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冬季的街道往往孤冷而寂静,位于市中心的殊色KTV却格外热闹喧嚣。
      
      宋清菲站在殊色的KTV包间里,手上端着一杯酒,她把酒杯端得很低,整个身子躬下去,姿态十分诚恳。
      
      “周导。”她对着坐在对面的周伟敬酒。
      
      周伟是最近颇有名气的一位电视剧导演,手下筹集的一部职场剧《生途》即将开拍,这间KTV是周伟为《生途》剧组包下的,宋清菲并没有受到邀请。
      
      原本她应该是《生途》的女主演的。
      
      周伟看了她一眼,还没作什么表态,旁边的人抢先开了口:“哪有人端着杯子自己先不干的?懂不懂规矩啊?”
      
      周伟也不阻止,等那人说完,才慢悠悠地呷几句:“唉你懂什么,我们宋小姐可是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连赵董的局都说拒就拒,哪还……”
      
      他话还没说完,宋清菲便端起手里的酒杯仰头干掉,动作一气呵成,十分干净利落。
      
      周伟的话被卡住了,剩下的话憋在肺管子里,凝成一声讥笑:“宋小姐原来是个会喝酒的,之前的清高劲都是装出来的?”
      
      宋清菲一杯酒喝完,又敬上一杯酒,这次她将身子鞠得更低:“周导,先前是我不知好歹,得罪了赵董,这杯酒我该敬。”
      
      又是一杯喝完:“可周导,《生途》我试得好好的,定妆照都出来了,后面怎么临到开拍又忽然换人了?”
      
      周伟原本听她一开始的道歉还有点受用,后面听到宋清菲的问题暗骂了一句,这种话直咧咧地问出来,真不知道是耿直还是傻,难道非得我直接告诉你你被赵董封杀了?
      
      他打了个哈哈:“这个嘛,换人的情况多种多样,你知道的,一部剧开拍,总会有各种各样的意外,谁也说不好。”
      
      周伟看着面前的宋清菲,她生得好看,长相清纯中带着艳丽,睁着桃花眼看人的时候又纯又媚,很容易叫人着迷,放在娱乐圈也是个不凡的面貌,难怪连赵董那种看遍花花草草的人也起了心思。
      
      宋清菲端着酒还想问:“那……”
      
      周伟头大不已,寻了个由头溜了,心想这宋清菲好看是好看,只是怎么这性格就不能像她长相一样精明呢?非得如此执拗!
      
      喧闹的KTV包间里,宋清菲感觉到了轻微的醉意,虽然她人看起来还是清醒的,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思绪已经不知道飘到哪儿去了。
      
      她方才跟周伟喝了许多酒,表面上镇定不已,仿佛她是个喝酒的行家,其实谁知道她根本就是个酒杯都没摸过几次的新手呢?
      
      被赵董封杀,这件事她不是不知道,只是她没想到,只差开拍的剧都能立马换人。
      
      甚至连这次的聚会,也是宋清菲的经纪人许佳打听来的,《生途》是许佳给宋清菲安排的计划里关于转型的重要一笔,以往她们还可以有别的选择,这个当口,她只能来周伟面前试一试,看能不能想办法挽救。
      
      只是自己的性格……宋清菲苦笑了一声,她也知道自己的性格不够圆滑,如果足够老练,她当初也不会把赵董得罪得那么彻底,许佳时常为她的性格叹惋,却也怜惜她这样难得的纯真,一路上为她挡了不少风风雨雨,这也是她第一次直面娱乐圈的残酷。
      
      宋清菲一个摇晃,险些要站立不住,她小心地扶住沙发腿坐了下来,一抬头,就看到了对面的男人。
      
      这个男人穿着一身简单的西服外套,衬衣顶端的纽扣解开两颗,姿态慵懒闲散,跟包间里的其他人很不一样。
      
      她刚才给周伟敬酒的时候就注意到了这个男人,不过当时是匆匆一瞥,现在坐到他对面,宋清菲才好好的看清楚了对方。
      
      男人看起来约莫三十出头的样子,跟一众五十几的编剧导演比起来很年轻,露出的侧脸像明星一样好看,却坐在包间中央最上首的位置。
      
      男人从兜里掏出一包烟,抽了一支点燃,撩起的手腕下卡地亚手表的光芒一闪而过。
      
      男人很安静,全程都没说过什么,但宋清菲就是微妙的觉得他有点不耐烦了。为什么呢?因为人太多了吗?包间太喧闹了吗?还是……
      
      “清菲是个好孩子,”周伟兜兜转转又转回来了,他明显有点喝高,说话带着一股大舌头的腔调,“来来来,跟我喝一杯,喝一杯……”
      
      “周导。”宋清菲回过神来,抓起杯子跟周伟回敬。
      
      不知道是不是宋清菲的错觉,她觉得男人似乎在看着她,在周伟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男人的表情好像更不耐烦了点。
      
      宋清菲觉得自己的灵魂好像分成了两半,一半在身体里兜着和周伟一应一合,另一半飘在半空,冷眼看着这个包间,看着这醉生梦死、苟且蝇顺。
      
      不知道是谁推门出去,敞开的大门带来一阵寒风,将烟味吹到宋清菲面前,她鼻子敏感,有些受不住地咳了咳。
      
      宋清菲咳嗽的声音很小,在喧嚣的包间里不值一提,但男人听到了,宋清菲注意到他拿着烟的手一顿,两指合拢一掐,猩红的火光就这么在他指尖熄灭了。
      
      他的手可真好看啊,宋清菲迷迷蒙蒙地想,手指修长,骨节分明,像一个艺术家的手,他是干什么的呢?画家?钢琴师?
      
