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破产第二天 ...

  •   电话卡折断后,姜枳才想起自己还没和父母报过平安。
      
      “学校里有联通或移动的店铺吗?”姜枳边问离离,边对着全身镜整理衣物。
      
      家中大部分的鞋包都被贴上了标签,她能拿的不多,于是只挑选了两款包。
      
      一个是经典款晚宴包,可用作参加宴会——如果还有小姐妹愿意给她寄邀请函,并且宴会主题不是用作嘲讽或怜悯姜家。
      
      一个是百搭款,百搭她剩下不多的衣物。
      
      她拎起后者,将手机和钱包放入。
      
      “有,就在小商品街里,蜜雪冰城和Zara中间。”离离忽然想到了某处,手轻拍了下大腿,“对了,你还没去过那条街吧?”
      
      见姜枳点头,离离微微一哂:“果然,每次你来学校就直奔练舞室,一等到下课,又头也不回地离开学校,能找到宿舍就够让人意外了。”
      
      她又一次大发慈悲地解释给姜枳听:“从宿舍走向练舞室的那条路直通小商品街,走过练舞室后还会经过一个图书馆、一个公园,公园内那条被藤蔓笼罩的情人石板路的尽头有一个圆形水池,在水池的正对面,就是终点了。”
      
      离离话语夹枪带棒,可床下的姜小姐表情未变,丝毫不为她的言语所动。
      
      姜枳的妆容精致,从行头到气质,没有一点儿破产的样子,离离心里又泛了酸水儿。
      
      她日以继夜地期盼姜小姐破产,可不是为了看这个。
      
      在离离翘首以盼的画面中,灰头土脸的姜小姐会穿着二百块一件的淘宝款,左手挎着过季包包,伸着美甲破损也没钱再补上的右手,在食堂和人群挤,只为抢到一份不增脂的特制饭。
      
      “咳咳。”离离清了清嗓子,打算让姜枳帮她带份饭。
      
      梦想中的画面能完成一块是一块。
      
      哪知每次离离想落井下石,姜枳都会及时打断。
      
      她从柜子中拎出遮阳伞,扭动门把手:“成,谢谢。”
      
      曼妙身影一闪,随着“嘭——!”的关门声,消失在离离眼前。
      
      真·闭门羹。
      
      离离气到直翻白眼,她向后一躺,四肢像是水中的章鱼腿狠狠地在床板上扑腾了几下,而后发出土拨鼠地喊叫:
      
      “啊——!!!”
      
      *
      
      离离在原文中并没有被提起过,连配角都算不上,她再跳脚,姜枳也不会将她放进眼里。
      
      连回嘴噎她都觉得浪费时间。
      
      从宿舍到小商品街一共走了30分钟,这等于横跨了整整一个校园。
      
      姜枳边挑新号码边腹诽,明明上课的练舞房就在宿舍旁,食堂和零食店却在校园的另一头,阴谋,这绝对是学校为了保持学生身材的阴谋。
      
      上完舞蹈课,大家就算再饿,也没有力气横跨整个校园去买饭,肯定都选择回最近的宿舍睡觉补充体力。
      
      “美女!现在有个清凉一夏的套餐,每个月只要五十九,特实惠!”
      
      刚挑选好手机号,老板就开始对姜枳进行安利:“有20GB流量,200分钟通话,还送优酷和爱奇艺的会员呢!”
      
      其实这只是公司的要求,对每一位顾客宣传优惠套餐。
      
      老板见姜枳的一身行头十万止不住,根本没觉得她会搭理自己。
      
      哪想到这个戴墨镜的小姑娘在听完后,还真就点点头:“是挺划算的,麻烦您帮我办理一个套餐吧。”
      
      打扮时尚,落落大方,哪想到连说话都那么知礼数。
      
      “得嘞,”老板被那声‘您’字喊得舒心,帮姜枳换成了99元的套餐,“给你的号码在系统中改成了老用户,这样每个月同样只收59元,但比之前的套餐能多出20GB流量。”
      
