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9、再次和好 ...

  •   秦凡挥退了丫头婆子,让小东西牵着洛星走在前面,自己走在身后护着,不过几步路便到主院,屋内的灯还亮着,秦凡却有些胆怯了,看着前面的两个小东西,慢悠悠的走着,秦凡给自己壮了壮胆,深吸了一口,进了屋中。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药味,秦凡看见洛泱躺着床上,面无血色,脸色更是有些苍白,秦凡的心忍不住抽搐了几下,落雪在一旁服侍,看见秦凡进来,狠狠瞪了秦凡一眼。
      
      小东西倒是松开了洛星,蹬掉鞋子一下爬到了床上,“娘,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洛星也学着哥哥的样子去爬床,奈何人小腿短,没有爬上去,秦凡走上前,把洛星的鞋子脱了,放在床上。
      
      洛泱闻声缓缓睁开了眼睛,眼神内透着哀伤,小小的洛星只看了洛泱一眼,便小嘴一扁嚎啕大哭,这或许就是母子连心,秦凡心里越发难受,把洛星抱在怀里哄着,可洛星依旧哭个没完,眼睛一直望向洛泱。
      
      “把星儿给我吧!”洛泱声音里透着沙哑。
      
      洛泱把洛星放在怀里哄着,很快洛星便止住了眼泪,窝在洛泱怀里抽泣。
      
      “娘,你怎么了?”小东西依旧趴在洛泱身旁问着。
      
      洛泱摸了摸小东西的发顶,眼里充满了疼爱,“娘没事,只是有些累了。”
      
      “娘,你要好好歇歇,别累坏了,有什么事儿,让爹爹去做不就好了。”小东西倒是有些天真烂漫的说着。
      
      洛泱听了倒是有些失笑,“鼎儿乖,娘只是今日有些累,无妨的。”
      
      “娘,孩儿今日想跟娘和爹爹一起歇息,好不好?”小东西搂着洛泱的脖子,依旧撒着娇。
      
      “鼎儿,你带着弟弟早些回去休息,娘可能还有点风寒,一会儿过给你们兄弟就不好了,你听话,替娘照顾一下你弟弟,好不好?”说完亲了亲鼎儿和洛星的额头。
      
      小东西拍着小胸脯保证道:“好吧,那孩儿这就带弟弟回去,娘您好好歇息。”洛泱给洛雪使了个眼色,落雪便带着两个小人退出房间。
      
      秦凡:“你身子好些了吗?”
      
      洛泱心脏一疼,眼泪便流了出来,“好不好又有什么关系?你何时又曾在意过我的感受,你想做什么做便是了!”
      
      “看过大夫了吗?”秦凡知道洛泱在生气,没有打算激她。
      
      洛泱有些失笑:“呵呵……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这种事情,你觉得我会让大夫看?”
      
      秦凡:“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为何非要跟我置气,昨晚是我的错,不该冲你发脾气,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秦凡,这是你第一次这般待我,我不知道你今后还会不会这样,想来有洛星在,你心里始终横着一根刺,不如……”至于不如之后的话,洛泱始终没有说出口,洛泱害怕失去秦凡,便是要分开,自己也不愿开这个口,两人一路走来相爱相杀,却又舍不得放开彼此。
      
      “今后绝对不会了,我保证,我一定好好待你和星儿,好不好?”秦凡也怕洛泱说出那些话。
      
      洛泱眼角的泪,一直不停的流着,“秦凡,你以后可不可以,不要来我房里过夜了?”
      
      秦凡低垂着头,让洛泱看不清表情:“你希望,我以后都不要再过来?”
      
      洛泱:“对,更不要借着孩子的名义过来,我不想看见你利用他们。”
      
      秦凡双眼赤红,“我凭什么要答应你这么无礼的要求,你是我的嫡妻,宿在你房里天经地义,因为我犯了点错,就想跟我分房睡,你想都不要想,我不答应,不答应!”
      
      洛泱眼一闭缓缓说道:“随你吧,我有些乏了,先歇息了,你自便!”
      
      秦凡走到屏风前,换了衣物,简单洗漱了一番,便回床上躺在洛泱身旁,闻到了洛泱身上淡淡的药味,将洛泱拥到怀里,“这段时间我想了很多,我不该怪你生下洛星,可是我很怕你会因为洛星的生父,而离开我,我怕我留不下你,你可明白我的心意?”
      
