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章四】 ...

  •   【章四】
      
      当祂钻出水面,正见到不远处的她拿着自制的叉子在抓鱼,赤着双脚,裙子系到腰间,露出细白的腿,被水色一映照,波光全粼粼在她的腿间。河水清澈,甚至可以清晰的数出有几颗石子,她有一下没一下的不断下扎,动作虽不熟练,却也不怯,鱼在她脚边穿梭着,半天没见成果。
      
      祂想起她昨夜的话,也不知怎的就刺疼了。
      
      赤;裸着身,未着寸;缕的大大方方朝少女走去。
      
      几次失败尝试后,鱼被她吓得都逃离了这片水域。好不容易找到一只肥美的,她悄悄过去,举起长叉,准备一击即中。祂出现在聚精会神的她身后,猛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她浑身一抖,踩到了下面的一块鹅卵石,直接跌倒进水里。所幸水不深,除了衣服湿透没受什么伤,抬起头却见到一个精瘦的男子,光着身子站在自己面前。
      
      祂背靠着太阳,阳光被挡去大半,看不清面部表情,只有那伸向自己的手,似乎要帮她一把。
      
      她惊得连气都不会喘了,忽的,脸红成一片。
      
      宿河见她对自己友好的手无动于衷,于是自作主张的弯腰捞起她,抱着走向岸边。
      
      往草地上一扔,甩了甩头发上的水,好巧不巧的,看见她晾在树之间的衣服,直接拽下来擦了擦身体。
      
      面对祂这一番操作,明莱目瞪口呆:‘你——’
      
      ‘你什么你,我捞你出来,拿件衣服擦擦水不可以么?’祂说得理直气壮,让人无法反驳。
      
      ‘至少穿件衣服吧。’她开始降低声调。
      
      ‘你见过穿衣服游泳的吗?’说完,祂也采纳了她的意见,把她那件最喜欢的荷花边淡绿色长裙围在腰际,转身走了。
      
      很想喊住祂要回裙子,转念一想又不对劲,明莱只能哑巴吃亏默认了,站起身,把叉子往地上一扎,拎着只有两条鱼的水桶往帐篷走去。
      
      走进神庙,刚想去内室换衣服,差点就被一只长腿绊倒了,低头看去,一个身穿黑色罩衫的男子斜坐在椅子里,那人黑眸黑发,长了一张魅惑众生的脸,看见宿河,唇角未笑,狭长眼睛先有了笑意:‘你变弱了好多,潘神。’
      
      一见是祂,宿河马上变了脸色:‘你来做什么?’
      
      ‘我听说前日哥哥来找过你?’
      
      虽是双生子,该隐和亚伯相貌完全不同,能力也是截然相反,一个是毁灭之神,一个是大地之神,一个为破坏而造一个为治愈而生。平日里,宿河鲜少接触其他神祗,除了亚伯。
      
      ‘怎么?’宿河已经不耐烦了。
      
      该隐不慌不忙的坐正身子,手托着下巴,眼睛微微上挑,细细打量着眼前这位桀骜的神:‘我和哥哥一样担心你——’
      
      没再理祂,宿河扯掉围在腰上的裙子,往地上一撇,无所顾忌的拉开衣橱,拿出一件外衫套在身上,全然无视这位拥有着天界最强力量的神。换好衣服,宿河拿脚踢开明莱的裙子,该隐拿余光瞟了瞟,笑意拉深:‘我见到你这里来了一个女孩。’
      
      毁灭之神,尽管能力邪恶,但是声音举止皆是知礼度的,嗓音柔和,听祂讲话令人格外舒心。祂见宿河不回自己,又添了一句:‘人是危险的生物,还是少靠近为妙。’
      
      宿河依然不为所动,正要离开神庙,被该隐一句话叫住了:‘你不想知道自己为何突然能力变弱了吗?’
      
      该隐知道自己的话起了作用,很是满意的站起身离开座位:‘虽是蝼蚁,也能撼动狮子。’几步绕到宿河身前,下巴一抬:‘其实,我觉得,你不太适合在哥哥下属之地,更适合在我这里——’
      
      宿河歪过脸,用眼角去看祂,从鼻子里挤出一个字:‘哼!’
      
      ‘成天与这片森林为伴,守着那些愚蠢的人的吃喝拉撒,不会乏味吗?’
      
      这话正中宿河心坎,祂稳了稳心神不想让该隐牵着自己鼻子走:‘那鸿之森,是我的本职工作。’
      
      看祂嘴巴硬眼睛却有几分闪烁,该隐觉得今天有所斩获,也未继续追击,点点头,对宿河最后的挣扎不置可否:‘的确,这份工作清闲又养人。’背着手,从祂身边跳着走开,刚走不远,留下话道:‘如有一日,你觉得无聊,可以来我那边坐坐,随时恭候大驾。’
      
      目送这厮走远,宿河回想到自己刚才那句‘本职工作’,竟觉得有些可笑。
      
      ‘你喜欢潘神?’
      
      头顶传来一声询问,这问句把明莱惊得一趔趄,她仰起头,该隐正盘腿坐在帐篷顶部低头瞧着她。
      
      少女没回答,该隐以为她没听清,立刻又补了一句:‘你留在这里不就是因为喜欢潘神吗?难道不是?’祂问得直接,坦白到天真的样子看起来有些可爱。
      
      面对如此惊世容颜,明莱不知该如何作答,红从耳际一直蔓延到脸颊。顿了一下,少女不再管祂,把刚换下的湿衣服装进盆里打算拿去河边清洗。
      
      该隐跃下房顶,挡住少女去路,祂第一次被人无视,觉得新奇:‘如果祂不再是神,你介意吗?’
      
      如果祂不是神,是人,就好了——虽在心里如此想,却没那么说,她不愿意把心事讲给一个陌生人听。
      
      更何况,这个心事太过——自私。
      
      ‘我只是一介凡人。’
      
      ‘你终于肯与我说话了。’嘴巴一咧,笑容如四季皆春般灿烂。可惜这种颜在明莱这里并不吃香,她推开该隐,朝河边走去。该隐看着少女走远的背影,笑容逐渐肆意,祂觉得事情正沿着自己设定的样子一步一步的发展着。
      
      ‘宿河,你的口味的确独特——’
      
      

  • 作者有话要说:  宿河和明莱的原型很好猜~~~~~~~~~~~~~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