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1、第二十一章 ...

  •   这两样线索整理完。
      
      殷迟翻开了最后剩下的那本牛皮书。
      
      这本书与其说是书,不如说是一本手写笔记,书自己优雅华丽,就是字母组合在一起读不通。
      
      何申和路敦平敲门进来,见他正在看书,打了声招呼坐下后,路敦平带着不好意思问道:“迟先生正在解析线索?”
      
      没等殷迟回答,他把手上拿着的那叠纸给殷迟:“这是我们昨晚和今天解析这本书的时候,试验过的一些猜测。给迟先生做个参考。”
      
      考虑到任何一条线索都跟活命息息相关,而一众人里头,除了杀马特就路敦平和殷迟关系还不错,至少混了个脸熟,他们经过讨论,决定由路敦平开口来问。
      
      殷迟看了一眼那叠纸最上面一张,然后反都没翻,两秒之后就把眼睛挪开了,而且申请微妙,颇有一种“伤眼”的感觉。
      
      何申额头青筋跳了跳,在殷迟合上牛皮书的时候。终于忍不住:“迟先生看得这么快,有头绪吗?”
      
      殷迟:“有些。”
      
      何申一愣:“这么快?”
      
      殷迟诧异:“这还需要花费什么时间吗?”
      
      何申:……装逼遭雷劈你知不知道?!
      
      路敦平倒不像何申一样怀疑,他觉得这位迟先生虽然经常抽风,但总是在关键的时候突然靠谱,这回说不定也这样呢?
      
      想到就问:“迟先生看出什么来了?”
      
      殷迟也没想隐瞒他们,他虽然嫌麻烦不跟何申他们一起组队,但也不是心理变态,盼着玩家都死,尤其是现在还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的时候。
      
      之间点了点牛皮书,翻到了第一页,轻轻开口念道:
      
      “当卑劣的欲望战胜矜持的信仰,杀戮与残忍的火焰将被点燃,
      
      魔鬼从地狱爬出,发出桀桀的笑,
      
      地狱空荡荡……”
      
      路敦平没听懂这首诗是想表达个什么,但这时候这个不是最重要的,他高兴道:“迟先生你是怎么解读出来的?”
      
      殷迟把指着笔记本里一个单词问道:“眼熟吗?”
      
      e-h-t,这三个字母组合起来是有点儿眼熟。
      
      何申道:“……有点儿。”
      
      殷迟:“你都眼熟了,为什么不会把它倒过来看?”
      
      何申一愣,从他手里把书抢过去仔细看,路敦平也凑过去,两个人脸上都是恍然大悟:“原来得这么看!”
      
      虽然系统给暂时安装了语言功能,但本身英语不好的人,要是没反应过来,看着那些陌生的单词排列还真是一头雾水,就算现在反应过来了,也还是得用笔重新誊抄。
      
      路敦平惊奇道:“迟先生,你怎么想到的?”
      
      殷迟奇怪:“这本书藏在镜子里,解读方向还用想吗?”
      
      路敦平:“……”
      
      现在就是后悔,非常后悔,要是早知道给迟先生看一下,这么快就能找到方法,还忙活那么久干什么?弄得他到现在都没能沾上枕头。
      
      想到枕头,眼皮越来越困。
      
      殷迟给他倒了一杯茶,“喝吧。”
      
      路敦平:“谢谢。”
      
      殷迟:“不用谢,还需要你们继续整理线索。”
      
      路敦平惊讶:“您不是都找到方法了吗?”
      
      “是找到了,但这样看多麻烦,而且我都帮忙找到方法了,你们难道不应该负责整理线索吗?还是想要吃白食?”他语气狐疑。
      
      路敦平无语凝噎,在征得殷迟同意后,把其他人也给叫了过来,每个人负责一两页,开始了重新誊抄单词。
      
      线索很快被整理出来,这本牛皮书可以分为三个部分,第一个部分讲了一个从人类堕落成魔鬼的故事,第二个部分是如何制服魔鬼,第三个部分最简短,它只有一句话——
      
      “它终将再度席卷而回。”
      
      大家都很兴奋,老平苍白的脸上也浮上殷红,忙道:“快看看那个制服魔鬼的办法。”
      
      何申把那几张纸单独抽出来,总结总结道:“在月亮最圆的时候,用银匕首插入魔鬼心脏,用大火焚烧,就可以彻底杀死魔鬼。”
      
      昨晚在那个屋子里的人都下意识看向殷迟,银匕首,说的是不是就是殷迟手里那一把?
      
