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宋清菲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包间的,她脑海里朦朦胧胧,刻着一丝不甚真切的记忆,以至于走进包间后她不免怀疑,刚才真的有个人抚摸着她的脖颈叫娇娇吗?
      
      包间里喧闹依旧,等到后半场散场之时已是凌晨,宋清菲从包间里出来,被凌厉的寒风吹得一哆嗦,酒醒了大半,脑海里漂浮着的记忆沉落下来,她这才确定,刚才确实有那么一个男人,就着她的手喝了柠檬水,又在卫生间门口抚摸着她的脖颈。
      
      那个男人到底是谁呢?《生途》剧组有这么一号人物吗?娇娇又是谁?他的女朋友?
      
      宋清菲的经纪人许佳在门口等她,宋清菲一出门就看到了那道显眼的身影。
      
      许佳留着中分齐耳短发,身穿黑色敞口大衣,嘴里叼着一根细长的女士香烟,是一副典型的女强人模样。她见到宋清菲出来,把嘴里的烟头在垃圾桶上摁灭,对宋清菲笑了笑:“出来了?”
      
      宋清菲疲倦地点了点头。
      
      许佳今年已经三十七了,虽然保养得很好,但笑起来时眼角仍然弥漫着细细的纹路。
      
      她没有多问什么,扶着宋清菲上了车,开回了公司的公寓。
      
      第二天宋清菲从床上起来,觉得头疼欲裂,她穿着拖鞋走出房间,看到许佳正在煮粥。
      
      “佳姐。”宋清菲轻轻唤了声,许佳偏过头来揉了揉她的头发:“快去洗个澡然后洗漱一下,现在还一身酒味。”
      
      宋清菲点了点头,进卫生间收拾去了,等她收拾结束,许佳也把粥煮好端到桌上了。
      
      许佳把粥舀到碗里,宋清菲喝了两口,主动开口说起了昨晚的事:“周伟他,还是没松口。”
      
      许佳拿勺子的手一顿,“嗯”了一声:“倒也不意外。”
      
      宋清菲进入娱乐圈有两年多了,虽然算不上大红大紫,也是小有名气,带她的是颇有经验的职业经纪人许佳,如果不出意外,她更进一步完全不是问题。
      
      但上天偏偏总要出些意外。宋清菲皮相好看,桃花眼配柳叶眉,鹅蛋脸凝脂肤,樱唇粉腮,组合在一起端是好看,更绝的是那股气质,她眼眸浅浅一扫,若欲若净,像是天生眼里含了钩子的狐狸朝你望了一眼,你心神荡漾被她迷得神魂颠倒,可细看才发现她原来是养在寺院里修佛化形的,那一眼里干干净净,什么旖旎都无。可总有人不信邪,不信寺院里养出的狐狸就真的干干净净毫不污浊,非得要强行染指试试,于是宋清菲这次这意外,就这么发生了。
      
      宋清菲接《生途》本算得上顺利,可偏偏在开拍前出了问题,开拍前周伟捎带上一众演员,请上投资方和制片人,在殊色开了一间大包,宋清菲在聚会时就这么被一位大佬给看上了。
      
      宋清菲在娱乐圈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却是第一次碰上这种事,往常她咖位小,多站在边边角角,长得再好看,很多人也自矜身份看不上她,再加上许佳把她护得不错,因此这一路还没碰到什么腌臜事。
      
      那大佬偶遇宋清菲,尽管见多了娱乐圈的美人,却仍是被宋清菲的模样迷了眼,对宋清菲递出了“投名状”。大佬表达得隐晦,宋清菲却慌了阵脚,直接出言拒绝,狠狠地落了大佬的面子。
      
      本来大佬未曾挑明,也就图个你情我愿的情趣,若是宋清菲不愿,含蓄地回绝,大佬自然也不会过多地为难,但她却不知道这其中的规矩,惹恼了大佬,之后虽没明说,宋清菲却切实感受到了身边的阻力。
      
