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作者有话要说:  关于《Becoming》创作之初的一些想法:人这种生物存在着,总会在某个暗魅的深夜里突然惊醒,被虚无的锁链拖拽而致茫然无措,不知怎么拯救明日太阳升起后便要热情洋溢拥抱世界的自己,但正是因为人从来都在生成过程之中(故本文定名为becoming),便总是有那么多能穿透生活本身温暖你照耀你的光,致每一个在这又漫长又短暂又重要又不重要的人生中追寻着自己的你我,在不确定性中探索着充分的可能性才有意思不是吗?(认真脸
  •   “以17世纪和19世纪作为三个认识型的分界点依次考察了文艺复兴以来西方人文知识演变的三个历史时期及其相关特征。正是在这种考察的过程中……”
      又是一个平静的夏日午后,坐在教室最后一排的柯阳百无聊赖地把玩着手里那支黑色0.38中性笔,望着窗外习惯性地进入放空状态。
      突然间一只很小的虫子被风吹进来落在课桌上,微微颤动着翅膀停落在翻开的课本上一动不动,柯阳的视线被眼前的小虫子拉回,怔怔的盯着它陷入沉思。
      对于生命而言,虫子跟我们有区别吗?眼下的我有两种选择——吹走它还是捏死它,不同的选择会对宇宙产生什么影响?我们看待它们的生命是否如同高维生物看待我们一样,对弱者的凌驾悲悯与对强者的崇拜畏惧在宇宙中又有什么意义,无论如何,万物仍为刍狗?
      想到这里柯阳垂下眼眸,把这只一无所知的可怜的小虫子抖落到了窗外,长长的睫毛在阳光下扑闪,像把小扇子一样。
      此刻发生的这一件不足为外人道的小事又一次让柯阳陷入到虚无主义无谓的思考中不可自拔。
      讲台上老师正在讲着福柯的认识型,台下座位上的柯阳不禁暗想:对于我这么一个纯善的少年来说此刻决定着一个微小生命的生死也似乎能挨得上福柯说的那种将自己推向阈限位置来思考的情况了吧,我可真是学以致用23333
      下课铃的响起,打断了柯阳的胡思乱想,老师走下讲台,坐在前一排的和柯阳同寝室的室友李维转过身对着柯阳说:“又想什么呢?哎听说晚上8点,学校星辉剧院有个什么高雅艺术进校园的戏剧演出,一起去看吧你又没女朋友要陪,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哦,说的好像你有一样。”柯阳嗤蔑地戏谑道。
      “呸!说不定今晚就找到老子此生挚爱了你就等着被狗粮噎死吧哈哈哈哈哈哈。”
      两人边说边朝着门外走去,回寝室途中又碰巧遇到他们哲学系的学妹,也是跟柯阳同属P大推理社团的叶墨。
      她扎着高马尾迎面走来,脚上踩着双白色匡威,阳光下分外扎眼的白T扎进黑色高腰短裤里。
      这身极简的look简直自带打光板,显得肤色格外白皙透亮,衬着少女姣好的身材,看的李维眼睛都直了。
      叶墨面无表情地跟他们打了招呼便径直向教学楼走去。
      “叶墨这个三无少女真是白白浪费了这张脸,你说她的胸是C还是D啊,我看她肯定是个处女座,冷漠的要死还有洁癖以后谁要她啊。”李维说话间还死死凝视着叶墨渐远的背影。
      柯阳斜瞥他一眼:“我看你就喜欢人家的要死,连人家有洁癖都知道,洁癖怎么了我也有洁癖,我们这是爱干净,都还没diss你个不讲卫生的钢铁直男呢,再说叶墨那叫又酷又甜你懂个锤子。”
      “柯阳,你…你不会也喜欢她吧?”
      李维喝了一口手里的可乐,装作若无其事地试探着问柯阳,握着瓶子的手也不由得攥紧,屏息等待着柯阳的回答。
      “也?”
      “……”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早看出来你喜欢叶墨了啊哈哈哈哈,放心吧兄弟,虽然革命长且艰,我还是会创造各种机会让你俩偶遇的,不如下礼拜就跟我去社团活动吧。”
      柯阳拍了拍李维僵硬的肩膀,自顾自地走向寝室楼,留下一个站在原地怔愣的高大身影……
      夜幕降临,晚上7点40分,剧场外满是准备进场观看演出的学校师生,柯阳和李维此时也在人群中排队等待。
      正门外墙上贴着的海报印着今晚的演出阵容,剧目《林中空地》,总导演兼编剧一栏写着:
      知名剧作家,国家一级编剧:陈浚
      “卧槽,幸亏来了,陈浚的剧啊,我跟她寝室闺蜜打听了,据说叶墨最喜欢他了,我还专门查过这个字念jun呢,意思是深沉而进取,靠,半天叶墨喜欢深沉的啊,那我岂不是没戏了。”李维推搡着柯阳喊道。
      “陈浚?他很有名吗?”柯阳问
      “国内顶级一线剧作家唉,还得过不少国外的什么奖呢,据说长得比流量还帅,还有什么粉丝后援会,这个看脸的残酷社会!”
