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真是吉祥物? ...

  •   临安县人民医院的儿童科中,医生和护士们个个忙得脚不着地,他们正在全方位地给十几个孩子做身体检查。
      
      其他排队等候着的病人驻足在走廊上窃窃私语,大家联想起不久前看的新闻报道,也知道那些优先检查的孩子们大约是被人贩子拐走后寻回的可怜人。
      
      小小的诊疗室前,即使是在刻意减轻着动静,也有一些父母在拿到自己孩子的检查报告后,得知他们的孩子不论是心理上还是身体上受到的伤害都很难痊愈之后,全都哭得极其压抑又歇斯底里的。
      
      这种绝望又崩溃的压嗓子哭法让围观群众们都止不住地红了眼眶,他们谁家还没有个捧在手里怕化了的心肝宝贝,这将心比心之下,他们义愤填膺地纷纷对着一旁的警察和记者联名请求,不仅要让杀千刀的人贩子枪毙偿命,那些买了孩子的人也应该要判重刑。
      如果不是他们提供了市场,人贩子哪能这么猖狂地在全国各地拐卖儿童。
      
      宋华锋沉默地坐在椅子上,听着四周低低呜呜的哭声,心都像是被放在了火上炙烤,他双手合十不住地祈祷刚才进去体检的女儿一切安好。
      
      没过多久,儿童科的门打开,宋华锋瞬间像弹簧一样站了起来,他看到苏子惠走了出来,都没先观察妻子神情的好坏,就赶紧跑到她身边双手冒汗紧张地低声问道:“检查结果怎么样,宝儿……还好吗?”
      
      苏子惠脑海里还回荡着医生刚才的检查结果,一时欣喜之下都忘了反应,在丈夫一点点沉郁的表情下,她这才回过神来,避着其他父母压抑喜悦地小声回答道:“很正常!一切都很正常!心理上有些小阴影但没有大创伤,智商正常,身体上也没有被虐待过的痕迹,老公,我们的宝儿完好无损地回来了啊!”
      
      苏子惠依偎在丈夫的胸膛里喜极而泣,两双眼睛在今天的大喜大悲等一系列复杂情绪的折腾下真是红肿不堪。
      
      宋华锋感同身受地明白这些年妻子在女儿被拐后过得有多么提心吊胆,现在惴惴不安了八年的心终于能落回到实处了。
      
      被临时当成心理咨询室的问诊室里,宋灵宝在拒绝了护士小姐姐的帮忙后,自己拿着衣服走到卫生间换下了在天雷气势下变得破破烂烂的花开云隐月明裙。
      
      她身上这套裙子,是年年由锦羽阁千金难买的月下鲛纱,花了九个顶级绣娘四个月的时间才做好的三件裙子。
      一套月牙白,一套桃花粉,一套深海蓝。
      
      最难能可贵的是,花开云隐月明裙上还有国师大人亲自绘制的阵法,也是因为如此,宋灵宝能扛住一秒钟的洪荒天雷,衣服虽然破了,但身上却没有一道灼伤。
      
      原本宋灵宝还想留着裙子做个念想,但裙子太过破碎也无法珍藏,宋灵宝只得忍痛割爱地把它丢弃在垃圾桶里,换上了简单的连衣裙,又理了理乱蓬蓬的头发,洗干净了小黑脸走出了卫生间。
      
      儿童科室的门再一次打开,宋华锋和苏子惠回头看着穿着小裙子,面容一如小时候玉雪可爱的女儿走了出来。
      
      宋灵宝笑容清甜,一双大眼睛微弯,声音奶甜地说道:“爸爸妈妈,我们回家。”
      
