接娶个正妻?”
      
      “奴婢不知晓,听闻老夫人相看了几个,不满意,这才有了您,不过这正妻早晚会有,姑娘若真想立稳脚跟还是赶快生个孩子的好。”
      
      墨辰的正妻是他自己选的,老夫人虽然不满却未多说什么,而自己却在墨辰有了正妻不久就被说与人通奸,老夫人并未救她。
      
      若她真的是老夫人的人,为何老夫人不彻查此事,沈湘宜晃了晃脑袋,看书从来只看情节的她,那里还能细想起什么。
      
      夕阳西下,一女子坐在屋中发着呆,暖暖的阳光布满那白皙的脸。
      
      一个高大的身影将女子脸上的阳光遮了个严实。
      
      “你怎么来了?”
      
      墨辰将衣裳脱了,见沈湘宜站的老远自顾自的挂在一旁,“祖母说,想要抱曾孙子了。”
      
      “我…妾身,身子不舒服,爷,还是到别处吧。”
      
      墨辰轻笑一声,“谁给你胆子这样说的?”
      
      良久无声,墨辰将鞋子脱了,坐在软榻上,“去端水把脚给我洗了,以前是他们这些丫鬟们事,以后就是你的事了。”
      
      沈湘宜咬了咬牙,她从未给旁人洗过脚,以她的地位也无需给旁人洗脚,盯着软榻上的人,最后坐到一旁,“我可以帮你得到你想要的,你以后不许使唤我。”
      
      爽朗的大笑响彻整个屋子,墨辰饶有意味的看着沈湘宜,他自己都不知自己想要什么,这女子竟说帮他得到想要的。
      
      “你笑什么?”
      
      墨辰赤着脚向沈湘宜供了一礼,认真道:“我想要好好经营好墨家,你懂商吗?”
      
      沈湘宜知道他没有显露真心,否则怎的不跟她说要墨家,还是自己太急?
      
      “快去给我洗脚,我困了。”
      
      “不洗!”
      
      墨辰轻笑一声,“若是不洗,那你今夜就在外头跪一夜。”
      
      沈湘宜义无反顾的夺门而去,墨辰到没有想让她真洗,他不喜别人伺候他,只是今日这女子和他查的人性格差别太多,就说早日那行礼就不是一般小门小户女子会的,何况她做的那样娴熟。
      
      “明日去将她的父母接过来。”
      
      这里的季节和景和王朝一样,都是初春,夜凉如水,沈湘宜一直在外头站着。
      
      “主子,您进去吧,这外头凉,您跟公子认个错就是。”
      
      沈湘宜自小被宠着长大的,给人洗脚这样的屈辱她受不得,没有理会小丫鬟的话,自顾自的站着。
      
      “她还在跪着?”
      
      小丫鬟一脸愁绪,“回公子,站着。”
      
      “那就让她站着吧,也别叫她,什么时候自己愿意进来了再进。”
      
      沈湘宜被罚在门外一夜的事第二天早上就传遍了,那些自小伺候墨辰的丫鬟高兴坏了,毕竟她们早就想爬高枝,偏偏被这个向下丫头捡了便宜。
      
      日头升起的时候沈湘宜倒下了。
      
      朦胧迷茫中,沈湘宜看到了她的教养嬷嬷,一个劲的骂她,说她傻,还说示弱何尝不是大智慧,干什么拿自个儿身子糟蹋。
      
      沈湘宜只觉得头沉的很,窝着一个温暖处就睡着了。
      
      “公子,老夫人派人来瞧了。”
      
      “将昨日的事告诉祖母,免得祖母误会。”
      
      “奴才这就去。”
      
      女子面颊绯红,双眉紧蹙,窝在墨辰怀中像个猫儿一样,那里还有早日的精神头。
      
      “嬷嬷,我错了,错了。”
      
      墨辰没听清沈湘宜前头说的嬷嬷二字,到是将错了听个一清二楚,心中不由觉得好笑。
      
      “下次认错早些,何需受了这些苦楚。”
      
      

  • 作者有话要说:  沈湘宜∶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