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4、第二十四章 ...

  •   “我们会再见面……”
      
      光影变换之后,出现在任务空间的殷迟还愣愣地没回过神。
      
      【奖励结算完成——
      
      恭喜您成功完成紫罗兰城堡主线任务存活五天和成就任务[审判者]
      
      任务评价:完美!完美通关金砂奖励*10,您一共得到50*10,共计500粒金砂。
      
      成就任务[审判者]完成第二环,得到道具抽取机会一次
      
      系统自动抽奖中——抽奖完成,恭喜您抽到[紫罗兰]一支】
      
      殷迟看着手里这支眼熟的、鲜艳欲滴的花,疑惑道:“不是说任务世界的东西无法带出来吗?”
      
      系统:【所以它并非由您带出来的,而是您任务奖励抽取出来的,是属于您的道具奖励。】
      
      殷迟:“有什么用处?”
      
      系统:“佩戴在胸口,满足一定条件可以触发鬼怪躲避效果。”
      
      这个效果还不错,至少比新手任务抽出的那个坑爹的[笔记本]好得多,殷迟问:“满足什么条件?”
      
      系统:“和赠送这支[紫罗兰]给您的人处于同一空间。”
      
      殷迟勾起的唇角一僵,缓缓放了下来,“你、说、什、么?”
      
      声音咬牙切齿,令统胆寒。
      
      系统小心翼翼:“我说,您得和这支[紫罗兰]的主人卡维尔处于同一任务空间,才能激发附带效果。”
      
      殷迟:“……”
      
      殷迟:“你猜我现在想干什么?”
      
      系统缩头缩脑:“想、想打死我?”
      
      殷迟呵呵:“你可真聪明,小机灵鬼。”
      
      “不聪明,不聪明,也就一般般吧。”
      
      “你这么聪明怎么不把那只叫卡维尔的鬼也给我顺道抽奖抽出来?”
      
      系统装死。
      
      殷迟已经佛了:“所以这支[紫罗兰]有什么用处?”
      
      系统伸出小jiojio试探:“它好看?”
      
      殷大大面无表情:“我觉得你被打死的样子最好看。”
      
      系统:“……”
      
      系统:“我们这还有一项道具回收业务,要不您把道具给我,我给您回收了返还成金砂?”
      
      殷迟顿住,指尖拈着花枝,紫罗兰馥郁的香味萦绕在鼻端,就像那个月光中的青年。
      
      良久,他叹气扶额:“算了,废是废了一点,但好歹好看。”
      
      殷迟:“对了,既然你能回收道具,那把我那个[笔记本]给回收了吧。”
      
      虽然它貌似用处更大,但殷大大看到那本子就脑壳疼,不如回收成金砂,还能废物利用一把。
      
      系统语气活泼:“不行哦亲,新手任务抽取的道具这里不包回收的呢~请您努力更文,不要逃避哟~”
      
      殷大大只想打爆它狗头。
      
      为了不气死自己,他决定不继续跟系统纠结这个问题,而是问起另一件事:“那个所谓的成就任务到底是怎么回事?”
      
      系统用神神叨叨的语气再次念了那句话——
      
      “那是地狱之路,也是光辉之途!”
      
      殷迟:“如果我没有完成会怎样?”
      
      系统:“等您没完成的时候就知道了。”
      
      殷迟:“……”
      
      殷迟:“成就任务里让我审判有罪者——审判?用什么标准审判?如果我审判错了会发生什么?”
      
      系统:“新手任务已经过去,系统不提供无偿解答服务。”
      
      殷大大第一次觉得自己败给了这个死扣钱的系统。
      
      殷迟:“给你五十金砂。”
      
      系统:“这得等我好好想想。”
      
      殷迟:“一百。”
      
      系统:“找到点头绪了。”
      
      殷迟:“两百。”
      
      系统:“想到了想到了,但还差了点儿什么……”
      
      殷迟:“既然你想不起来,不如我们先谈一谈[笔记本]和[紫罗兰]?”
      
      系统瞬间乖觉:“我正好想到,还是不谈了。”
      
      殷迟:“说吧。”
      
      系统又端出了那副神神秘秘的调调:“审视您的内心,一切标准都在您心中。”
      
      连上标点符号一共十七个字,数清楚的殷迟沉默。
      
      系统很有求生欲地补充:“虽然简洁,但可以保证,绝无虚假。”
      
      殷迟终于点头放过了它。
      
      系统:“您要进入理想国吗?”
      
