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2章 ...

  •   医生嘱咐的话,顾风止此刻完全听不见了。因为此刻她的身体灵魂都处于一种极度震惊狂喜的心绪中。
      
      手指毫不留情掐在娇身惯养大腿上,所产生的尖锐刺痛,让顾风止更加觉得眼前这一切不是幻觉,幻觉怎么会有如此真实。
      
      连人的神态,还有那些都消失在顾风止记忆里的医疗药物机器都呈现出来。
      
      即使再不敢置信,但当种种事实摆在她面前,顾风止也相信了重生这种神奇的事情,是真的发生在她的身上。
      
      2020年,7月1号。自己回到了末世前三个月。
      
      顾风止手紧紧握住病床边的栏杆,才控制住自己的失态。
      
      顾风止是一个内敛的人,加之过了十五年末世,心态更是磨练得坚如磐石,但当重生这种事发生在她身上时,她还是有些抑制不住流泪的冲动。
      
      不是为了其它,只是很高兴还能见到那些还好好儿的至亲。
      
      病房的门开着,门外来来往往经过一些病人,医生护士,还有家属,有些可能因为担忧病情,脸色不怎么好。但起码他们脸上还有种生机活力与对未来的期望。而不是行尸走肉般的木然与苍败。
      
      “真好啊!”
      
      顾风止近乎贪婪的大口大口呼吸着这空气中并不好闻的消毒水味,身体里的血液在疯狂沸腾,心跳如擂战鼓,有什么在不断叫嚷。
      
      “不急,不急。”
      
      顾风止按压着体内剧烈跳动的心脏。眼边处泛出一丝水光,被泪水浸染过的眼睛额外的澄澈明亮,里面的光几乎让人不能直视。
      
      沉浸在巨喜之中的顾风止不知道身边医生护士什么时候离去,也不知道一个年轻俏丽提着袋子的女孩正推门而入。
      
      “阿止,你醒了。”
      
      看到顾风止醒过来,女孩脸上露出惊喜,同时脚步也不由加快。
      
      “我猜你也是这几天醒,看,我把你手机带过来了。”
      
      “还有阿止对不起,我是真的不知道,贺州会把你给推下楼梯。”
      
      “对不起……”
      
      也不等顾风止反应,进来的女生啪啪的就是一顿连语。
      
      “现在你怎么样还好吗?”
      
      ……
      
      顾风止眼神复杂的看着面前年轻又漂亮的王梦雪,有些恍惚,说实话她对于王梦雪最深的印象,还是末世时她带着人来到村子里抢劫,干瘦扭曲又疯狂的样子。
      
      “怎么了。”
      
      “是不舒服吗?”
      
      王梦雪终于注意到顾风止可以说直勾勾看着她的眼神。那眼神诡异复杂。让王梦雪情不自禁的摸了摸自己的脸:
      
      “还是我脸上有什么脏东西。”
      
      “没有,你很好。”
      
      直视王梦雪的眼睛,顾风止良久,点了下头低沉着嗓子一字一句说,声音里有股盖不掉的生涩和沙哑。
      
      “是吗?”
      
      王梦雪松了口气,脸上重新露出笑容。
      
      “阿止你现在怎么样。还难受吗?”
      
      顾风止没有说话,眼睛看向自己包着石膏的手,还有身上遍布的细小包痕。意思显而易见。
      
      王梦雪哑了言,知道自己问了一个蠢问题,脸上红辣辣的痛,她手用力的揉捏包包链条,嘴里只能再次抱歉:
      
      “对不起。”
      
      ……
      
      “我不原谅。”
      
      看向王梦雪不可置信的眼神,顾风止表情比她还震惊:
      
      “你们把我害成这样,不会以为一句对不起就完事了。”
      
      “那也太不要脸了吧!”
      
      “我受的痛,还有被耽误的工作,谁来承担。”
      
      对于和王梦雪这件事过了十多年顾风止还记得清楚,主要是因为这是顾风止人生中唯一一次住院。
      
      顾风止是农村长大的孩子,从小田里爬山里钻,身子壮得不得了,除了疫苗,她人生中需要到打针的地步都寥寥可数。
      
      她感冒基本靠熬,摔了最多也皮痛一下。像骨折这种程度的伤,末世之前她也就一次。
      
      说来这事,顾风止也完全是遭了王梦雪和她男朋友的池鱼之殃。
      
      王梦雪和顾风止是大学同学,毕业之后两人工作的地点近,为了省钱两人合租在了一起。
      
      这次的事,就是王梦雪和她男朋友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两人在合租的地方吵了起来。
      
      顾风止虽然没谈过恋爱,但也知道男女之间的事,其他人最好不要插手。况且王梦雪和她男朋友,吵得也不少。
      
      所以虽然在家,但顾风止也很懂事的一直躲在自己房间不出来,把充足的时间空间,留给这一对小情侣。
      
      按照她们平常的循序,吵完后,男人摔门而去,冷战两天,然后王梦雪求和,再然后再次和好,再次吵架。
      
      但偏偏这次王梦雪不走寻常套路,吵着吵着竟然将屋内置身事外的顾风止拉出来,硬要她给他们评对错。
      
      不善言辞的顾风止真的是有苦说不出。只能和稀泥。
      
      她这种态度,对于爆怒之中非要分个谁对不起谁的小情侣,明显是不满意的。
      
      在小情侣从吵到动手动脚之后,顾风止被王梦雪的男朋友不经意推下了楼梯。
      
      “我们不是朋友吗?贺州他也不是故意的。”
      