      何申开口:“迟先生,杀魔鬼的重要道具——”
      
      “这个‘C’是什么意思?”殷迟突然道。
      
      他指的地方是一页末尾处,这个字母正好在右下角。
      
      不只这里,其他好几页也有这个“C”。
      
      何申:“应该是写这本牛皮书的人留下的代表名字的简写。”
      
      殷迟:“你们觉得它代表了谁的名字?”
      
      路敦平:“这个我们昨晚就讨论过,一致觉得应该是城堡的主人,那个老伯爵。这本书就是他写的,小姜打听到了他的名字,叫查尔斯,Charles,跟这个正好能对上号。”
      
      何申:“根据我们的推断,事情应该是这样的,查尔斯老伯爵还在位的时候,发现了自己的弟弟心生恶念,在堕落成魔鬼,而他是虔诚的基督教徒,可能通过某些方法,比如查找经典,终于总结出了消灭恶鬼的办法,但由于年老体衰,还没最终还是惨遭毒手,但在死之前,他或者这城堡里的某个鬼怪,把这本书藏了起来,今天才能到我们手上。”
      
      殷迟沉吟不语。
      
      何申问:“殷先生觉得这种推测怎么样?”
      
      殷迟:“那么在你们的推测李,恶鬼为什么又会在短短几年内死了?”
      
      何申:“可能是他虽然成功弄死了老伯爵,在老伯爵在死之前也给他造成了伤害,又或者从人堕落成魔鬼,本来就有弊端,比如很快就会去地狱和他们老大见面什么的,这也跟他现在再次卷土重来对得上。”
      
      殷迟没说话。
      
      何申:“迟先生觉得怎么样?”
      
      殷迟:“我觉得——”
      
      “你们和小光一定很有共同语言。”都脑补能力出众。
      
      突然被cue的杀马特:???
      
      何申:“所以现在最重要的问题,就是确保在合适的时机,把匕首插进魔鬼的心脏。”
      
      殷迟:“合适的时机,什么时机?”
      
      何申:“根据兰迪的话,我们将在宴会上,商讨消灭魔鬼,应该就是那时候,具体怎么做,到时候再随机应变。迟先生觉得怎么样?”
      
      殷迟眨眨眼:“我觉得不怎么样。”
      
      何申皱眉:“迟先生?”
      
      “你们真的觉得留下这本书的是老伯爵查尔斯?”
      
      老平不是很看得惯他不和大家一起行动,意见却能尤其得到大家重视的情况,开口道:“不是他还能是谁?我们不像迟小哥对自己这么好,在任务世界还能每天睡到自然醒,每个人都针对不同方向,找了很多线索,根据我们的了解,老伯爵查尔斯是一个极其虔诚的基督教徒。而且兰迪带我们参观了查尔斯留下来的一些遗物,其中有好一部分他自己撰写的神学著作,他对神秘侧应该算很了解,这本牛皮书就算不是他写的,也应该是他整理的。”
      
      殷迟若有所思,突然问路敦平:“小金得到的线索是什么?你们有头绪吗?”
      
      路敦平摇摇头:“他没跟任何人透过口风,刚死没多久,还没来得及搜查,尸体就被老管家带走了,我们后来跟管家表示了想看一看,但他告诉我们这种死于恶鬼之手的尸体,需要特殊的安葬仪式,否则灵魂容易堕落,没让我们看。”
      
      “这样吗?”殷迟轻笑,“那倒真巧。”
      
      交流完线索,何申吞吞吐吐,“我有点话不知道能不能说……”
      
      殷迟:“那就还是别说了。”
      
      说完,他打了一个哈欠,眼睛漫上一点眼泪。
      
      何申:“我觉得——”
      
      殷迟:“哈欠。”
      
      杀马特:“你们弄了那么久都没弄明白,还要迟哥为了帮忙解读这本书花那么多精力,而且现在都大晚上的了,还让不让人睡啊?”
      
      何申脸一僵,扯了扯嘴角:“那好,那有事我们明天再说吧。”
      
      等人都走光了,杀马特问:“哥,你刚刚是不是不想让姓何的说话?他想说啥?”
      
      殷迟:“想让我把银匕首交出去。”
      
      “我去!”杀马特跳了起来,“要不要脸啊,那是迟哥你遭了好一回险才得到的,他们凭什么开口!”
      
      殷迟倒没有生气的意思,他端着烛台站起来。
      
      杀马他:“哥你不是要睡了吗?”
      
      殷迟:“最后的宴会都快开始,线索却还没有找齐,我是那么分不清重点,只顾睡觉的人吗?”
      
