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修) ...

  •   “宋清菲,陈薏。”工作人员提示的声音响起。
      
      宋清菲移开目光,有些茫然地走上前去。她今天忽然被许佳从片场叫回来,又忽然被告知新来的总裁要看看公司的艺人,她依言来到二楼,却没想到会是这样架势,更没想到公司新来的总裁会是盛湛。
      
      她抬头看盛湛,盛湛也看着她,只是表情淡淡的,看不出熟悉的痕迹。
      
      他依旧穿着一身黑色的西服,整个人俊逸挺拔,只是身上的气场变得不一样了,没有之前的随和感,整个人冷冷清清,有一种上位者的冷漠。
      
      宋清菲被他视线一扫,只觉得陌生。
      
      也是,像他这样的贵公子,顺手为一个没什么名气的小明星解围,做也就做了,以后再见到,自然是忘得干干净净,若是小明星再不要脸地上前攀交情,腆着脸说认识,那才是真正的贻笑大方、丢人现眼。
      
      宋清菲垂下头,不再多想。
      
      跟着宋清菲一起上前的女生宋清菲认识,比她大两岁,跟她差不多同一时间进公司,两个人的风格、定位都十分相似。同时把她们俩叫上来,多半存了比较的心思。
      
      负责人翻出两人的资料,递给盛湛。
      
      盛湛低下头认真去看,关泽瞄了两眼,咳嗽了声:“咳,请宋……请这位小姐先做一个自我介绍吧。
      
      宋清菲刚想开口,旁边的陈薏却抢先一步,先做了自我介绍。
      
      陈薏的自我介绍十分标准,洋洋洒洒讲了许久,中途关泽几次想提醒她他想先叫的是宋清菲,不过最后还是忍住了。
      
      陈薏讲完后,也并没有给机会让宋清菲做自我介绍的意思,她站在中间,笑意盈盈:“关于我的介绍就到这里了。资料上面有我的经历,不知道盛总、关总还想看些什么呢?”
      
      关泽哪能不明白这些小心思呢?只是他并没有点破,拿着资料看了一圈,将难题抛给了盛湛。
      
      盛湛把目光从资料转到陈薏的脸上:“你想让我们看些什么?”
      
      陈薏眼珠子转了转:“我是舞院出来的,不如就给盛总表演一支舞吧。”
      
      盛湛没说好,也没说不好,陈薏也不惧,双手一摆,就开始跳起舞来。
      
      她跳的是一支芭蕾,身姿纤细,动作优美,只是今天穿的白色蕾丝裙开口有点大,随着她的动作,总有些若有若无的风光泄露出来。
      
      她表演完,端着笑容站在那里,直直地看向盛湛。
      
      盛湛对她的表演不予置评,倒是关泽夸了两句,然后直接点名叫宋清菲上来。
      
      宋清菲原先站在一旁默默看着陈薏的表现,这儿听到叫她,收回神思,简单地组织了一下语言:“我叫宋清菲,今年二十二岁,毕业于B市电影学院,参演过电视剧《江湖》、《徒欢喜》……”
      
      不一会儿,一份简单但又不失经验的自我介绍陈述完毕。
      
      盛湛把她的资料看完,递给关泽,关泽快速扫了一遍,从里面挑出亮点:“你是还没毕业的时候就已经被蔚然签约了吗?”
      
      提起这个,宋清菲站直了些,露出几分笑容:“是的。”
      
      早几年的时候,蔚然还没现在这么败落,作为一家有名有姓的老牌公司,它也有着自己的独特规矩――不签未毕业生。
      
      蔚然不收未毕业生有许多考虑,其中最重要的两项是看不上未毕业生的演技以及为他们学业考虑。
      
      蔚然骨子有着作为老牌公司的骄傲和自矜,他们对演技要求颇高,即便是在片场上摸爬滚打多年的老戏骨,他们也未必看得上,未毕业的科班生自然更入不了它的眼。
      
      同时,也是着眼于表演系学生的学习现状,让他们更加专注于自己的学习。现在,娱乐圈整体浮躁,早已没什么公司还留着这样的思想,只要演员有一点名气,其他公司便早早签约、压榨艺人,哪管艺人的学习呢?
      
      于是现在越来越多的年轻艺人,满世界地跑行程跑通告,人前红红火火,人后却要对着满屏的红色成绩单发愁。更何况,在学校里都不抓紧学习的机会,早早地出来拍戏,演技真的能得到提升吗?
      