      “不知道赵董说的磨磨到底是哪种程度的磨磨。”许佳叹了口气。
      
      看上宋清菲的大佬是景阳集团的大股东赵召。圈里盛传,赵董那晚离开殊色时,曾对身边的人说:“这个女演员长得倒是不错,就是这性子啊,还得磨磨。”
      
      这一磨,就磨掉了她的数个代言和《生途》女主角资格。
      
      吃完早饭,许佳开车带宋清菲去新的剧组面试,既然《生途》已成定局,那就只能朝其他方向再努力努力。
      
      只可惜,二人都低估了赵董这“磨磨”的意思,接下来的几个星期,宋清菲没接到任何通告,哪怕自降身段去接一些剧本质量不高的言情网剧,也没人愿意收她。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许佳眉头皱得死紧,缓缓吐出一口烟圈,“解铃还须系铃人,清菲,我们得跟赵董解开这个结。”
      
      许佳当机立断,当晚就带宋清菲去了殊色的门口。
      
      说要见赵董,却也好见,宋清菲很顺利地在包间里见到了赵召。
      
      但要解开这个结,却没那么容易。
      
      宋清菲端着酒杯喝了几轮,赵召对她一口一个“宋小姐”,客客气气、礼礼貌貌,却只字不提之前的事情。
      
      宋清菲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端起酒杯想要说些什么,赵召按住她的杯子:“别的什么话就不用多说了,我今儿个缺个人陪喝酒,你什么时候陪高兴了,什么时候我们再好好聊聊。”
      
      宋清菲于是闭了嘴,端起酒杯朝嘴里灌。
      
      她这一下灌得又猛又急,嘴角溢出来不少酒珠,扑漱漱地朝下掉,在灯光下晶莹剔透,衬得嘴唇娇润欲滴,是一副十分适合亲吻的模样。
      
      赵召一下子看得入迷,不自觉地伸手去摸,宋清菲朝后面退了退避开了。
      
      赵召这才回过神来,拿起茶几上的酒瓶给宋清菲续了一杯:“宋小姐,你这别的什么都是极好的,只是这眼力见还得多练练,以后啊,识时务些。”
      
      宋清菲一口闷完,苦笑了声:“赵董教训的是。”
      
      赵召连着灌了宋清菲好几杯酒,宋清菲一一喝下,这里的酒度数不高,量大,宋清菲喝了一会儿便觉得有些内急。
      
      她不动声色地放下酒杯,对赵召说了句:“赵董,暂时离开一下,我去趟厕所。”
      
      等她从厕所回来,看到桌子上放了一个硕大的酒杯,里面装满了透明的酒液,隔老远就闻到了浓浓的酒味,这可和之前赵召让她喝的酒不是一个量数。
      
      包间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安静,宋清菲发现其他人都在转头看她,脸上挂着或嘲弄或同情的笑容。
      
      赵召端起这杯酒放到她面前:“来来来,喝了这杯,别说今晚好好谈谈,以后你想怎么谈就怎么谈!”
      
      宋清菲垂下头沉思了一会儿,然后接过酒杯,端着就要一口饮尽,这时,包间门忽然敞开,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别喝。”
      
      在场众人都被这忽然响起的声音惊讶到,宋清菲看到赵召的脸色一沉,一副将要发火的模样。
      
      声音的主人从门外走进来,宋清菲一愣,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那天晚上她遇见的那个男人。
      
      男人逆着光走来,步调一步步踏得沉稳。从光里露出来的,首先是他的双腿。
      
      这是一双任何人见过都无法忘掉的长腿。
      
      男人的双腿笔直修长,即便是被裹在并不修身的西装裤里,也有着肉眼可见的挺拔,形状优美、线条流畅,既不显羸弱,亦不显夸张。若是不看他的脸,只凭这双腿,恐怕会有不少人直接认为他是成衣模特或者篮球运动员。
      
      可偏偏他又长着这样一张脸。
      
      这样一张英俊、迷人的脸:他眉若风裁,眼含缪星,鼻梁挺翘,薄唇浅笑,五官精致但脸部轮廓分明,一笔一画宛如上帝精心描绘,恰是多描一笔显娘,少描一笔粗矿。他身上天然一股悠然而疏离的贵公子气场,却又略带有一丝侵略的野性,一步步朝里走来,踏的不是地板,是无数少女涌动的春心。
      
      宋清菲听到身边有人窃窃私语,先是一些女声:“天啦,这是哪个明星,好帅!” “这长得也太好看了吧,这是现实生活中真实存在的人吗?”
      
