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3、责罚 ...

  •   “洞房花烛夜,你霸着辰儿,沈湘宜,你真是好本事!”
      
      滚烫的热茶从头顶洒落,沈湘宜福着身子,一动不动,任由茶水从衣裳上滑落。
      
      脸上满是嘲讽,不是说秦漪没有告诉老夫人?真是好手段。
      
      “回老夫人,妾身不明白老夫人的意思,公子那日没洞房花烛?这事传出去可真是闹笑话了。”
      
      “你!你敢威胁我!沈湘宜,你是不想你一家好过了,是想着你那相好命丧西天!”
      
      “妾身不敢。”
      
      “不敢,你还有不敢的?一开始装清高,辰儿碰了你,你还恼上了,如今狐媚子本性显露了?”
      
      话很难听,是沈湘宜长那么大第一次听到那样难听的话。
      
      沈湘宜死死咬着牙,让眼泪在眼眶中存着。
      
      “外头世道不好过,我看你是不想走了,这不走也行,可你给我安安分分的,不然,别怪我狠心!”
      
      沈湘宜这才抬头,老夫人对她竟还留有余地,那么书中她到底是谁害的。
      
      “看什么!”
      
      “妾身多谢老夫人大恩。”
      
      “哼!愿你真能知道什么是恩,你去抄女戒,抄到我满意。”
      
      “还有,今夜去给辰儿他们守夜,不能看在你是我送去的份上就乱了规矩,一个妾还想骑到正妻头上不成!”
      
      沈湘宜的腿麻了,等到老夫人说完差点没有跪在地上。
      
      “老夫人,这沈湘宜真是个聪慧的,本以为她身份在公子哪儿尴尬,谁从想这倒是成了利器。”
      
      “公子素来敬重老夫人,这沈湘宜只要一提您,想来公子就服软了。”
      
      “若不是秦漪说,我还真不知道,她能告诉辰儿,她是我的人,还不让他去洞房,真是本事。”
      
      “老夫人,这女子还有用,有着她,公子怕更快爱上秦漪姑娘。”
      
      “我就是看她还有用才留她,不然还有她活头?”
      
      慕色凄凉,沈湘宜像墨辰和秦漪行了礼。
      
      秦漪一脸惊讶,“沈妹妹这是做什么?”
      
      “老夫人让妾身来伺候您和公子就寝。”
      
      墨辰站在一旁没有言语,如今他也不能言语。
      
      沈湘宜先将秦漪的外衫脱了,随后又将墨辰的外衫脱了。
      
      墨辰面无表情,在沈湘宜要解他衣衫的时候墨辰别开了,走到一侧将秦漪抱了起来,“下去吧,不用你伺候。”
      
      声音不温不怒,沈湘宜乐得自在,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沈湘宜走到屋外,看着烛光灭了,轻笑一声,大概不久墨辰就该爱上秦漪了,书中的命运她一个也没逃不过。
      
      碧竹远远的迎来了沈湘宜,一脸的担忧。
      
      沈湘宜叫碧竹拿了酒,不会喝酒的她今日想醉一场。
      
      什么京都贵女,什么人人羡慕,她如今就要死在这书中了。
      
      许是喝的多了,眼前的碧竹竟重了影。
      
      “碧竹,以后你该去讨好秦漪,你家公子最后喜欢的是她。”
      
      “主子,您喝多了。”
      
      头昏昏沉沉的,都说醉解千愁,没说醒了更愁。
      
      “小姐,您就快醒了吧,您都睡了大半月了,老爷夫人都急死了。”
      
      熟悉的声音让沈湘宜兀的起身,“菊棠!”
      
      “小姐,小姐您终于醒了。”
      
      “我,这是哪儿?”
      
      “小姐睡傻了不成,这自然是您的住处。”
      
      她回来了,回来了!
      
      “我这些日子发生了什么?”
      
      “回小姐,您睡了整整半月。”
      
      “只是睡了?”
      
      “嗯。”
      
      “对了,凤家那位爷,也睡了半月,如今不知醒没醒。”
      
      “凤翎也睡了半月?”
      
      “对,顾家还上门提亲昵,若不是凤公子没醒,如今怕要成亲了。”
      
      沈湘宜有一种预感,凤翎定是和自己一样。
      
      可在书中她并没有找到和凤翎神似的人。
      
      “菊棠,轩阳那儿吐血了,湘湘如何?”
      
      一个妇人焦急的声音匆忙传来。
      
      “母亲。”
      
      “湘湘,你好了?”
      
      “谢天谢地,谢天谢地。”
      
      “母亲,您刚刚说轩阳吐血了?”
      
      “可不是,你们俩好生生的人突然睡了过去,一睡就是半个多月,轩阳刚刚传来吐血了,可把娘吓坏了,生怕你也有个好歹。”
      
      “带我去瞧瞧。”
      
      惨白的脸,嘴角的血迹已经没了,眉头紧锁着,脸上还有些汗珠,许是同病相怜,沈湘宜掏出帕子,给凤翎擦了擦额头。
      
      “你们公子在睡前有没有发生过什么事?”
      
      “回沈小姐,公子那日让奴才买了许多书。”
      
      “什么书?”
      
      “就是一些话本子。”
      
      沈湘宜现在十分确信凤翎和自己昏睡的缘由一样。
      
      沈湘宜刚刚站起来,头又晕了起来,看到母亲和菊棠不停的唤着她,最后没了意识。
      
      沈湘宜是被晃醒的,揉了揉眼睛,正要抬头却装上了一个下巴,沈湘宜捂住发痛的鼻尖,“这是哪儿?”
      
