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殷迟突然皮了一下:“什么说得对?是相信科学说得对?”
      
      江知歪了歪头:“都对,哥哥说的都对。”
      
      殷迟忍不住笑了,以前没有发现这孩子原来还是个小马屁精。
      
      不过拍马屁是拍马屁,殷迟绝对不会减少作业。
      
      从江二蒋婷小胖子的死法到对小情侣出手,殷迟敏锐地察觉到江知的状态很不对。
      
      江二以前常常虐待江知,还害得江知死亡,江知让他全身粉碎性骨折最后自己生生撞死,蒋婷不安好心,在背后用言语怂恿江二卖儿子,还关系混乱,他就戳烂蒋婷嘴巴,再用水淋洗蒋婷,将之赤/裸挂在窗户边,殷迟推测大概代表着洗净污秽,至于小胖子——
      
      他也能大差不离地推断出对方曾经作过什么死,多半是曾经逼迫江知吃垃圾,把豆浆泼在江知身上。
      
      虽然死得惨,但同情是同情不起来的。
      
      但殷迟发现,江知有正在被仇恨控制的趋势,用他写玄幻小说的同事的话来说,就是被心魔戾气控制,或者简单点叫走火入魔。
      
      小说里头走火入魔的主角是怎么解决的来着?殷大大突然觉得有点后悔,他当年不该因为那同事小说里开后宫就嫌弃地没看。
      
      啧,千金难买早知道。
      
      不过想到小说,就想起那家伙也爱拖稿,还跟他一样是坑王终结者疏风手底下的作者,现在一定也在被疯狂催稿,说不定正喝着鱼肝油顶着黑眼圈码字。
      
      再想想自己穿越后想什么时候睡什么时候睡,想什么时候醒什么时候醒,彻底告别填坑的日子,真是特别快乐,就算才穿几天连死三个都没能影响他的好心情。
      
      愚蠢的殷大大这时候还不知道,他那一个个坑,闪烁着幽幽绿光,像一群狼,正等着这只放飞自己的小绵羊什么时候回去填肚子。
      
      而他还傻傻地沉迷养孩子。
      
      沉迷养孩子的殷大大灵机一动,他不知道从哪里听来一句话,未成年人出现的绝大部分问题,归根结底都是因为作业不够多。
      
      于是殷大大开始拔苗助长,给六岁的江·小鬼布置作业。
      
      死了还要写作业,江知真是好惨一鬼。
      
      为了充分发挥作业的作用,有效纾解小孩儿心里的戾气(话说你真的不是在火上浇油吗??),殷迟布置的作业量非常惨无鬼道,保准江知能一天二十四个小时除了吃饭全在写作业。
      
      晚上睡觉前,这个丧尽天良的还摸了摸江知奄哒哒的脑袋说:“变成鬼其实也不是完全一点好处没有,比如说可以不用睡觉,把更多的时间用来学习,做更多的作业。我听说知识使人快乐,加油,仔细感受这种快乐。”
      
      江小朋友快乐得快哭了。
      
      而且作业太难,不睡觉时间都不够用,以至于他都没时间去找院子里剩下的人麻烦。
      
      忙得没时间杀人,也是很可以了。
      
      在写作业的第三天,江小朋友再次被一道题难住,泪珠子在眼眶打转,然后在殷迟看过来的时候,终于放声大哭:“我错了,我不继续杀他们了,可不可以不写作业?”
      
      作业威力,恐怖如斯。
      
      殷大大很没有良心地笑了出来。
      
      笑完他郑重了态度,先摸了摸江知的头安抚他,然后跟这个早早被剥夺了鲜活生命的孩子说:“哥哥并没有不允许你复仇,杀人偿命,作恶受罚,我也觉得很对。”
      
      江知睁大了眼看他。
      
      殷迟:“但你不能被仇恨和愤怒控制,更最好不要在这种时候做决定,让你写作业也是因为这个,并不是责罚你杀人,而是希望你冷静下来。小知可以告诉哥哥,你原本打算怎么惩罚剩下的人吗?”
      
      江知低下头沉默了,殷迟摸了摸他的头发,大概是从这抚慰中感受到哥哥不会生气,江知小手按在布满油渍的镜子上,镜子开始慢慢显现一些画面。
      
      画面里,小情侣里面的女生身体被一个扫把从头到尾穿透,男生不见踪影,殷迟找了一下,才在扫把旁的水桶里,通过一撮黑色的头发认出他。
      
      ——男生被拧成了一团血肉,塞在了不足成年人膝盖高的一个桶里。
      
      很快,画面又一变,出现了虐猫还和蒋婷是情人的男职工李成,但镜子里的他已经很难看出还是一个人,手脚被打断碾成了四团血糊糊,一双眼睛的上下眼皮被缝上,缝制过程大概并不温柔,他的眼睛鲜血淋漓。
      
      紧接着是胡家夫妻,女人被针线缝上了嘴后被开膛剖心,男人被砸烂头颅。
      
      最后是房东,他被活埋进这座院子地下。
      
      这些都是江知本来给剩下的人订的便当套餐。
      
      饶是殷迟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也被这接连的要打马赛克的画面给震了一震。
      
      自认为还是见过大风浪的殷大大,以前见过的最重的死法,就是灌水泥沉海,从没见过这么多、这么花式的死法。
      
      不是,灌水泥沉海难道又是什么正常死法了吗?为什么你一副这么平常的样子啊喂!
      
      因为哥哥久久没说话,江知越来越忐忑,就在他又想消失了的时候,殷迟沉吟后突然开口:“你的想象力挺丰富的,为什么作文写得那么差?”
      
      江知:???
      
      呆毛弯成一个问号,就算是江小朋友都忍不住疑惑了——重点是这个吗?
      