      柯阳倒是没太在意李维说的,只是盯着剧目简介若有所思。
      ——《林中空地》
      “不要过来!这个世界根本就有问题,处处趋炎附势、颠倒黑白、蝇营狗苟,人人都漠视着,你们有谁站出来为我说句话吗?”
      剧目正演到第四幕,主角A君声嘶力竭的控诉充斥着整个剧院,也像利剑一样穿刺到柯阳的心脏。
      仿若被吸进这个荒诞可笑的小世界里,柯阳就站在A君身旁看着他挣扎,想伸出手却也不得动弹。
      话音未落,推开围观人群快步跑上天台的B君,冲着他大喊道:
      “你给我冷静一点!这个世界就算是再荒诞再魔幻,可是啊你说又有哪个世界不是这样?我知道你为了这个项目付出了多少,我也知道这段时间你有多痛苦,可是我们…我们每个人都在自己身处的小世界里,在每一个不能进不得退的境地里挣扎啊!你…你听我说,你先下来,听我说完!”
      正说着B君向前迈了一步,试图抓住身体来回晃动的A君。
      “可我没有别的选择!我还能怎么办?你告诉我啊!”面对着B君伸出的双手A君又往后退了一步摇摇欲坠,成线的泪水从他绝望的眼睛里留出,正滴落在纯白无瑕的衬衣领口上。
      视线模糊的柯阳感觉自己就好像也站在天台的一角,凝视着这个赤诚洁净的少年,不敢移开视线,哪怕只有一瞬。
      “抬头看看天空,宇宙那么大,远远不止你现在看到的形状,你尚且如此年轻,跳出来你头顶上的天花板好好看看!总归…总归是有别的选择的,有的,一定…是有的!”
      话已至此,B君早已泣不成声,半跪在地上,仿佛用尽了全身气力。
      A君空洞地望向离他那么近却也那么远的B君,眼里一片死寂。
      “老师,你为什么要来救我啊,你不来就好了,不来的话也就不会给你带来阴影了,对不起。”
      言毕,少年转身便坠落下去,就像一个断了线的人偶。
      一瞬之间,柯阳甚至都没能看清他是怎么下去的,就算看清了可他能做什么吗?
      全场观众池里寂静无声,只回荡着舞台上演员们嘈杂的各种声音,这声音像是被笼罩在一层薄幕中忽远忽近,也同时把柯阳拉回现实。
      “今天谢谢P大有这么多愿意来观看我们演出的老师同学,这部作品创作背景也正是基于校园,今晚能够给大家带来一个难忘的观看体验就是我们全体文艺工作者努力的最大意义了。”
      剧目结束后站在舞台正中央带领全体演职人员向观众谢幕致辞的人正是陈浚。
      “有想要在节目单上签名,跟主演合照的观众请从左边的侧台口有序上台”工作人员喊道
      “哎?柯阳你也要签名啊,这可不像你啊,哎哎,你等等我!”无视李维的叫嚷,柯阳也随想要签名合影的同学一起走向舞台中央。
      此时被少女们团团围裹住的陈浚,微笑着很有耐心地一个个签名合照,不时也询问一两句学生们的观看体验。
      被挤进正中央的柯阳也终于看清了这个男人的样子。
      身材着实高大挺括,看着身高至少185,穿着一件轻薄的府绸白衬衫,袖子随意挽起。
      轮廓分明却也略显瘦削的脸上挂着亲切温暖的笑容,活脱一副青年才俊的样子,却也并不显世故,反倒还透出股通透达观的超然气息。
      这时陈浚抬眸,正对上柯阳傻愣着看他的目光。
      一张那么温暖和煦的笑颜就这么击中了柯阳的心,后来多年后他才告诉陈浚其实他就是一见钟情,还被陈浚说成是见色起意:“你果然是被我英俊帅气的颜打动的,根本就不爱人家的灵魂呜呜呜呜呜~~~~”这是后话了
      “可…可以跟您聊几句吗?”
      柯阳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竟无端局促了起来,明明他从未对任何人抱有过紧张的情绪,还一直以为是自己生性淡漠。
      眼前这个身着白T休闲裤和小白鞋的干净清瘦少年身上带着一种坦荡的纯真气息向着陈俊迸发而来,一时间他甚至无法抵挡这种莫名的吸引,条件反射般地伸出手摸了下柯阳毛发柔顺的头。
      虽然很讨厌被陌生人碰触,此时柯阳却也没有什么不悦的感觉。
      “可以在休息室稍稍等我一会儿吗?我去后台处理一些事就过来找你好吗?” 声音低沉而温柔,陈浚笑着询问他。
      柯阳点点头说:“您先忙,我可以等的。”
      将手中的鲜花、礼物交给身旁的助理,随后嘱咐她将柯阳带到后台贵宾休息室里,陈浚便去侧台找执行导演讨论接下来的巡演安排去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