      王梦雪不是个脾气好的人,之前因为知道自己是对不起顾风止,才会软下身子。但现在看到一向沉闷好欺的顾风止不仅不接受她的好意,还表现得不依不饶,她也燥了,语气里有掩饰不住的气愤。
      
      “呵!因为是朋友,所以被你们害成这样,一句对不起就可以了。”
      
      “那我还真当不起你的朋友。”
      
      顾风止表情始终淡淡,但语气里的嘲讽是个人都听得见。
      
      “你说,你要怎么样。”
      
      看着顾风止的表现明显不愿善了,王梦雪咬着一口白牙,语气也有些阴阳怪气。尤其注意到周围有些人,已经好奇的看向这边。有点爱面子的王梦雪脸色更坏了。
      
      虽然这次他们是有点过分,但王梦雪是从没想过,宿舍里的脸皮最薄的顾风止,有一天会硬起来,跟她撕破脸皮。
      
      毕竟他们在大学时就是好朋友。凭他们这么多年之间的感情,这点事还需要介意
      
      是的王梦雪从刚开始就没把这件事太挂在心上,因为她跟顾风止做了这么多年的朋友,早已经摸透了她的性格。顾风止这人单纯,脸皮子薄性子也软,只要她多陪几句好话,顾风止也不会好意思跟她多计较。
      
      但王梦雪计划是挺好,却没想到白豆腐也有咯牙的一天。
      
      “赔钱!”
      
      顾风止拿起床头柜上的水杯抿了一口,好整以暇的道:
      
      “赔钱”
      
      王梦雪的眉头几乎要皱成疙瘩。脸色阴沉得可以滴水,眼睛死死地盯着顾风止。
      
      “是啊!赔钱,我被你们情侣害成这样,总不能医药费误工费,还有营养费都要我自己承担吧!”
      
      “要多少。”
      
      “五万。”
      
      听到五万这个数目,王梦雪立刻深吸了口气,她家里条件不好,从小受惯了贫困的苦,所以长大后对钱和物质一向看得很重。顾风止这下是完全截到她的软肋。
      
      王梦雪的脸色很难看,呼吸也急促起来,但她竭力忍住,额头上的青筋一跳一跳的,挤出笑容:
      
      “阿止不要无理取闹了好吗?我承认是我们对不起你,但你要五万不觉得太过分了吗?”
      
      “五万过分吗?住院这么多天医药费起码也要一两万吧!还有我右手骨折,起码两三月都做不了事。说不定这期间我工作都会丢掉。五万我都已经是看在过往的情分上了。”
      
      “别跟我说你没这个钱,你一个包的钱。”
      
      顾风止笑容浅浅指着她身侧X家的香包,眼神冷静得不行。
      
      “再不济,你可以找你男朋友要,他不是富二代吗?而且这事他是主犯 ,你充其量是个次犯。”
      
      顾风止脸色认真,黑白分明的眼睛里却没有一点温度。
      
      十多年了跟她说感情,感情它比得上一斤大米一个面包。
      
      有些人,你对她容忍,她却从不会感激,只会觉得你好欺负。只想从你身上榨更多的油。
      
      王梦雪又快又重地呼吸着,额头上的青筋不住地跳动,最终她深深地又吸了一口气,然后睁开双眼,看向顾风止,目光中带着浓郁的阴沉:
      
      “顾风止我跟你认识了这么多年了,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
      
      “我这次真是看透你了。”
      
      “真巧,我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
      
      “我也是看透你了。”
      
      顾风止表情从始至终很认真,但正因为这个态度,说的话更气人。
      
      王梦雪的脸已经涨得通红。握着包的手是松了紧,紧了松,最后终是没忍住甩手就走。高跟的皮鞋在病房瓷砖的地板,发出的急促而愤怒的声响。
      
      顾风止看着她怒气冲冲的背影,转了转有些木滞的眼睛,似乎想起什么又出声补充道:
      
      “别想着耍赖。”
      
      “你不给我赔偿,我就报警,我就找你男朋友,我还去你公司里闹。”
      
      脚步声停下,片刻王梦雪失控变调的声音在病房外响起。
      
      “顾风止你tm就是一个无赖。”
      
      “无赖。”
      
      顾风止撇了撇嘴,露出个有些邪气的笑容。
      
      无赖好啊!无赖,舍得了脸,也吃不了亏。还专治自私鬼。
      
      上辈子,顾风止碍于彼此之间多年的感情,也矫情于自己那点面子,(毕竟太过计较的年轻人,总是被同龄人看不起。)在王梦雪多次诚恳的道歉下,半推半就的不了了之。
      
      可惜放过了她人,最后却苦了自己,顾风止事后不仅吃了自己两个月的老本,还辛苦了照顾她的家人。
      
      现在,顾风止只表示,脸皮自尊心这东西,它能饱肚子吗?它能抵多少物资。
      
      你要,我还能给你一打。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