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6、chapter14.约会③ ...

  •   江余欢和边伯贤吃完饭之后已经下午两点整了,江余欢本想着带边伯贤去逛街,但是想到他的身份是艺人也只能作罢。
      
      撇撇嘴打了一个电话,轻叹了一口气,
      
      “走吧白白,带你去看歌剧。”
      
      江余欢早就了解到边伯贤喜欢歌剧。也许是爱豆出身的缘故,他本身对音乐就有很高的追求,对于这种有关音乐的表演也是很为关注。
      
      驱车开往G城最大的圣玛利亚歌剧院,里面的建筑很有特色,颇有17世纪中欧的感觉,低调奢华。
      
      说到圣玛利亚歌剧院倒也神奇,不归属G城任何一家企业,不像本国人开的。倒像是某个虔诚的基督徒、一个外国人开的。听传闻,这家圣玛利亚歌剧院是Z国人开的,因为他心爱的女孩儿是G城本地人。
      
      不过圣玛利亚歌剧院实在是金碧辉煌,平民百姓根本没有踏进里面的机会,好似只为贵族名流开放。
      
      主说世间万物皆为平等,可笑的是,贫富这一分界线足够让他们拉开悬殊。
      
      大理石柱上镌刻着圣母玛利亚的画像,金碧辉煌的大厅里面坐着的是喧哗嘈杂的贵族名流,幕布紧紧拉着、好似下一瞬间灯光就会全部暗下来,歌剧紧接着开始一样。
      
      “真是嘈杂...噢,我是说,没有必要去理会他们,真正的贵族名流是不会这样的。”
      
      江余欢心里暗暗翻了个白眼,带着边伯贤坐在椅子上,很棒的位置:既能一定的隔绝那些嘈杂的声音,又能很好的观赏歌剧。
      
      暖金色的灯光缓缓暗下,旁人叽叽喳喳的声音也一点点消弭,幕布渐渐拉开。
      
      “听说是英语歌剧《罗密欧与朱丽叶》,喜欢吗白白?”
      
      江余欢沉了沉声,侧过头看向边伯贤。连尾声都是类似求夸般的升调,温软得像只被主人顺毛的纯种波斯猫。
      
      “喜欢,但是我最喜欢的是欢欢。”
      
      “甜言蜜语...不过我喜欢。”
      
      江余欢被逗得低头轻笑,很快便抬起头,娇躯微微前倾,唇与唇相印。
      
      浅尝辄止。
      
      “歌剧开始了。”
      
      江余欢朝边伯贤笑得乖巧,谁也无法忽视她眼里的狡黠。
      
      歌剧看到一半的时候江余欢便觉得索然无味。饰演朱丽叶的歌剧女演员是Z国知名的女演员Kate,有着百灵鸟的美誉,歌声高昂婉转,但是少了朱丽叶该有的少女感,实在缺少了些许美感。而罗密欧的扮演者Mario虽说样样到位,但就是这样的感觉让江余欢觉得他是在演戏,而不是罗密欧本人。
      
      舞台上的Romeo对着月亮,向他心爱的女孩儿起誓,忠贞不渝,
      
      “juliet, With this round of bringing a moon, it's silver cover these fruit tree's top, i promiss——”
      
      (朱丽叶,凭着这一轮皎洁的月亮,它的银光涂染着这些果树的梢端,我发誓——)
      
      而Juliet则是握住了Romeo的手,脸部肌肉肉眼可见的抖动着,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爱情的夸张一样,浮夸极了,
      
      “oh, don't swear with the moon, it change often, every month has it's own wax and wane; if you swear with it, your love will be like it perhaps”
      
      (啊!不要指着月亮起誓,它是变化无常的,每个月都有盈亏圆缺;你要是指着它起誓,也许你的爱情也会像它一样无常。)
      