      因此,虽然不敢说蔚然从来没有签过未毕业生,但这样的情况也是十分罕见。能被破格签进来,只说明两件事――她演技很好。她学习成绩也很好。
      
      “我看看 。”关泽仔细翻动,随即有些惊讶,“是二叔招进来的。”
      
      关泽说二叔,办公司里的众人便立刻明白了,关泽的二叔,便是关氏集团现如今当家人的亲弟弟,曾经艺人规划部的总经理――关瑞。
      
      关瑞在任期间名声在外,只是扬的不是什么好名,而是恶名――他对艺人把关这一块做的极严,没少被人在背后偷着骂,能在他手下得到破格签约的机会,实在是难于登天。
      
      “怎么有这样的艺人,之前我都没有听说过?”关瑞破格签下宋清菲,按理说应当是寄予厚望了的,怎么前两年他却从未听说过这个人?关泽眉头拧得死紧,这才意识到他之前对公司的疏于掌控。
      
      “这……这……”旁边的人事部经理擦了擦脑门上的汗,把原本就光秃秃的头顶擦得更加溜光锃亮,“这不是交给许佳了吗?”
      
      “许佳?”关泽略一沉思,想起了这么号人物,印象中能力倒是不错,看人的眼光也很准,只是运气似乎差了些,每次辛辛苦苦拉扯出来的艺人,眼看要成功了,转头就跟了别人。
      
      虽然说把宋清菲给了许佳带,但这并不能成为解释为什么他过去没听说过宋清菲存在的原因。关泽放下资料,懒得再去想,底下人里面的猫腻多得是,他不必为一件已经过去很久的事情费心纠缠,此事就算轻轻揭过。
      
      他把宋清菲的资料再看了一圈,发现特长一栏空空荡荡。关泽好奇地开口:“你特长这一栏怎么没填啊。”
      
      “啊?”说起特长,宋清菲便开始两眼放空。能走得起表演这条道路,她家自然也算不上贫穷,宋清菲从小便没少去那些兴趣班、特长班。只是上帝在为你打开一扇窗子时,必然会给你关上所有的门。她在表演上有多么的有天赋,在其他事情上就有多么的……具有摧毁力。
      
      五音不全、琴键不分……几乎所有堪称优雅的活动都能被她搞得一团糟,如果不是偶然被学校的音乐老师发现了演技上的天分,她基本上就要告别所有艺术上的活动了。
      
      “演戏……算么?”宋清菲谨慎地发言。
      
      “演戏?”关泽嘀咕了一下,本来还想让你展示一下特长,但……演戏……难道我还让你现场演一段吗?
      
      他刚这么想,就听到旁边传来一阵低沉的嗓音:“那就现场表演一段你最喜欢的电影情节吧。”
      
      关泽转过头去惊讶地看着盛湛,不停朝他挤眉弄眼,想让他就此打住。要是宋清菲真的实力非同寻常也就罢了,万一……那就尴尬了是吧?
      
      只是他这边自以为是在为宋清菲做考虑,那边宋清菲本人闻言却很开心,摆出一幅笑靥:“我想表演一段《霸王别姬》里的场景。”
      
      盛湛敲了敲桌子,发出“笃笃”两声:“可以。”
      
      听到盛湛肯定的回答,宋清菲笑了笑,桃花眼弯成两条月牙,整个人甜美又灿烂。紧接着,她迅速进入状态,表情一变,垂眼抬眸间,整个人已然换成了另外一种气场。
      
      宋清菲慢慢抬起眼皮,眼神一点一点变化,眸子里逐渐装满一腔春水,她看向前方,仿佛虚空中存在着某个看不见的男人,这个男人叫她思慕不已、叫她柔情尽付。现在,这个男人正在饮酒高歌,他一边敲着酒碗一边唱到:“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雅不逝。雅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虞姬在男人一声声的歌声里起舞。她人是柔弱的,舞却是悲壮的,她扬手、摆袖,侧步、退足,每一个动作都仿若命运的牵引。
      
      她在歌声中起舞,亦在歌声中自刎。
      
      虞姬自刎得决绝,倒下得却缓慢。她的脸上,在临终的一瞬间变换过数种表情。既有为楚王而去的决心,亦有此后不能同游江山的遗憾,甚至还有刀割喉咙时的痛苦、血液奔流时的抽搐。
      
      四周都静悄悄的,无人说话,大家都沉浸在离别的氛围里。
      
      直到宋清菲从地上站起来,才有人反应过来,开始带头鼓掌,紧接着,办公室里响起一片稀稀拉拉的掌声。
      
      《霸王别姬》是十多年前十分出名的一部电影,由影后关秋珑担任女主角,其中虞姬起舞自刎的片段更是广为流传,被视为经典。
      
      原版的《霸王别姬》大名在外,又有影后郑秋珑的表演珠玉在前,一般的新人演员都不愿尝试此片,宋清菲却偏偏选了它,不仅选择了它,还把它的高潮片段完全演绎了出来,得到了一致好评。
      
      关泽看得目瞪口呆,这才意识到,自己似乎、好像一直把宋清菲看得太低了?
      
