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破产第十二天 ...

  •   姜枳拒绝何遇的那天,他的心情很复杂,仿佛这么多年来从来没认识过她。
      说一不二的小跟屁虫变了。
      
      可要说她是因为爱上了小白脸,所以转变态度,又不合理。
      
      因为何遇也调查了一番。
      他知道姜枳从破产后就再没见过那个小白脸。
      
      这样干干净净撇开关系、公事公办的做法,怎么看都不像是情侣。
      反而像是合作对象。
      
      思前想后,何遇终于想通了。
      
      在他看来,姜枳最初和自己分手的原因,的确是为了要气自己。
      后来可能是离开的久了,忘了他何遇的好,她心野了,收不回来了。
      
      又或者是,他的几次主动挽回让姜枳觉得她很重要,给了她自信,也给了她可以更加胡闹换取关注的错觉。
      
      ……
      
      何少爷对姜枳的不尊重显露于想法与言行。
      从前将她比作私藏玩物,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现今将她比作动物。
      
      可见姜枳在恢复记忆前,她的舔狗形象给何遇带来了多么深刻的印象。
      
      而且对于姜枳的不理睬,姜家的拒绝订婚回复,何遇也不是很挂心。
      他总觉得这要么是欲擒故纵,要么姜氏三口还没认清楚他们此刻的处境。
      没有能带来致命一击的困难,使姜家明白,此刻的他们已经不配拥有‘傲气’一词。
      
      于是,从那次会面后,何少爷不再主动联系姜家,也再不去堵姜枳。
      他忙着家族生意,忙着学习各项技能提升自我。
      
      等待姜家遇到困难后,主动联系他的一天。
      
      日子就这样过去,等何少爷回过味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一个月。
      
      “你家姜小枳怎么在打工啊?”
      一个玩的不错的朋友给何遇打来电话询问。
      
      “打工?”何遇一怔。
      
      “是啊。”
      电话对面的顾延颉掐断手中的烟,讲道。
      “有人说Serendipity来了个美艳动人的钢琴小姐,长得像姜枳,我听完还笑他们眼瞎,什么人都敢说像。结果我昨天去Serendipity用餐的时候,吓了一跳,那个钢琴小姐还真就是你的小妻子。”
      
      姜枳小时候总跟着何遇屁股后面跑。
      何母装作开玩笑,在别人面前多次喊姜枳是何遇的‘小妻子’,被人听回去学给更多的人听,一传十、十传百的,姜枳‘小妻子’的外号就在圈里传开了。
      
      何母手段高明,后来有不少公子哥对姜枳一见倾心,但都因为这个称呼,将心思藏到了最深处。
      
      何遇听完,沉默了几秒,随机右侧嘴角上扬,勾出一个讥讽的冷笑。
      “难怪。”
      
      “难怪什么?”顾延颉听的纳闷。
      
      难怪她这么久都不来求自己。
      原来是找到了工作,打算玩‘自食其力,寒门傲骨’的戏码。
      
      “没事。”何遇沉着嗓音说,“谢谢你告诉我这事儿。”
      
      他一点儿信息都没吐露,但语气将他不悦的情绪通通暴露。
      
      顾延颉没挂电话。
      
      他想了想,还是觉得应该提醒一下何遇。
      “虽说她之前找个野男人气你的事儿是有点过了,但你也不至于这么惩罚人家吧?让一个千金小姐出去打工,看别人脸色,你真忍得下心?”
      
      不说身体上受的苦,就单说心理上。
      
      “你又不是不知道咱们圈里的那群女的有多烦人,我女朋友告诉我,从昨儿确定Serendipity的钢琴小姐是姜小枳后,那群女的不约而同地定了Serendipity的位置,她们是去用餐还是有别的什么目的,不用我说你也明白吧?”
      
      “那又如何,”何遇依旧是冷笑,“这些都是她自己选择的结果。”
      
      他给姜枳递过橄榄枝,是她拒绝了。
      可何少爷自尊心那么强,自然不可能将这些告诉好友。
      
      顾延颉也只能理解为,是何遇不肯出手帮忙,想教训姜枳,让她长长记性。
      
      电话那头的顾延颉有些烦躁地叹了口气。
      他不太明白何遇的自信感是哪儿来的。
      “我也不劝你了,但希望你想清楚,圈里比何家位置高的、有喜欢姜枳的公子哥比比皆是。他们之所以还没动静,是以为你会出手帮忙,要是被他们知道了你的态度……啧。”
      
      估计一夜之间,给姜家雪中送炭的队伍能从西四环排到东四环。
      连好友本人也可能会成为这队伍中的一员。
      
      “成,我知道了。”何遇嗯了声,“我会让她辞职的。”
      
