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病房重新恢复安静,顾风止的目光落在了王梦雪遗留在她床上的袋子上。
      
      嗯!她的衣服,毛巾,生活物品,还有最重要的……
      
      顾风止挣扎着僵硬的身体,用完好的左手一点一点别扭接近床尾袋子,在里面摸索片刻,然后掏出一个手机。
      
      呼……。
      
      整个动作不大,但对于身残志坚的顾风止来说却不是一个小挑战,总之等她达到自己的目标时,她全身已经出了一层薄汗。
      
      但感受到手里金属外壳所传来的冰冷触感,顾风止心里却很开心。
      
      “是这样的吧!”
      
      她有些生疏的在手机侧面摸索了片刻,才按开了手机开机键。
      
      悦耳的音乐,小清新的壁纸,种种熟悉的东西让顾风止有种恍然隔世之感。
      
      纵然已经十多年没碰过这东西,但毕竟手机是她曾经形影不离,几乎成瘾的家伙,在操作几番,唤回曾经的手感后,顾风止快速熟练起来。
      
      打开通话记录,顾风止首先就看见开头妈妈的电话号码。水光在泪眶闪现,顾风止手快速的点了下去。
      
      滴滴,连线的声音在耳边响。顾风止卷了卷身上的被子,然后将整个人都蜷缩在松软的被子与枕头之间。
      
      脸孔被她埋在枕头里,所以呼吸间都是消毒水浸泡的味道,已拉至头顶的被子盖住了外界所有的光线,甚至连声音都被隔绝,她仿佛被隔离在了另外一个世界。
      
      耳边的电话声,因安静而被放大,滴,滴,……每一声似乎都敲打在了顾风止的心尖上,让她心口又酸又麻。
      
      这一刻的等待似乎格外的漫长,黑暗中顾风止大瞪着的眼睛始终眨也不眨,握着手机的手,不知不觉中已经浸满了汗渍。
      
      “呼,呼……”
      
      终于咚的一声表示被接通的声音,好似天籁。
      
      “知知啊!怎么这两天给你打电话你也不接,微信也没人回,是不是手机坏了?”
      
      “……”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语气,曾经无数次在梦里徘徊,此刻终于在现实响起。
      
      顾风止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怎么也出不了声,喉咙里像是堵了块石头,任她怎么张喊都没有反应。
      
      而随着手机那边顾妈妈的声音不断传来,顾风止拿手机的手也开始抖起来,接着整个埋在被子里的身体也不受控制的抖起来。
      
      “知知……听得到吗?怎么不出声。”
      
      “知知”
      
      电话那头良久没有声音传来,让激动的顾妈妈,敏锐的发现了不对劲。
      
      也许是母女同心,顾妈妈声音激动起来:
      
      “知知,你出声啊!”
      
      “有什么事你就跟妈妈说啊!”
      
      “你要急死妈妈啊!”
      
      电话那头的声音已经出现明显的颤音抖音,顾风止知道妈妈已经急了慌了。
      
      她想开口说,妈,我没事,你别急。
      
      但偏偏这一刻喉咙就像是断带了一样,怎么也出不了声。
      
      顾风止急啊!听着那头的声音。
      她用手粗鲁揉搓自己喉咙,不断激烈鼓动自己的胸膛,想要用丹田的力量带动嗓子。
      
      但这一切的动作只是让她呼吸更为急促而已。
      
      “知知,你出声啊!。”
      
      “妈妈担心你……”
      
      熟悉的话,让顾风止狰狞揉着自己喉咙的表情都凝固了。
      
      分不清现实还是虚拟。
      
      那天,空气中的温度几乎高得要将人蒸熟,但抱着妈妈手的顾风止却浑身冰凉,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只觉得天都要塌了。
      
      躺在破旧的床铺之中,因病痛折磨得只剩一把枯骨的顾妈妈,那日精神却异样的高涨,一双深陷浑浊的眼睛也亮得惊人。
      
      她紧紧抓着顾风止的手,像是要把她刻进自己的骨子里。干涩的声音,字字啼血。
      
      “知知,妈妈担心你啊!妈要走了,你还没懂事,这世道你以后该怎么办啊!。”
      
      ……
      …………
      
      “妈……”
      
      喉咙里挣扎出声,但更像是从灵魂里挤出来的声音。
      
      被子下黑暗中顾风止全身一片濡湿。蜷缩的身体因为过于激烈的情绪而不断发抖。
      
      这一刻空飘飘的灵魂似乎终于踏实的落在了躯体上,曾经所有被埋藏的想念心酸,也有了宣泄之处,顾风止眼泪鼻涕这一刻全部一股脑的钻了出来。
      
      “妈……”
      
      顾风止轻轻的,小心翼翼的喊着,试探着,她很怕,很怕这只是她的一场梦,梦醒后,她还是孤独一人。
      
      “哎!知知。”
      
