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7、chapter15.约会④ ...

  •   等歌剧表演完之后已经下午五点,街上的人流比起中午的时候也增加了不少。
      
      “会做饭吗?”
      
      江余欢开着车,车子熟练的进入超市的停车库,转头问边伯贤。
      
      “只会煮方便面和炒饭。”
      
      边伯贤也不扭捏,自然的回答这个问题。乖巧的像个被姐姐接回家的小孩子。
      
      “噗嗤,今晚我下厨吧,去我家?”
      
      “好,我就等着一饱口福啦。”
      
      “那我们先买食材。”
      
      江余欢从超市门口推了一辆小推车,看着自己和边伯贤的穿着轻笑了一下。
      
      “我们不像是来超市买食材的,像是去参加宴会的。”
      
      可不是,边伯贤身上穿着黑色的西装,而江余欢穿的则是一件白色的连衣裙,大方精致。两人身上的气质更是无法忽视的。
      
      “穿什么来买食材才不重要呢,和谁来才重要。”
      
      边伯贤撇撇嘴,自然的从江余欢手里推过推车,体贴入微。
      
      “我的白白太让人心动啦。”
      
      江余欢察觉到边伯贤语气里的撒娇意味,还有他下意识的动作,笑意渐浓。
      
      边伯贤也没应她,发出几声哼唧哼唧的鼻音,像是被顺了毛的小猫,可爱得惊人。
      
      “我想想今晚做点什么噢。中午的日料比较凉,我们今晚就吃点热食吧。吃汤面吧,比较养胃,可以吗?”
      
      “听欢欢的。”
      
      江余欢娇嗔的微瞪了边伯贤一眼,从面食区拿起几包小麦面,又陆续拿了很多食品还有一些必需的调料。
      
      看了一下腕表,已经六点有余。再看了一下推车里的食品,江余欢满意的点点头,结完帐便带着边伯贤回了江南区的别墅。
      
      江余欢的别墅沿江,环境很安静怡人,而且空气很好,根本找不出毛病。
      
      一楼主要是客厅、厨房、饭厅、会客厅,墙上挂了很多名品书画,在旋转楼梯的拐角还放了一个价值连城的雕像。而且还有一间非常之大的房间,里面采用了隔间的方式,隔间大大小小放的都是江余欢的衣物和化妆品。
      
      二楼则是房间,每间房间的设计都出自江余欢之手,有的是不拘一格的涂鸦、有的则是梦幻少女的星月图等等。细细算来足足有七间房间,足够大、足够张扬。
      
      三楼采用隔间的方式,主要有四个分域:乐器房、健身房、娱乐房、舞蹈房。出身豪门,要学的东西很多,所以很多乐器江余欢都有学,还有很多录音设备。舞蹈房则是江余欢练习舞蹈和礼仪的地方,健身房放满了健身设备,专门给江余欢健身。而娱乐房则是供江余欢和一些朋友们玩乐的场地,棋牌室、桌球室、KTV等等,应有尽有。
      
      四楼说是图书层都不为过,整个夹层都是图书,收藏了很多图书,甚至是百年前已经绝版了的文学图册。还有很多让人艳羡的古玩,装修也古色古香,更是有间书房供应办公和读书。而且还有一间隔间用来放酒,是名副其实的藏酒阁。
      
      地下一层从别墅内进去的话是专门来放置商业机密的楼层,需要江余欢的虹膜、指纹、以及声音才能解锁入口。但是这只是冰山一角。如果从专门的入口进去的话其实是一个很大的车库,放置了许多豪车、赛车、摩托。两个区域互不影响。
      
      院子种了很多花花草草,后院里还挂着一个秋千,还摆着藤桌藤椅。而且专门修建了一个小型的游泳馆,方便江余欢游泳健身。后院还有一个隐蔽的玫瑰花房,一般人根本不知道花房在哪,所以花房更像是江余欢的秘密基地。
      
      而且别墅整体的设计风格偏复古,复古中带有很多道不尽言不出的魅力,像是文艺复兴的产物,更像是遗落在21世纪的沧海一粟。
      
      略微倾颓、又生机勃勃。
      
      “怎么样,我的别墅漂亮吗。”
      
      江余欢去衣帽间换了一套比较休闲的衣裤的时候让边伯贤自己转了一圈别墅,转而递给边伯贤一套休闲衣物。
      
      “很漂亮。不过这套衣服...?”
      