      不过好在殷迟脑壳没有漏风太久,很快回到了正常线上。
      
      江知:“他们都是坏蛋,所有坏蛋不是都应该死吗?就像图画书里说的一样?”
      
      他惴惴不安:“哥哥,我是不是做错了?”
      
      殷迟叹了一口气,没有回答对错,而是带着江知难以理解的怅然道:“人世之间有法官。”
      
      “法官能让每一个坏人都受到惩罚吗?”小孩儿问。
      
      “不能。”殷迟叹息,再次说:“所以我不反对你复仇。”
      
      法制再健全的国家,也总有罪犯逃脱法外,有些是因为证据不全,还有些是无法定罪。
      
      就像校园霸凌中,受害者被欺辱致死,然而凶手因为未成年,往往也只是批评教育,这不是因为法律袒护凶手,而是因为法律只能维护最大范围的正义,也永远要受社会环境影响。
      
      可人类有成年与未成年之分,但恶魔没有,未成年的恶魔也是恶魔,做下的事也是恶事。
      
      殷迟又一巴掌拍在听了他的话眼睛一亮的江知头上,将小朋友的蠢蠢欲动拍散:“你现在都已经成了鬼,我没有道理用人类的观念来约束你,也不知道鬼这一行有什么规则。不过小知,我一直觉得,无论做人还是做鬼,又或者哪一天世界画风变得更厉害,我们谁发现自己是外星人了,也要有自己的准则。行事方式会受身份改变而改变,但内心的准则却应当坚定长久。”
      
      “你当然可以报复他们,也应该报复他们,但我希望这是出于对自己所受到不公正的反抗,对恶行的惩罚,而非简单的被戾气驱使的报复,也不是因为有了更强大的力量的肆无忌惮。”
      
      “你很强大,但要学会约束自己,也要学会思考。同时在这种克制的思考中,慢慢完善自己的人格。”孩子总是不可控的,因为他们还没有完善的价值观,人格也没有构建完整。
      
      不可控的熊孩子都杀伤力巨大,更不必说不可控的鬼。
      
      江知歪着头想了想,问道:“如果是哥哥,哥哥会怎么惩罚他们?”
      
      殷迟眨眨眼:“哥哥不会杀他们。”
      
      他说:“如果我有小知的能力,那对情侣偷了东西却不要脸栽赃陷害给我一个小孩儿,我会取走他们身上相等的财运。”
      
      “房东压榨房客,我会让他慢慢再无租客,抱着这破败的院子凄凉终老。”
      
      “胡家夫妻教不好儿子,为人刻薄,就让他们为儿子一生奔波劳苦。”
      
      “蒋婷关系混乱还心思恶毒,就让她一生无夫妻缘,无子女缘,无父母缘,无朋友缘。”
      
      “小胖子的话,就让他受三十年被人欺压,被人践踏,流连社会最底层之苦。”
      
      “李成虐猫还暗示江二如何打你,就让他意外残疾,日日受切肤之痛。”
      
      “至于江二——杀人偿命,还是干脆送他下去,让他自己去地狱阎王面前受罚好了。”
      
      这么一条条说完,殷迟想到小朋友的便当套餐,突然笑了,忍不住感叹:“我觉得自己脾气真的好。”
      
      江知用力点头:“我也觉得哥哥脾气好!”
      
      不是,你们是不是对脾气好有什么误解?就这种软刀子割肉,还一割就是十几年一辈子的处理方式,指不定和江知的相比哪个更心黑呢!
      
      但小朋友显然不觉得他哥哥心黑,还强调了一下:“特别好!”
      
      这种时候都让人分不清到底是这俩人哪个更不要脸了。
      
      殷迟:“而且小知,如果一个人踢了你一脚,你可以踢他一脚,也可以踢他两脚,但你不能杀了他。你很强大,我不知道有没有什么能够制约你,但你自己心里应该有一杆秤。”
      
      “要有自己的准则,自己的公平。”
      
      江知目光有些疑惑,很明显这种话他现在还理解不了,但仍旧重重点头:“嗯!我要做一个像哥哥一样好的人!”
      
      “乖!”
      
      两个人一个眼瞎觉得哥哥最好、哥哥最善良,一个居然还脸皮厚地觉得对方说得有道理,也是没谁了。
      
      穿越第十天,江知下葬,因为本人都在身边了,就没有再弄什么头七,否则殷迟总觉得怪怪。
      
      从墓地回家的时候,江知突然瞪圆了眼,惊喜地把他从不离手的碗举高给殷迟看:“哥哥哥哥,花花发芽了!”
      
      殷迟也很惊奇,这才短短几天,而且寒冬还没过,居然就发芽了。
      
      最后也只能归结于这个世界本来就不科学。
      
      当天晚上睡下的时候,殷迟在备忘录上记了一笔要重新买个大花盆。
      
      记完美滋滋,虽然世界不科学,但好在事情都差不多结束了,以后就可以换个房子过上吃饭睡觉养孩子的生活了。
      
      等他腿好就去找个网管的工作,不但清闲还可以天天玩游戏,再也不会想不开去写小说!
      
      彻底睡着前,他还迷迷糊糊地想,对了,上次的蛋糕小孩儿没吃上,得买一个补上。
      
      半夜,刚刚沉入美梦——
      
      至高系统:【恭喜您成功完成新手任务,通关本世界,奖励结算中——】
      
      殷迟:“???”
      
      殷大大瞬间清醒。
      
      

  • 作者有话要说:  殷迟对于那些人的处理方法,是基于站在被害死的江知的角度,除了江二外的那些人虽然没有直接害死江知,但他们每个人都在往江知身上埋土。所以也并不算无辜。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