      杀马特:……
      
      您老难道不是吗?
      
      殷大大觉得自己不是,当然,也可能是因为今天早上赖了床,现在一点也不困。
      
      他拉开门,重新回到了昨晚小金死的那个房间。
      
      杀马特抖着腿,哆哆嗦嗦地跟在后面,还是没忍住,问道:“迟哥,我我我们来这里干什么?”
      
      殷迟唇角勾起,笑容和煦:“送礼。”
      
      杀马特:“送礼?”
      
      殷迟:“也可以换个说法,当喜鹊。”
      
      杀马特:???
      
      殷迟没有继续解释下去的意思,他捡起昨晚敲完放在这屋子的烛台,颠了颠,觉得仍旧很顺手,再次敲在了铜镜上,语气温和:“邻居拜访,在家你就吱一声。”
      
      鬼怪:……
      
      *
      
      镜子里的鬼怪把装死贯彻到底。
      
      殷迟叹息:“难道是我敲镜子的声音太小了,要不干脆试试砸门得了?”
      
      这个砸门,砸的不是真的门,而是镜子。
      
      还没等他付诸行动,雕花铜镜镜面变化,一行用鲜血写的花体英文出现在镜面上。
      
      ——【书已经给你们了!我不想跟你聊天!】
      
      只有短短一句话,但看得出来,里头含了简直难以言语的悲愤。
      
      殷迟眨眨眼:“是已经给我们了,但我觉得自己跟你很有缘,大晚上的,反正我们两个都没有夜生活,不如寥寥?而且别自卑,虽然你长得丑,但我跟人聊天一般不在意美丑。”
      
      鬼怪:MMP!MMP!你知道吗!
      
      还没等它心里天人交战,想清楚到底要不要继续装死,殷迟从胸前的衣服口袋里,拿出一根光秃秃的花枝,胡说八道道:“而且你要相信,我这个人真的很友好,昨天是逼不得已,你看今天不但来找你唠嗑,还带了礼物。”
      
      “看到没有,就是这个,你别觉得它丑,它原本也是一朵很美丽的玫瑰花,尤其与众不同的是,还能流出鲜血,带来一位可爱的小姐爱的邀请函。非常具有纪念意义,你喜欢吸人血,也用鲜血写字,我觉得你们一定有共同语言,要不要我代为引荐?”
      
      说完,他还想刚刚想起什么似的补充道:“对了,那位可爱的小姐名叫爱丽丝。”
      
      鬼怪·渣男·罗尼:???!!!
      
      殷迟把花枝往镜子前一怼,脸上笑吟吟:“现在想跟我聊天吗?还是你想跟爱丽丝小姐促膝长谈?罗尼先生。”
      
      ——【……你要……谈什么?】
      
      短短一句话,充满了屈辱的血泪。
      
      殷迟唇角弧度更大了些,他找了把椅子坐镜子前,没有直入主题,反而道:“罗尼先生不妨猜一猜我从哪里知道的你的名字?”
      
      “是在跟爱丽丝小姐跳了一支舞后,她给我展示了一段自己的记忆,我在记忆中第一次知道阁下大名。爱丽丝小姐能够让我看到她的记忆,你和她是情侣,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能力?”
      
      就殷大大看来,镜子里的牛皮书的确是线索,但镜子里的鬼也是线索,榨一榨,说不定能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一个优秀的玩家,应该对任何有可能的线索雁过拔毛,鬼过也要撸一波。
      
      罗尼一口老血哽在喉咙口,虽然已经不是人了,但他海事局久违地感觉到了无与伦比的憋屈。
      
      憋屈,太憋屈了!
      
      然而形式比鬼强,不想和曾经渣过的老情人叙旧,就只能屈服于这个大魔王。
      
      大魔王殷迟还提醒道:“对了,我不是很想看你当年怎么骗小姑娘,我想知道你怎么死的,又是怎么藏在了镜子里。”
      
      罗尼:……
      
      到底谁是魔鬼?
      
      然而腹诽无用,仍旧得委委屈屈地屈服。
      
      雕花黄铜镜镜面闪烁,慢慢出现一些景象,殷迟分辨了一下,里面是还没有种满紫罗兰的城堡。
      
      有着棕色头发的罗尼面容英俊,在玫瑰花从中,爱丽丝向他表达了一起私奔的意愿,但罗尼失约了,他没有去。
      
      对此,他在给出画面的同时,旁边还用血字加了旁白,为自己辩驳。
      
      ——【真正的淑女绝不会抛弃父母兄弟和别的男人私奔,这样做了,只会为人所鄙夷,我之所以没有去,也是不想让她陷入那种境地。】
      
      殷迟:“这话你自己相不相信?”
      