      “以后不许喝酒。”
      
      熟悉的声音,她又回来了!
      
      沈湘宜坐了起来,这是马车上,书中有墨辰要外出去谈生意的情形,而沈湘宜也是这段时间出的乱子,等墨辰回去后,沈湘宜已经被证实偷人了。
      
      “你刚刚大婚,这是要去哪儿?”
      
      “尹都。”
      
      “老夫人不是让你陪着秦漪吗?你怎的将我带出来的?”
      
      墨辰愣了一下,这女人喝了一次酒就睡了几天,如今事也记不清了,不过,这样正好,一些事她不知道的好。
      
      “秦漪病了,老夫人说我身旁不能没人伺候,所以你就来了。”
      
      她怎的不记得书中秦漪病了?
      
      墨辰将沈湘宜摆正,“别想她了,也别想老夫人,如今只有我们两人。”
      
      说完就吻上了沈湘宜的唇,沈湘宜脑洞却回想着墨辰和秦漪那晚,想着他们已经坦诚相见,胃里不禁泛呕。
      
      沈湘宜连忙推开墨辰,脸色很难看,“我有些饿了。”
      
      不会儿,碧竹就端了粥来,沈湘宜想从墨辰怀中起来却被拦住了。
      
      “我这样不好吃。”
      
      “我喂你。”
      
      沈湘宜见墨辰面色执拗也不想多说,可脑中却时时刻刻闪过他和秦漪不堪的画面。
      
      一碗粥,沈湘宜只喝了一半,忍着恶心窝在墨辰怀中假寐着。
      
      墨辰将剩下的粥喝完了,他只知道沈湘宜昏睡的这几天,他一直呆在秦漪房中,可脑中空空的,一点印象都没有。
      
      就连秦漪为何病了他都不知,看着秦漪一脸娇羞模样他慌乱了,却一点想不起来。
      
      小厮跟他说,秦漪是累病的,这其中深意他不敢想。
      
      只是那日怀中多了一个空了的药包,他觉得事实或许不是那般。
      
      到了驿站,墨辰将沈湘宜抱在怀中,盖了个严实才下马车。
      
      如今世道不好,他自然得小心些,免得被不相干的人盯上。
      
      墨辰将沈湘宜放在床上,修长的手指磨砂着那姣好的面容,声音低沉柔和。
      
      “还没睡够?”
      
      沈湘宜不情愿的睁开眼睛,心底对墨辰到底还是隔应的,可想着这不过是话本子里的故事,也释然了许多。
      
      自己上次能回去,那么她一定可以再回去。
      
      “想什么呢?”
      
      “想爷和秦漪怎样相濡以沫呢。”
      
      沈湘宜胡诌的,可看着墨辰脸色骇人心中隐隐猜到了什么。
      
      墨辰解了沈湘宜的衣裳,不由分说的堵住了沈湘宜的唇,直到浅浅的嘤咛声溢出口齿,墨辰才略带温怒道:“以后不许这样说。”
      
      沈湘宜心中似堵了一口气,轻笑一声,“用做都做了还不让说,这是作何?”
      
      “你这任性的脾气得好生治治,瞧瞧哪有小妾像你这般。”
      
      “恼羞成怒!”
      
      “我,我想不起来了,我保证这儿都是你。”
      
      沈湘宜看着墨辰指着心,真当她是小女孩好骗不成,明明可以装的什么都不知,然后对墨辰一阵感激涕零,可心中就是不愿看墨辰虚伪的模样。
      
      “爷说情话的本事越来越好了。”
      
      看着女子鄙夷的神色墨辰不知自己该如何辩解,他想不起来自己有没有做不该做的事。
      
      再次堵住了沈湘宜的唇,仿佛这样心中才好受些。
      
      墨辰直接了当的占有了沈湘宜,连衣裳都未脱尽,像是证明自己只爱沈湘宜一般。
      
      突然的闯入让沈湘宜疼的整个人都紧绷着,眼泪滑落,声音隐隐的带着哭腔,“你…轻些。”
      
      □□让沈湘宜的眼睛迷离,脸颊也变成了浅粉色。
      
      墨辰亲了亲沈湘宜的唇,藕断丝连,多了几分暧昧,“我没碰她,一定没有。”
      
      “虽然脑子记不清了,可身体的记忆告诉我没有。”
      
      低哑的声音说完,墨辰从沈湘宜小巧的耳垂处缓缓的下移,直到引得沈湘宜微微的颤栗。
      
      身子渐渐的舒展,当墨辰更进一步时沈湘宜还是痛呼一声。
      
      沈湘宜这才缓神,“骗子。”
      
      墨辰像是想通了,脸上露出笑意,在沈湘宜耳畔低语道:“这样的滋味除了你,再没有过。”
      
      沈湘宜的脸更红了,又羞又恼,直接咬上了墨辰的唇。
      
      良久,沈湘宜微微喘着气,拉过一旁的被子遮掩着。
      
      墨辰的寝衣半敞着,见沈湘宜满脸通红不由觉得好笑,手不安分的朝被子里伸去。
      
      沈湘宜刚刚闭起的眼睛兀的睁开,“墨辰!”
      
      

  • 作者有话要说:  凤翎∶爷脸都不配露!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