      “不去。”比起在那个所谓的【理想国】中放纵,殷迟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比如,把进入任务前那没来得及发上去的两万字存稿给发上去。
      
      系统将他传送出了任务空间。
      
      而在理想国内部网络的资料片中,[审判者]三个字亮了亮,又很快重新暗了下去。
      
      殷迟出来后仍旧坐在电脑椅上,还没等他点击发送,手机铃声就催命一样响了起来,上面“疏风”俩字儿简直亮瞎人眼。
      
      突然心虚.jpg
      
      殷迟就有点方,他看了看时间,距离被拉进任务世界已经过了二十一个小时,也就是说他昨天没来得及发文,鸽了编辑和读者。
      
      他先眼疾手快把那两万字给发上去,然后赶在铃声最后声嘶力竭的那一下,接通了电话。
      
      疏风像吃了地雷:“你最好给我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
      
      殷迟:“别气别气,你相信我,我真的有原因。”
      
      疏风冷笑:“是腿又断了?还是手骨折了?造假用的病历单淘宝上下订单了吗?”
      
      殷迟:“……”
      
      他眨了眨眼,觉得这种时候要是说自己被系统绑架了,编辑大概不但不会相信,还会原地爆炸。
      
      于是他只能选了一个不那么叫人爆炸的理由,“我睡过头了。”
      
      疏风:“一睡睡到现在?”
      
      殷迟:“对呀。”
      
      疏风:“……呵呵。”
      
      疏风:“我也不跟你扯了,你刚刚更新了两万字,这两万字是昨天的更新,那么殷大大,你今天的更新什么时候发上来?”
      
      并没有一个字存稿的殷迟:“……”
      
      大概是从他的沉默里得到了某些信息,编辑电话里给他表演了一个什么叫火山喷发。
      
      “殷坑王,你不要告诉你就没存稿了!”
      
      殷迟:“咳咳,确实……没了。”
      
      “我要跟你同归于尽!你选吧,今天不是你交出更新,就是我炸死你。”
      
      殷迟试图让自己编辑冷静冷静:“你冷静一下,气大伤身。”
      
      疏风:“呵……”
      
      被嘲讽了一脸的殷大大觉得自己也很委屈:并且利索地把锅甩到了系统身上。
      
      上次在任务世界度过了十多天,又在【理想国】里耽搁了好几个小时,现实当中也才过去十三个小时,但这次在任务世界只待了五天,也没有进入【理想国】,然而出来却过去了二十一个小时。
      
      殷大大觉得,会发生这种判断失误,以至于来不及更新,锅全在系统身上。
      
      然而就算把锅甩给了系统,也并没有办法告诉编辑,只能答应道:“我今天一定会更新。”
      
      疏风狐疑:“真的?你别驴我。”
      
      殷大大斩钉截铁:“真的。”
      
      “那行,我等着。”疏风半信半疑地挂了电话。
      
      然而事实证明,他还是太年轻,不如殷迟心脏。
      
      结束电话后,殷迟看了看时间,距离今天过去只还有不到五个小时。
      
      最要紧的是,他这时候肚子还饿了。
      
      在靠近十二点的时候,疏风刷新了一遍又一遍,还没等到更新,几度拿起手机又放下,终于在十一点五十的时候刷出了更新。
      
      更新字数——三千五百字???
      
      边说两万字了,两万字的零头都不到。
      
      他按下电话,打了过去。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停机,sorry……”
      
      疏风悲愤:“既生我,何生殷坑王!”
      
      不过坑虽然坑,但该填的坑还是得填的。
      
      接下来几天,殷迟兢兢业业码字,勤勤恳恳更文。
      
      化身码字机器,每天更新两万五,花了五天时间,终于勉强补上了落下的进度。
      
      补完的那一刻,他把鼠标一丢,虽然剩余时间还没过完,但他急切地想要去任务世界散心,“系统,进入任务世界。”
      
      传送的时候,殷迟还咬牙切齿地发誓:“我再也不拖更了,要是再拖更,就让我走路平地摔!”
      
      话落,他的身影消失在电脑前,然后凭空出现在一片足球场。
      
      一个黑白色的足球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朝他脑壳飞来。
      
      殷大大会是被这种足球砸中的人吗?
      
      他当然不是!
      
