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第 7 章 ...

  •   好好喝啊!。
      
      舔干净唇边的奶渍,顾风止圆圆的眼睛都弯成一弯月牙儿,即使她什么都没说,但任谁都能从她身上感到一种开心感。
      
      果然还是一个小孩子,竟然会因为一杯酸奶而快乐。
      
      一旁的晏医生情不自禁嘴角勾出浅浅的弧度。
      
      在当今科技与经济快速发展的社会,Z国早以从温饱迈向小康,对于食物,已经很少有像顾风止那样充满尊敬与感恩。
      
      在顾风止进食过程中,你可以从中感受到十分的满足与快乐。这是快节奏生活,追求上进的现代人所没有的。
      
      他们可能会因为事业更进一步而幸福快乐,也可能因为家庭圆满幸福快乐。但不会有人会因为我们每日都会进行的,普普通通一餐而幸福快乐。
      
      但对于顾风止而言每次食物的进取,都意味着她的生命能再一次获得延长。
      
      挨饿的时候太痛苦了。那种掏心掏肺,恨不得把自己活生生吞下的痛苦。顾风止再也不想感受。
      
      “咕噜,咕噜。”
      
      顾风止鼓着腮帮子,几秒就把一杯酸奶吸个精光。
      
      最后,瞪着还黏糊着厚厚一层奶皮的瓶盖,顾风止想她是舔了,还是不舔了,还是舔了。
      
      顾风止抿着嘴巴,瞟向还站在她床边的医生。纠结,太纠结了。
      
      “哼╭(╯^╰)╮”
      
      最后,顾风止还是丧气的将头抵在床桌上,她仅剩的一点少女心和羞耻心,制止了她在这么好看的男性面前,做出这种破廉耻的事!
      
      布舒服。
      
      放弃了到口的肉,顾风止觉得自己比损失了一万块,还要心疼。
      
      顾风止头左摇摇右摇摇,最终将那藏在肉肉里的小酒窝里给挤了出来。
      
      一旁的晏医生看着简直就要笑出声。这女孩怎么这么好玩。瞧这小脸上的沮丧,失落,气愤,她一个人简直演出了一场戏。
      
      永远不要小瞧顾风止对人情绪的敏感度。在晏医生还没发觉之前,顾风止锐利的小眼神就杀到了。
      
      将拳放在嘴边,咳了咳,晏医生强忍下去脸上的笑意。
      
      “刚才,谢谢你救了我。”
      
      “不用谢,是他们实在太烦,还乱动。”
      
      顾风止重新将头落回床桌,嫌弃的撇了撇嘴。如果不是有人竟然想抽她的小床桌做武器,她……也还是会下手,但起码不会这么重。
      
      顾风止又摇起头来,一下一下的。零碎的马尾也跟着一摇一摆。
      
      像个无聊调皮的小学生。晏医生想。
      
      “但我还要谢谢你,如果没有你那么一下……。”
      
      晏医生指了指她桌上正张口大笑的蓝胖子,认真道:
      
      “我的脚最少一个月也走不了步。”
      
      顾风止翘了翘嘴,受了他的感谢。顺便从桌上撕了一块鸡肉,此刻炸鸡酥脆的外皮已经软了,虽然比不上之前的味道,但也别有一番风味,尤其配合柴而不干的鸡胸肉。越嚼越有劲。
      
      顾风止腮帮子被她撑得鼓鼓的,像只小松鼠。但下一刻她就看见某个前一秒还跟她道谢的人,现在竟然就翻脸不认人,一脸严肃不悦的收了她桌上的炸鸡。
      
      “……”
      
      这不仅仅是是到嘴的肉丢了,而是有人从她虎口里硬生生的抢肉。顾风止的脸顿时垮了,看晏医生的眼神也危险了。
      
      “你今天才醒,怎么能吃油炸食品。”
      
      晏医生看着手里只剩一半的炸鸡。眉头又皱了起来。果然还是小孩,还爱吃垃圾食品。
      
      顾风止没有说话。只是睁着一双清清透透像是玻璃珠子的眼,冷冷的看着他。
      
      “没收了。”
      
      似乎没看到顾风止越来越危险的表情,晏医生自顾自的将炸鸡包裹收了起来。
      
      顾风止的手,已经摸上一侧的木筷。
      
      “晚上,我给你送点有营养的。”
      
      末了,晏医生抬起头,又补了一句。
      
      瞬间顾风止冷凝的脸垮下,准备拿筷子的左手,也跌回床褥,像是没有骨头似的,顾风止懒散的点了点头,又重新躺回高枕上。
      
      在末世野蛮惯了,顾风止领地意识很强,只要不是想抢她东西,什么都好说。
      
      正好炸鸡她也吃撑了。现在有人愿意换点其他吃的,也可以。
      
      顾…有吃便万事足…风止,就是这么好说话。
      
      目送着晏医生带着炸鸡离开的背影。顾风止下一秒便抄起让她挂念着的酸奶瓶盖,重重一舔,心里才算舒服了。
      
      病房内又只剩下顾风止自己一个人,有足够的时间,顾风止也想好好撸一下自己的思绪。未来物资是肯定要收集的,但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需要她弄清楚。
      
