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破产第五天 ...

  •   何遇不喜欢姜枳。
      
      虽说姜枳比阮甜甜先认识他十年,也追了他十年;虽说姑娘是他从小看到大的,优秀美丽耀眼;虽说她家有钱。
      
      但都不足以让他心动。
      
      就像一个近视而不自知的人,一直以为路边的草长莺飞不过是各种色块组成,不理解他人口中的美景。
      直到成年后,配好合适的眼镜,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
      
      直到遇见阮甜甜,何遇感受到悸动,才意识到这些年他错过的是多么美妙的一种情绪。
      
      后来愿意和姜枳恋爱,也不过是因为父母需要姜家的帮忙。
      拗不过父母的同时,又恰巧发现,这个天天跟在自己屁股后面的小姑娘,模样居然和阮甜甜有六分相似。
      
      他恨阮甜甜为了五百万抛弃自己,却依旧愿意和一个不爱的女人结婚。
      只因望向姜枳时,可以透过她看到阮甜甜的模样。
      
      ——姜枳还记得以上这些内容。
      
      也记得读者在看到这些剧情时,多么感动,流着眼泪哭喊:“何遇真是个深情的好男人。”
      
      作为被用来证明男主深情的道具,姜小姐可感受不到这个男人有多好。
      
      甚至在看到何遇的第一时间,就没忍住,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抛给他。
      
      哪知对方却又低低笑了两声。
      “枳枳,就算隔着墨镜,我也能看到你的眼睛。”
      
      “哦。”姜小姐从善如流地点点头,“那的确是我疏忽了。”
      然后摘下墨镜,再次对着何少爷翻了个白眼。
      
      她忘了还戴着墨镜,差点没将内心深处的嫌弃完整地传达给他。
      
      挺气人的一幕,但愣是把何遇逗笑了。
      看起来这位何少爷脑子确实不太正常。
      
      他舔舔嘴唇,直起身,终于不再是一副软骨症似的吊儿郎当。
      
      就连语气也正经了起来。
      “姜叔叔和姜阿姨年纪都大了,这次的破产不是小事,对于这个年纪人来说,绝对是一次重创,很难站起来。”
      
      年轻人虽然没有经验,但是他们也没有顾虑,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有能力承担失败的风险。
      姜父姜母就不行,有姜枳在,他们很难像年轻时那样放手一搏。
      也没有年轻时的无限精力了。
      
      姜枳虽然很想继续杠何遇,但想到逐渐老去的父母,她沉默了片刻。
      
      九月底,天晚的还不算早。19点,夕阳才刚铺了半个天边,小区的路灯挨个亮起,姜枳身后恰好立着最后一盏。
      橘黄色的暖光打下,几缕散光透过睫毛,打在白瓷似的脸上,投影暧昧。
      
      随着少女的睫毛上下扇动几次,何遇的心口也跟被羽毛挠了似的,痒了几次。
      这瞬间,何少爷失神了。
      
      直到少女抬起头,极嫌弃地瞪了他一眼,何遇才回过神。
      “抱歉,你刚才说什么?”
      
      光看到她嘴动了,一点儿声音都没往脑子里进。
      
      姜枳耐着性子又问一遍:“我说,你提这个干嘛?跟你有什么关系?”
      
      姜小姐语气不善。
      可大概是暖光打了太多,在何遇眼中,她这副模样一点进攻性都没有。
      
      反倒像是受了惊的小鹿,警惕地瞪着眼睛,伸着脆弱的鹿角对他说:
      “看到了吗!这很锋利,你敢靠近我就撞你哦!”
      
      活活给何遇的心看软了。
      
      原本还打算严肃教育她一番,这下可硬不起语气了。
      “我是想提醒你,不要再继续闹下去了。先前不管你是有什么原因,又为了什么目的,去做出那些荒唐事,我都可以既往不咎。”
      “我父母那边,你不用担心,这两年你做的一切都被我瞒下了,所以我们可以照常订婚,他们也会帮助姜家重新振作。”
      
      姜枳听得迷茫。
      她不懂何遇为什么总是让自己别闹了?之前发来的短信也经常是以‘能别闹了吗’开头。
      
      她闹什么了?
      
      这副迷茫让何遇觉得,她没将刚才的那番话放在心上。
      
      他不得不再次摆厉口气,将重点摘出来再讲一遍。
      “如果再像之前那样,做那些不着四六的事儿,迟早会传到我爸妈耳朵里,到时候不仅婚事黄了,连答应好给姜家的资助也会收回。”
      
      何氏夫妇是什么样的人,何遇作为他们的儿子,再了解不过。
      之前可以因为姜家家大业大,拿着五百万诱惑亲儿子的此生挚爱,让她离开。
      自然也会因为姜家破产毁约。
      
      之所以没第一时间让何遇和姜枳的婚事作废,是因为先前怕姜枳被别的富家公子追走,何太太找到机会就给各家太太散播消息,说自家儿子和姜枳情投意合,订婚是早晚的事儿了。
      
      眼下悔婚,不正好间接承认了,根本不是什么情投意合。
      他们何家就是看中姜家的钱。
      
      这种话传出去,跌脸面是小,就怕以后哪家富千金都不敢再嫁给何遇。
      
      姜家破产后,何氏夫妇看上去比姜枳父母还愁,整日青着脸,一有机会就告诉儿子。
      “你可要多注意点姜枳,但凡找到点毛病就要告诉我们,妈妈看看能不能借题发挥,把婚约解除。”
      
      对此何遇只是冷笑。
      
      云里雾里的姜枳终于通过他的重点get到了部分意思。
      “你威胁我?”
      
