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6、第二十六章 ...

  •   廖树成把书包往床上一扔,不客气地对王光道:“去给老子去超市买水。”
      
      先前哪怕开门跟陈老师说话的时候,王光也没放下手里的笔,但这回廖树成一说,他就像是接到上级最高指示的士兵,立刻放下所有事情,着急忙慌地说了一句“你、你等一等”,就飞奔出了门。
      
      他回来的时候,殷迟看了一眼手表,十二分钟。
      
      六楼,上下两趟,加上去超市的路,快的也要二十分钟,而王光只用了十二分钟,大概是跑着去的。
      
      廖树成不客气地拧开水,连声谢谢也没说。
      
      裴成嘀咕了一声:“哪有这么使唤人的?”
      
      躺床上正玩儿手机的廖树成斜睨了他一眼:“要你管。”
      
      王光也急忙道:“我想给廖哥买水。”
      
      裴成张了张嘴,不说话了。
      
      他这人有点古道热肠,但都在任务世界待了那么久了,也没剩太多,出声抱不平,有部分原因也是想看看能不能从这个王同学身上找到点线索,现在既然人家自己乐意,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裴成把手里那袋零食吃完就走了。
      
      殷迟最近才赶完稿,今晚想早点睡,至于先前想好的在任务世界更新?不是还有那么多时间吗?梦里的殷大大愉快地想。
      
      第二天一早洗漱完,他打水的时候顺道帮两个室友的热水瓶也打满了水,王光投来一点带着感谢的胆怯微笑,廖树成没说什么。
      
      吃早饭的时候,殷迟刚到食堂,裴成隔着老远就对他招手,走近了发现同样分到三班的另外三个人也在。
      
      五个人点了一堆东西,又找了个僻静没人的角落,互相介绍自己的情况。
      
      周了了:“我和一个进了一班的玩家一起被分到了312。”
      
      唐贞苦着脸:“我分到了609,一起的是一个四班的女生。”
      
      直到殷迟说了自己分到了712,这姑娘刚刚还愁云满面的脸立马多云转晴,又立刻意识到了这样不大好,连连道:“不好意思,我不是在幸灾乐祸。”
      
      殷迟摇摇头:“没事。”
      
      初步交流认识过后,周了了从书包里拿出了一张课程表,递给他们:“这是我找跟我们一个班的人抄的课程表,我总觉得这表不太对劲。”
      
      裴成接过看了好一会儿,没看出个什么,不好意思道:“我上学那会儿光想着打游戏和打篮球,高中的事就记得班主任嘴巴长得宽,这个任务世界又在中学,我实在看不出个什么,听大家的。”
      
      倒是殷迟看了一会儿这张课表后道:“这所学校活动课有点多。”
      
      周了了一拍桌子:“可不是吗?一天连上晚自习十一节课,一个周五十五节课,里头居然有二十节课是活动课。咱们中国的学校有这么搞的吗?它怕是没遭受够我大中华高考的毒打!”
      
      唐贞也心有戚戚:“真该给这学校的老师和学生都来几套五三王后雄。”
      
      看完课表,裴成拿出了一张报纸:“虽然分析不行,但老裴我还是有点用的,看这个,这是我从楼下宿管大爷窗口摸来的报纸。”
      
      大家挨着传阅,但报纸翻遍了也没翻出预想中的特殊新闻,上头连个拦路抢劫的都没有,一片四海升平。
      
      裴成疑惑:“难不成这报纸没用,我找错了?”
      
      殷迟把课表和报纸放在一起,然后修长的指尖点了点报纸左下角豆腐块里的新闻:“这个。”
      
      裴成念出来:“近日,为提高素质教育水平,我市各中学将在十月广泛开展运动会和艺术节等活动……”
      
      殷迟:“陈老师昨天的话,和这些线索,都指向了课外活动,虽然不知道杀机会以什么形势到来,不过最好小心。”
      
      饭桌上其他人都沉默下来,任务世界到处都是死亡陷阱,玩家们更是活得朝不保夕,然而就算再小心,许多时候威胁来临也仍旧毫无还手之力。
      
      大家都情绪低落,唯有罪魁祸首殷迟心情如常,吃完饭后,还有闲情点评了一下食堂的东西,“不错。”
      
      甚至他还去买了一盒水果,打算等会儿吃。
      
      裴成就很惊讶:“殷小哥你心可真大,还有心情吃水果。”
      
      殷迟诧异:“担心有用吗?”
      
      裴成思考:“好像没用。”
      
      殷迟:“既然你都知道没用,还费那个力气担心干什么?”
      
      裴成一想,是这个道理!
      
      “小哥也给我两个呗……”
      
      回教室的路上,裴成犹豫了一会儿,还是问道:“那个……殷小哥,昨天回去我想了好久,总感觉跟你一个寝室那同学本来好像是想提醒我们什么,他说了什么书?意思是书上有线索吗?”
      
      殷迟沉吟良久:“不能输?”
      
      裴成:“??”
      
      殷迟推测:“毫无疑问,课外活动是这个任务世界的重点,而就像刚刚报纸上的新闻一样,课外活动又常常和各类比赛联系在一起。你记得昨天路过班级那些身上有伤的人吗?”
      
      裴成点头:“记得。”
      
      殷迟:“陈老师当时只是含糊地说他们是在课外活动里受的伤,但具体怎么伤的却没说。你觉得他们是在活动中发生了肢体碰撞,因此受伤?还是因为输了,才有了那些伤?”
      
