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坐在休息室等待着的柯阳脑中反复跳出A君最后的身影,他不禁想象如果那是自己,到底还能不能有别的选择?跳出这个小世界后,会不会进入另一个同样的小世界里……
      正想着,门被轻轻推开,陈浚走了进来。
      递给柯阳一杯热牛奶,自己却顺手拿起茶几上的一瓶无糖乌龙茶喝了起来。
      “晚了怕你喝茶睡不着,他们外卖刚好叫了热牛奶就被我抢了过来哈哈哈”满眼笑意的陈浚说道
      “您觉得虚无主义好吗?”
      说出口的同时柯阳也马上意识到这么奇怪的开场白太突兀了吧,可话已出口又收不回来,不由得径自低下头,握着手里的牛奶,暗自尴尬了起来。
      沉默半晌,陈浚开口道:“你知道今晚这剧为什么叫《林中空地》吗?”
      “嗯……“林中空地”,进场前在剧场门口贴着的海报上看到的时候,我想到的是海德格尔说的那个关于存在的喻像。”
      柯阳抬起头回道,睁着大大的眼睛,睫毛微微抖动,眼里澄明清澈。
      “哦?你是学哲学的?”
      “嗯,我是哲学系大三的学生。”
      “那我可没你专业啊哈哈,不过是个平平无奇的哲学爱好者而已。”陈浚觉得这个小孩可太有意思了,顿时对接下来的对话充满期待,眼里都透出光来。
      “人这种生物啊正因为有自知自觉的意识,作为最特殊的存在者就像是林中空地,正如阳光照进林中空地而得以显现出来其存在,虚无也是如此,正是有意识地陷入虚无才会被虚无包裹,直面虚无的存在才能对抗虚无嘛,好像太绕了哈哈哈哈”陈俊说道。
      未等柯阳张口,陈俊接着继续说了下去:“你为什么会想学哲学?又不好找工作。”
      “嗯……“哲学就是心灵感到不解,停下来反观自身的时刻。”亚里士多德说的,我从小就爱瞎想些比如虫子跟我们有区别吗这种毫无意义的问题,可是又不知道是不是每个人都在思考这些事,我又很困惑,我就想…就想寻求点慰藉或者说解决困惑的路径吧。不过现在好像也依然很困惑。”
      柯阳诚实的答道,这还是第一次对别人认真地回答这个问题,只是天然地觉得对着眼前这个人好像可以卸下防备,真诚对待。
      听到这里,陈浚对这个小孩充满了兴趣,在他身上仿佛看到了当初的自己,虽不至于时常困惑,却也总是在想些同样毫无意义的事情,总是在自己跟自己对话。
      不禁换了个坐姿转而正面对着柯阳,细细端看他秀气白净的脸。
      紧接着继续发问:“那你觉得哲学给你带来了什么吗?”
      “我……我不知道,越是深入就越是感到虚无,生命或许本来也不具有终极意义,那我们努力活着的每一天又有什么意义呢?那您呢?您觉得哲学给您带来了什么呢?”
      柯阳很少跟人讨论内心这些不为人知的想法,他觉得说出来总是有种无病呻吟的尴尬无力感。
      或许是压抑久了也或许是陈浚身上莫名吸引着他的那股亲近感,不自觉地语调都升高了。
      略一思忖,陈浚平缓而柔和地慢慢说道:
      “或许我们独处时会在追寻真理的路上走的过深过远,甚至还会滋生虚无主义,但我的话,依然在这个世界渴望普普通通的烟火气,那才是生活的实感,当你有了很珍惜很感激的可贵的东西之后,在此基础之上哲学能带来其他人所没有的平静的能力。”
      言罢他伸手摸了摸柯阳的头,眼底深沉看不出情绪。
      “平静的能力啊……您还真是厉害呢。”灌了口温热的牛奶,柯阳忽而嘴角上扬勾出一道漂亮的弧线,对着陈浚笑了一下,可爱的像个小孩子,引得对面的人也不由得心里一阵激荡。
      “说这么多,还没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柯阳,柯南的柯,阳光的阳。”
      “柯阳啊,我叫陈浚,三点水的浚。今晚很幸运能认识你,给我个联系方式可以吗?以后再想些诸如小虫子的问题的时候找我分享一下吧,说不定还能让我乍现些灵感呢。”
      两人加了微信后便各自回去休息了,柯阳还顺便帮叶墨要了签名,想着就让李维去送给她也算助攻兄弟一把。
      洗完澡擦着还在滴水的头发的陈浚想着今晚遇到的这个小孩,实在是很特别,明明二十几岁了却还气质纯真、眼神清澈,像个赤诚无暇的小孩子一样。
      这么想着便就拿起手机给柯阳发了信息:“睡了吗?”