      继而是一些男声:“这是……盛公子?” “盛公子,哪个盛公子?” “居然是盛家的公子!这宋清菲是什么来头,莫非是他的小情人?”
      
      见到来人,赵召的脸色迅速变换,先是有几分惊讶,像是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他,然后硬挤出几丝笑意:“这不是盛小侄吗?怎么,盛小侄不喜欢别人喝酒?”
      
      “是不太喜欢。”男人垂下眼睑,从宋清菲的指尖捏过杯子,轻轻放在桌上。
      
      酒杯交接时,两人的指尖有几秒钟短暂的接触,宋清菲的皮肤和男人刚一相碰,便立刻想到了卫生间外脖子上的触感,那时男人的手冰冰凉凉,此刻皮肤上传来的温度却滚烫,完全让人想不到,站在这里的这个男人,这个这么矜贵、清冷的男人,他的内里却是这么炽热奔涌。
      
      宋清菲几乎要拿不住手上的杯子。
      
      “比起让别人喝酒,我更喜欢亲自来敬酒。”男人把酒杯推到赵召面前,“赵董,请,我敬您一杯。”
      
      赵召的脸色几乎是肉眼可见地变得阴沉:“盛小侄,就算是敬酒,也得讲究个规章制度,这身份相匹的人,自是随心所欲,无所拘束,可若是这身份地位低了一辈,自是应该曲躬矮杯,先干为敬。我看盛小侄一表人才,盛兄想来也不会没教过你吧?”
      
      男人轻笑起来:“赵叔――我尊您一声赵叔。家父心野,早几年便把公司事务交由我打理,与母亲一道周游各国去了。今儿您提起身份地位,我忽然想起,您唯一控股的野火娱乐还没上市吧?”
      
      “你……”赵召脸色骤变。他本想以长辈的身份压人,可却忘了,盛家和赵家本就天差地别,而站在他面前的,不是别人,正是盛家这一代的年轻掌权人,论身份地位,他才是远比不上的那个。
      
      赵召眯起眼睛:“盛小侄,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男人端起酒杯,一点点地把杯中的酒倒在地上,“既然赵叔不喝,那这酒也没什么意思了。”
      
      醇白的酒液倒在红色地毯上,润出一片暗红的污渍。
      
      男人手臂横过宋清菲脖颈,把她带到自己面前来:“人,我带走了。今晚陪不了赵叔,赵叔见谅。”说完便搂着宋清菲朝外走。
      
      被男人这么一搞,哪怕天大的面子,赵召脸上也挂不住,他语气十分不善:“不知道盛小侄跟宋小姐什么关系?若只是怜惜宋小姐娇弱,我这里还多的是美人等着盛小侄怜惜,盛小侄不如做个顺水人情,给赵叔叔一个面子怎么样?”
      
      男人停住脚步,宋清菲紧张起来,挣脱他的桎梏:“赵董说笑了,盛公子……”
      
      她辩白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男人再次拉了回去,这次他们的距离更近,几乎肌肤相贴。
      
      男人的手穿过她的发梢,在她的脸颊停留,然后轻轻捏住抬起,带向后面,叫在场的人都能清清楚楚地看到宋清菲的面容。
      
      男人浅笑:“她跟我什么关系?”
      
      “她啊,是我的人。”
      
      

  • 作者有话要说:  如果喜欢的话,那就点个收藏留条评论吧,小天使们支持是我更新的动力哟~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