      洛泱闭着双眼没有说话,静静地听着秦凡自言自语。
      
      “我也知道,这两年你很辛苦,独自带着两个孩子,鼎儿也是顽皮,我也发现了鼎儿近来越发娇气,就算娇气也没有什么关系,大不了以后不做将军,做个文官或是家主也好,我看蛮儿的性子野,一看长大就是做将军的料,我不想鼎儿伤到一丝伤害,他是与我最亲的血脉,更是你我的嫡子,他想做什么都可以,你明不明白?我不想你因为孩子的事与我争执,孩子们以后会怎么样,便由着他们去,你也不要过于压制他们,我也不希望我的儿子,像别的世家子弟一般,像个小老头一样,尤其是鼎儿。”
      
      洛泱睁开了双眼,看了秦凡几眼,又闭上了双眼,“你会不会因为姜云歌的儿子,而冷落鼎儿?”
      
      “不会,绝对不会有这种事情发生,谁都不能触碰鼎儿的地位,这一切本该都是他的,我只是帮他把持这一切,还有半个月便要回帝都,此次回都,不知道还有多少事,你也不要跟我闹了,好不好?”说罢秦凡亲了亲洛泱的额头。
      
      洛泱伸手抱住秦凡:“如此便好,此次回帝都,你和姜云歌的事儿,也该解决了,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估计会留在帝都,归期不定,秦空虽入了秦家的族谱,但他也入了姜家的玉碟,今后只能挂在姜云歌那边,还有便是蛮儿,你还是稍微关心一下他,他很期盼得到你的疼爱!”
      
      秦凡有些惊讶:“你如何知晓我们会留在帝都?”
      
      “这个消息,前几日我才收到风声,陛下早就想夺秦家的兵权,这次回都你要多留意一些,别入了别人的圈套,你与姜云歌的事,打了姜家的颜面,这事儿太子和姜云武还有周家,已经把债算到你头上,他们不会善罢甘休,至于姜云歌,我与她不合,自然也会发生些不愉快,你在中间更要把握度,你若是过于宠爱她,或是偏宠她儿子,我定不会让她们母子好过。”这才是自己最担心的,秦凡的偏心,像极了凤家的作风,偏心眼偏的可怕,洛泱更担心鼎儿会伤到伤害。
      
      秦凡:“都说了不会,便是不会,那我们这一走,何时回来怕都是个问题了,帝都身处权力斗争的中心,我倒是担心自己会出状况,就没有别的办法早些回来?”
      
      洛泱:“这个很难说,西戎已成定局,大月百越也无状况,倒是北方深处的白人地带,近年动荡不安,他们只是内部问题,想来不会轻易过来冒犯大周,如此局面,估摸着短时间内,我们会被困在帝都。”
      
      秦凡:“若不是因为母亲他们,我真是一点都不想待在帝都,不管,到时候不行,就传信让诨合思打过来,我们不就可以回来了。”
      
      “你简直胡闹,这个主意你别打,反正回帝都待一段时间也好,鼎儿蛮儿也该启蒙了,我像他们这么大的时候,早就读书习字了,你看鼎儿,让他练个字,就知道不停哭闹发脾气,蛮儿更加别说了,还要派人去到处逮他。”洛泱一说着两孩子习字一事,气都不打一出来。
      
      “练那么好字也没啥用,打小我就最烦那些夫子,不过,回了帝都两个孩子也该习武了,不然打不过那些小混蛋,对,老子回去就让他俩习武。”秦凡倒是有自己的想法。
      
      不知为何洛泱已经能想象,以后帝都的生活了,只希望到时候秦凡,能像现在这般自信,“随你吧,早些睡吧,我乏了……”
      
      秦凡:“你身子好些没?”
      
      洛泱:“已经涂了药,好多了,无妨……”
      
      秦凡钻进了被窝,解开洛泱的里裤,微微掀开被子,借着光线看了一眼,顿时倒吸一口凉气,下身微微红肿,里裤上更有染了一丝丝血丝。
      
      洛泱拉扯秦凡,面上泛起一丝红潮,“叫你别看,你赶紧上来……”
      
      秦凡翻身下床,拿了一条干净的里裤,给洛泱穿上,“对不起,昨晚都是我的错,以后再不会伤你,我保证!”
      
      洛泱:“我知晓了,睡吧。”
      
      两人相拥而眠,一夜好梦到天亮……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