      内心为这部歌剧的浮夸稍稍吐槽了一下,侧着头看向边伯贤。
      
      他的神情专注而认真,显然已经将情感投入到歌剧里。
      
      他的眼睛真好看。
      
      这是江余欢细细端详过边伯贤的脸蛋后给出的客观评价。
      
      她见过很多双眼睛,有像朴灿烈那样的孤冷倨傲、仿佛什么都不值得被他放在眼里一样。也有像吴世勋一样的多情肆意,好似铺好的蜜糖陷阱,等着上钩的猎物心甘情愿的往里面跳。而鹿晗的眼睛最为清澈,没有一丝勾心斗角,完完全全是对江余欢的爱恋。
      
      阿...鹿晗已经被带走了,这是为了他好。
      
      江余欢如是的想着,抑制住从心脏的纤细血管蔓延到四肢的苦涩,她是挺喜欢鹿晗的,在二十多年豪门的勾心斗角中,他就像是一个美好干净的意外,清澈了她的岁月。
      
      与其说江余欢多情,不如说她是薄情。不然昨晚黑白无常来带走鹿晗的时候,她不会面无表情到令人恐怖的程度。
      
      对于她来说感情实在是多余的存在,她不愿意让感情成为自己的软肋,同时她看似多情的表现会让别人觉得她的软肋很多,其实她薄情到没有任何软肋。
      
      江余欢就这样看着边伯贤的侧脸,忽而想起了她之前看过的《夜莺与玫瑰》
      
      ‘现在我总算看见他了,他的头发黑得像风信子花,他的嘴唇就像我想要的玫瑰那样红;但是感情的折磨使他脸色苍白如象牙,忧伤的印迹也爬上了他的眉梢。 ’
      
      边伯贤的眼睛很是特别,如同小狗狗一般乖顺的下垂眼让人母性泛滥,好像一只惹人垂爱的小宠物般。但是他的眼里像极了宇宙,包罗万象、容纳万物,他可以像上位者一样制裁你的一切、一个眼神便让你胆战心惊,他也可以像未谙世事的孩童一般天真无邪。
      
      他的眼睛包含了太多,有太多的故事,像浩瀚的星海一样漂亮、也像海底捞月一样虚无。
      
      真是漂亮的人儿,在他出世之前上帝肯定好好的关照了他。
      
      “你的眼睛真漂亮,像我一名故人。”
      
      江余欢斟酌了一下语句,扬起一抹笑。
      
      “像谁?”
      
      本是一心一意看着歌剧的边伯贤好似对江余欢的话产生了兴趣,微微侧头搭着话。
      
      “我只记得他的眼睛同你一样漂亮生动,当时看见他的时候他的眼睛好似是烟雾蓝...真是具有欺骗性的一双眼睛。”
      
      江余欢轻轻笑道,将头自然倚靠在边伯贤的锁骨处,边伯贤自然没有拒绝,依旧是好脾气的观看歌剧,也会耐心的和江余欢聊一些不搭调的话。
      
      他可不止皮囊的漂亮,举止言谈都很绅士,更是一个温柔进了骨子里的人。
      
      江余欢突然起了一个荒谬的想法,想和边伯贤在一起一辈子。她倚靠在边伯贤身上,两个人聊着不搭调的天,一起嘻嘻哈哈,他会温柔的给自己顺毛,会亲吻她的脸颊,笑着说我爱你...。像边伯贤这样温柔的人,想必会很包容自己的小脾气。
      
      还没想完她就自己强行打断,她从来没有这样的想法,这是她第一次萌生出和一个人长相厮守的念头。她明白这样的想法对于豪门的勾心斗角来说很危险,但是这样平平淡淡的感觉好像...还不赖?
      
      江余欢眯了眯眼,如果她真的爱上了边伯贤,对于她来说好像没有多大的坏处。
      
      江家虽说想要靠商业联姻巩固地位,但还没有到必须的地步,一切决定都要基于‘江余欢不介意’的基础上做决定,不然她江余欢会二话不说的把G城整个翻过来,她不介意G城大变天一次。
      
      如果等江余欢撕下了边伯贤的面具,她就会知道...所谓的温柔、所谓的长相厮守,不过只是水中月、镜中花,如梦一场罢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