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结契 ...

  •   亲卫骑士一生只侍奉主人一人,无论宗教、政治、经济立场,与主人同吃同住,共享尊荣,同分苦难。
      世人皆知,亲卫骑士是皇家的狗,皇家的剑,王族李代桃僵的第二条命。
      王储成人礼时,便指认一位亲卫骑士,与王储的名字一并记入家谱。从此,骑士与王储的性命相联。
      
      赫兰尤记得阿尔柏塔殿下成人礼的盛况。
      
      唱诗班悠扬庄重的圣歌缭绕盘旋在辉煌壮丽的神殿之中,混合着四处摆满的小朵白蔷薇的馥郁香气,熏染出一室圣洁纯美的氛围。奥兰的明珠,皇室最尊贵的女子,他的殿下——虽然还需要一点时间才能成为“他的”——她穿着王储规格的盛装,头顶栖着一顶小巧精美的红宝石蔷薇银质皇冠——那是刚刚大主教为她戴上的,象征王储成年,有资格继承皇位的标志。
      
      盛大之日的殿下妆容亦比平日隆重几分,比起往日的秀丽典雅,平添几分成熟的妩媚与皇家的端庄。她微微抬手,赫兰便会意走上前去,双手奉上神官递来的银质小刀。
      亲卫骑士的结契仪式,需要结契双方各滴一滴血入酒,分别饮下。
      赫兰死死地绷紧肌肉,盯着那柄小刀划过她的细指。他望着殿下指尖沁出的一滴血珠,心口隐隐地疼。
      我发誓,这是殿下最后一次受伤。
      往后,无人能让殿下流血。
      深红的酒液混着淡淡的血气流入喉中,他一面在心中默念着誓言,一面可耻地心跳加速。
      他把殿下的一部分喝进了身体。
      殿下亦然。
      从此他们便是一体了,再也不分离。
      周围的欢笑与歌声如潮水般退去他的耳朵,只有阿尔柏塔那双光彩明艳的紫水晶般的漂亮眸子落入他的心底,照得他心头发烫。
      
      -
      
      “赫兰阁下。”来者冲他微微颔首致意,将赫兰从短暂的失神中扯回。他抬眸微微一愣,连忙对这位面容肃正的中年男子敬了一个完满标准的军礼。
      “林德阁下日安。”
      林德,国王陛下的亲卫骑士,赫兰无数次在心中描摹的亲卫骑士榜样。
      
      “阁下不必多礼,”这位人们口中的“国王的凶狮”语气淡淡,抬手递了个什么给赫兰,“保护好殿下。”
      赫兰接过林德递来的物什,心中突的一沉——这是他进寝宫前卸下的武器。
      看来这宫内是要发生点什么了。
      
      林德显然读懂了赫兰不加掩饰的表情,言简意赅地解释:
      “不必惊慌,是大皇子殿下。”
      “一共46人,陛下也知情。你只要守好这道门,保证王储殿下无事即可。”
      “明白。”赫兰应声,目送林德走远,眼神愈发冷了下来。
      
      索玛殿下要逼宫造反。
      难怪在这关键时候从封地赶了回来,怕是早就安插好了眼线——国王自然是发现了,只不过没有动罢了。
      赫兰骤然想起在王宫门口时,阿尔柏塔看似漫不经心的提醒:
      “毕竟接下来,可是场硬战。”
      他心下了然,神色未变,将佩剑稳稳地握在手里。
      
      寝室内传来几声压抑的哭泣,接着便见阿尔柏塔一脸苍白地冲出门外,差点就要腿软栽倒在地,被赫兰稳稳地扶住。
      “医生——”她昂首唤道。“快来!父皇又晕过去了!”
      
      步履匆匆的医师和仆从端着药物、水盆、沾血的和干净的帕子进进出出,一片嘈杂。
      
      赫兰垂着眼,淡淡地看着那个明显神色诡异的小侍女慌张地贴着墙根离去,往大皇子所住的方向去了。
      这眼线安排得太明显了。赫兰微不可察地轻嗤了一声,将阿尔柏塔护在身后。
      
      “赫兰,”阿尔柏塔紧紧地攥住骑士的小臂,把他拽到乱成一片的寝室外廊。“父王昏迷前都告诉我了……皇兄的事情他都之情,马上要乱,权杖与王冠在他枕下的暗盒里,务必找准时机取出。”
      “属下明白。”赫兰低低应声,安抚地拍了拍她紧紧抓住自己的手,“殿下放心。”
      他感知到阿尔柏塔的呼吸在他的安慰下逐渐放缓了下来。
      “谢谢你,赫兰,我有点紧张……果然我还是太纸上谈兵了。”
      
      “殿下这样便很好。”赫兰低低一笑,眼神温柔,“有什么烦恼,属下都可以为您解决。”
      他往侧面移了半步,抽出佩剑——
      当的一声。
      格挡住来者的一击。
      挑落对方的剑后反身一踢,赫兰从容地刺出长剑。
      鲜血从刺客的心口淌落。
      
      一室寂静,满屋的仆从皆被四散开来的血腥气怔住,只有饱经风霜的老医师沉着地走上前行礼:
      “殿下,陛下驾崩了。”
      
      阿尔柏塔闻言一晃,脸色又白了几分,几乎要倒下去。
      赫兰站在她身后,担忧地准备去扶稳她,却见她兀自站定了,神色渐渐稳了下来
      “赫兰,去拿。”她沉声道。
      “是。”他跨过脚下那具一剑贯穿的刺客尸体,朝国王安眠的床边走去——
      
      “阿尔柏塔!”
      阴沉而粗哑的男声扯回了赫兰和阿尔柏塔的注意力。
      阿尔柏塔抬眸,对上一双暴戾而阴鸷的眼睛。
      
      大皇子索玛一身华服染着斑斑血迹,不知道是他自己的还是别人的。
      大意了,他安排的私兵被国王的护卫察觉。幸好他留了一手,私藏了一柄剑在住处,还带了一个武艺颇高的仆从,才算从重围中杀了出来。
      他紧握着一把仍滴血的重剑,喘着粗气摇摇晃晃地朝阿尔柏塔走来,露出一个阴恻恻的笑容:
      “皇位明明是我的,本该就是我的!你下地狱吧——”
      她的亲卫骑士离她有距离,必然是救不到她的。
      他还有机会。
      索玛咧开嘴,开怀地举起了剑。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