      ——
      
      听到宝贝女儿说要回家,宋华锋当场就拿出手机定了晚上回程的打折飞机票。
      
      一路上苏子惠和宋华锋都不约而同地说起了宋灵宝小时候发生的趣事,很努力地想把这些年分离的隔阂完全消融,但他们对宋灵宝这八年的经历却默契地没有开口询问。
      
      宋灵宝津津有味地听着父母讲话,在听到自己还有一个七岁的亲弟弟时,两眼一亮十分期待的样子。
      
      见她情绪还算好,宋华锋夫妻俩大大地松了口气,其实在宋灵宝走失时,苏子惠就已经有两个月的身孕了。
      但苏子惠自己没有注意到,毕竟在生下了宋灵宝这个女儿之后,宋华锋体谅妻子上环后的痛苦,所以俩人间是他去做了结扎手术,这也就导致了苏子惠一直到怀孕了三个月后,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了自己的肚子里正揣了个小宝宝。
      
      对于这个意外来拜访的小生命,宋华锋和苏子惠都不忍心伤害他,最终还是决定将他带到了这个世界上。
      
      现在和宋灵宝说起弟弟的存在,宋华锋和苏子惠都很怕女儿会敏感地多想,但就目前看来,宋灵宝并没有抵触的心理。
      
      从临安县坐车到市区机场又飞回杭市花了八、九个小时,等第二天到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九点了。
      
      宋灵宝坐在出租车上看着变化不少但偶尔也有眼熟的城市建筑,这才真正有了种回家的感觉。
      
      宋家虽然是本地人,但还是住在有些破旧的老城区里。宋灵宝记得五岁那年自家的房子上就有一个大大的鲜红‘拆’字。
      那时候宋爸宋妈还很开心,说他们家的三层自建房拆迁赔偿款加上做生意的钱可以买个小别墅,然后装修地像城堡一样给宋灵宝住。
      
      不过现在看来,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个目标并没有实现。
      
      宋灵宝一家人刚走下出租车,眼尖看到了他们的邻居顿时好奇地看了过来,这些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相处了十多年的老熟人,他们或多或少都知道宋家有个女儿被人贩子拐走多年,前几天刚刚找到,昨晚的新闻联播上还报道过这件事呢。
      
      也有些老人是看着宋灵宝长大的,以前在宋家父母工作忙时还帮忙带过她,在知道宋灵宝被拐走时,纷纷叹气可惜了这么一个灵气可爱的丫头。
      
      其中就有个特别喜欢宋灵宝的张奶奶在听说宋灵宝被找回来了,接连两天一大清早地连雷打不动的太极也不练了,就搬着个小板凳坐在小区门口隔几分钟看一眼大门口。
      
      这幅翘首以盼的望孙石模样让别人啧啧称奇,纷纷说看这模样不知道还以为宋家丢的那女儿是她的亲孙女呢。
      
      也有知道原因的人笑着回答道:“宋灵宝她奶奶还在的时候,可是张奶奶最聊得来的老闺蜜,而且宋灵宝还跟张奶奶有着另一段渊源呢——”
      
      据说在八、九年前,张奶奶病得很重,但病情原因去医院怎么也查不出来,眼看着这人一点点衰弱下去,连睡觉时心脏都会偶尔骤停,随时都可能去了的样子,张家人都把寿衣和棺材给提前准备好了。
      
      也是赶巧,那段时间,宋灵宝的奶奶也住院了,还跟张奶奶是隔间的病友,宋灵宝天天在去看宋奶奶时,也会给张奶奶打气鼓励,每次都亲亲抱抱张奶奶,奶里奶气地安慰张奶奶她绝对会没事的。
      
      那时候大家都只道童言无忌天真地可爱,却没想到借她吉言,张奶奶在那之后真的是一天天好了起来,没两个月就脸色红润地出了院,跑去跳广场舞了。
      
      从那之后,张奶奶总觉得是宋灵宝把她从鬼门关给拉了回来,就把宋灵宝当成了比亲孙女还更亲的孙女来疼爱。
      
      在知道宋灵宝出事后,除了伤心欲绝的宋家人外,最接受不了打击的就是张奶奶,据说张奶奶当场就被气得脑溢血住了院,后来在帮忙找孩子时更是出了不少的力气,逢年过节去庙里上香还总是会给宋灵宝求一份平安保佑。
      
      “这小姑娘这么神?”有人一脸疑惑,努着嘴说道:“肯定是巧合啦,都什么时候还搞封建迷信呢。”
      
      “是不是迷信谁也不好说。”老邻居讳莫如深地说道,像她一样活到了知天命的年龄,遇到的事情多了就知道有些事说不准也说不破。
      尤其是一个人的福气运道,虽然是些虚无缥缈的存在,但不也确确实实地存在吗?
      
