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破产第四天 ...

  •   国庆节前的那周,姜父打来了电话。
      
      姜枳正在卸妆,用小指勾起蓝牙耳机挂好,才按下接听键。
      
      “国庆节当天能回家吗?”姜顺尧开门见山。
      
      “可以,学校照常放假,还不补课。”
      姜枳睨了眼日历。
      “国庆节前是周日吧?那我周五下午就能回家。”
      
      说着,她余光扫见右侧正在打游戏的离离。
      对方忽然挺直了腰板,身体向姜枳的方向偏来,手指还在敲击屏幕。
      
      姜枳视力不错,能看到离离的游戏角色早被M24爆头。
      队友正在救她,她却操纵着角色到处乱爬,离开反斜坡被彻底打死。
      
      哟,这是注意力全在自己这里呢?
      
      姜枳观察着离离,继续通话。
      “不过,为什么突然让我回家?之前你和妈妈不是一直说杂事太多,不让我回去吗?”
      
      姜顺尧含糊道:“……总之你回来就行了,有事情要谈。”
      
      先前不让她回家,是怕女儿受到危险。
      那家害他们破产的公司雇了不少混混来讨债,个个流里流气,手段卑劣,白天堵路口,夜晚砸大门。
      
      当初没说实情是怕姜枳担心,现在事情既已解决,就更没必要让她知道这些了。
      父母都这样,习惯瞒着孩子,一肩扛起所有。
      
      “行吧。”姜枳没继续问下去。
      反正父母要谈的事情,她能根据原文内容猜出个大概。
      
      姜枳软下声音:“那老姜同志,请你照顾好姜太太,也照顾好自己,千万别再久坐。每次拿你腰椎的片子给医生看,人家的脸都会皱成一团,褶皱纹路就跟片子上,你腰脊弯曲的弧度一样。”
      
      直到她说完,姜顺尧才将拿远了的手机又拎回耳边。
      “行了,你妈都没这么唠叨,”他一半嫌弃一半欣慰地道,“你也照顾好自己,钱不够的话就往家里打电话,别省。”
      
      说完直接挂了。
      
      姜枳没有将手机关掉,而是迅速清洗双手,擦干后翻查起了短信记录。
      
      每条短信的发送号码都不同,却都因短信内容的末尾有【何遇】二字,被姜枳统统丢进了黑名单——
      
      明明在遇到池彻后,她就和何遇挑明过。
      【我有了男朋友,希望你以后不要再给我发任何消息,也不要出现在我面前,不然他会误会。】
      
      那时候的何遇回复的相当爽快。
      短信回了个【OK】,就将姜枳拉黑了。
      
      她还以为自那天起,两人之间的关系就彻彻底底地断了。
      
      哪知道。
      姜氏刚向法院递交破产申请,后脚何遇就把她从黑名单内扯回来了。
      
      何遇:【在?需要帮忙吗?】
      姜枳:【不需要。】
      何遇:【这么久过去,你也该闹够了吧?】
      姜枳:【……?】
      
      没听懂,但不影响,姜小姐反手就是一个拉黑。
      
      对方则开始了短信和电话的轰炸,这下姜枳就算拉黑也不顶用了,拉黑一次,何遇就换一次手机号。
      
      连后期,姜枳因池彻换了手机号,在没人通知的情况下,何遇也能第一时间查到姜枳的新号码。
      
      并保持平均每天被拉黑十个手机号的速度,对姜枳继续骚扰。
      真是烦不胜烦。
      
      大约一周前,何遇才不再给姜枳发新短信,那会儿她没多想,只是觉得松了口气。
      现在想想……
      按照书中的剧情,现在应该到了她和何遇订婚的时期。
      
      难道何遇是从她这里下手不成,以‘何家会全力帮助姜家’的理由,直接找了姜父姜母?
      
      姜枳觉得头疼。
      
      一旁的离离还不知死活地喊她:“枳枳,你这周五下午要回家吗?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呀?要在家待到国庆结束吗?”
      
      姜枳这些天愿意搭理她,给离离造成了姜小姐还不知道造谣元凶是她的错觉。
      
      姜枳睨她一眼,没说实话:“不回家,刚才和我爸谈过了,直到寒假才会回家,怎么了?”
      