      可他又分明出现在这里,在这个包间里。
      
      于是宋清菲猜他可能是什么投资商。
      
      男人熄了烟后就端着杯子自顾自的喝酒,宋清菲发现没有人来给他敬酒,小明星们不知道他是谁,而那些导演编剧们,也不怎么跟他搭话,他随意地坐在沙发上,却在周围隔出了一段真空地带,除了他,再没有其他人。
      
      于是宋清菲又想,难道她想猜错了,其实他只是一个不出名的小明星?
      
      男人其实喝得也不少――这是宋清菲看到他给自己倒第八杯酒的时候作出的结论。
      
      他独自坐在中间,端着酒杯一杯杯地独酌,跟这个包间里怀揣着各种各样目的的人格格不入。
      
      终于有人鼓起勇气,端着酒杯站到了男人面前,那个女生宋清菲也认识,是《生途》剧组里的女配角,一个真真正正的新人。
      
      那个女生好像也是第一次干这种事,脸涨得通红,她端着酒杯走到男人面前给他敬酒,只是说出来的话却不着调:“你好,我可以认识你一下吗?”
      
      “噗”,旁边有人忍不住喷笑出来,女生的脸更红了,她这才发现,四周安静无声,周伟停了手上的动作,其他人也停了手上的动作,纷纷转过来看着她。
      
      女生直觉自己可能干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但是话已经说出来,她只能硬着头皮站在哪里。
      
      男人抬起眼皮看了她一眼,宋清菲这才真真切切地看到了男人的双瞳――不是纯正的黑色,是一双漂亮的琥珀瞳,在灯光下泛着柔润的光泽。
      
      男人专注地看了女生一会儿,宋清菲后知后觉地意识到,男人可能也有点醉了,他看她这么久,其实是在努力的把视线聚焦在她脸上。
      
      半晌,他好像终于看清了站在面前的人是谁,抬手接过酒杯,然后“啪”地一声在地上摔碎了。
      
      四周静寂无声,女生眼睛泛起水光,尴尬得都快哭了。
      
      宋清菲不知道是哪儿忽然冒出来的想法,她觉得自己可能是脑子被飘在空中的那半灵魂给踹了一下,总之,在女生走后,她倒了一杯柠檬水放到男人面前,想让他喝点柠檬水解酒。
      
      她原本打算放下水杯就走,男人却忽然抓住宋清菲的手,就着她握住水杯的姿势喝了一口。
      
      宋清菲被男人忽如其来的动作惊到了,男人靠近的时候,宋清菲低下头慌乱地瞟,瞟到周伟端着杯子看他们,看到男人接过杯子的动作,像看到了什么难以置信的大新闻。
      
      宋清菲觉得包间里的空气实在不好,让她也跟着气血上脸了。
      
      宋清菲后退几步,没一会儿就被其他人拉走了,声色场的无聊把戏不会那么快放过你,一轮之后永远还有下一轮。
      
      宋清菲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酒,白红啤在她杯里交替,最后凝成一股难以忍受的气息。
      
      宋清菲冲出包间的时候里面气氛正进入高潮,她来不及跑到卫生间,抱着洗漱台外面的垃圾桶就开始狂吐。
      
      宋清菲吐得昏天黑地,好不容易才平息,她扶住墙壁,想要挣扎着站起来,脖颈上却传来冰凉的触感,她从洗漱台的镜子里看到男人站在她身后,正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她的后颈,像是在给她安抚。
      
      男人轻轻地唤:“乖,娇娇。”
      

  •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开张了,如果喜欢的话,就收藏评论一下吧,你们的支持是作者前进的动力哟~
    顺便安利一下专栏里的预收,欢迎收藏:
    《不喜欢我就去死》
    行走荷尔蒙x人间小公主
    霍天钧与沈莓家里三代世交,从祖辈到父辈都是扛把子的交情,偏偏两人是出了名的互相看不顺眼、见面必怼。
    “唉,好巧,听闻霍少刚被霍老将军关了一周的禁闭,不知道禁闭室里是个什么滋味?”沈莓笑得假心假意,“可惜我是体会不到了。”
    “沈小姐前天又被杜夫人押去相亲了?”霍天钧烦得真情实感,“也巧,不是听闻,刚好看见。”
    两人对视两秒,双双翻了个白眼,你坐你的劳斯莱斯,我进我的央视顶楼,眼不见心不烦。
    按理说,这样两个人,合该做一辈子死对头,互相找麻烦到终老。
    直到后来,霍天钧忽患大病,出院后变得奇奇怪怪。
    霍天钧:“像沈莓这种女人,我脑子有包才……”
    “哇”地吐出一口血。
    霍天钧咬牙切齿:“沈、莓、最、可、爱、了、我、超、喜、欢、她。”
    胸口不疼了气不喘了,浑身上下充满的,是健康的味道。
    沈莓:……???
    有意思。小恶魔愉快地勾起了嘴角。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