      “那太谢谢您了。”姜枳笑着道谢,嘴角的梨涡现了现。
      
      刚进屋时的那股拒人千里外的劲儿,随着这个笑消散殆尽。
      
      这笑可真讨巧——
      老板心道,原来这就是富贵人家养出来的姑娘。
      
      好看。
      
      姜枳回到宿舍才登陆微信,“叮叮叮”几十条信息全弹了出来。
      
      大部分是校友,询问她为什么会回宿舍。
      
      姜枳略扫一遍,全都忽略。
      
      只点开了班长的对话框,进行回复:
      【姜氏提交破产申请,所有房产都被法院扣押,清产核资,等宣告破产后应该都会进行拍卖抵债,所以直到毕业考级前,我都会住在宿舍。】
      
      班长丽芝的名字也没在原文中出现过,可她从头到脚都散发着一股人畜无害的气息,姜枳对这种小姑娘天生有保护欲,自然在多方面都会照顾一些。
      
      连消息也是次次都回复。
      
      果然,丽芝连回复个‘抱抱’表情,也是和她一样软萌萌的小白兔:
      【明白了!我不会告诉别人的!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一定要来找我,我会尽力而为!】
      
      丽芝觉得,姜枳突然从养尊处优的境地跌落谷底,光是适应普通人的生活就够费劲儿了,她不应该在这种时候,再体验他人的差别待遇。
      
      【谢谢,但不用隐瞒。】姜枳回复道。
      
      她并非不承丽芝的情,只是头脑足够清楚。
      
      这事儿藏不住,只要不是可以永久掩埋的秘密,就没有遮盖的必要。
      
      况且,在班长询问之前,姜枳就已经告诉了离离,她可是个大嘴巴。
      
      乌发少女拿海绵轻轻涂脸的同时,侧头向上望了眼。
      
      离离正躺在床上,背对走廊。
      捧着手机疯狂敲击着键盘,时不时因憋笑,肩膀抖个不停。
      
      说不定现在就正到处宣扬姜枳的‘小秘密’呢。
      
      姜枳无所谓地将视线移回镜面,重新专注于护肤大事。
      
      *
      
      姜枳猜测出了错。
      
      离离没有将破产的事情告诉其他人。
      
      第二天姜枳去上课时,没有人对她投来异样的眼光,学院出名的狗腿子们依旧将她围在中央,嘘寒问暖。
      
      姜枳忍不住看向离离。
      
      班长信守承诺,她能理解。
      
      可离离呢?她不是会保守秘密的人。
      
      不是姜枳有色眼镜,她对于人的好坏敏感度非常强,鲜少有人能在她面前掩饰自己的本性,离离自然也早被姜枳摸了个透。
      
      趋炎附势,落井下石,还爱搞小团体,背后谈人是非。
      
      这么好的一个话题,绝对能让离离一跃成为焦点人物,她怎么可能会放过呢?
      
      两秒后,姜枳得出结论——
      没有第一时间宣布,肯定是因为有别的打算。
      
      这次她猜对了。
      离离的确是在等待一个时机。
      
      在姜枳回来的第一时间,整栋宿舍楼就喧闹了起来。
      
      “姜枳这么多年都没进过宿舍,今儿怎么来了?还托着行李箱?”
      “难不成是要来住?”
      “你这不是在扯淡吗,学校后面的三层复式洋楼看到了吗,姜小姐入学第一天购置的,要她来住宿舍?除非破产!”
      
      炙热的视线和压低的讨论声,都源于对她会来宿舍的好奇。
      
      人们最终决定询问姜枳的室友离离。
      
      离离被气得头昏,姜枳前脚离开宿舍,后脚她就拨通了男友的电话,大骂奇葩室友整整一个小时,直到姜枳回来。
      
      挂断电话后,才看到其他人的询问。
      
      这时候的离离已经冷静,她的眼睛滴溜溜地转了好几圈,想到了极妙的出气手段。
      
      【破产??你们误会了,没有破产。】
      离离否认后,另编一套新说辞。
      【枳枳是觉得,一起同学这么多年,却不了解大家,连名字都记不住几个,这样不太好。她决定来宿舍住一段时间,和大家亲近亲近。】
      