      离离讪讪道:“……没什么,就随便问问。”
      
      可那臊眉耷眼的样子,绝不是随便问问这么简单。
      
      入夜,集中调控的空调无声送入暖风,姜枳本就因何遇的事情烦躁,被热风一吹,更睡不着了。
      
      不过她的睡姿好,即使烦躁,从上床后到现在,也一下都没动过。
      
      对面床铺的离离见姜小姐呼吸均匀,双眼紧闭,还以为她早就已经睡了。
      
      于是放心地给男友拨通了电话。
      “喂,老公呀。”
      她声音甜腻,抱怨时都像撒娇:“本来还以为她国庆会提前回家,没想到直到寒假前都不回家,要一直占着宿舍床位。”
      “你不能来和我一起住了……”
      
      姜枳蹙眉。
      原来离离关心她会不会回家,是想要让男友在国庆的时候来宿舍住吗?
      
      这可不行。
      姜枳有洁癖,在家时卧室只让父母和保姆进入,朋友客人一个都不准踏入。
      和室友住已经是纯属无奈,但要让陌生男人也踏入这个房间,她可能会疯掉。
      
      不知道电话那头说了什么,离离的声音突然变得特别娇羞。
      “你讨厌,我才不会和你去宾馆呢!就算去宾馆也必须开两张床,就像是你之前来我们宿舍时那样,你睡姜枳的床,我睡自己的,中间要隔着条过道才可以!”
      
      姜枳差点从床上跳下去:“……?”
      
      她说什么?
      合着陌生男人早就进过这间屋子,并且不止一次在她身下的这张床睡过?
      
      恶心化作电流,从姜枳的脚底爬上尾椎,又分叉至双臂与头顶,同时炸开,她的焦躁感在这一刻达到顶点。
      
      不行,不能在这里继续住下去了。
      姜枳不仅想要调寝,甚至现在就想先冲下床,把床上的东西全扯进洗衣机里搅上一天。
      用洗衣粉都不一定能洗干净,要是可以,姜枳想往洗衣机里放消毒液。
      
      偏偏这种时候离离还要刺激她。
      前一秒还清纯的连开房都不让男友碰的小姑娘,下一秒就说着“哎呀真拿你没办法,那我就用语音帮你解决一下”,隔着电话磕起了炮。
      
      对床的娇喘声彻底击垮了姜小姐的承受力。
      她觉得在这样垃圾的小说内,就算换个寝室说不定也会遇到离离这类的奇葩。
      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将事情闹大,换个单人寝回来。
      
      姜枳一夜没睡,强撑到离离睡着,才从床上爬起来,将床单、被褥、枕套打包,一股脑塞进了行李箱内。
      
      她坐在椅子上直到天亮,见离离起床,才站起身,拉着行李箱对正在伸懒腰的若无其事地提了句。
      “哦对了,刚才我爸发微信,让我必须回去一趟,所以周五上午的课结束我就直接回家了,你不用等我。”
      
      对方则带着压抑不住的喜色回她:“知道了!”
      
      当夜,姜枳将干洗店清洁过的床上三件套换上,才爬上床,为了确认离离会不会继续她的‘鹊桥计划’,一直强撑着没睡。
      
      凌晨一点半,才等到了离离和男友的通话。
      “老公呀,我室友改主意要回去啦,你快订票,人家想你了。”
      “嗯嗯,还按照上次的方法,下午三点半,看门阿姨会换班,我去堵监控,你趁着她们在里面登记的时候跑进来,从后门进来!”
      ……
      
      够煞费苦心的了,连看门阿姨几点换班都查的清清楚楚。
      
      确认计划无误的姜枳,心中没了牵挂,这才安稳入睡。
      
      眨眼间,时间就到了周五上午。
      
      在这一周内,学校的风向又发生了新转变。
      
      像姜枳先前预料的那样,有部分人开始接纳离离了。
      
      这些人向外宣称:“做了这么久的同学,你们是了解那个眼睛长在脑袋顶的姜枳,还是了解离离?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们不知道吗?这次的事情虽然她解释不清楚,但我觉得肯定是姜枳做了什么手脚,将她绕进去了。”
      