      于是他往旁边走了一步,那些年丰富的作死经验,让殷迟用超出常人的反应,计算出只要挪这么小小一步,就可以避开足球——用最省力的方式。
      
      然而他料到了上面,却没料到脚下。
      
      平底鞋踩在一颗圆滚滚的石头上,猝不及防之下,殷迟就这样摔了一跤。
      
      足球落在他旁边滚了滚,还挨着他衣服弹了两下,状似嘲讽。
      
      耳边刚刚发的誓一遍遍回响——
      
      要是再拖更,就让我走路平地摔!摔……摔……摔!
      
      系统机械电子音正好在耳边响起:【至高系统:您已进入游戏——光明中学,请做好准备。任务:1、主线任务:成功离开光明中学;2、成就任务:审判有罪者】
      
      殷大大面无表情从草坪爬起来。
      
      旁边一个带着平光眼镜的老师气喘吁吁跑到他身边,特别不好意思地道:“那一帮熊猴子,平常踢球就老不看人多人少,我等会儿就训他们,小同学有没有事?”
      
      队伍里头一个穿着校服裙子、披着一头挂面头发的女孩子嘻嘻笑道:“弟,咱们不就是来光明中学交换读个一个月吗?放心,班级里头少了你这个学习委员也转得走。你这叫什么,忧国忧民吗?班里的人都多大了,至于让你担心得连脚下都忘了么?还怕他们不按时交作业不成?”
      
      殷迟看出她大概也是玩家,明白这个女孩子是在帮自己摆脱因为刚刚那一摔带来的关注。
      
      在刚进入任务世界,还没有弄清楚情况的时候,要尽可能减少任务世界的人对自己的关注。
      
      毕竟,谁知到他们里头藏没藏个鬼?
      
      殷迟领了她的好意,然而刚刚那场打脸来得太快太猛,让他现在脸上丧失了表情,于是他顺着女生的话,面无表情说了一句“我担心给我代班的同学,交作业的时候忘了按学号排顺序”,给自己凹了个学习委员人设。
      
      戴眼镜的老师乐呵呵:“小同学责任心强,真难得,不像我班上的皮猴子,一个个恨不得蹿天上去。”
      
      女生顺势和他搭起话,拐弯抹角打听学校情况。
      
      从刚刚的现场打脸回过神的殷大大觉得有些自闭,他痛定思痛觉得不行,他不能就这样认输,而且越被打脸,他就越要证明他殷商殷大大说到做到——绝不拖更!!!
      
      正好这个任务世界是校园,还有什么环境比课堂更适合写更新?
      
      殷大大可以用自己连上幼儿园和学前班一共十八年的学习经历发誓,没有!
      
      定下目标,他才开始整理这个世界的任务资料。
      
      任务名字叫光明中学,正是他们现在所在的这所中学。
      
      光明中学办学已经有五十多年,是市里优秀中学,尤其在国家开始倡导素质教育后,首批响应,积极动员学生德智体美劳共同发展,是素质教育的示范中学。
      
      而殷迟他们这批玩家来自育德中学,因为上级组织的学习和交流活动,到光明中学进行为期一个月的学习,可以算是交换生。那个戴黑框眼镜的老师姓陈,负责接待和安排他们。
      
      上次在【理想国】向人打听的时候,对方告诉殷迟任务一般是5-20人,而这一次就是20人。
      
      殷迟粗粗扫过,十一个男生九个女生,都穿着校服,他走在最后面,一眼望过去只看得到后脑勺。
      
      不过即使不看脸,从走路的姿态和其他动作,也能感觉出来玩家们精神都很紧绷。
      
      殷迟把手举到眼前。
      
      手指比他现在年龄的手短了一点,身高用身边树目测,应该也矮了一个头。
      
      所以系统是把玩家们的身体缩小了?还是重新制造了一个壳子把他们装了进去?
      
