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大伯父的福气 ...

  •   在宋灵宝说出了那么一段前因后果后,宋华锋和苏子惠顿时觉得压在心上的石头终于被搬开了。
      他们非常愿意相信自家女儿是遇上了淳朴的村民被好心地收养了,有个纯真快乐的童年,而没有经历过那些人性中最为黑暗又肮脏的事情。
      
      想明白了这一点,宋华锋和苏子惠面对宋灵宝时深藏的不安果然一扫而空,喜笑颜开地连眼角的鱼尾纹都像是被抚平了,一瞬间好似年轻了四、五岁。
      
      一边旁观的大伯母李红对宋灵宝说出来的话却是有些不信的,哪有这么巧的事呢,她暗暗想着这小侄女可真能编,撇了撇嘴又吃了块东坡肉,但到底没有不识相地说出什么质疑她的话来。
      
      宋文昌也半信半疑地看着宋灵宝,又看着宋华锋夫妻俩浑身上下散发出的浓烈喜悦,对上他们夫妻俩敬来的酒时不禁嘴角一抽,但不得不暗恨地咬着牙受了。
      喝了酒后,他嘟囔着自家这个小侄女果然是个命好的,被拐了都还有贵人相助,也就没再提起什么乱七八糟的话头,只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一时之间饭桌上的气氛很是和谐。
      
      这边的宋文昌没能戳到宋灵宝的痛处,倒是坐在他身边的女儿宋倩西是一脸阴沉的郁闷。
      
      宋倩西在知道今天是要来吃二叔家的团圆饭时,特意认真地打扮了一番,她本来是满怀着期待地想看宋灵宝出糗的。
      
      她想着一个从小被拐卖到那种偏僻山沟里的女孩,不管小时候多么玉雪可爱,经过这么些年的磋磨,也肯定是会变成个又黑又瘦丝毫不懂得礼数的农村野丫头。
      
      在等待宋灵宝出现的时候,宋倩西不知幻想了宋灵宝多少难看又粗鄙的模样。
      但当她看到面容一如既往的漂亮精致,皮肤白里透红,穿着一身白色公主裙亭亭玉立的宋灵宝时,紧攥着裙角的手指指节都发白了,心底里多年隐藏着的嫉妒和自卑一下子又不受控制地翻腾了起来。
      
      宋倩西打小就非常讨厌这个比她小两岁的堂妹。
      小时候在老城区,因为两人都是宋家的女孩,所以总是会被周围人拿出来各种比较。
      
      从长相的精致出众,到性格的讨喜懂事再到学习的优秀程度……等等等等,一直以来都像是有个参照物似地在对比着长大。
      而宋灵宝还总是事事都压着宋倩西一头,如果说宋灵宝是耀眼的鲜花,那宋倩西就只能是躲在鲜花阴影下作陪的绿叶。
      
      别提有多恶心人了。
      
      最后,令宋倩西啼笑皆非的是,连福气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也会被大家拿出来比较一番。
      而大家居然对宋灵宝是个小福星这件事相信大过调侃。
      
      宋倩西永远都会记得在六岁那年,有个男人在和她爸秘密地说了些什么之后,宋文昌对她露出的嫌弃眼神和那句冷漠的话。
      
      被她叫做‘爸爸’的男人恶狠狠地指着她的头骂着说:“你和老二家的宋灵宝同样都是女孩儿,怎么她是个能给爸爸招财进宝的小福星,你就是个没什么用的赔钱货!”
      
      恶语伤人六月寒,更何况这样的话还是出自于自己亲生父亲的口中,宋倩西一辈子都对这件事记忆深刻,直到现在她每每回想起那个场景时,都不禁鼻头一酸眼眶猩红。
      也就是从那天起,‘宋灵宝’这三个字彻底地成为了她无比憎恶的心魔和童年阴影。
      
      于是,当宋灵宝被人贩子拐走后,宋倩西非但没有伤心难过,反而欣喜若狂到做梦都能笑出声来。
      什么见鬼的小福星,被吹得过头,报应一下子就来了吧!
      
      在那之后,她家才是真正的好运晚来了。
      先是一直不上进的爸爸找到了份薪水不错又体面的工作,妈妈如愿以偿地当上了部门主任,然后家里的二楼自建房又刚好在拆迁的范围内,爸妈很快就拿着这笔钱买了套复式公寓搬出了破旧的老城区。
      
      而她也到了新的学校新的环境,再也没有人会在她面前提起宋灵宝这个人,她也很快地从衬托别人的绿叶变成了乖巧、懂事,长得好看、学习成绩又好的别人家的孩子。
      
      她好不容易摆脱了宋灵宝这个阴影,这些年过得这么快乐舒心,可偏偏现在宋灵宝回来了!
      她居然回来了?为什么宋灵宝就不能乖乖待在那个山沟沟里一辈子呢!
      
