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女子生的极为美艳,却冷的吓人,一旁的男子满是笑颜,对着女子说着话,可惜女子连一个目光都不曾给予。
      
      男子将一个粉雕玉琢的男孩推到女子怀中,男孩甜甜的叫了一声娘,露出一颗小虎牙,脸上满是讨好,可惜女子似看不见一样,自顾自的做着自己的事。
      
      后来男孩似乎看出了女子对他不喜,来的次数少了,再到后来也只在门旁处远远的瞧上一眼。
      
      再后来那女子死了,男孩也再没有来过。
      
      凤翎从梦中惊醒,今日是她的忌日,没想到自己竟在这儿睡着了。
      
      昨日宫宴还未结束凤翎就回来了,后面的琐事一点没问。
      
      还未踏出门外,凤三就迎面而来,每年的今天,凤三都会在这里呆上一整天。
      
      “你也来了。”
      
      凤翎轻蔑的看了凤三一眼,凤翎每次都会提前来一日,今日睡过了自然就遇上了不该见的人。
      
      “她都死了那么久了,你也娶了新夫人,何必这样深情,再说,她从未欢喜过你。”
      
      “你烧的这些纸钱,没准她还闲恶心呢。”
      
      “轩阳!不许这样说你母亲。”
      
      凤翎无所谓的伸了一个懒腰,慵懒道:“她可没把自己当我母亲,你堂堂七尺男儿,何必把自己弄的这样卑微。”
      
      说完就踏出了门。
      
      凤翎回了北庭,一只胖胖的橘猫相迎,凤翎欣慰的将猫儿抱起,“还是你有眼色。”
      
      凤翎拿出一本书,是刚刚在她那发现的,都说她是巫族女子,这书里面到是真记载了许多稀奇古怪的事。
      
      以血为媒,可以将人的心魂幻化成书中人,故事结束方可回来。
      
      入书后身不由己,受情节限制,无论怎样反抗,最最后都会按书中情节发展,若是强行改变施法人会受重伤。
      
      施法者只有一缕残识,几乎没有自我意识,现实中有书中全部记忆,在书中却只能依书中人来。
      
      是一种邪术,有记载,有人不愿活在现实给自己造了一本书,此后在书中度过一生。
      
      “真的有意思。”
      
      不过他可没时间给自己造书。
      
      “去买些女儿家喜好看的话本子。”
      
      小厮不解其意,可公子性子本来就难猜,他只需顺应就是。
      
      凤翎翻了几本,然后挑出一本,“这书讲什么的?”
      
      “回公子,奴才不曾看过。”
      
      “那你就现在看,然后告诉我。”
      
      凤翎假寐着,良久,小厮轻轻唤醒了凤翎。
      
      “回公子,这里头男主子自小被抱养来的,生性多疑,后来找到知音,琴瑟和鸣的故事。”
      
      “谁最爱他?”
      
      小厮对于凤翎这样奇怪的问法早已见怪不怪。
      
      “有两位女子,一位是陪他终老的正夫人,一位是个小妾。”
      
      “正夫人叫沈湘宜?”
      
      小厮愣了一下,怪不得公子会注意这本书,原来有那位贵人的名字。
      
      “回公子,沈湘宜是那小妾。”
      
      “哈哈哈哈,这写书的人是谁,竟取了个这样好的名字。”
      
      “去备些纸墨,我倒要瞧瞧这书上写的真不真。”说着扬了扬手中发黄的书。
      
      “血还有什么灵不灵性的。”凤翎自言自语说着话,随后将书扔在一旁。
      
      墨汁沾了血,在刚刚那个话本子上写下了沈湘宜和他的名字的名字,良久无果,凤翎无聊的将笔扔了,“就知道是骗人的,白费工夫。”
      
      “公子,顾家小姐大病了,昨日太医说伤了根本,以后怕难有孩子。”
      
      “是她自己要跳的,我可没逼她,只能怪她傻。”
      
      话音刚落凤三就怒气冲冲的走了进来,“顾家小姐的事和你有关!”
      
      凤翎摆弄着猫儿,毫不在意道:“我不过随口一说,她自己跳的。”
      
      凤三按了按眉心,眼中满是血丝,像是忆起来什么伤心事,“轩阳,你可懂得去珍惜爱你的人,问世上有几人愿意为你去死。”
      
      “改日你去向顾家小姐提亲,这事我们理亏,你亲自去赔不是。”
      
      “那女人一辈子都没学会,怎么我也是她生的,自然也不会。”
      
      “还有,娶回来她也只会想你一样,你觉得值得吗?还不如找一个喜欢她的,她以后绝不会受半点委屈,总好过在我这遭罪。”
      
      “你这个逆子!”
      
      凤三作势要打凤翎,凤翎挡过,平静的眸子似深渊看不透,“讨好人的滋味不好受,你比我清楚,要是真的为顾家小姐着想,就让她赶快死心的好。”
      
      凤三沉沉的叹了一口气,软了语气,“我知道你自小就看不惯我对你母亲那样,可当你真的心悦上……”
      
      凤翎烦躁打了一下猫儿,猫儿跳出了窗外。
      
      “若是无事你走吧。”
      
      “还记得那次你母亲看你被打连个眼神都没有的离开了,你还赌气说找一个极为爱你的,把你放在心尖上,免得自己受苦连个伤心人都没有,这顾家小姐不正合适?”
      