      殷迟想了想就把这个问题丢到了脑后,缺少例证,靠想是想不明白的。
      
      口袋里有什么走路的时候咯了一下,摸出来一看,是一张校园学生卡,上面写着“殷迟”两个字和一行学生证号,唯一值得注意的是校园学生卡最上面的字是育德中学,而不是光明中学。
      
      前面一头挂面长发的女生和陈老师聊得很高兴,女生问道:“陈老师,我想问问我们接下来学习是跟着班级走吗?我成绩一般,担心跟不上。”
      
      陈老师安慰她:“别担心,我们学校在素质教育这方面做得很好,要求学生全面发展,不死扣成绩,教学进度张弛有度,也不赶,应该跟育德中学进度差别不大,学习方面一般来说没什么问题。”
      
      “那可太好了,您不知道我脑子本来就比不上其他同学聪明,就担心一下子换了环境不适应,成绩落下了我爸回去还不得让我吃竹笋炒肉?”女生声音清脆快人快语道。
      
      陈老师:“我们学校不这样,也倡导家长别一味把成绩作为衡量孩子的标准,多发展发展兴趣爱好,提高体育和各项目竞技水平。”
      
      长发女生顺势做出感兴趣的样子,打听起来:“陈老师,像您说的发展兴趣爱好,锻炼体育和竞技,光明中学的学生一般具体都学哪些啊?我刚交换来,就担心自己什么也不会,到时候没法跟同学们处到一起。”
      
      陈老师:“其实也就是平常那些,像是钢琴、小提琴、古筝各种乐器,唱歌跳舞,篮球足球那些,也常见,别担心。我觉得小姑娘你一定行。”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平光眼镜后的瞳孔幽深,嘴角勾起,原本厚道温和的面相瞬间带出了一丝森寒诡异。
      
      原本还游刃有余跟他套话的女生一下子停了,脸色微微发白,但还是尽力让自己镇定:“是吗,那就好。”
      
      在气氛变得更加紧张前,殷迟突然开口:“陈老师,我们在哪里领取新校服更换校园卡?”
      
      虽然男生都是衬衫长裤,女生都是短袖裙子,但两个学校校服款式并不完全一样,颜色差别更是大,育德中学是蓝色,光明中学是白色。
      
      也因为这不同的校服,他们一行人走在校园中的时候,总有学生回过头来看,还有人已经开始打听这是谁。
      
      其他玩家里,快速适应了情况的一部分人也立马反应过来,跟陈老师要求:“就是,陈老师,我们都到光明中学交换读书了,还穿着一身育德中学的校服多见外啊?不如也换成光明中学的校服,能够更好融入集体。”
      
      在任务世界,最安全的办法就是别让自己和周围显得过于不一样。
      
      陈老师笑吟吟:“只是交换读一个月,重新交钱买多麻烦?穿一个月就没法继续穿,也浪费,反正就是衣服而已,你们穿自己的就行,我到时候跟学生会纪检部打个招呼,让他们认一认你们,不扣你们的分。”
      
      他语气和蔼可亲,但听到的玩家却只觉得后背发寒。
      
      殷迟继续问:“那校园卡呢?吃饭洗澡都要用校园卡,这总得换吧?”
      
      他记得自己上高中的时候,学校里就已经推广了集热水、吃饭、超市一体的一卡通,这个学校设施挺先进,多半也是这样。
      
      果然,这回陈老师只是顿了顿,很快就道:“这个确实得办,你们到时候去男生宿舍一栋一楼的105办公室办好,在旁边的机器上激活就行。”
      
      先前搭话的那个女生调整了心态,继续套线索:“陈老师,说起来这一个月我们住宿怎么办?是插进其他宿舍,还是我们几个人自己组宿舍?”
      
      陈老师笑着道:“这个要看宿舍管理处根据情况的具体安排,等会儿我先领你们去跟各自班主任认个脸,然后就带你们去宿舍。”
      
      20个玩家并没有分在一个班,这倒也正常,哪个班突然插进去20个人都不合适。
      
      学校方面把他们分成了四组,每组五个人,分别分进了一二三四四个班,殷迟被分进了三班,和他一起的还有两男两女。
      
      这四个人里头身材健壮,肌肉发达的男生叫裴成;低着头,总不看人,看起来有社交障碍的人叫方栋明;头上别着水晶发卡的女生叫周了了;一头短发,发尾微卷的是唐贞。
      
      而殷迟他们班的班主任,恰好就是陈老师。
      
      这位带着平光眼镜的老师嘴唇弯起,笑容可掬:“老师是你们五位同学的班主任,说起来也很有缘,希望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们相处愉快。”
      
      其他人僵住,只有殷迟同样弯起唇角:“嗯,我也希望和老师相处愉快。”
      
      

  • 作者有话要说:  呜哇,七糖拒绝殷七糖这个外号(握拳),希望什么时候可以变成日更七糖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