      这话乍一听,没什么。
      
      可等未来姜家破产的消息传出时,再回忆起这几句话,那可就有意思了。
      
      离离等待的时间不长,15天后,姜氏破产的公告流出,引起社会震惊。
      
      “姜氏?破产?怎么一点儿预兆都没有?”
      “是啊,根本无法想象。”
      
      姜氏已经繁盛到家族企业的地步。
      在国民眼里,能在姜氏工作,基本就等同于抱上了铁饭碗,努力工作就能一辈子衣食无忧。
      
      加班虽有,但福利极高,不仅加班时长有三倍工资,当天下班时间要是在午夜十二点之后,公司还报销打车费,且第二天下午两点前来上班便可。
      
      是年轻人梦寐以求的工作。
      
      “我姐姐就在姜氏名下的某家公司工作,刚开始虽没有对外宣布,但高层到基层人员,几乎每个人都知道这件事。”
      “姜董——也就是姜枳的父亲,在会议上转达,请各位提前做好准备,找好下家,其他公司也跑去挖人了,但奇怪的是没有几个人跳槽。”
      
      他们默契地选择与姜氏共同奋斗,直至最后一刻。
      
      姜氏为了报恩,也履行了承诺,直到最后也未曾拖欠过任何一位员工的工资。
      
      纸质与新媒体在报道时,皆默契地将重点放在了这上面,可见姜氏企业在全国人民心中的好感度有多高。
      
      可学校的姑娘们却对此毫不关心,她们只在乎姜枳破产的这件事。
      
      【刺激,太刺激了,你们看新闻了吗?】
      【看了看了,原来姜小姐回宿舍住的原因还真是破产了,先前那个谁还说不是。】
      
      离离看到群消息,笑得花枝乱颤,偏还要装作委屈辩解:【我是真不知道,她隐瞒破产,这也能怪我咯?】
      
      【好了好了,这要怪只能怪姜小姐太好面子,离离那么单纯,肯定会被她骗。】
      【不过,你们说她平时看起来一副精明相,原来都是假的,破产这种事情能瞒得住吗?尤其是姜氏那么大的企业,早晚得露馅,至于为了一时的面子强撑吗?】
      
      【是啊,哈哈哈,我刚才还特地翻回了当初的聊天记录,你瞧瞧她怎么说的,‘和大家亲近亲近’?我呸,整的跟领导下基层似的,从群众来到群众中去是吗。】
      
      姜枳跌落云端,群里却放弃了鞭炮,仇富现象在这一刻达到了极致体现。
      
      可光是骂骂并不过瘾。
      
      有人提议要教训一下姜枳,当着她的面揭穿破产事实,撕碎她的遮羞布!唾弃她!羞辱她!
      
      【这也算人民群众给姜小姐上的第一堂课,让她知道,带着骄傲和自尊可在集体中生活不下去。】
      
      这样的形容让人引颈翘首,再不热爱八卦的人也不会错过贵小姐狼狈失态的场景。
      
      有四个姑娘因长期被姜枳处处压一头,怀恨已久,这次的教训细节便由她们四位制定。
      
      第二天,离上课还有半小时,大部分同学因同一个目的提前到了班级。
      
      她们压腿拉筋,看似各干各的,实际上眼睛都不约而同地望向了门口,期待着主角的到来。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终于在临上课前五分钟,身穿黑色套裙的姜枳推开了门。
      
      嘶——
      
      他人形容外貌出众,总说这个人美若画,那个人英俊若雕塑。
      
      但这些并不适用于姜小姐。
      
      姜枳的那张脸,静止时,厌世冷漠、拒人千里,哪怕你到了她跟前,也觉得隔着千万里,伸出手能碰到的只有凹凸不平的油彩。
      
      可一旦她唇角上勾,眉眼轻弯,又或是像现在,仅仅是眸子在眼眶内溜溜转了一圈,刹那间画就有了生命。
      
      她的美是鲜活的,搭配上倾泻的阳光,太过刺眼。
      
      练舞房内的姑娘们不约而同地眯了眯眼,还未交战,气势就先输了一分。
      

  •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留言下前一百也有红包包收!
    感谢小天使们的投喂!=3=啵啵!
    安静如鸡什么梗扔了1个火箭炮、萌攻亭扔了5个地雷、淅沥稀里哗啦扔了1个地雷。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