      听到何遇的保证,顾延颉这才安心挂了电话。
      
      殊不知,何少爷根本不是像他想的那样,亲自求姜枳辞职。
      何少爷上次碰了一鼻子灰的阴影,还没从心中散去呢。
      
      他打算玩脏的,在姜枳在别人面前出丑之前,就使绊子逼她离开。
      既然不能让她主动辞职,那就让她的领导上司把姜枳辞退。
      
      心脏的何遇,先是调查清楚姜枳总共打了几份工。
      
      在发现都是他常去,而且消费金额已经达到了钻石级VIP地步的场所后,何遇满意地笑了。
      “看来不需要费什么力气,三通电话就能解决了。”
      
      他自信十足地拨通了专属客服电话——
      姜枳应聘的三家店说是面向大众,但真正能常去消费的至少也是小资水准。
      
      场所深知这类人的通性,知道特殊性、差别待遇性,是有钱人们最乐意体验的服务态度,所以就连客服,也分多种渠道。
      
      比如,普通用户拨通客服电话需要等待转接,排队;VIP用户相比之下等待的时间会少一些;而钻石级VIP用户则不需要等待。
      他们有专属的私人客服,享有一对一服务,专门处理他们的问题,并保证,客户所提的建议一定在十分钟内解决。
      
      三秒,客服便接通了电话。
      甜甜的少女音从电话那头响起,训练有素地询问何遇来意。
      
      何遇也不绕弯,开门见山道:“你们有个员工服务态度不好,让我失去了消费欲望,我想要注销客户资料。”
      
      “何先生,给您带来不愉快的体验,我们感到十二万分的抱歉,但希望您能再给我们一次机会。”
      客服小姐的声音有点紧张。
      “能否请您告知我,那个员工的名字或者长相,我们一定会给出一个让您满意的解决方案。”
      
      “哦,她叫什么来着,我想想……”何遇笑了笑,“对了,我想起来了,她叫姜枳,长得还挺漂亮的那个,就是脾气太大了。”
      
      脾气大?
      客服小姐摇摇头,知道这个员工死定了,竟然敢在这群有钱人面前闹脾气。
      
      她敲打着键盘记录。
      “她具体对您做了什么,方便告知吗?”
      
      “不方便。”何遇懒散地回复,“服务态度不好,单这一条还不够吗?”
      
      “够,够的。”客服小姐懦懦地应。
      
      何遇又笑:“总之,这名叫姜枳的员工在店内一日,我就一日不会去消费,既然这样,不如直接把我的用户资料注销。”
      
      ……
      
      这样的威胁,哪个不怕?
      但凡脑子还在的,都知道一个钻石级VIP用户和一个刚入职的兼职工,哪个更重要。
      
      游泳馆和健身房没有犹豫,人事直接就注销了姜枳的员工资料。
      怕她闹事儿,注销的同时还补贴了三个月的工资,直接打进了姜枳的银行卡内。
      
      眼看着姜小姐就要走投无路,低眉顺眼地回来求自己了。
      
      何遇春风得意地拨通了第三个电话。
      Serendipity的客服也是在三秒内接通了他的电话。
      
      何遇又和她重复了一遍刚刚说过两次的对话。
      
      听了他的威胁,客服小姐果然慌张了。
      “我和人事请示一下,十分钟内给您回复电话,请您到时候抽空接听一下。”
      
      “知道了。”
      何遇还在装样子。
      “那我尽量抽空接听,就十分钟,要是超出,哪怕一秒,我都不会在Serendipity继续消费了。”
      
      ……
      
      客服小姐挂了电话,便着急地寻找人事主管。
      可现在正是午休时间,客服小姐楼上楼下转了两圈,最后在茶水间找到了正在泡咖啡的马主管。
      
      她气喘吁吁地说明了来意,并且指着手机屏幕催促。
      “快点快点,给个答复,已经五分钟了,客户要等不及了。”
      
      马主管却沉默。
      按理说,他应该直接拒绝才对,毕竟种种迹象都表明,姜枳是未来老板娘。
      
      可……
      那可是钻石级VIP用户,一次消费最少也顶他半年工资的那种,他不得不慎重对待。
      
      想一想,万一姜枳不是未来老板娘,万一只是他自己误会了怎么办?
      到时候,池老板因为失去了何遇这个用户,把他解雇怎么办?
      
      正思考间,同样在茶水间闲聊的戚惠子出了声。
      “这还用答复吗?直接辞了姜枳啊,缺了何遇,老板要少赚多少钱啊。”
      
      她早就听到了两人的对话,还以为姜枳能趁这次滚蛋了。
      哪知道马主管居然沉默了半天都没说话。
      
      这让戚惠子更加坚定了先前的推测——
      这浓眉大眼的老马估计是动了花花肠子,看上那细皮嫩肉的姜狐媚子了。
      
      “你懂个屁。”
      马主管私下对戚惠子相当不客气。
      “咱们老板看上去是差钱的人吗?”
      
