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第6章 ...

  •   说着说着男人眼睛里就流出眼泪,表情也极为悲愤,都说男人的泪水不是伤心到了极点,是不会在人前流露,现在这铁汉垂泪一幕就给其他人带来了极大的震撼。不少人就相信了他的话。
      
      “哎,真是看不出来啊,医院居然这样办事!”
      
      “人家儿子被他治残了,肯定会来闹事,晏医生这下怕是有麻烦了。”
      
      “这么容易就出了医疗事故,谁还敢来这看病。”
      
      “我跟你说现在医院的黑幕可多了,不塞钱,你还排不到手术……,不给医生送礼,你连病房都住不到。”
      
      “真的”
      
      其实很多人没经历过医院的所谓黑幕,但人总是盲目从众,同情弱者。近些年来电视里播放的越来越多的医院黑幕还有高昂的医疗费,让许多普通民众对医院都有着极深的怨气。现在他们也不明白哪方是对是错,只是跟着宣泄自己的怨气罢了。
      
      周围的恶语质疑,几乎要把中间几位医生和护士给淹没。几位医生护士的辩解之语,也犹如那风中之烛,岌岌可危。
      
      “不是这样的。”
      
      “许华在进医院之前左腿就已经大面积压损,严重感染。如果不截肢,活都不活不……。”
      
      “现在我儿子已经这样了,你们还狡辩。”
      
      “医院不给个说法,这事情永远没玩!”
      
      护士的话都没说完,就被男人粗暴的打断。他猩红的一双眼,瞪大犹如穷凶极恶的野兽,同时手中的凳子狠砸了一下房门,木花四溅,凳子裂成两半,暴力,粗蛮毫不掩饰其威胁之意。
      
      “啊!”
      
      一群一直在温室里的医生护士,毫无疑问被他的凶狠吓住了。
      
      “你要医院怎么给你说法。”
      
      唯一没有被男人震慑住的晏医生,推了推鼻梁,冷静的道:
      
      男人看了看附近给他壮势的亲朋,转了转猩红浑浊的眼珠,狠声道:
      
      “我家华子,一辈子都被你们医院毁了,起码得赔五百万吧!。”
      
      “五百万,这也太多了吧!”
      
      晏医生还没回答,旁边的吃瓜群众就不可置信的出声。
      
      “这还没死人,就要赔五百万,医院肯定不会给。”
      
      “这人也是贪。”
      
      周围议论声再次响起,只不过这次都是控诉男人的贪婪。虽然他们之前因为同情弱者附和这一群人。但现在这群人张口向医院索要的天价数目,即使是他们昧良心,也赞同不了。
      
      “都tm给老子闭嘴。”
      
      “想找打是吗。”
      
      男人拎着只剩一半的木凳,狠瞪了身后一圈。
      
      都说软的怕横的,这下可不对应。看戏比得上自己的命吗?后方的人群,在男人的目光下安静的退开一米远。
      
      “不赔老子五百万,老子跟你们没完。”
      
      晏医生看了看他们身后,反光的某处,冷声道。
      
      “你这是耍赖,在动手术之前你是有阅览并签署过知情同意书的,我们医院没有任何欺骗,在法律上也没有任何赔偿你们的责任。”
      
      “我不管,我儿子就是在你们医院出事的,必须你们负责。”
      
      “不赔钱,我就天天赖在这里,让你们做不了生意。”
      
      男人蛮横的挥舞手中的板凳,其身后的家属也跟着大声附和。
      
      其实男人刚开始也没想敲诈医院,但现实实在是太难熬了,为了给重病的儿子治病,不甚富裕的家庭不仅负债累累,就是儿子以后的复健保养费他们也筹不起。
      
      其次他儿子也这么大了,以后的结婚费,车房费,更是压在他们身上的一座大山。因为实在没办法,他才会在看到电视里面的医闹,想到走这条捷径。
      
      这些医院都是做生意,爱名声的,只要他们闹,肯定是会给钱给他们封口的。
      
      是的,看了那么多条新闻,男人也有点经验,只要闹大了,肯定不会亏。
      
      他们不怕丢脸,但医院这块宝贵玉砖,肯定是不敢跟他们这块乱石,一直死磕。
      
      框上一笔,他跟老婆儿子三个可以轻松一辈子,值了。
      
      晏医生也无语了,不怕流氓没文化,就怕流氓不懂法。
      
      晏医生没说话,但男人还在继续逼迫他“说……你愿不愿意赔。”
      
      这时后面人群也传来声音。
      
      “快让开。保安来了。”
      
      “让开点的。”
      
      “赔不赔。听到保安来了,不管是男人还是其家属都出现了一丝急色和慌色。
      
      “小子,听说你是这里最好的外科医生,一年赚的钱肯定不少,赔点怎么了。”
      
      “不管怎么说,我们华子也是在你手上残疾的。”
      
      最先进来的中年妇女呲的一下窜出来,踮着脚,一张油腻的胖脸上全是汗,眼光闪烁不定,不用威胁,这次改用道德压迫了。
      
      “我赚多少钱根本和这件事没有一点关系,在这场手术中,我并没有做错,我已经尽最大的能力,给患者换取最小的损失,不管从法律和道义上,我都没有义务赔偿你们。”
      