      他看到盛湛赞赏地点点头,拿起钢笔在宋清菲的资料上写了些什么,他凑过去小声嘀咕:“老湛,嫂子这么优秀,跟那些花瓶草包不一样,肯定得是A吧。”
      
      盛湛不为所动,专心勾勒一笔一划。
      
      宋清菲表演完后,没一会儿工作人员就把盛湛打好评级的资料表交给她,陈薏的等级先前没发,也站在宋清菲旁边等着。
      
      陈薏的脸色从宋清菲开始表演时就不甚明朗,等到看清表上的等级时,更是绷不住了。
      
      资料表上一个明晃晃的“D”仿佛在对她嘲笑。
      
      她猛地朝宋清菲那边看去,看到宋清菲的等级是“B”后脸色骤变,不服气地抬起头质问:“我想问问盛总,既然宋清菲都能是“B”,为什么我得的是D?”
      
      关泽也对她的等级感到意外,凑过去跟盛湛说悄悄话:“D?老湛,她之前的表现不是还可以吗?”
      
      盛湛对她的话不为所动:“陈小姐,你是舞院出来的?”
      
      陈薏脸色一变,意识到了哪里自己之前说的话哪里有问题了,蔚然连科班未毕业生都不愿意招,怎么会愿意招收舞院的人呢?更何况她的年龄也比宋清菲大不了多少,签约时也不过刚刚毕业。
      
      盛湛继续慢条斯理地说下去:“我昨天翻看蔚然艺人的合同时,发现一件有意思的事情。”
      
      “你的合同,是同一批里最优待的那一个。”
      
      宋清菲心里微微一动。
      
      “陈小姐刚才展示了自己的特长,这会儿要不要展示自己的演技呢?”
      
      陈薏连连倒退,不自觉看向人事部经理,人事部经理避开她的目光,擦汗擦得更勤了。
      
      话说道这儿,关泽有些反应过来了。明明宋清菲才是破格签约、倍受期待的那一个,关瑞离职后他却一直没有听说过这个人,陈薏一个舞院出身的,不仅被蔚然招来,还拿了最好的合同,偏偏她还是和宋清菲同一批进来,二人连风格定位都十分类似,只怕,这签约和合同,都被人移花接木了吧。
      
      他目光扫过场下,人事部经理忙着擦汗,负责人端起茶杯假装喝水,其他部门领导人也刻意移开目光,不去看场下。
      
      关泽心下了然,换合同这件事,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公司其他部门的人只怕或多或少都知道,只是都不想惹一身骚,无人为宋清菲出头罢了。看宋清菲的样子,多半还被蒙在鼓里。
      
      宋清菲的确不知道合同背后的诸多猫腻,但此时听场内言语,大致也猜出了原因。她朝陈薏看去,陈薏眼神闪躲,并不敢看她。
      
      这两年宋清菲风评不错,公司却一直没花心思捧过她,其中多半就有合同的原因。
      
      “陈小姐。”盛湛颔首,“我再多说一句,你刚才的舞蹈是展示给在场的大家看的,并不是给我一个人看的。而且,从进门开始,你的演技真的很差。” 
      
      这些话,既应对的是陈薏所说的“给盛先生表演一支舞”,亦点明了她自以为很隐蔽的勾/引。
      
      陈薏的脸色彻底救不回来了。
      
      陈薏离开时全场气氛沉寂得可怕,工作人员颤颤巍巍地叫出了下一个人的名字,宋清菲也从门口退出离开,她回头望了一眼,盛湛没有多大表情变化,倒是他旁边的关泽夸张地朝宋清菲挥手。
      
      宋清菲离开后才拿出资料表仔细翻动,看到首页下面用深蓝的钢笔写着一个“B”。
      
      宋清菲把资料翻过来,发现背面还有两行小字,笔调苍劲有力:“演得很好。今天很聪明。”
      
      宋清菲糟糕的心情终于好了些,露出一个笑容。今天她确实耍了个小聪明,故意选了《霸王别姬》,这是一部老片子,在办公室的众人几乎就没有人没看过,而且她表演的还是电影里的高潮部分,这段戏里的场景台词大家几乎都有些印象,基本上宋清菲说上句,大家就能能接住下句,哪怕她对着虚空表演、手里并无任何道具,大家也能清楚的知道,站在她对面的是楚霸王,她决绝自刎时用的是一把长剑。这对宋清菲来说,本就颇为有益。
      
      更何况,她对自己的演技还是有那么一点自信的。
      
      宋清菲又看了看坐在长桌上的盛湛,盛湛正在看一位艺人的资料,并未抬起头来。
      
      原来这位年轻盛总,并非没有认出自己来。
      
      站在宋清菲身旁的许佳抬头看了眼她,又看了眼盛湛,最后拿过那叠资料,对着上面的“B”道:“还不错。”
      

  • 作者有话要说:  修改了一下,内容和之前有些不太一样~感谢在2020-01-15 20:52:46~2020-01-17 00:30:3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晶晶晶晶晶、秦舒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