      边伯贤接过衣服,疑惑道。
      
      “前几天叫Lisa送过来的,你先去洗澡吧,一楼有浴室的。你洗完澡出来可以去三楼的乐器房那里,有很多录音设备,方便你作曲写词。我先去做饭。”
      
      江余欢冲边伯贤眨眨眼,笑得精致。从一楼的唱片墙那里拿出一张唱片,放在老式唱片机里,音乐悠扬。
      
      看着江余欢在厨房里面忙忙碌碌的身影,边伯贤眼神微动,这样平淡安稳的生活简直就像是两人结婚已久的样子。
      
      ——
      
      “锵锵锵,我做好饭啦。”
      
      江余欢笑着看向坐在饭厅里的边伯贤,刚刚边伯贤洗完澡确实来厨房缠了她好一会,不过被她打发出去了。他也不气馁,就坐在饭厅里盯着她,像只没断奶的奶狗,可爱得紧。
      
      不得不说江余欢是真的很会下厨。面的汤底是番茄汤,酸酸甜甜还带了一点辣,下了肥牛、小香肠、肉丸子、溏心蛋,上面还铺了一层芝士,看起来食欲十足。
      
      除了汤面,江余欢还炒了两个菜。一个是水煮西兰花,下了少量的虾仁,用了鲜美的酱料提味。另一道菜是厚蛋烧,里面包着香肠,淋上番茄酱和沙拉酱,使得鸡蛋更加软糯。
      
      “尝尝看。”
      
      “好好吃!我的欢欢真是贤妻良母!”
      
      “好吃就多吃点,你都这么瘦了。当艺人也要注意身体呀,Lisa说你胃不太好...这样吧,我有时候去探班的时候给你煲点汤。”
      
      “真的可以吗?”
      
      边伯贤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眼睛都亮了,看的江余欢心里软软的。
      
      “当然可以,煲点汤的时间我还是有的。”
      
      “我太爱欢欢了!”
      
      “就你嘴贫,快吃吧。”
      
      江余欢是打心眼里想对边伯贤好,边伯贤比她小了一岁,性格也像奶狗一样可爱温软。如果边伯贤是她的弟弟的话,她绝对会把他放心尖上宠着。
      
      吃完饭之后边伯贤自告奋勇去洗碗,江余欢也笑着同意,趁着边伯贤洗碗的空档她也去洗了个澡。
      
      ——
      
      “欢...欢欢。”
      
      边伯贤本来看到洗完澡的江余欢从二楼下来很是开心,但是看到她身上穿的那条睡裙便腼腆的像个初开情窦的大男孩。
      
      江余欢的睡裙是白色缎绸的吊带设计,睡裙并不很长,在膝盖上方,加上缎绸本来就比较贴身,凸现了她玲珑有致的身材。而且缎绸很丝滑,穿着白色睡裙的江余欢就像是睡前的丝滑牛奶,又纯又欲。
      
      “害羞啦?我的白白也太纯情了吧。”
      
      江余欢光着脚丫噔噔噔的跑下来,一下子就扑到边伯贤怀里,撒娇道,
      
      “去我房间看电影吧,现在还不到九点,看完我们再睡觉好不好。”
      
      “好。不过你现在要先去穿拖鞋,不然你会着凉的。你拖鞋呢?”
      
      “阿...好像放在我房间门口忘记穿了,反正就在二楼,我们走上去不就好了吗?”
      
      “不行!”
      
