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醒醒,你是男主的(快穿)》薛泞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10-17 10:30:1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只想做好朋友(已捉虫) ...

  •   叶笑差点蹦起来质问宁俞清,但理智让她继续平躺苟着。
      
      身上衣服被脱掉后,叶笑觉得很不自在,尤其是她总觉得落在她身上的目光炙热的几乎要凝成实质,就好似有一只手要摸似得。
      
      叶笑绷紧身子,屏气凝息,生怕宁俞清忽然对她做点什么,但出乎意料的是,宁俞清过了会就将视线挪开,并且还给她拉上空调被盖上。
      
      衣服被脱掉后,接着是鞋子和袜子,不得不说,宁俞清的动作非常轻柔,让叶笑生出一种自己是脆弱水晶娃娃的感觉。
      
      等将她身上的穿戴都脱掉后,叶笑听到一阵离开的脚步声。她连忙睁开眼,却看见房间里的浴室门被打开,宁俞清正在里面,并没真的离开。
      
      叶笑立刻吓得闭上眼。
      
      没多时,脚步声再次传来,最终停在床边,温热的毛巾敷在她脸上。
      
      原来是给她擦脸。
      
      叶笑再次隐隐松了口气。
      
      很好,她一手养大的女人,真体贴,真会照顾人。
      
      以后回到现实世界,挣了大钱,她要买房买车,然后也找个像宁俞清这样会照顾人的女人甜甜蜜蜜过日子。
      
      擦完脸,宁俞清又给了擦了手。她的手被宁俞清轻柔的放在掌心上,十指仔仔细细的被毛巾擦了一遍。
      
      叶笑的柔夷素手,如她别处的皮肤一样洁白无瑕,指尖的指甲带着淡淡得粉,暖黄色的壁灯下,玉质般光泽的肌肤上几乎能看到那纤细得青色经络。
      
      宁俞清几乎要舍不得放开。
      
      叶笑鸡皮疙瘩差点没起来,但最关键的是,她觉得好像有反应了。
      
      和她总是温热的体温不同,宁俞清的手总是冰凉的,一开始落在碰触时只觉得冰凉,但时间久了,就会觉得很舒服,就好像是在抚摸一块玉。
      
      而现在,她手背上总有种酥酥麻麻的感觉传来,就像是有非常弱小的电流划过。
      
      太尴尬了。
      
      不就是摸个小手手吗,怎么就这么舒服??
      
      叶笑想起原先世界好友开玩笑说过的一句话。按摩的时候,身上一些穴位被按的时候,总有种高C的错觉。
      
      不过这是手,还是手背!!
      
      这种感觉非常舒服,让人沉迷其中并想继续,但任务的奖金将她理智拉回。
      
      叶笑装作不经意的缩回手,抱着身上被子,翻了个身,背对宁俞清。
      
      下一秒,叶笑感觉到身后有股凉风,尤其是下半身。叶笑默默地感受了下。
      
      然后,她发现,她收回自己岌岌可危的手后,又将她可爱的小屁屁对准了那个对她又企图的女人。
      
      叶笑:“……”
      
      仿佛察觉到了她的尴尬和难堪,叶笑听到宁俞清轻笑了两声,那意味不明的笑,笑的叶笑脸颊发烫。
      
      幸好幸好,幸好她已经背对宁俞清了,不然铁定会被发现她红的像猴屁股一样的脸。
      
      “还要装睡吗?”坐在床边的女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俯下身,距离叶笑非常非常的近。
      
      那清冷中带着一丝笑意的声音就出现在叶笑耳边,叶笑瞬间就炸了。
      
      天啊噜。
      
      她被发现装睡了吗?
      
      完了完了!!
      
      叶笑头皮一阵发麻,不过她还垂死挣扎的装成醉的不省人事:“清清。”
      
      叶笑睁开一双醉意氤氲的杏眸,面上满是晕晕乎乎和懵懂,声音含糊,带着醉意。
      
      “你怎么在这呀,你不是和周哥一起吃饭吗?”叶笑双目惺忪,歪着小脑袋,大着舌头询问。
      
      此时此刻,叶笑将演技发挥到了超常水平。
      
      也许等这次任务作为了,可以考虑往娱乐圈发展??
      
      坐在床边的宁俞清,双手撑在床沿,上身朝叶笑倾身下而下,放下来的长发有的垂落在叶笑脸颊上。
      
      叶笑闻到那时不时扫过脸上令人酥酥痒痒的发丝上传来淡淡的幽香。
      
      “找你。”原以为叶笑清醒并发现她一路做过的事情,思考着该坦白还是找借口的宁俞清,看着叶笑那双总是耀耀生辉的双眸带着懵懂和茫然,以为叶笑是真的还醉着,瞬间不知道是该松了口气还是失落。
      
      叶笑几乎要哭了。
      
      找她做什么,在那么关键的时刻,在那么幸福又紧张的时候,难道不该沉浸在惊喜和被求婚的喜悦当中吗!!
      
      Emmmmm……
      
      尽管内心已经发出鸡叫,但面上却是似懂非懂的神色,还露出一个傻兮兮的笑容:“你对我真好。”
      
      但她不想要这样的好,她只想要完成任务后的奖金,嘤嘤嘤,那可是她房子的首付呀。
      
      “是吗?你也觉得我对你很好。”宁俞清忽然勾唇一笑,露出个似笑非笑表情。
      
      叶笑瞬间心中警铃大响。
      
      肿么办肿么办,总觉得自己装醉好像被拆穿了!!
      