      就拿宋华锋他们一家来说,宋灵宝在的时候夫妻俩生意做得顺风顺水的,可宋灵宝一被拐走,磕磕绊绊地没两个月就破产了,还欠下了许多债,前两年才好不容易还清了。
      
      不管身后的人在说些什么,张奶奶一看到站在宋家夫妻身边那个明眸皓齿、唇红齿白的小女孩时,整个人激动到不行,蹭蹭几步走到她面前,爱怜地喊着:“灵宝灵宝——”
      
      宋灵宝看着眼前慈眉善目的老奶奶,想了一会儿就记起小时候这个奶奶对她可好了,立刻脆生生地喊了句‘张奶奶’,顿时甜得张奶奶不知道说什么好,只一味慈祥地笑着应了好几声。
      
      两家寒暄了一会儿,在宋爸宋妈邀请张奶奶有空来家里吃饭后,就带着宋灵宝先回了家。
      
      五岁时墙上喷下的鲜红‘拆’字已经斑驳成淡红色了,屋子里听到声响的宋家小姑宋溢彩出来开门,见到宋灵宝也是眼睛一红说着‘回来就好’。
      
      宋灵宝走进家里,发现家里的家具和小时候记忆里的变化不大,只是多了现代的智能化家电。
      
      二十四寸的液晶电视上正播着一部超级英雄的动画,一个七八岁大的西瓜头小男孩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宋灵宝好奇地走上前去打量了一眼小男孩,见他长得清秀灵动,白白净净地跟个小包子似的特别可爱,一双眼睛跟她很像,宋灵宝就知道这个小男孩就是她七岁大的弟弟宋流景了。
      
      宋流景抿着唇板着张小脸,一直故意不去看门边的动静,他知道今天爸爸妈妈带着一直心心念念挂在嘴边的姐姐回来了。
      想着爸爸妈妈以前总把自己丢在家里,跑到外面去找姐姐,这次也是一走就好几天,他心里就非常的委屈。
      
      如果不是因为姐姐,爸爸妈妈就会有更多的时间来陪伴自己,而不是像如今这样对自己不闻不问。
      现在姐姐回来了,爸爸妈妈肯定会更喜欢姐姐而不爱自己了,一想到这,宋流景就特别特别讨厌宋灵宝,什么狗屁姐姐,他才不稀罕呢!
      
      宋流景察觉到一股打量的视线,下意识地抬头,就看到一个长得跟小仙女似的小姐姐在对着他笑。
      宋小包子一向是个视颜值为无物的小钢铁直男,班上长得最萌的小班花想和他做朋友他都不屑一顾。
      
      但今天这个精致又漂亮的小仙女姐姐在看着他时,总觉得她身上有种令他不由自主想亲近的感觉,他紧张到白嫩嫩的小脸蛋上霎时染上了一层害羞的绯红。
      
      宋灵宝有趣地看着宋流景羞涩的模样,率先开口打招呼道:“你就是我的弟弟宋流景吧,我是你的姐姐宋灵宝。”
      宋流景晕乎乎地听着仙女小姐姐说话,暗暗点头——对对我是你的弟弟宋流景,你是我的姐姐宋灵宝——
      
      诶等等!什么弟弟?什么姐姐!
      宋流景脸上的害羞顿时烟消云散,整个人被现实打击地不轻。
      这位小仙女姐姐怎么能是他很不想待见的宋灵宝呢?!

  • 作者有话要说:  宋小包子:冷漠不想搭理.jpg
    姐控预定= v =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