      凤翎冷笑一声,认真道:“可我不想让她成为你,丢掉尊严最后也没换来她一个笑脸。”
      
      父子四目相对,最后凤三无奈的走了。
      
      “公子,这次事怕不好处置,顾家小姐虽为庶女,到底是将军之女,面子上总要过得去。”
      
      “那就让他自己查去,再说我姑奶奶也看着呢,她自己跳的,而我救的人,不是吗?”
      
      “行了,我去宜春楼了。”
      
      宜春楼是京都最大的青楼,凤翎是常客,加上这家势样貌,那个姑娘都想攀上高枝,刚刚到门口就有一群人上来相迎。
      
      凤翎和往常一样,叫了一群女子弹曲跳舞,自己却独坐一旁喝茶,他酒量不算好,所以在外头很少喝。
      
      “爷,奴家听闻昨日您英雄救美了,改日是不是就要迎娶新娘了?”
      
      “爷不过顺手一救,若是这样就要娶她,那爷也太亏了。”
      
      周围姑娘一阵哄笑,一个女子面色惨白,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因为身后有一群士兵无人敢拦。
      
      “凤翎!我只问你一句,昨日的话算不算数。”
      
      凤翎慵懒的靠在那些歌舞女子身上,“那句话?”
      
      是啊,昨日他并没有允诺她什么。
      
      晶莹的泪划过脸颊,“你早晚会遭报应,有一日你定比我还狼狈!”
      
      “哟!这位姑娘,您好大的口气,凤公子不过不想娶你,您还要逼亲不成?”
      
      说完那个憔悴的人倒下了,身后的丫鬟婆子连忙将人扶住,看了一眼凤翎后离开了。
      
      比起顾环受了屈,其他女子更不希望凤翎娶她,毕竟谁都有些私心,这凤家长公子的夫人谁不想当?那些官家小姐亦是,所以顾环终究只能自己受罪。
      
      来去匆匆,凤翎见人走了缓缓起身,将周围的人谴走了,他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
      
      在昨日,他和顾环对视的时候他就慌了,她眼睛的情感很真,可惜他突然不敢接了。
      
      凤翎朝窗户看去,一个梳着双环鬓的丫鬟,买了几个话本子,然后匆匆忙忙的走了。
      
      那丫鬟是沈湘宜的,她不是号称贵女,如今竟看起了这些杂书来了,要是她正好看到那一本,和她一样名字的小妾,不知脸上是怎个颜色。
      
      书开半卷,沈湘宜手腕处已经压出了红印,绣眉拧在了一起,烦躁的将手中的书扔了。
      
      和她一样名字的小妾终于死了,是胎死腹中然后抛尸荒野的。
      
      书中的墨家是商贾世家,可惜主支无子嗣,墨辰是旁支抱养来的,养成了多疑性子。
      
      这小妾是被老夫人在墨辰弱冠时送去的,说是他都弱冠了还未曾娶妻,就送来个人说是先纳妾。
      
      这小妾性子懦弱,对男主忠贞不二,好听些叫忠贞不二,其实就是奴性。
      
      不久墨辰娶了正妻,是个精明能干的人,这小妾也越来越无法自处,最后被诬陷通奸也不知自己辩解,加上墨辰本就以为她是老夫人的人,也未多说什么,那小妾还是落得个惨死荒野的下场。
      
      “这是什么故事,看着真真叫人难受。”
      
      沈湘宜看到那个小妾死后便再也看不下去。
      
      小丫鬟知道自己主子不喜看悲事,特地问了那老板拿结局圆满的来,怎的小姐如今似乎不太高兴。
      
      “小姐,可是书中结局不好?”
      
      “没有,只是看着这女子的遭遇太过难受罢了。”
      
      “我去睡一会儿,这些收拾好,免得让嬷嬷瞧见,不然定小不了啰嗦。”
      
      “奴婢省的。”
      
      沈湘宜不是个情绪起伏大的人,更不会为了一个不存在了人气恼,可想着那名字和自己一样,心中便过不去。
      
      拉过被子一角,合了眼帘。
      
      绯红的床幔在眼前晃过,浅浅的酒气入了鼻,沈湘宜抬了抬沉重的眼皮最后还是睡去了。
      
      身上汗涔涔的,沈湘宜有些难受,她虽然怕热,可如今是春日怎的她也不会流汗。
      
      推了推身上沉重的被子,想要睁开眼睛瞧瞧,偏偏怎的也睁不开,身子还不住的往下沉。
      
      周围的空气稀缺,沈湘宜不耐烦的呓语着,知道身上渐渐清凉些才消停。
      
      不多时,频频痛意让那好看的眉又蹙在了一起,沈湘宜只觉得今日连觉都睡的不舒心了,腹下的疼让她怀疑怕是自己的小日子来了。
      
      浑浑噩噩的过了好久,沈湘宜看着已经大亮的天,她昨夜是没醒吗?也难怪如此长的时候了。
      
      沈湘宜掀了被子,看着床上的红印,她果真小日子来了,也难怪昨日她睡的那样不舒心。
      
      “菊棠?”
      
      沈湘宜动了动酸疼的身子,她夏天贪冰,这才落下的病根,这些日子她也好生调养着,怎的这次好像更重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求收藏~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