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第二十章 ...

  •   殷大大不想干什么,殷大大只是想对鬼进行人道改造,帮助他们学习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明白怎样做一只和谐懂礼貌的新时代鬼。
      
      ——改造武器烛台。
      
      不过路敦平及时拦住了他跃跃欲试的爪子,好说歹说抢救下了镜子和在镜子里瑟瑟发抖的鬼。
      
      殷迟遗憾地放下了蠢蠢欲动的爪子。
      
      不过他很快找到了新方法,扯了一截窗帘包在烛台上点燃,做成了一个简易火把。
      
      何申不好的预感接二连三造访,他颇有些心力交瘁地问:“迟先生又打算干什么?”
      
      “你知道吗,人的身体大约百分之七十由水分组成。”殷迟没有回答,反而突然道,“而被抽干了血液和水分的身体,和晒干的木柴没有多少区别,只要沾上一点火星,就能‘砰’地一声,燃烧起来。”
      
      他跃跃欲试:“你们说,里面那不知道是鬼还是什么的东西,能不能免疫火焰?”
      
      不知道是鬼还是什么的东西:……
      
      魔鬼,比魔鬼还魔鬼!
      
      何申不大愿意采纳:“万一把书烧了怎么办?”
      
      殷迟:“这确实是个问题,不过我至少能够确定,里面那位先生,会先书一步被烧起来,这样算来,勉强不亏。”
      
      何申:……神他妈勉强不亏
      
      就在殷迟手里自制的火把离镜面只有几厘米,热气传入镜中空间的时候,那个被他伤了后,就躲了起了起来的鬼终于出现,它将手伸向梳妆台的牛皮书,但还没接触到封面,干枯的皮肉就发出了滋滋滋的响声。
      
      疑似罗尼的鬼焦急畏惧地用手不断比划。
      
      杀马迟疑道:“迟哥,它是不是想告诉我们什么?”
      
      殷迟:“嗯,它终于深刻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打算将功补过,把书给我们。”
      
      杀马特:“这真的不是您自己给他加的戏吗?”
      
      殷迟诧异:“我像这种人吗?”
      
      杀马特:“……不像。”(非常违心)
      
      殷迟:“这不重要,除此之外,这位鬼先生碰不了这本书,让我们自己拿。”
      
      那具尸体和老平的惨状还历历在目,在场的人都有些犹豫,没人愿意伸这个手。
      
      殷迟眉梢微动,敲了敲铜镜:“既然没人来拿,那我动手了。里面的鬼先生,你应该不会趁机袭击我吧,对不对?”
      
      说完,顿了顿:“袭击了也没关系,我失血,你烧烤,这个方式很公平。”
      
      藏在镜子里的鬼很想破口大骂:失血和被彻底烧焦哪里公平???!!!你TM还记得公平俩字儿怎么写吗?
      
      然而也只敢想想,不敢说不敢说。
      
      殷迟顺利把书取了出来,镜子里刚刚才凶残地想吸干人的鬼乖巧地像个宝宝。
      
      ——无比伤眼的宝宝。
      
      何申眼睛直勾勾落在殷迟手上的牛皮书是哪个。
      
      殷迟:“想看?”
      
      何申:“想——”
      
      殷迟:“那你想着吧。”
      
      何申:“……”
      
      你是不是真的觉得我没脾气?信不信我拿起烛台就给你狗头来一下?
      
      在对方要打人的目光中,殷迟慢悠悠:“我开玩笑的,你们要看拿去看,明天晚上给我。”
      
      何申想说这线索我们也是出了力的,凭什么就能看一晚上?但想想从发现牛皮书,到击退镜子里的鬼,再到把书拿到手上,确实没出过什么力气,话就又给憋了回去。
      
      最重要的是,他不想因为这个和殷迟闹翻。
      
      解决完这档子事情,已经将近凌晨两点,殷迟困意铺天盖地,回房间就躺床上睡了。
      
      第二天醒过来,开门下去迟早饭的时候,正好和隔壁房间,好几个黑眼圈浓重的玩家打了个照面。
      
      殷迟诧异:“你们没睡?”
      
      路敦平揉了揉抽痛的额角,精神恍惚地道:“我们解析了一晚上那本书。”
      
      “解析?”殷迟好奇,“得到线索了吗?”
      
      路敦平头痛:“没。”
      
      何申觉得不太拉的下面子,挽尊道:“这本书组成部分虽然还是26个英文字母,但排列组合出的却不是英语单词,我们猜测是使用了某种规律加密,已经列出了十一种可能,正在排查破译。”
      
      殷迟张了张嘴,突吐出一个问号:“?”
      
      他觉得这场景有些熟悉,在图书室拿了那本养生书籍后,杀马特好像也是觉得书里面用密码藏了关键信息。
      
      殷大大真的很想问问这些人,为什么这么会给自己加戏。
      
      何申也觉得有些没面子,但他能拉下面子,微笑问:“迟先生要不要看一看,和我们一起讨论一下?”
      
