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破产第一天 ...

  •   2018年的秋老虎太过张狂,不是为了生计,绝不会有人愿意顶着烈日出门。
      
      姜枳自然一样。
      
      破产后连租房钱都没有的她,不得已要回宿舍居住。
      明知道这种季节,又是周末,肯定都窝在宿舍,她还是选在了人最多的清晨,推开宿舍大门。
      
      顶着意料之中的灼热视线,听着刻意压过音量的交谈,她面不改色地乘着电梯到了401门口。
      转动钥匙的同时,丝毫不为自己挑选的返校时间后悔。
      
      毕竟晒黑可比被议论要可怕的多。
      
      呲呀一声。
      行李箱的轮子从地面的裂缝处擦过,刺耳短促。
      
      离离被吓了一跳,她不耐烦地回头嚷嚷:“谁这么没礼貌啊,不知道敲门吗?”
      
      话骂了一半,一张高级厌世脸闯入视线,清新却不单调的香水味儿混着来人的美貌,一股脑将离离剩下的话全噎了回去。
      
      “我。”
      姜枳把行李箱拖进屋内,反手关上门。
      “不好意思,没看到地板有裂缝。”
      
      姜枳的出现太出人意料,离离沉浸在惊讶中,竟一时没发出声音。
      加上人在惊讶时,往往无法自控表情,离离的眼中流出露骨的排斥,连眉头也高高隆起。
      
      姜枳挑挑眉。
      消息传得够快啊,姜家破产的事情连学校里的人都知道了?
      
      见姜枳挑眉,离离才回过神,她赶忙挂上不自然地笑意:“你怎么来了?”
      
      话问得新奇,她凭什么不能来?
      
      姜枳又挑了挑眉:“今天开始,我回宿舍住。”
      
      离离更加惊讶:“为什么?”
      
      这是在揣着明白装糊涂?
      
      算了。
      
      这种时候越是掩盖强撑,越是会被人看笑话,姜枳深知这个道理,所以不管对方打的是什么算盘,她都大大方方地认了原因。
      “破产了,学校外的别墅被收走了,以后我都会住在宿舍。”
      
      她说得不紧不慢,大方从容,承认破产的过程就和平时切牛排时的动作无二,没有半分窘迫。
      
      仔细想想,全校学生至今还没见过姜小姐失态。
      
      “什么?!”离离的反应比真正破产的姜枳还大。
      她的声音刺耳极了,像是正在尖叫的鸭子忽然被人扼住了脖子:“你破产了?!”
      
      姜枳这才取下墨镜,仔仔细细地打量离离的表情。
      
      墨镜下的双眼极其灵动,可被这双眼睛盯着却没那么舒服。
      
      离离有种在被审判的感觉,不过被盯了几秒,脊背便生出了寒意。
      
      她这副惊慌失措的模样,确实不像伪装。
      姜枳蹙起了眉,目光幽深。
      合着离离还不知道她破产的事情?
      
      那要不是因为破产,无权无势,又有什么理由会让这个平日说一不二的小跟班对她产生那么大敌意呢?
      
      姜枳略思索了两秒,没想出结果,但反正是不重要的人,讨厌她还是喜欢她,都一样。
      
      她没再将心思放在离离身上,而是揉着被尖叫刺痛的耳朵,转身打量自己未来几个月里要居 住的地方——
      床并没有想象中的糟糕,床褥柔软有弹性,床单整洁干净,空调被也蓬松柔软。
      
      可以住。
      就是床下的桌子……
      
      看着被他人杂物堆得满满当当的桌椅,姜枳又渐渐蹙起了眉,她取下墨镜,不悦地看向身后 正低着头发愣的离离。
      “这些是你的东西吗?”
      
      离离还在发愣,刚刚听见姜枳破产的震惊后,喜悦就涌现心头,幸好低头快,她才不至于在姜枳面前笑出声。
      
      现在被姜枳喊了一声,离离才回过味儿——
      姜家已经破产,就算她当着姜枳面幸灾乐祸,又怎么样?
      姜小姐再也奈何不了她了。
      
      这么想着,离离挺直腰,颇有底气地回道:“是我的。”
      
      跌落云端的姜小姐让她觉得亲近不少。
      离离眼中带着几分怜悯,几分嘲笑,惺惺作态道:“虽然我能力不足,但你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都可以来找我,就算帮不到你,我也能陪你谈心,听你诉苦。”
      “我知道这段时间你一定会特别难熬……”
      
      姜枳柔声打断她。
      “别等以后了。”
      
      离离一怔。
      “啊?”
      