      不愧是经常做手术的医生,晏医生身上始终保持绝对的冷静,说话也滴水不漏。
      
      一侧男人听到身后保安的脚步已经越来越近,他直勾勾望着态度始终坚定的晏医生,咬牙切齿,面部因为颤抖而痉挛,浑浊眼底闪过一丝凶光。
      
      “不赔钱,那好,你就把你腿赔给我儿子。”
      
      男人突然跑步,提起手上的木椅就往晏医生的腿凶猛砸去。
      
      虽然男人气势一直很凶,但一直只动口没动过手,所以此刻他突然的发难,是谁都没有预料到的。
      
      椅子在空中发出尖锐的呼啸,这力度不用看都知道恐怖。
      
      “晏医生。”
      
      护士之中有人已经不忍的闭上眼。
      
      “都是你们逼我的,你这个杂碎,以为老子真不敢动手吗?”
      
      男人大笑着,面孔已经狰狞扭曲。猩红的眼里全是疯狂与阴郁。
      
      晏度同样没有防备,加之两人距离隔得又近,他不可能躲得开,只能将自己伤害降到最低,晏度尽量将自己重要关节护住。然后等待疼痛的到来。
      
      “砰!”
      
      撞击的声音,不管闭眼的,还是正看着的,听到身体都不由自主的震了震。
      
      同时,一声凄厉的惨叫响起。
      
      “啊!我的手,我的手。”
      
      “……”
      
      紧张捂住眼的小护士。‘这声音不像是晏医生啊!’
      
      晏医生可是在无麻手术下都不吭一声的狠人,那样将风度与体面刻在骨子里的人,绝对不会容许自己在大庭广众之下,发出如同杀猪一般难听凄厉的惨叫。
      
      小护士悄眯眯的将手指沙开一条缝。从指缝之中看到晏医生还好好的站在原地。现在抱手痛叫的竟然是施虐者。那把行凶武器木椅,躺在距离晏医生一步远的地方。
      
      这是什么神转折。小护士瞪大眼睛,很好奇自己闭眼这十几秒到底错过了什么精彩瞬间。
      
      “不许动,不许动。”
      
      “趴下,还敢行凶。已经报警了,警察就在路上。”
      
      “都抓起来,抓起来。”
      
      后赶到的医院保安,首先一个虎扑就将还在抱手痛叫的男人,给扑到地上。紧追其后的一个保安同时快速将他的手制住。
      
      真正敢动手的就一个男人。其他亲属都是来壮势的。现在首恶被制,其他人也瞬间没了章法。
      
      面对一群人高马大的男保安,这些人耍赖的耍赖,撒泼的撒泼,求饶的求饶。花样百出。
      
      局势很快就稳了下来。
      
      “已经没事了。”
      
      “散了。散了。”
      
      保安将这一摞人给拽了出去。
      
      病房内很快只剩下了这群惊魂未定的医生护士,还有原先的病人及家属。
      
      “晏主任你没事吧!他们没伤到你吧!”
      
      一个医生从外面走进,担忧的问着为前晏医生。
      
      “没事。”
      
      晏医生将目光从地上的马克杯收回,习惯性的垂下眼皮,浓而长的黑睫毛,在其下投入一道浅浅的阴影,也遮住其琥珀色眼底的流光。
      
      “那就好,那就好。”
      
      医生扎扎实实的松了口气。
      
      “你们先走吧!今天下午还有五台手术,你们先去准备,我稍后过来。”
      
      “好。”
      
      随着护士将病房内狼藉整理好,病房也恢复了最初的安静。
      
      病床上的顾风止,不动声色的松了口气。觉得嘴里咬着的鸡腿也香了不少。
      
      “还给你。”
      
      当顾风止端起一旁的酸奶解腻时。一只天空蓝色的多啦A梦马克杯,从天而降。
      
      顾风止含咬着吸管。抬头看着在她面前投射一大片阴影的人,点了点头。
      
      晏度看着坐在病床上,打着石膏,外表看起来文静乖巧的女孩儿,清透的眼睛里不由流露出淡淡的笑意。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他也不会相信面前这个还有着婴儿肥,学生气十足的女孩,是一个会用水杯将人砸至脱臼的暴力girl。
      
      顾风止抬起眼睛,敏锐的感觉到面前的这个医生在想什么奇怪的东西。只不过……和她没关系,她的炸鸡还有好多呢!。
      
      顾风止开心的弯了弯嘴角。
      
      之前的人太闹腾,害得她吃东西也不能尽兴。
      
      “呼噜”
      
      转着眼珠,顾风止一大口就吸了小半杯酸奶,冰凉酸甜的口感瞬间占据了全部心神,一种通透舒爽的感觉,从里到外油然而生。
      
      细细碎碎的果粒在唇齿之间调皮穿窜,留下黄桃特有的蜜香与甘甜。
      
      

  • 作者有话要说:  给男主两章,下一章空间来了,然后买买买。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