      边伯贤奶凶奶凶的说道,正色了一下。微微弯腰将江余欢拦腰抱起,一步一步的走向二楼。江余欢也不扭捏,两只手环着边伯贤的脖颈,趁机捏了一下他的上臂,挑挑眉。
      
      好家伙,本来以为是只白白净净的小奶狗,没想到锻炼的不错,肌肉很有力量。
      
      很快就到了二楼江余欢的房间,边伯贤示意江余欢开门,江余欢轻轻咳了一下,
      
      “我的房间里面是软地毯,不用穿拖鞋。”
      
      边伯贤点了点头应了一声好,将脚上的拖鞋脱在门口的地毯上,同时也腾出手开了房门,将江余欢放在床上。
      
      江余欢下床去电视下面的柜子里找着碟片,最后只找出了一张《泰坦尼克号》的碟片。
      
      “白白,现在只有《泰坦尼克号》了...”
      
      “没关系阿,我喜欢《泰坦尼克号》。不过如果是用碟片看的话,一楼的电视也可以看呀,而且一楼还有一面碟片墙。”
      
      “一楼两个人看电影多没意思阿,万一想干点什么还得回房间,还不如在房间看。”
      
      江余欢捣鼓着播放器,电影也顺利播放。她背对着边伯贤,没有看到边伯贤听到这句话时耳尖通红的可爱模样。
      
      用遥控器打开了冷气之后拉着边伯贤坐在床下的地毯上,从柜子里拿出一条毛毯盖在两个人身上。
      
      “毛毯有点小...因为之前只有我一个人看电影的,不过我们坐近点就好了。”
      
      江余欢说着,边伯贤的身体也很诚实的靠近江余欢。一条毛毯环着两个人,旁边还放着一盘刚洗过的草莓。
      
      “...我要吃草莓。”
      
      看电影看到一半的江余欢目睹了边伯贤吃草莓的全程,一盘草莓本就放在边伯贤左手边,坐在另一旁的江余欢以为他会甜甜蜜蜜的喂自己,没曾想边伯贤一心一意看着电影,偶尔捻起草莓吃。
      
      江余欢:我当时火都起来了。
      
      “噢噢,好。”
      
      边伯贤愣了一下,后知后觉的将整盘草莓拿到江余欢面前。
      
      “???”
      
      江余欢只觉得心堵得慌,手指捻起一颗滴着水的草莓便喂向自己,边伯贤也没意识到江余欢的变化,自顾自的把草莓放回原处。
      
      江余欢眯眯眼,藕臂一环将边伯贤上半身带到自己面前,一侧头便吻了上去。
      
      电影播放到Jack帮Rose画画的画面,Rose褪去了全身衣物,将自己坦然的、毫无保留的展露在Jack面前。
      
      江余欢也是。
      
      边伯贤用遥控器关掉了电视机,伸出手关掉了床头处灯的开关,两人的衣物就零零落落的散在草莓的不远处。
      
      清清浅浅的吻落在她的脖颈间,烫得她锁骨发麻,整个人止不住的微微颤栗。轻抬眼皮隐约看见了边伯贤的侧脸,在黑夜中若隐若现,像他、又不像他。她的思绪突然飘远到了三年前的那一夜,也是这样清清浅浅的吻,只是他带着面具,只有那双眼睛如同狩猎成功的狼,危险而窒息。
      
      阿...突然好想吃草莓,红红的、剔透的、带着清香的草莓。
      
      江余欢的后院里种了藤蔓类的植物,听闻将两株藤蔓类的植物种在一起,它们会彼此缠绕,距离暧昧而危险。
      
      半夜边伯贤的臂弯里环着江余欢,他的意识还很清醒,他只是低头看着怀里的江余欢,听她低声软糯的梦呓,
      
      “Baekhyun...”
      
      “你还记得我阿...Alina。”
      
      他低头吻了一下江余欢的额头,手指把玩着她的秀发,轻声道,
      
      “Alina,你是我的希望之光,我的欲望之火。”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