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骑士 ...

  •   插着蔷薇皇冠小旗的华贵马车在海因希里王宫的大门前停下。
      “殿下,到了。”
      赫兰跳下马,探身伸手接住堪堪探出马车门的一只纤手。
      纤细修长的手指包裹在薄如蝉翼的蕾丝手套里,带着指尖体温的布料触感轻轻划过他的掌心。
      赫兰轻轻呼了口气,绷紧肌肉,压抑住自掌心传达脊骨的一阵战栗。
      
      “在紧张吗,赫兰?”
      手的主人已经借着他的力,仪态从容地下了马车,正回头神色担忧地望着他。
      “并没有,殿下。”
      他低低地应声,后退半步跟在她身后。
      长久地注视着实是冒失之举,他匆匆将目光从少女修长白皙的粉颈滑落到她曳地裙摆上的一朵金线绣蔷薇。
      
      “那就好……没事,紧张也是正常的。”少女有些心不在焉地摆了摆手,嗓音轻柔,如山岚渺雾飘落入赫兰的耳朵。
      “毕竟接下来,可是场硬战。”
      
      宫门大开,早有侍从官迎上前来行礼:“阿尔柏塔殿下,恭候多时。”
      “怎么能让父皇久等呢,”阿尔柏塔纤细好看的眉蹙了起来,扬起的声线里带了三分不安三分忧虑,还有四分上位者的威严,“快些带我去。”
      
      -
      
      除皇室成员外,闲杂人等不可以进入国王的寝宫。
      
      御前侍卫只允了阿尔柏塔留下,将其他人都挡在外面。
      “他随我去。”皇女轻轻拨开侍卫挡在门前的剑,昂首示意赫兰上前,“这位是我的亲卫骑士,赫兰·海尔曼。”
      侍卫将目光落在赫兰胸甲上烙下的锁链与玫瑰纹样徽饰上仔细看了看,点头示意他进来。赫兰卸下腰间佩剑,走上前去。
      斜后方突地刺出一个人影,重重地撞了赫兰的肩,头也不回地继续向前走,老远还能听到他嫌恶的啐声:
      “真是要变天了,谁家的狗也能进来了。”
      赫兰下意识地转头去,便见到阿尔柏塔的目光沉沉冷了下去。她死死地盯着男子消失在走廊后的身影,语气冷硬地吐出两个字:
      “索玛……”
      
      看来那位便是号称要亲自为父王侍疾,执意搬进海因希里王宫一月有余的大皇子索玛·奥尔兰多。
      到底是为了父亲的健康还是那高高在上的王位,便不知道了。
      
      “殿下不必在意这种刻意挑衅的。”赫兰察觉到阿尔柏塔话语中有些敛不住的一丝怒意,柔着半劝半哄的语气低声提醒,“看望陛下是最要紧的。”
      “也是。”阿尔柏塔低低叹了口气,提起裙角往寝室走去,“只是委屈了你平白无故受他折辱了。”
      
      “无碍的。”赫兰微微摇头,跟上前去,目光专注地落在他的殿下身上,一分也没有留给那位有意羞辱他的大皇子。
      无碍的,他想着,到底还是吞了半句略有不得体的话没有说——
      这世上只有殿下的话是有意义的。
      
      -
      
      奥兰的国王已病入膏肓,只封锁了消息,暗中派人唤来了二皇女阿尔柏塔——他早早钦定的王储。
      老国王昆尼希·奥尔兰多昏昏沉沉地躺在床上,锐而刺的疼痛牵扯着他的神经,高热灼烧每一寸肌肤,沁入骨髓,将他架在狱火上煎熬,不得安眠。
      
      “父亲——”
      他听见低低的哭泣声,有一双冰凉却柔软的手轻轻覆在他的额头上,揉捏着他每一寸滚烫欲裂的血管,尖锐叫嚣着的刺痛渐渐低下声去。他有些舒服地叹了口气,终于有力气睁开眼来。
      
      他视若珍宝的小女儿正红着眼圈,捏着浸过冰水的帕子覆在他的额头上,轻轻按摩他头顶的几处穴位。年轻时征战在外留下的沉疴,想来也只有常在身边的女儿和已故的亡妻知道该怎么处理了。
      
      “乖孩子。”他哑着嗓子,费力地抬手,抚摸女儿的发顶。
      “水。”阿尔柏塔匆忙吩咐,转身便有人递来一杯温水。她接过水晶杯,脱了手套的指尖擦过对方粗粝的指腹,微微一愣。“谢谢,赫兰。”
      “应该的。”赫兰神色平淡,退到了一众侍从的身后。
      
      老国王被阿尔柏塔服侍着坐起,喂了几口水,将刚刚的情状一一映入眼底。
      “这位就是你的亲卫骑士了吧,安柏(阿尔柏塔的昵称)。”老国王语气随和,有意无意地将眼神落在赫兰的身上。
      赫兰一凛,上前单膝跪在老国王的身前:
      “在下赫兰·海尔曼,殿下的亲卫骑士。”
      
      “海尔曼家是个忠义的家族。”昆尼希微微颔首,“起来吧,候在外面。”
      “其余人等退下。”
      这是有皇室私密要事详谈的意思了,仆从们不敢怠慢,脚步匆匆地撤走。
      
      室内独留了老国王昆尼希与阿尔柏塔,赫兰奉旨候在门外,站得端正。
      宫里没有什么闲杂人等,一片寂静。赫兰提着精神警戒,想起寝室内的几幕,微微有些愣神。
      陛下的眼神,阿尔柏塔殿下的角度恰是看不到的,只有自己能看到他眼中不含温度的审视与敲打,沉,冷,透彻,仿佛洞穿他的灵魂。
      
      护好她。
      电光火石间,他便读懂陛下的意思。
      
      无碍。
      他垂着眼,静静地想着。
      他的灵魂,他的身体,他的一切,早已是殿下的了。
      除了护好她,他此生不再有其他意义。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