      那就是她的异能。
      
      说起异能,似乎末世都到了,异能出现也没有什么惊奇的吧!但顾风止在末世活了十五年,发现除了她,就再没有任何一个有异能的人。
      
      她就像是一个幸运儿,突然捡到了老天遗留的礼物,这个礼物不大,但却是顾风止和顾家在日渐失序的社会,生存的保障。
      
      顾风止的异能,就是能感应到任何智慧动物的情绪。
      
      这异能听起来不怎么厉害,也确实没有任何攻击效果,但是在人性泯灭人伦颠倒的末世,着实让顾家逃脱了无数次危险。
      
      但顾风止的异能是在末世第三年才出现的。现在……顾风止闭上眼睛冥想。
      
      也许过了半小时,也许是一小时,当顾风止再次睁开被汗浸湿的双眼时,眼里有惊喜……也有困惑。
      
      她异能还在,虽然回到最初最弱小的阶段。
      
      但是顾风止在感受她异能的时候,在意识深处里还发现了其他陌生的东西。这东西,顾风止没有感受到危险,甚至在发现的一瞬间还有一种骨肉相连的亲近感。
      
      这东西就像是躯体一般,仿佛本来就是她身体的一部分。
      
      顾风止抿了抿唇。小心翼翼的将意识往那点未知探去。
      
      首先看到的是一片澄澈的蓝天,天上的云又白又多,像一堆堆蓬松的棉花糖堆积在一起,看着就甜蜜又童话。
      
      在天空之下是一座被桃树包裹的雅致小院。青砖红瓦的房舍,朱墙环护,院内铺满干净通彻的青石路。侧卧的菱花纹木窗微微开着,可以看到里面放着藤椅和藤桌,桌上茶杯已干,窗外花草正浓。
      
      这座小院就犹如旧历史中那些盛满岁月与故事的老宅。一砖一瓦中都沉浸着时光的印记。
      
      它也许曾经有个女主人,喜欢在清闲的午后,泡上一壶清茶,然后躺在摇晃着的藤椅上,静看花开花落,云卷云舒。
      
      这方小院,每一个地方都写满宁静惬意。犹如陶渊明笔下所说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世界。
      
      在院外有两亩肥田,一汪小泉相伴。
      
      田地已经荒芜,但里面长满的野花野草,却添了勃勃生机,一阵微风吹来,层层绿叶,像大海一般泛起一层层波纹。
      
      旁边的小泉,不足十五平方,但里面似乎是活水,所以水质很清很澈,像是一块莹润的玉石,在阳光下反射着鳞鳞波光。
      
      再往后看去……就没了……,就是字面上没了。这方世界就像是画卷,能看到除了画中所展,其他就是黑暗。
      
      像是有什么非常强大的力量将这么一方小世界给截取下来。虽然这片世界很小很窄,但偏偏感觉不到一点逼仄和压抑,很是神奇。
      
      顾风止的意识扫过这一方天地的每一个角落。她有种强烈的预感,只要她想,她的身体随时能进入到这方世界。
      
      心脏砰砰砰跳个不停,顾风止觉得今天得到的惊喜,比她一辈子加起来都要多。
      
      顾风止急着想测验心中的想法,所以不顾自己还残着的身体,挣扎着从病床上走了下来。
      
      顾风止左脚裸,在摔下楼梯时应该受了伤,即使过了好几天,脚踝的地方还是一片骇人的乌紫色,刚一碰地,就传来刀扎般的痛感。
      
      左脚使不了劲,但好在右腿没事,配合着左手,扶着墙顾风止也能慢慢移动。
      
      刚进厕所,顾风止便迫不及待将房门给反锁死。然后,身体顺应意识进入了那方奇特之地。
      
      一阵晕眩,当顾风止好不容易扶着身边的大树,稳定身形站稳之时,就发现自己正站在宅院中间的石板上。
      
      质朴的青石板上已经落满枯叶和灰尘,踩上去就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顾风止移动着身体来到宅子内,发现这屋子其实并不是很大,一个大堂一间卧室,一个厨房加洗漱间,再加上一个仓库总共也就一百五十平方左右。
      
      比起那些小说中写的动则一个小世界,再不济也是一个灵泉空间,或者什么修真空间来说。她这个简易空间还真不够看。但顾风止却很知足。
      
      因为她深知在末世中能得上一个独属自己的空间,已经是得天之幸了。再贪心就有点蛇吞象了。
      
      而且这空间虽小,但有田有水有屋,能种地,就不怕没粮,只要有口吃的,人就有活路。
      
      好好利用,这空间绝对是他们家在末世生存的根本。
      
      待把房子走遍,身体实在受不了,顾风止才依依不舍的从空间里出来。
      
      出来后,顾风止很没理智的使劲地掐了把大腿上的嫩肉,剧烈的疼痛提醒她,这绝对不是幻觉。
      
      

  • 作者有话要说:  空间不会变大,永远只有这么大。担心金手指开太大就没有末世生存的艰辛感。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