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章二】 ...

  •   
      【章二】
      
      没想到这一留就是数月。就像她的声音和外表有着极大反差,少女的动手能力更是让人刮目相看。也不知道她从哪里找到的一些破布、针线,然后用缝制好的大布加上树枝给自己搭了一个简易帐篷,遮风避雨有些牵强,但是当个临时住所也没什么问题。
      
      对这个临时住所,潘神见了,皱了皱眉也没有太大表示。本以为这样一个小小的人儿,不会太吵闹,谁也没想到,她身上竟有着惊人的能量,只要看到,皆是她在忙碌——一会拎着一堆果子回来,一会用树枝编个筐编个篓,一会把新缝制好的衣服抱去河边清洗。和懒散的神比起来,她过于勤劳了。
      
      原本习惯于躺在草地上睡觉的神,被她来来回回的脚步声吵得只能蹲在树上发呆。
      
      ‘有吗?’
      
      祂听见树下有声音,低下头去,依旧是那个女人,前半段祂没听到,也懒得去问,头撇向另一边,各种不高兴不开心全写在脸上了,嘴巴欠得老高,和谁赌气一般。
      
      像蝉一样聒噪——
      
      祂心里这么想着,嘴上却安静。不一会,祂感到树枝在颤,再转头,少女已经爬上了树,坐在了他的旁边,在自己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她探过脸问:‘你有衣服要洗吗?’
      
      除了第一天,她的喜服就再也没见踪影,现在穿的是她在河边拾到的衣服——灰蓝色的长裙,有个边缺了一块被她用灰青色的料子补上了,裙子又大又长,套在她身上总有些不合适。头发用布条随便一绑,两鬓都是碎发,她也没去打理,风一扬,碎发就四处乱飞。
      
      像个无人管教的疯婆子——
      
      暗自想着,祂机械的摇摇头,被她的举动惊到了。
      
      但当事人并没有因为拒绝而受到什么打击,点点头,自顾自的按原路又爬了下去。
      
      祂这才想到,刚刚她在树下说了半天的话应该是要为自己洗衣服。祂想起那天她归还自己外套的场景——门被敲响,去开,她早已经跑开,外套被叠的整整齐齐装在一个竹蒌里,放在台阶上,一看就知道已经洗过了。随即,祂就把那件衣服扔了——
      
      祂怎么可能会再穿一个凡人穿过的衣服——
      
      常年住在那鸿之森,所以祂对人类知之甚少。虽然他们的供奉和祭拜让祂很受用,但祂从未有过想要了解这些蝼蚁的心。
      
      ‘宿河,你怎么在树上?’
      
      寻声低头,树下站着一个身穿白衣,头发高高束起的男子,相貌清淡,眉眼没有特别出众之处,但是整个人却让人难以忽视,祂是该隐的双生兄弟——大地之神。
      
      亚伯见祂并不想回答,于是自己找了个话题:‘我送你的羊呢?’
      
      ‘它只在晚上回来。’
      
      ‘牧霖由你的真心幻化成型的,你可要对它和蔼点。’
      
      怎样才算是和蔼?——翻个白眼,对于此类的愚蠢问题,祂向来懒于应答,两腿往树干上一搭,就准备睡一觉。
      
      亚伯不屈不挠的跃上树干,站在祂旁边,问道:‘那女子是谁?’
      
      ‘祭祀送来的新娘——’祂眼皮都未抬。
      
      ‘今天刚送来的?’
      
      ‘有几个月了。’
      
      立即停下接下来的对话,亚伯瞪圆了眼睛:‘嗯?你留了她?’
      
      宿河虽未听出祂的弦外之意,但是也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你来找我何事?’
      
      可惜亚伯并不打算放过这个听起来有些趣味性的聊天内容:‘在我的记忆里,你从不会留一个新娘超过半个月,而且她的相貌也不算倾国倾城吧?’
      
      嘴巴一关,宿河不再理睬祂。讨了个没趣的大地之神,只好把自己刚才错过的答案又捡了回来:‘你最近——’祂语气转为凝重,在宿河的面上巡视一圈后,话才出口:‘是不是力量变弱了?’
      
      听到这话,潘神摊开掌心,托出一个森绿色的珠子,珠体清透泛着绿光,早已不复当年的光彩。亚伯看到,心里已经明了几分。
      
      ‘如果你想恢复能力,终归需要借助一些人类的力量。’
      
      ‘狮子会需要蝼蚁的帮助吗?’把玩这珠子,捏了又松,松了又捏,这些事在祂心里无足轻重。
      
      叹口气,亚伯当然了解这位森林之神的性子,就因为太了解所以会担心:‘你别过于自负,到最后失去力量,祂会收回你的神位。’
      
      亚伯嘴里的那个‘祂’,让宿河稍微的有了些动摇。
      
      但是这种动摇也仅仅维持了一秒钟,祂轻轻说道:‘永生让人疲惫——’话刚落地,眼皮一抬,朝亚伯瞥去,黑曈往眼角一转,尽是不屑:‘太乏味了,不是么?’低音炮的嗓音夹带着些讥讽。
      
      ‘那个女孩呢?能让你兴奋点吗?’终于,好脾气的亚伯也被宿河的态度激了,就像走在路上无缘无故的被蜜蜂蛰了一下,毒性不大,却也让人心生怒意。
      
      祂并不急于回答。
      
      这棵树是整片森林里最高的,也是最佳的观景地点,视野足够辽阔,从这里祂能看到少女正蹲在河边卖力的洗着衣服,甚至可以清晰的看到她衣领没遮住的后颈,雪白而光滑。
      
      祂看着少女,见她有力的挥舞着木棍往衣服上砸去,水渍溅了她满身,脱口而出:‘她不走。’
      
      ‘你赶了?’
      
      ‘她不走的。’觉得是时候结束话题了,宿河闭上眼,摆出分明要谢客的样子。
      
      亚伯也不好再说什么,祂把目光投向那个少女,尽管不是什么美人,却有着一种惹人怜爱的姿态,许是太瘦了?偏偏这副羸弱的身子,现在做得都是一些有些重的体力活。
      
      作为大地之神、宿河的直属上神,来历不明的新娘总是让祂放心不下的——心里担忧,面上未再表现出来,深知宿河不那么容易摆弄的性格,就算说了警告的话语也无济于事。索性隐去身形,离开了这里。
      
      感到树干轻巧了许多,知道亚伯走了,祂慢慢睁开眼,墨色的眼,透出清明,开始细细咀嚼着亚伯的话,还是嚼出了些许滋味。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