      “就现在吧。”
      姜枳的眼中似有笑意,却不达眼底,她对着那摊杂物扬了扬下巴,示意她。
      “把你的东西拿走吧。”
      
      姜枳怡然自若地指使着离离。
      
      离离也相当快速地应了,边道歉,边收拾东西,直到将所有杂物都收回到自己的区域内后,离离才堪堪反应过来。
      
      等等?
      姜枳不是都破产了吗??
      自己干嘛还要那么听她的话,她说什么自己就要做什么啊???
      
      姜枳将使唤她当做特别理所当然的一件事!
      而她竟然也已经习惯了被姜枳使唤!
      
      回忆起刚才自己一系列的本能反应,离离的脸刹那间又红又白,羞愤交加。
      
      她好想夺门而出,然后给自己一巴掌。
      
      这该死的奴性!
      
      *
      
      离离的愤怒,姜枳不知道。
      
      在她看来,这件事就是离离不对,她擅自将东西丢在别人的位置,那别人回来,她自然也要负责清走,没什么可多关注的。
      
      姜枳还在郁闷自己破产的这件事。
      
      明明在两年前恢复记忆,发现自己穿越到书中后,她就已经进行了各种防范和举措,怎么还会按照书中剧情破产呢?
      
      而且破产并不是最可怕的,她最害怕‘破产’是证明她无法摆脱原文剧情的预兆。
      
      难道她的穿书和别人不同?
      
      都是穿成悲惨女配,别人可以改变命运,而她只能按照书中内容一步步走下去,不管如何挣扎,都改变不了结局?
      
      如果是这样,接下来她岂不是还要和原文男主何遇订婚,然后在商界名流面前被甩,并且被女主的舔狗们挨个欺辱——
      要知道原文中,那群男配可是把‘谁把姜枳折腾的最惨’当成了一场比赛,像是谁赢了就能证明谁更爱女主一样。
      
      想想原文中的姜枳父母跳楼,自己尸体被野狗咬碎,连衣服都被流浪汉抢走的凄惨下场,姜枳就想叹气。
      
      嗡嗡、嗡嗡——
      
      偏偏还有人在这个时候打扰她。
      
      姜枳条件反射地想要挂断电话,可看到来电显示人是‘池彻’时,她犹豫了几秒,还是接通了电话。
      
      男人头一次用那样焦急地声音喊她名字:“枳枳,你刚才发的那条短信……”
      
      他顿了顿:“……是什么意思?”
      
      算是回礼,被室友恶毒眼神剐过也没皱皱眉头的姜小姐,也会以她生平的第一次失态。
      
      姜枳的声音带上了一丝哽咽:“分手吧,我破产了。”
      
      “以后再也没有办法养你了,球鞋买不起正版,演唱会站票都凑不够钱,就连吃菜市场口的麻辣烫也只能吃全素的了。”
      
      原本还想祝他‘希望会有比我更有钱的富婆来爱你’,但怕自己没出息真的哭出来,她仓皇地挂了电话,然后将手机卡也抽出折断。
      
      算了算了,都没钱了,哪儿还配包养那么好看的男人啊。
      
      姜枳吸吸鼻子无声安慰自己。
      
      先想想怎么避免死亡的结局才是要紧事。
      
      *
      
      还好姜枳没把最后一段话说出来,不然池彻绝对会气得徒手捏碎手机。
      
      他站在打印机旁回味着刚刚姜枳在电话中说的那番话,表情不善。
      
      开始池彻还以为姜枳是在开玩笑,直到无限回拨都在没有人接听,才意识到她说那番话时是认 真的。
      
      姜枳的话一遍遍在池彻耳边响起,而每响起一遍,他的嘴唇就抿得更紧一分,没人看到池彻 正面,往日的剑眉星目在阴霾的笼罩下,变得比鹰眼还锐利摄人。
      
      办公室的小女生们只看得到被透过窗子的夕阳笼罩下的他,背影高大挺拔,气质出众,再脑 补上池彻平日里的俊朗外形与清爽气质,无不在心中暗暗尖叫。
      
      太值了,就单为了每天上班时可以有这样的男人供她们养眼,也要努力在这份岗位上坚持下 去。
      
      ‘滴滴——’
      
      打印完毕的声音响起,大家极为默契地低下了头。
      
      可脚步声渐行渐远,池彻并没有拿着打印好的东西回到位置上,反倒去了 hr 的办公室,然后再出来时,就径直朝着电梯走去了,全程不超过三分钟。
      
      有和 hr 关系还不错的人跑去询问:“还没下班呢,池彻这是干嘛去了?”
      
      Hr 扬了扬手中的信封:“辞职了,不干了。”
      
      “不干了?!”hr 的回答可不在他的思考范围内,池彻工作一年来从未迟到早退,眼看着就要升职加薪了,怎么就想不开不干了?
      
      “他不干了,那打算干嘛去啊?”
      
      Hr 抽了抽嘴角:“说是……回去继承家业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坑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