      宣传的多了,听的人也开始信了:“就是啊,离离那么单纯,光凭她比姜枳那副狐媚子相清纯这点,我就无条件站她。”
      
      虽然王艳萍因为上次被姜枳打脸,丢了人,不愿意带队或对此发表看法,可还是有三分之一的人信了这个说法。
      
      急的班长转发各种聊天记录给姜枳看,希望能引起她的警惕。
      
      姜小姐回复的内容却全都一样:
      【没事,不用管他们说什么。】
      
      她不仅不怕风向转回离离身上,甚至希望大家宣传的更猛烈一点,最好全都站到离离的阵营里。
      这样她才可以挥一下手,打百人脸。
      
      周五中午放学,姜枳坐上了回家的公交车,在转乘第三辆时,她挑了最后一排的座位,拨通了宿管电话,进行举报。
      
      等第三辆车行驶一半时,丽芝的消息又发送了过来:
      【你在宿舍吗?】
      姜枳:【不在。】
      丽芝:【那为什么各种群里都在传,说你带了男人回宿舍!还被宿管阿姨抓包了!我刚才去你们宿舍门口看,宿管阿姨的确在哐哐砸401的门,吓了我一跳。】
      姜枳提醒她:【宿舍又不止我一个人住。】
      丽芝:【!!!】
      
      又过了一会儿,丽芝高高兴兴地为姜小姐带来喜讯:
      【!!是离离!是她带了男朋友回宿舍!】
      【那个臭男人不仅躺在你的床上,还想假装是你男朋友,也太恶心辽!结果宿管阿姨喊了四个警卫上门,直接撞开门,还把他架出来了,这才吓得他把实话抖出来!】
      【hhhh我看了一圈,先前说你不检点带男人回宿舍的,和说你狐媚子,夸离离清纯的是一拨人,这下傻眼了吧,现实教她们,谁才是真正的狐媚子。】
      【哇,这也太爽了吧!】
      
      她一连发了N条消息,看上去比沉冤得雪的姜小姐还开心。
      
      姜枳弯弯眼:【你开心就好啦,摸摸头,以后不需要跟这些人生气。】
      
      等到了下车,姜枳等来了她最想要的结果。
      
      宿管以短信的方式,将这件事情的处理结果发送给了姜枳。
      【抱歉,姜同学,是我工作上的疏忽,没能在第一时间将危险杜绝在宿舍外,让你受惊了。李离离同学因违反校规,按照条例规定被开除,在国庆假期结束前宿舍就会清空。因现在每个宿舍都是两人,所以在明年新学期前,你都需要一个人住。】
      
      明年新学期没到她就毕业了。
      
      这正合姜枳心意:【可我看八楼还有空宿舍,给我调一个新宿舍吧,毕竟有男人睡过的床板就算消了毒,我也住不下去。】
      
      对方没有过多犹豫,失职的宿管阿姨本就心怀愧疚,在姜枳走到自家单元时,手机叮叮响了两声。
      
      她没看另一条短信,直接点开了宿管的短信。
      看到【好的】的字样,姜枳才终于觉得身心舒畅,不仅弯了眉眼,连嘴角也情不自禁地微微上勾。
      
      破产又怎么样,你姜小姐还是你姜小姐。
      想要的总会弄到手。
      
      可姜小姐的开心,落在他人眼里,又成了另一种意思。
      
      “哎呦,我差点就以为你真的铁了心不想理我呢。”
      懒洋洋的男声从姜枳的对面响起,这熟悉的声音激的她立马抬起了头,双手紧攥手机。
      
      是何遇!
      他居然堵在她家门口!
      
      高大的男人无论是穿着还是长相,皆与该小区格格不入。
      他懒散地倚在楼门洞前,对着姜枳扬了扬手中还亮着屏幕的手机,低笑道。
      
      “原来你不仅每一条都看了,还在背后偷着乐呢。”

  • 作者有话要说:  丽芝课代表站在讲台上,对台下的众配角说:“来跟我念——你爸爸永远都是你爸爸。”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