      裴成咽了咽口水,怀抱着微弱希望:“……肢体碰撞?”
      
      殷迟看了他一眼,无情戳破:“但他们除了被打上石膏的手脚,身体其他地方没有任何擦伤。”
      
      如果是在活动中发生肢体碰撞,比如踢足球中碰撞摔倒导致受伤,不可能除了腿,其他地方连块破皮的地方都没有,而且是每个人都这样。
      
      殷迟:“趁早打消侥幸。”
      
      裴成含泪哽咽。
      
      ……
      
      进教室后,等了一会儿,班里的人陆陆续续到齐。
      
      殷迟分出注意观察了一下,大部分人看起来没什么异常,但有小部分人,包括那个腿断了的张超,身上带着奇异的矛盾感。
      
      就像一个一天一夜没睡觉,却还死撑着坐在赌桌前的赌鬼,脸色苍白虚弱,精神却无比亢奋。
      
      然而除了玩家,其他学生和老师却都对这种诡异之处视而不见。
      
      殷迟将疑问压在心里。
      
      早晨头两节课就是数学,三班教数学的恰好是班主任陈老师。
      
      他也既干脆又丧病,直接往讲台上放了一摞卷子,让人传下去,笑吟吟对学生们道:“今天新同学来到我们班级,我们先来做一个摸底测试。”
      
      坐在殷迟右前方的周了了小声吐槽:“这是什么魔鬼老师!”
      
      卷子发下来的时候,殷迟感觉到后背被轻轻敲了两下。
      
      他没转身,而是抬头看向讲台,陈老师正站在讲台上笑,那笑虚假无比,像是一张贴在对方脸上的面具。
      
      在殷迟看过去的时候,他倏然转头,对上了殷迟的目光,语气柔和带笑:“同学们记得要自己做,不能抄,要是被老师抓到了作弊,有惩罚的哦。”
      
      背后的裴成瞬间老老实实。
      
      陈老师:“对了殷同学,你有什么事吗?”
      
      “唔……”殷迟神色迟疑,然后在讲台上的老师和蔼鼓励的目光中说,“卷子第三页,有一道题数字错了。”
      
      陈老师:“……”
      
      陈老师笑容勉强:“……好的,幸亏殷同学谨慎,其他同学也订正一下,订正完就开始小测。”
      
      殷迟垂下头写卷子。
      
      这张数学试卷难度倒没怎么超纲,都是殷迟早上翻书看到的知识点,他写得很快,写完没动,等到统一收卷的时候才交了上去。
      
      第二节下课有个大课间,班长拿着一叠表格找到了几个新插班的玩家,“你们选好要参加的社团,每个人都得选两个,填好报名表,中午下课给我。”
      
      殷迟随意翻了翻,光明中学的社团很多,从足球篮球到书法茶艺,种类丰富得不像一个高中。
      
      唐贞脑袋撞在桌面上,又丧又愤怒:“怎么我大高考的光辉还没有晒死这所学校!!!”
      
      周了了叹气:“别抱怨了,在这破任务世界,有没有高考还不定呢。”
      
      裴成转过头问道:“殷小哥,你打算怎么选?”
      
      殷迟随意道:“选擅长的。”
      
      裴成:“这里头的哪些你擅长?”
      
      殷迟沉吟:“……全部?”
      
      觉得自己说了大实话的殷大大得到了三个大白眼。
      
      裴成咬着笔,想了又想,最后选了篮球和田径,方栋明选了数学和英语,两个女孩子一个选了舞蹈绘画,一个选了舞蹈和唱歌,殷迟勾了围棋和绘画。
      
      每个人都选了自己擅长的。
      
      下午二三四,和晚上第一节课都是活动课,班长收走表格的时候叮嘱他们要准时去社团。
      
      也是在社团里,殷迟真正感觉到了这个中学的诡异之处。
      
      那些原先还很正常的学生,在社团里,就像被鬼附身,神态热切而兴奋,拉着身边的人就开始比赛。
      
      围棋社的社长也是这些疯狂的人之一,他拉着一个男生开始下起围棋,二十多分钟后,一局棋结束,那个男生输了,而围棋社社长瞪着布满血丝的眼睛,像个疯子一样笑容狰狞:“太好了、太好了,我又有了,它回来了……”
      
      殷迟在这混乱的自言自语中,突然想歪了一秒。
      
      咳咳。
      
      他决定后续几天观察一下这个人。
      
      把自己藏在不起眼的角落中的时候,殷迟还注意到王光也在围棋社。
      
      他神情惊恐,看着那些狂热的人满是畏惧,紧紧跟着廖树成。
      
      殷迟在他经过自己身边的时候,拍了拍他的肩膀。
      
      王光像是突然被蛇咬了一口,吓得剧烈一抖,惊恐的叫声都已经在喉咙口了,却又被硬生生咽下去。
      
      但还没等殷迟跟他说话,他就埋下头追上廖树成匆匆走了。
      
      走之前留下一句又轻又急促的话——
      
      “不能输,绝对不能输。”
      
      殷迟沉思。
      
      下午第四节课结束,回教室收拾东西的时候,隔壁班传来一声凄厉的尖叫。
      
      两分钟后,唐贞跑了回来,脸色苍白,对他们道:“张佳佳的脸没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入V,有三更掉落,希望得到小天使们的支持呀
    还有,七糖终于找到了手机更新的营养液感谢按钮
    感谢在2020-02-20 23:47:25~2020-02-21 13:24:5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匿名 66瓶;瑄 1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