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权贵好面相 ...

  •   宋灵宝惊异地看着宋流景变脸变得飞快,明明刚才看起来对自己的第一印象还蛮好的,现在却突然黑着脸,还隐隐透出股敌视的感觉。
      
      宋流景重重地从鼻孔里哼了一声,小嘴嘟地快能挂油瓶了,他扭过头明显不想搭理宋灵宝。
      
      这可让宋灵宝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她下意识地想去看一下宋流景的面相是不是和自己犯冲,但宋流景却转身向苏子惠跑去,留下宋灵宝一个人站在原地。
      
      宋流景说到底还是个七八岁的小孩子,刚才闹别扭不想主动搭理爸妈,但快一个星期多没见了,还是很想和爸爸妈妈搭话的。
      
      这不,他牵着苏子惠的衣角拉了几下,想让妈妈注意一下他,但苏子惠明显没有和他的脑电波达成一致,她只是拍了拍他的头,就领着宋灵宝去房间休息了。
      
      感觉自己被敷衍了的宋流景看着妈妈亲亲密密地揽着宋灵宝走了,他伤心又生气地握紧了小拳头,转身向严肃的爸爸走去,却也见平时不苟言笑的爸爸喜笑颜开地正和姑姑聊着天,每三句话都离不开‘宝儿宝儿’的。
      
      怎么这么久没见,爸爸妈妈就不知道先关心一下自己呢!
      宋流景鼻头一酸,差点就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他很想发火,很想砸东西发泄一下!但他知道自己不能,他只能咬着牙,难过到鼻子酸涩不已。
      
      宋流景低着头一言不发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将自己重重地砸在小床上,皱着眉头,阴郁的脸上隐隐透出一股戾气。
      
      另一边的苏子惠带着宋灵宝走到了二楼,用钥匙打开了一间挂有粉红色小木牌的卧室。
      
      “你再好好地睡上一觉,有什么事就来找妈妈,晚上我们全家一起吃个团圆饭。”苏子惠满眼爱怜地摸了摸宋灵宝的头,而宋灵宝也笑着点头答应了。
      
      宋灵宝的卧室因为从小和别的小女孩一样有个公主梦,所以宋爸宋妈特意花了心思装修成了公主房,可以说是整个家除了客厅外装修费用最高的房间了。
      虽然对比起如今的装修看起来有些老式,但在那个时候,是他们能给女儿的最好条件了。
      
      浅粉色缀有樱花的墙纸,红木板地上铺着HelloKitty的小地毯,白漆铁艺小床上还有洗得微微泛白的魔法少女小被子。
      宋灵宝怀念地看着房间里的摆设,发现房间很干净,能看得出是有人在经常打扫的,就连衣柜里的衣服还散发着淡淡的洗衣液香味。
      
      宋灵宝随手从衣柜中拿出一条浅蓝色的公主裙,在身上比了比却意外地发现很合身,她是在五岁时离开的,现在回来已经是十三岁的身高了。
      这一切无不昭示着就算自己离开了这么久,爸爸妈妈也一直在想念自己,居然还给自己买衣服时刻等待她回家,宋灵宝看着连衣裙,心里滚烫滚烫的,感动到想要流泪。
      
      宋灵宝在房间里东摸摸西碰碰回忆自己的童年,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坐在床上休息,不过她没想要睡觉,而是盘腿坐在床上打坐。
      
      入定之后,宋灵宝感应自己的丹田,果然那颗圆圆润润的金丹像是从未出现过一样,全身上下也没有一丝一缕的灵气。
      这看起来是很糟糕的情况,但宋灵宝却欣喜地松了口气,她原本以为自己是在洪荒雷劫中被废了修为从此再也不能修炼,没想到穿越回来只是修为消失了,而身体的根基丝毫没有受损。
      
      宋灵宝在尝到了逆天修炼渡劫是种怎样的恐怖体验后,非但没有升起退缩的念头,造成可怕的心魔,反而心志坚定地想从头开始修行。
      
      她心里还怀有一个念想,如果有生之年她也能飞升成仙,说不定还有机会能破碎虚空,回到异世见到国师大人他们。
      再者,国师大人曾悉心教导给她的玄学五术,已然成为了一种日常习惯了,她也不舍得就这样荒废遗忘掉。
      
      玄学共有山,医,命,相,卜这五术,用通俗的白话来讲也就是修行,医术,命理,相术和占卜这五门参悟天地造化,众生之命的玄妙之术。
      
      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国师大人天赋异禀,一生下来就是开光期,在修仙一途是万年难出的惊才绝艳之辈,在玄学五术上登峰造极才能在极短的时间内渡劫飞升。
      
      宋灵宝的天赋只曾得到过国师大人一句尚可的评价,被国师大人带在身边言传身教,苦苦修行八年才能到达金丹初期。
      五术之中,宋灵宝医术炼药和命理紫微斗数只能算小有所成,唯相术和占卜倒还算是精通。
      