      “没,我是在表达诚意,只要你恢复和我分手前的样子,乖乖做我的未婚妻,我能保证何家会尽全力帮助姜家。”
      
      放屁。
      她又不是没看过小说。
      
      开始何家的确在努力帮助姜家,可一等白月光回来,何遇就立马和姜枳解除婚约,何家也借机收回了所有帮助。
      
      在后期,所有人疯狂打压姜家,践踏姜枳时,也没见这个男人伸出援手,实行他的半分保证。
      
      姜枳言语间未含半分情意,反倒带着些许讥讽地问他:“你有什么资格保证。”
      
      何遇不懂。
      那个先前总是跟在自己屁股后面跑,企图把最好地先给自己的姑娘,怎么就成了这副模样。
      
      是,他知道姜枳言辞犀利。
      可那向来都是对外人。
      从小到大,她从来没有对他尖酸过一句。
      连冷战都不曾有过。
      
      就因为姜枳的舔狗态度,何遇一直有极大的自信。
      
      连当初分手,包养池彻,在何遇的眼中,也只是为了引起他的注意,让他吃醋才会这么做。
      
      刚才姜枳查看短信时偷笑却不回复的样子,正证明了何遇的猜测。
      
      直到刚才,见姜枳过于铁壁防御的态度,何遇才有了一丝丝危机感。
      这可不像是随便闹闹的样子。
      难道她知道了阮甜甜的存在?
      
      这样猜测着,何遇便试探地问道:“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对我有这么大敌意,这么不信任我。”
      
      哪儿知道姜小姐压根懒得数他那些破事。
      
      她眼尾上挑,问他:“我凭什么信任你?难道你靠得住?”
      
      何遇点头:“当然。”
      
      她听后轻嗤:“你凭什么靠得住,难道你会上树了?”
      
      “……”
      
      费尽心机铺垫,换来这么简单的一句嘲讽。
      何少爷终于被彻底噎住了。
      
      “我虽然不知道你所谓的‘闹’指的是什么,但我知道的是,我的父母很疼爱我,他们事事以为我优先,绝不会存在为了生意卖女儿的想法。”
      “所以,如果我做了想做的事情,你就不能跟我订婚,何家就不能资助我们,他们一定不会让我和你继续联络。”
      
      姜枳谈这番话时,底气十足。
      这是真正被父母从小娇惯出来的孩子才能拥有的自信。
      
      她眯着眼打量了对方一通:“你刚才的那些话没敢告诉他们吧?”
      
      父母掉钱眼里的何少爷又一次遭到了暴击,嘴巴张了又张,最终也没能回上话。
      
      但不要紧,姜枳压根不需要他回复。
      她学着何遇先前的样子,对他懒洋洋地笑了笑:“真可惜,你应该先告诉他们的,这样就不会有自信在我面前,以此要挟了。”
      
      真不好意思,她还真不是小鹿。
      喊她大尾巴狼都算是含蓄了。
      
      姜小姐说完后半秒都没耽搁,拎着手包踏入楼洞,擦肩而过时连余光都没施舍给何遇。
      
      进电梯、按楼层、推墨镜,一气呵成。
      自然没瞧见男人投来的复杂目光。
      
      她以为这番舌底争锋后,何少爷应该自尊心受挫,短时间内不会再登门了。
      说不定还能气恼地对外宣布,娶谁也不娶她姜枳。
      
      那可就太好了。
      这样阮甜甜和她的舔狗们也不会再敌视姜枳了,说不定危机也能借此避免。
      
      却忘了考虑‘人性本贱’的真理。
      
      *
      
      两人过于投入,没注意到小区角落有人在偷拍他们。
      
      在姜枳上楼后,对方将照片的原图挨个传输给了那个指使他来调查的男人。
      
      见原图传送完毕,私家侦探拨通了备注为‘池’字的号码。
      
      不过响了两声,对方就接通了。
      
      他连忙问:“喂,老板,照片收到了吗?”
      对方的回答如往常一样简洁:“嗯。”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淡淡一个‘嗯’字,愣是让私家侦探听出了咬牙切齿的感觉。
      
      但……怎么可能呢?
      这位可是佛一样的池大少爷。
      
      两人合作多年。
      他调查出了池先生、池太太那么多龌龊事,从没见池大少爷皱一下眉头。
      甚至没有捅破那些龌龊事,一直维和着表面太平。
      
      池大少爷一看,就是极有城府,能忍辱负重,不将喜怒形于色的狠角色。
      
      怎么可能会因为一张照片失态?
      
      肯定是他耳朵有问题。

  • 作者有话要说:  姜枳说:“男人靠得住,母猪会上树。”
    何遇沉默不语。
    来让我们看看假如是池彻,他会怎么回答。
    哦不,池少爷根本不回答,他直接脱了外套去爬树了!
    【并没有说池少爷是母猪的意思,是褒义不是贬义,皮一下很快乐!】
    感谢在2020-01-28 16:32:05~2020-01-31 10:48:1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只嘤你太美 2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虫爷说 43瓶;丝飞华 20瓶;安静如鸡什么梗 5瓶;樱桃小新 3瓶;晴朗、金针菇牛肉、Az曌翊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