      明明是担心爱丽丝私奔后没有家族和财富,无利可图,所以才故意不答应。
      
      镜面中,没有赴约的罗尼本以为这件事不会有人知道,但很快,他发现不对,因为那一天之后,他足有五天都没有再见过爱丽丝。向城堡的仆人打听,仆人只是说小姐生了病。
      
      随着时间流逝,不但爱丽丝踪迹全无,人情好客,经常和他们一起聊诗歌的伯爵也不见踪影。对此,仆人的解释是,伯爵因为担忧爱丽丝小姐的病,自己也病倒了。
      
      但罗尼本来就是抱着勾引人家小姐的目的来的,好几天没见到爱丽丝的人,他渐渐坐不住了,终于在一天晚上,提前采了一朵玫瑰花,打算翻窗户进爱丽丝的房间,弄清楚爱丽丝到底得了什么病,是不是对他不满,同时用尽甜言蜜语继续忽悠女孩子。
      
      爱丽丝的房间在二楼,分为内间和外间,外间窗口正好有一颗粗壮的大树,罗尼避开其他人,沿着树攀爬,终于翻进了爱丽丝的房间。
      
      爱丽丝华丽的房间一片黑暗,没有一根蜡烛,罗尼也不敢点,他摸着黑进了内室。
      
      月光从窗口照进,内室有一只水晶花瓶,花瓶里插满了玫瑰,芬芳浓郁到近乎刺鼻。
      
      而猩红色的天鹅绒被子下,躺着一个人形身影,铺散在枕头上的金发黯淡无光。
      
      罗尼心里一喜,爱丽丝一定是在睡觉,他充满爱怜地想,可怜的爱丽丝,病魔使她的头发都没了光彩,等会儿他一定用优美的诗歌向她表达自己炽热的爱意,鼓励她赶快好起来。
      
      甚至罗尼还想,她一定是因为不能和我在一起,才这样病倒了,听说伯爵为了心爱的女儿病重,也倒了下去,如果我此时开口求娶,只要能够让爱丽丝放下心结重新好起来,想必伯爵一定会同意。
      
      到时候他们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在一起。
      
      想得很美的罗尼悄悄摸到了床边。
      
      他借着月光,用最深情的目光,凝视着爱丽丝从被子下露出的半张脸。
      
      “亲爱的,听到你被病痛折磨,我的心就像被蛛丝缠绕,每天晚上辗转反侧,在久久等不到你的消息后,我实在抑制不住内心喷涌的爱之泉,从你的窗口翻了进来。我觉得我们就像被世俗阻隔的罗密欧和朱丽叶,但不同于他们,我们必将得到圆满。”
      
      发表了这样一通感情宣言,但被子里的爱丽丝却仍旧没有任何动静,完全不像罗尼以为的那样,会翻身起来立刻抱住他。
      
      窗外月亮只有一丝残缺,想必明晚就是满月,月光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乌云遮蔽,房间里很冷,又冷又昏暗。
      
      在这样的环境中,又久久等不到回应,罗尼的心突然有些惴惴不安。
      
      他把被子拉下一点,露出爱丽丝苍白的脸,打算给这位一心痴恋他的贵族小姐一个甜蜜的吻。
      
      因为房间没点蜡烛,月光也被遮蔽,因此罗尼没有发现,爱丽的惨白的脸上,泛着死人的青灰。
      
      他将嘴印在了女孩子娇小可爱的双唇上,然后,突然愣住。
      
      过去他也曾经吻过爱丽的双唇,那唇比花瓣更娇嫩,比鲜果更芬芳,令人心醉神迷,然而现在他的嘴唇印上去,却只感觉到冰块一样的冷。
      
      他终于捕捉到了那一丝被自己忽略到的血腥和腐败的气息。
      
      罗尼掀开了猩红色的天鹅绒被子,被子下,爱丽丝双手成爪,而她的胸前,一把银匕首正深深插在上面。
      
      从心脏的地方流出的血液,染红了大半床铺,又随着时间流逝变成黑色。
      
      被乌云遮蔽的月亮重新出来,月光照进房间,原本而床上的惨死的妙龄少女不甘地睁着眼。
      
      罗尼大孩。
      
      他想尖叫,还想逃出这个房间,但在他扶着椅子想站起来的时候,一只手突然搭在了他的肩膀上,在他背后,一个黑色人影早已不知道站了多久。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