      “差不差钱也不是你说了就算的。”
      戚惠子吊着眼角看他,阴阳怪气道。
      “麻烦搞清楚自己的身份,你只是个人事主管,辞掉小职员你能做主,可为了小职员注销钻石级VIP用户的资料,你敢?”
      
      马主管不敢。
      但他也不敢问,那样会显得他不够资格胜任这份职位,什么事儿都需要别人做决定。
      
      正好,戚惠子送上门了。
      
      “好,那我给你池老板的私人号码,你亲自问他行不行。”马主管将手机递给戚惠子,“来,拨吧。”
      
      他敢给。
      戚惠子还真敢接。
      
      半分钟后,池彻才接通电话。
      “说。”他的声音低沉,不怒自威。
      
      戚惠子不敢像是在马主管面前那样瞎说话,只是原原本本转达了客服小姐的话。
      
      电话那边的男人果然连思索都没有,就给出了答复。
      只是,答复内容和戚惠子想的刚好相反……
      
      “给他注销用户资料。”池彻道。
      
      戚惠子一僵,不可置信地提醒老板:“可是老板,那可是钻石级VIP用户,他的消费可是很高的,而且消费频率也很勤,如果失去了他,对于Serendipity来说一定是不小的损失。”
      
      “……”
      电话那头沉默了。
      
      戚惠子松了口气。
      她明白了,刚才老板之所以不辞掉姜枳,而是让用户注销身份,是因为他是刚刚接手公司,根本不懂何遇在Serendipity的分量。
      
      何遇可是客户金字塔中的最顶层。
      
      这下明白了,应该就会辞了姜枳吧。
      
      正当她示威似的对一旁的马主管挑眉时,电话那头沉默许久的池彻也终于再次出了声。
      
      他问道:“我看起来,缺钱吗?”
      
      马主管差点笑出声。
      他就知道!
      
      戚惠子张张嘴,还想说什么,但是又一时间不知道从哪里说起。
      
      一旁的马主管在她愣神间,接过了电话,取消了扩音,和电话那头的老板又说了几句。
      
      什么“啊,她就是那天您看监控时,觉得聒噪的那个。”
      什么“好的好的,我立马就去办手续,我办事您放心。”
      
      她一句都没听懂。
      
      不过也不需要听懂了。
      
      马主管挂了电话后,让客服小姐回去告诉何先生:“想注销的话就注销,为了表达我们的歉意,会将从姜枳入职后,他的一切消费全都退还。”
      
      又回头看向还在发愣的戚惠子:“还有你,池老板说了,连这种事儿都没有判断能力,还要打扰他,你实在不符合公司对员工的要求,可以走人了。”
      
      戚惠子的脸登时变得惨白无比。
      
      *
      
      再观何遇这边。
      
      他并不像刚才给客服放狠话时说的那样,只等十分钟,多一秒就注销。
      
      何先生盯着手机屏幕,整整等了十五分钟,越等越烦躁。
      
      就在他终于忍不住,打算主动拨电话询问结果时,手机震了一下。
      
      嗡嗡——
      银行发来了一条短信。
      
      有人向他的账户内汇入了二十万。
      
      何遇一头雾水,看了下汇款人,竟然是Serendipity餐厅。
      “……”
      
      他的眼里渐渐布满冷意。
      
      嗡嗡、嗡嗡——
      几秒后,电话响起,是Serendipity私人客服的号码。
      
      何遇接听。
      他咬着牙阴恻恻地询问客服小姐:“这钱是什么意思?”
      
      “这是何先生在姜枳入职后,在Serendipity消费的金额,虽然您消费的时间并不在姜枳的上班时间内,但还是退还给您了。”
      客服小姐的声音明显已经不慌了,也没有之前的甜了,而是像对陌生人那样,公事公办。
      
      何遇皱眉,他没听错吧?
      “所以,这是要一拍两散,让我注销?”
      
      客服“嗯”了声。
      
      何遇不能理解这样的处理结果,他觉得是不是当中出现了什么误会。
      于是,他问:“你们Serendipity的人事和老板知道这件事吗?”
      
      “知道,而且老板说……他并不缺您这点儿钱。”
      客服小姐顿了顿,模仿着自家老板的声音,沉着嗓子凉凉地转述最重要的那句话。
      “希望何先生不要自视甚高。”

  • 作者有话要说:  何遇(土拨鼠尖叫):啊————————!
    呜呜宝贝们好暖心,谢谢宝贝们关心,不过不用担心,隔离发烧而已,阻挡不了我码字!冲鸭码字机!
    本章下面发一百个红包,祝大家元宵节快乐!
    感谢在2020-02-07 12:11:05~2020-02-08 12:55:4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你的淮淮上线了、加菲猫吃柠檬草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