      宋倩西低着头眼神阴霾重重,她恶狠狠地咬着嘴唇,直到嘴里弥漫出了淡淡的血腥味,这才惊醒似的松开了牙齿。
      
      坐在宋倩西斜对面的宋灵宝突然间打了个冷颤,引得苏子惠伸出手来摸了摸她的胳膊,关心地问道:“冷了吗?是不是空调开得太大了?”
      
      宋倩西默默地看着一直在关注着宋灵宝生怕她哪里不舒服的二叔和二婶,心里是又嫉妒又羡慕。
      她的爸爸妈妈,尤其是妈妈有着很严重的重男轻女思想,前几年二胎政策开放了后,他们更是在一直在准备着要二胎。
      
      前年她妈怀孕了找个大师说是个女孩子就给打掉了,现在她妈又怀孕了,这次在私人医院里确认过好几次性别都是个男孩子。
      
      如今她那小皇帝弟弟还没出生呢,她爸妈就已经开始给她灌输各式各样今后要好好扶持弟弟的思想了。
      
      而反观二叔一家呢?在宋灵宝被拐卖后,这八年间他们一直都没有放弃这个女儿,不遗余力地在全国各地四处寻找,开出来的寻人启事谢礼更是夫妻俩所有的财产。
      
      宋倩西都不敢想自己被拐了会怎么样,因为她曾听她妈李红在背地里吐槽二叔一家,说过‘只是个小丫头片子,没了就正好再生一个儿子’,这种令人不寒而栗的话,所以她实在很眼红宋灵宝有这样能将她视若珍宝的父母。
      
      宋倩西在看到宋华锋将外套脱下来盖在宋灵宝的腿上时,突然有些好奇坐在她右手边的宋流景会是个什么表情。
      她很能清楚地感知到,宋流景和她是相似的人,他们都很嫉妒怨恨总是占据父母更多视线的孩子,他们都不能从父母身上得到充足的关爱。
      
      果然在看到宋流景面无表情地戳着碗里的白米饭时,宋倩西心里突然升起一阵快意,很有报复感地想着是个男孩子又怎么样?二叔家反而是重女轻男的呢。
      
      在猜到了宋流景不喜欢宋灵宝的可能性后,宋倩西眼中闪过了一道诡谲的光芒。
      她装作不经意地,用只有她和宋流景两个人才能听到的音量自言自语地说着:“很久都没看到二叔二婶这么开心了,记得以前他们疼爱灵宝堂妹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快化了,现在看起来更是这样呢,他们一家三口看起来真是幸福啊。”
      
      话音刚落,宋倩西如愿以偿地看到了宋流景抿白了嘴唇,半垂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能在宋灵宝和宋流景这对姐弟间挖点罅隙,宋倩西阴沉的心情这才好了一点,她嘴角勾起一抹笑意,端起一杯可乐畅快地喝着。
      
      宋灵宝察觉到那股阴凉的恶意在渐渐散去后,若有所思地看了眼宋倩西,观她面相平和了之后,又不动声色地去看喝酒喝到脸色通红的宋文昌。
      
      沉心静气,宋灵宝仔细地观察着宋文昌的面相,倒还真让她发现了一些异样。
      
      宋灵宝在刚开始学习面相之术的时候,就被国师大人告诫面相不能只看皮相,有的人看似精明计较实则是个老实本分的人,也有的人看似和善宽厚暗地里却是个阴险狡诈的人。
      
      大缙更可是真实存在着能瞒天过海的易容术,所以在一个人的面相失去了参考价值后,他最根本的精、气、神和骨相就是重中之重了。
      
      宋灵宝曾被国师大人点化开了天眼,现在一双圆润猫眼氤氲着一丝金色的灵气,宋文昌通过长胖,将一副好逸恶劳的懒人相变得憨厚老实这点小障眼法根本就骗不过她。
      令宋灵宝感到异常的是,宋文昌的命宫处居然隐隐透出了一股不协调的赤红福气。
      
      细观宋文昌的骨相和精气神,宋灵宝就能算出他该是个心比天高却只想不劳而获,大恶不敢为,小恶永不断的小人。
      按常理来说,这样的人往往福报和运道都不会太好,但宋文昌却有着一生顺遂的好命,甚至还影响到了他的妻子从刻薄的恶妇相变得宽容温和,他们一家人这辈子虽然没有多大成就,但长命百岁小有富贵是没有问题的。
      
      宋灵宝暗暗掐着手指算着,宋文昌的福气倒不是夺取他人的福气,然后强行锁在命宫之中,但也不是他自己本身应该享有的,这就有点奇怪了。
      难道这是宋文昌自己的奇遇吗?
      
      宋灵宝不能简单地从宋文昌的面相中知道详细的原因,只能将这疑问记在心里,打算回家后用紫微斗数仔细地推演一下。
      
      一顿欢迎宋灵宝回家的团圆饭,除了一些小瑕疵,表面上倒还算是和谐喜乐,酒足饭饱后,三家人在酒店门口分道扬镳各回各家了。

  • 作者有话要说:  灵宝:大伯你福气怪怪的(天眼盯——)
    宋文昌:(惊恐捂脸)小侄女你不要过来啊!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