      虽然宋灵宝只修炼到金丹期,但国师大人教导的玄术功法她一直牢记于心,金丹期后面的境界她倒是不愁不知如何修炼。
      
      默念功法,宋灵宝盘腿双手掐诀想要引气入体,原本以为有了以前的修行经验,从头再来会更顺利些,却没想到周围的灵气匮乏地很。
      宋灵宝勤勤恳恳地修炼了一个下午都还没能筑基,体内丹田的位置也只有一小缕灵气生生不息地在四肢百骸游走。
      
      双手回势,宋灵宝缓缓睁眼苦恼地捧着脸叹了口气,倒也不气馁,想着小问题小问题,都是可以解决的。
      灵气匮乏就在之后用灵石摆个聚灵阵就行了,或者选择在晨曦太阳初起,紫气东来,天地间灵气最为充裕的时候修炼也是可以事半功倍的。
      
      宋灵宝心态良好地站起身来,正伸着懒腰,卧室的门被敲响了。
      
      扭开房门,宋灵宝看到苏子惠正拿着一件白色的公主裙,笑着对她说道:“刚才妈妈出去给你买了条裙子,已经用洗衣机洗干净烘干了,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但先换上这件吧,等我们晚上吃完饭后妈妈再带你去商场挑你自己喜欢的。”
      
      宋灵宝看着神情中带着点小心翼翼的苏子惠,很高兴地接过衣服,又像小时候那样抱着妈妈的手臂,摇了几下撒娇,甜得直让苏子惠笑得嘴巴都要裂到耳后根去了。
      
      苏子惠到底活了快半辈子长了,哪里不能察觉到宋灵宝也是主动地想消除她们之间的隔阂,一颗心顿时又像是穿起了小棉袄般暖呼呼的,她摸了摸女儿长到及腰的头发,说道:“宝儿,妈妈给你扎头发好不好?”
      
      宋灵宝当然不会拒绝,立马坐在梳妆镜前,乖乖地任由苏子惠梳着她最拿手的双花苞头。
      
      将最后一个兔子发夹夹在头发上,苏子惠看着宋灵宝喜欢的模样,只有她自己知道能为女儿再次梳头是她在这八年间最日思夜想的场景。
      她亲了亲女儿的发顶,不经意地擦去眼角的泪花,笑着让宋灵宝换衣服,到楼下等着吃团圆饭。
      
      宋灵宝也不磨蹭,换好了衣服后蹬蹬地就下了楼,那速度快到让坐在沙发上的苏华锋直喊着‘慢点慢点’,还不放心地跑到楼梯前做出一副随时准备接住宋灵宝的样子。
      
      宋灵宝咯咯一笑,和小时候一样在倒数第三阶的楼梯上往爸爸的怀里一扑,让苏华锋接住然后打个圈把她放在地上。
      
      下一秒,宋灵宝回过神来就觉得自己这举动太孩子气了,正有点不好意思呢,一旁宋华锋的表情却自然得很,毕竟他和宋灵宝的互动确实还停留在她五岁的时候呢。
      
      等宋灵宝站稳后,宋华锋故意板着个脸,说着:“这么危险的事,怎么从小就说不听呢。”
      可语气非但不严厉,反而满满的都是宠溺,宋灵宝吐吐舌头,娇娇地说道:“下次再也不会这样了。”
      
      这一温馨的场景恰巧被从房间出来的宋流景看到了,他看着笑得开心的爸爸,对宋灵宝投来的善意视线视而不见,冷着张小脸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一言不发。
      
      宋灵宝边和宋华锋说话,边终于有机会去细细观察宋流景的面相。
      
      宋流景的面相很是周正,头顶盘旋着一道赤黄之运,天庭饱满又圆又丰,眉毛高耸秀丽,嘴唇丰润不薄,形貌爽朗清举,心性灵敏,有虹霓锐气之志,饶是宋灵宝也不得不赞叹这是一幅权贵好面相。
      
      但下一秒,宋灵宝盯着宋流景命宫之中那团黑中发红的阴沉戾气皱起了眉头,那一道戾气压着福德宫和父母官,很容易在冲动之下误入歧途做错坏事,一旦头顶的赤黄之运被破坏,任由命宫戾气一家独大变成煞气时,这一副权贵好面相就会彻彻底底地变成一副狡诈恶人相。
      
      宋灵宝忧心忡忡,宋流景命宫中的戾气并不致命,倒是可以徐徐图之,最关键是要找出他戾气形成的原因。
      
      正当她在暗暗思索的时候,眼睛一移猝不及防地就和宋流景对上了视线,然后就见宋流景突然对她露出了个嘲讽的表情,敌意强烈地让宋灵宝再次呆懵地愣在了原地。
      怎么弟弟这种生物的脾气比偏执完美的国师大人还要阴晴不定呢?
      
      宋流景嗤笑地看着宋灵宝皱着眉头对自己好像是不喜的模样,他浑不在意地撇撇嘴,想着这样更好,他也不屑于和她做表面上的好姐弟呢哼o((╬◣д◢)ノ。

  • 作者有话要说:  灵宝:我那明明是关爱的眼神(委屈.jpg)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