      叶笑被子下的双手几乎被冷汗濡湿,压根无法欣赏宁俞清这带着浅笑的盛世美颜。
      
      “嗯嗯。”叶笑重重的点着脑袋,眼皮往下一耷拉,好似随时又要睡过去的样子:“我们是好朋友嘛。”
      
      好朋友,一起走,谁先搞事谁是狗!
      
      很显然,此时的宁俞清想要搞事搞事再搞事。
      
      “可是笑笑,我不想再做朋友了。”宁俞清抿了抿好看的薄唇。
      
      她的唇向来是不点而朱,灯光下,被舔过后,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水光,看上去更加诱惑人。
      
      叶笑差点一个把持不住扑上去。
      
      故意的,宁俞清绝对是故意的,肯定是知道她的性取向,所以才想□□她!!
      
      叶笑表示她坚决不受诱惑,于是抱着被子眼睛一闭,装作睡了过去。
      
      主要是,宁俞清那话实在没法回答呀。
      
      她要是问为什么,宁俞清顺其自然的说出她不能接受的真相就玩完了。
      
      可宁俞清这次好像并不想这么轻而易举的放过她了,她听到头顶的宁俞清传来一道叹息声。
      
      那声叹息里,带着无奈,带着包容的宠溺,还带着……
      
      然后,叶笑的下颌就被人捏住,冰凉的手让她当场打了个哆嗦。
      
      “为什么?”捏住她下颌后,宁俞清近一步俯身,冰凉的指腹描绘着叶笑唇瓣的轮廓。
      
      这暧昧带着调戏意味的举动,让叶笑再也忍不住在意识海中喊叫起来:“花花,花花,救命,怎么办怎么办……”
      
      在这样下去,她真的要把持不住自己,扑上去,亲上去,然后来一场爱与爱的交流。
      
      宁俞清静静的看着眼睛紧闭好似睡着的叶笑,忍不住再次低笑起来。
      
      她声音清冷,像是大珠小珠落玉盘,好听的不得了,此时又刻意压低,在静谧的夜里,简直能诱惑的女人发软。
      
      叶笑当然也不例外,她觉得自己几乎要化成一滩水了。
      
      “既然如此,我就不客气了?”平静无波的声音里多了些咬牙切齿,又带着些不明意味的愉悦。
      
      什么意思?不客气什么了?
      
      叶笑晕晕乎乎的想,下一秒,唇瓣上传来上的温热,立刻让她明白那句话的意思。
      
      这个吻,来的太突然,又太粗暴,叶笑觉得自己像忽然席卷而来龙卷风中的一片轻飘飘的叶子,只能随波逐流被卷入其中无法脱身。
      
      即便原世界叶笑在知道自己性取向后暗搓搓的看过各种GL片子或者小黄文,甚至无数次躺在床上幻想着自己和漂亮的小姐姐或者小妹妹这样那样。
      
      可幻想就是幻想,只有经历了,才知道,这种感觉真是太……美妙了!!
      
      叶笑不知道克制住多大的力气,才让自己不给任何反应,但她还是睁开了双眼。
      
      不得不睁开眼,这就算是个睡着的人,被这么吻,也该醒过来了,她再不醒过来,就不正常了。
      
      叶笑惊讶的睁大眼睛,懵懂的眸子逐渐清醒过来,她满脸震惊,旋即就要挣扎。
      
      但她一有行动,舌和唇就遭殃,被咬的生疼,叶笑怕这样下去,她的唇和舌会破皮,只能硬着头皮硬生生承受。
      
      等叶笑眼前发黑,快要成为历史上第一个死于长吻下的女人时,宁俞清终于大发慈悲的松开她。
      
      叶笑立刻倒在柔软的床铺上,气喘吁吁的用力抱紧自己的小被被,整个人缩成一团,紧张又小心翼翼的看着同样在喘气的女人。
      
      “你……”叶笑清亮乌黑的杏眸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水光,像是朦胧的烟雨江南。
      
      宁俞清静静的看着叶笑发红的眼眶,她还没来得给女人换睡衣,女人这么一抱被子,身体大部分肌肤全都露了出来,暖黄色的灯光下,晶莹剔透,泛着淡淡的玉的光泽。
      
      女人巴掌大的小脸上带着惊慌,刚躺过枕头的长发乱糟糟的贴在脸上和脖颈上,双手紧紧环抱着被子和她自己,一双湿漉漉仿佛被欺负了的小奶猫似得大眼。
      
      波光潋滟,泛着盈盈水光,漂亮的像是阳光下澄澈的湖水,正十分紧张和和震惊的看着她。
      
      很好。
      要不是之前察觉到好几次对方身体传来的僵硬,她也会被对方的演技骗过。
      
      宁俞清抬起手,朝叶笑伸过去,叶笑缩了缩脑袋,恨不能将自己裹成球。
      
      “我们不是朋友吗?”叶笑躲闪着宁俞清带着沉沉如雾霭的可怕眸子,刚刚只看是不小心看了眼,就被那漆黑的见不到底,带着深沉占有欲的目光吓得打了一个寒噤。
      
      所以你为什么要带头搞事??
      
      在这样,她怕她把持不住啊!!
      
      “怎么,不装睡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时间暂定下午1点,哈
    暞珥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09-08 15:22:31
    诺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09-09 14:02:41
    暞珥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09-09 16:01:28
    谢谢两位亲亲的地雷。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