      殷迟摇头:“我要去吃饭。”
      
      何申抽了抽嘴角,他已经放弃了探究这个人的脑回路,也不想问他找到线索难道不比吃饭重要吗?问了肯定只能得到一个“是”,别的不说,自己要先被吐槽憋死。
      
      他道:“那吃完饭后呢?”
      
      殷迟:“我要补觉。”
      
      说完,他还很奇怪道:“你们昨晚没睡,都不补觉吗?”
      
      末了,颇有几分语重心长地劝道:“睡觉很重要,年轻人不要仗着身体好挥霍,老来容易毛病多。”
      
      其他人:……
      
      你可闭嘴吧!
      
      殷迟把一圈人僵硬的脸抛在脑后,吃了早饭,愉快地回去补觉。
      
      这一觉直接睡到了晚上,起床后又吃了个晚饭,堪称咸鱼本咸。
      
      路敦平没等他找过去拿书,自己送了过来。
      
      本来要把这种重要的线索送到殷迟手上,其他玩家都不乐意,用徐赫的话说就是“虽然能拿到书他是出了力,但我们不也出了力忙活了好几个小时,而且要不是小金,谁能知道那个房间有线索?”
      
      何申心里很赞成这话,但他最后还是决定把书给殷迟。
      
      何申:“算了,我们看了一天一夜都没破译出线索,时间已经快不够了,不能再耽误下去,而且大家到底都是玩家,迟先生要是发现了什么,还能不告诉我们?”
      
      就这么,这本书才被送了过来。
      
      殷迟没心思追究其他玩家背后的考量,他拿到书后没有第一时间翻开看,而是从衣服口袋里找出了昨天在城堡老主人房间找到的病历单和时间安排表。
      
      时间安排表初初一看没有什么地方出奇,除了安排的修行时间实在过于多了以外。
      
      除了四点钟开始的“早起修行”、还有“冥想修行”、“呼吸修行”、“灵肉修行”、“精魂修行”,这些修行被安排在一天当中的不同时间段,几乎占去了城堡老主人绝大部分的时间。
      
      杀马特也瞄到了纸上的字,嘀咕道:“我爸妈最多也就是保温杯里红枣泡枸杞,顶天了再加上跳个广场舞,这哥们厉害啊,除了修行就是修行,名字还特怪,难不成基督教徒都这样?”
      
      殷迟沉吟:“他不是基督教徒,至少不是虔诚的基督教徒。”
      
      杀马特追问:“哥,这怎么说?”
      
      他一走廊宗教画,兰迪每天都要进行的祷告,这还不算虔诚?
      
      殷迟:“ I am the LORD thy God, which have brought thee out of the land of Egypt, out of the house of bondage. Thou shalt have no other gods before me. ”
      
      杀马特回了他一个懵逼的眼神。
      
      殷迟顿了顿,还是给他解释:“基督教有十诫,而这是第一条:我是耶和华你的神,曾将你从埃及地为奴之家领出来。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别的神。宗教是有排他性的,任何宗教都一样,而作为虔诚的基督教徒,那位老伯爵和卧室相连的书房,却摆满了世界各地的神话传说和宗教书籍。上面翻阅的痕迹也很多,总不可能是他想当一个神话学和宗教学学者吧?”
      
      殷迟:“我跟倾向于他早已背离了自己的信仰,至于搜集各个宗教的经书典籍,则是为了其他某个目的。”
      
      杀马特好奇:“您觉得是什么目的?”
      
      殷迟随口猜测:“权力、金钱、地位、力量、以及长久的生命,哪一样都有可能。从古至今想借助神秘力量的人,多半都是这个目的,几千年如一日没新意。”
      
      “不知道这座城堡曾经的伯爵会不会例外,比如有其他特别点的想法?”殷迟突然有点好奇。
      
      杀马特忍不住腹诽:您这种迷之兴奋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迷之兴奋的殷迟接着看向另外一张病历单,看完后,他像一只刚鼓起来,就被戳破的气球,屈指弹了弹这张纸,带着失望若有所思:“果然没新意。”
      
      杀马特好奇地接过病历单,看了好一会儿,才终于察觉到些不对:“迟哥,我们先前打听他的时候,这家的仆人不是都说他身体很好吗?还能自己打猎,他儿子还吹逼说能猎熊来着。但要是这病历单上头是真的,就这身体情况,还有哮喘,情绪上来点儿都能撅过去,还能打猎?”
      
      殷迟点点头,引导他思考:“你觉得为什么会这样?”
      
      杀马特得到肯定,兴奋起来,哎嘿嘿,这还是迟哥第一次肯定我诶。
      
      他嘴一快,“说不定是这家伙想装逼,故意对外宣传的,这种人我可看得多了,哥我跟你说,我们学校就有这种人,打肿了脸充胖子,真打起架来就知道抱头喊爸爸……哥您看我干啥?”
      
      他看着殷迟的微笑,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有些凉飕飕,小动物本能发作,试探问道:“我说得不对吗?”
      
      殷迟十分恳切:“答应我,回去以后多吃核桃好吗?”
      
      杀马特:“?”
      
      殷迟:“补脑。”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