      ——“没有呢,这么晚了您也还没睡啊”
      此时的柯阳也正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微信提示响了一下,屏幕上闪烁的名字让他顿时心跳漏了一拍,想都没想就秒回了。
      “都忘了问你对今晚的剧有什么感想,觉得怎么样?好看吗?”
      ——我觉得A君、我们每个人有时候都会陷入到就像您剧里说的那种不可进不得退的境地,卡在如同卡夫卡的《城堡》里那种荒诞吊诡、突然觉得一切很陌生的小世界里需要你去努力削足适履迎合才行,那么如果是活的很实在的人、对生活充满热情的人,或许会活的舒服点,可是像A君那样的人要么像个犬儒主义无可奈何地接受,要么跟他做出同样的选择,如果是您呢?您会怎么办?”
      一股脑打出去这么一大段字的柯阳盯着屏幕突然觉得自己仿佛十万个为什么,人家会不会烦?
      可是又止不住很期待对方的回答,每过一秒惴惴不安的心绪都加深一分。
      屏幕跳出的这段话让陈浚着实吃了一惊,这个小孩果然是很有意思,还真是个可爱的困惑少年,同时也被这些文字敲击到他的心里,认认真真一点一点打着字回复。
      “威廉·詹姆斯曾将人分为一次生成和两次生成,对卡夫卡这样的人,或者说对你我这样的人都像是两次生成的人,即使不如前一种人已经活的很实在了,可也最是求真最是纯粹,无论如何最终大家都殊途同归于生活本身,如果我是A君我一定活下去,因为活着就代表着充分的可能性。”
      第一次有人对着他这些无谓的思考给出如此认真的回应,这些充满力量的文字让柯阳激动地从床上坐了起来,这种感觉就像是世界上的另一个你在你耳边坚定地肯定了自己。
      柯阳不由得好奇起来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隐隐透着一股既强大又温暖的感觉,平缓了下情绪,接着聊起来。
      “那你还把人写死,什么恶趣味嘛”回复完就打开了浏览器在搜索栏里敲下陈浚的名字。
      ——著名剧作家、国家一级编剧,33岁未婚,身高186,双子座,2014年第九届中国作家富豪榜第二位,代表作:《天杭之辰》、《Shelter》、《隐桥记》、《林中空地》、《空蝉》等。
      迅速提取出以上信息的柯阳,也算对今晚结识的这位知名人士有了初步了解,没想到居然这么厉害啊,不由暗自感叹。
      这时,微信又跳出来新的一条回复。
      “戏剧需要冲突矛盾、振聋发聩的犀利言辞嘛,再说了换个角度,人人都那么通透明白的话,人类这个种群也就不可爱了不是吗?”
      陈浚很久没跟人聊过这些了,近年来每天都疲于奔命,偶尔停下来的时候也会看看如今的自己。
      钱是挣了不少,可也总会有那么些个瞬间被虚无的阴影笼罩。最初他起笔创作也仅仅是想在活着的这一生里能有所产出,留下些被人记得的东西而已,想来这一路顺遂也是够幸运了。
      柯阳觉得会说出这种话来的人一定就是个足够可爱的人,让他忍不住地想靠近这个人,能再近一点了解他就好了。
      转念一想,人家那么忙的业界大咖对自己这么个平平无奇的学生估计也就是一时兴起,犹豫来犹豫去,终于还是鼓足勇气发了出去。
      “我看过的演出不多,但您的作品确实激起了观者共情,至少感染了我,可以的话,我……我能偶尔找您聊聊天嘛?”
      看着屏幕这行字的陈浚眉眼柔和,笑了一下,又瞟到手机上方显示时间已经凌晨2点半了,小朋友该睡觉了,毕竟以后的日子长着呢。
      “你随时都可以找我,下周我要去四川的高校巡演,等这个项目结束后我们一起吃个饭吧,都这么晚了你明天还得上课呢,快睡吧,阳阳~”
      突然被唤起小名的柯阳,还是第一次被家人之外的人这么亲昵的叫,白净的脸上泛起阵阵热气,虽然有点不好意思但看见陈俊的回复还是像愿望被满足的孩子,开心的抱着被角,翻了个身。
      “……您也早点休息,晚安”
      “晚安”
      放下手机躺在床上的陈浚此时脑中不断浮现着柯阳那张干干净净的小脸,毫无睡意,蓦地灵感迸发便翻身下床打开电脑敲起键盘来……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