      “你这孩子在怎么就不说话,妈都要担心死了,是不是哭了。受委屈了”
      
      “别怕,有妈妈了。”
      
      有妈妈。
      
      顾风止眼睛湿漉漉的,但随后牙齿却用力的咬在自己的手背上,因为她生怕自己一松口,口里就会发出崩溃的哭声。
      
      她又有妈妈了。
      
      她不能让妈妈担心。
      
      顾风止鼻子用力的呼吸着,口下也用力,剧烈的疼痛似乎让她痉挛的身体好了些。
      
      当手背都流出了血,顾风止情绪也终于平静了些许。
      
      “妈,我没事,我就想你了。”
      
      强忍住哭腔的声音,有些怪。但这已经是顾风止克制的极致。
      
      十多年的思念,像一股洪流随时都能将她击垮。如果不是不想让妈妈担心。她早在电话接通的第一时间就崩溃了。
      
      “没事!没事你会说想我吗?我三天两头跟你视频,就从没听你说过想我。”
      
      知子莫于母,顾风止是什么性格的人,顾妈再清楚不过了。虽然外表文静,但内里却极为好强,当初她毕业后不顾他们反对,一意孤行留在外省,期间就算过得再苦再艰难,也没听她说过一句抱怨和后悔,这次能让她说出想他们,女儿绝对是遭大罪了。
      
      “顾风止你胆子大了,竟然还敢骗妈妈。”
      
      在顾妈妈嘶哑带着颤抖的声音中,顾风止心中所有防线全部崩塌。颤抖的手,再也堵不住崩溃的哭声。
      
      “哇……妈,我好疼,我手骨折了。我想家,我想你和爸爸,想爷爷奶奶。”
      
      “什么,你手骨折了。怎么骨折的。”
      
      电话那头的顾妈妈听到女儿的话,当即脑袋就是一晕,心脏砰砰跳个不停 。
      
      “我,……我室友……和和他男朋友吵架,不小心把我给推下楼梯了”
      
      顾风止的声音抽抽挞挞,断断续续的,隔着电话线都能感受到那头的心酸难受。母女连心,顾妈妈只觉自己的心都要碎了。她女儿什么时候遭过这么大的罪,顾妈妈恨不得以身代之。
      
      “这都是一些什么人啊!,打架就打架,竟然还不长眼的打到你身上。”
      
      “你等着,我和你爸马上赶过去。”
      
      “嗝!好 ……好。”
      
      “知知,你现在在医院吧!做了全身检查吗?”
      
      “做了。”
      
      “那医生有跟你说,除了手的问题,还有其他问题吗?”
      
      “其他都是一些外伤,医生说了没有什么大问题,只要好好养一下就可以了。”
      
      “那就好,那就好。”
      
      顾妈妈听到没有大问题,高悬的心脏终于落了一半。但想到女儿在那边孤身一人,生病了也没个人照顾,她又恨不得现在就插上一双翅膀飞过去。
      
      “知知身上的钱够吗?不够妈给你打点。”
      
      “够了够了,不用。”“反正你和爸马上就要过来了”
      
      顾风止连连拒绝,说到最后还带着点少有的娇气。
      
      听得顾妈妈就是一叹。
      
      “够了我也给你打点,有钱好办事,没得嫌钱多的,你手不好使,去请个护工。我和你爸估计还要明天早上才能到。”
      
      顾妈以一种不容置疑的语气,拍板说道。
      
      “好。那妈妈你和爸爸过来的时候,要注意安全,我这里已经没什么问题了,你们不要急。”
      
      顾风止也没有再推辞,一是她很熟悉她爸妈的脾气,她是独生女,爸妈一直宝贝着。二是接下来她需要用钱的地方确实很多。
      
      “好。知道知道。知知你好好养,我这就叫你爸收拾东西开车走。”
      
      顾妈妈脾气性格一直是雷厉风行。况且这次是宝贝女儿出了大事,要不是没条件,她真的恨不得插上一双翅膀,立马飞到女儿面前。
      
      现在手里的东西一丢,就吆喝上了前面店面的老公。
      
      而和妈妈通完一道电话里的顾风止,也感到踏踏实实脚踏实地之感。全身上下从灵魂到身体顾风止都宛若得到一次重生,刚睁眼时如活死人一般的沉沉暮气,现在全部一扫而光。少年的朝气和澎湃再次回到她的身上,同时还多了一种更让人移不开眼的坚韧与沉着。
      
      少女就像那在石沼里沉浸了千百年的珍珠,此刻终于洗掉一身污秽与泥泞,在阳光下重新焕发出耀眼独特的光芒。
      
      因有家而不在孤单无依,因有要守护的人,才有一颗强大的心。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