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第九章 ...

  •   沈墨回到了别墅,他推开了别墅的门,打开了灯,一室清冷,毫无人气,整栋别墅空荡荡的,宛如他荒芜的心一样,空荡荡的。
      
      他还是喜欢五年前那间20平米的小房间,虽然很小,但是很温馨,一回家就有爱的人迎接他,她会兴奋地跑过去抱住他,问他是不是工作得很辛苦,之后端出他爱吃的菜,笑意吟吟地看着他吃。
      
      那时候,他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男人。
      
      然而所有的幸福都停止在了五年前,从那以后,他就从来没有感觉过什么是幸福了。
      
      沈墨走到吧台上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一饮而尽,接着又倒了一杯,一饮而尽,不过一会,他就把整瓶红酒给喝完了。
      
      沈墨接着开了第二瓶红酒,对嘴喝,红酒从他嘴角流出,沿着他的脖颈滑落进黑色的衬衫里面。
      
      从五年前开始后,他就一直在怨恨着,为什么他的酒量如此之好,为什么他不是像别人一样一杯倒。
      
      他也想一杯倒,彻底醉死过去就好,这样就不用想起那个负心的女人了。
      
      沈墨喝完第二瓶酒后,他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是欧浩打过来的。欧浩是他在国外认识的好朋友,前年欧浩回国,他还在国外工作,两人仍然保持着电话联系。
      
      沈墨开了免提,把手机放在吧台上。
      
      那边很快传来欧浩爽朗的笑声,“哈哈哈,沈墨啊,听说你回国了,要不要出来喝一杯。”
      
      沈墨殷红的嘴唇一掀,冷冷地吐出两个字,“不出。”
      
      “不是吧沈墨,你今天吃冰块了吗?语气怎么这么冷?”
      
      “你还有事吗?没有我就挂了。”
      
      “我在关心你,你不能就这样挂了我的电话。”
      
      “把你的关心留给你的女人吧,我这里不需要。”
      
      “哈哈哈,我的女人也不需要我的关心,她需要只是名牌包包和豪车。”
      
      欧浩这句话刚说完,电话那头就传来了女人娇俏的声音,“讨厌啦,人家也是很需要你的关心的啦~”
      
      欧浩,“好好好,我关心你,我这就来关心你。”
      
      电话那头很快传来了口水交接的声音。
      
      沈墨,“……”
      
      沈墨立马把电话给掐断了,他对听别人的墙角没有任何的兴趣。
      
      沈墨把手机丢在吧台上,上二楼的书房继续工作了。唯有工作才能分去他的所有注意力,不让他想起那个负心的女人。
      
      沈墨一直工作到了凌晨一点。
      
      他从书房出来,回了卧室,洗了澡后便躺在大床上,他闭上眼睛想睡觉,但却怎么都睡不着。
      
      他在床上直挺挺的躺了一个小时,他从床上坐起身,拉开床头柜的抽屉,把抽屉里面的相框拿出来,相框里面放置着一张照片,照片上是十八岁的林莜莜,她穿着白色的裙子,人站在阳光下,笑容灿烂的望着镜头,漂亮得让人移不开视线。
      
      沈墨手指摩擦着林莜莜的照片,冷硬的眉目瞬间软了下来,眼里泛着浓郁得化不开的复杂神色。
      
      他把相框抱在怀里躺回床上,嘴边不断地低喃道,“莜莜,莜莜,莜莜……”
      
      沈墨的脑子昏昏沉沉起来,很快陷入了睡眠中。
      
      但此次的睡眠与以往不同,许久没有入他梦里的林莜莜,又跑进了他的梦里。
      
      他梦回了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那时候,他考进了s大的设计专业。
      
      军训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班里一位女生。她留着长长的头发,脸蛋带着可爱的婴儿肥,笑起来的时候,嘴角两边会有小梨涡,很是可爱。她的眼睛似坠着万千的星光,让人不自觉地沉迷在她的眼睛里。
      
      她很活泼,像是一个小太阳般,给班里带去了欢声笑语,有她的地方就有笑声。
      
      沈墨的目光总是不自觉地往她望去,他阴郁的人生似有一道强烈的光线照射进来,到处都充满了希望。
      
      军训结束之后就开始了大学的第一堂课。
      
      大学的第一堂课他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等铃声打响要上课的时候,军训期间被他关注过的那位女生才气喘吁吁地从后门跑了进来,坐在了他旁边的位置上。
      
      她坐下的时候,长发划过他的手臂,痒痒的感觉一路从他的手臂痒到了他的最心底,似乎有什么正往着他不可控的方向破土而出。
      
      沈墨从未这么紧张过。
      
      他一直直挺挺地坐着,眼睛正视着黑板,不敢乱瞄。
      
      不知不觉中,他已全身冒起了热汗。
      
      林莜莜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她声音软软地问,“你是不是很热?怎么出了那么多汗?”
      
      沈墨随意地扯了一个借口,“我是易出汗的体质。”
      
      林莜莜噢了一声,“你怎么不用纸巾擦一下?没带纸巾?我这里有,给你两张。”
      
      说着,林莜莜从书包里面拿出了抽出两张纸巾递给他。
      
      沈墨沉默地接过。
      
      后来沈墨知道了,原来痒到心底的感觉——叫心动。
      
      两人的第二次近距离接触,是大一的平安夜,班级里面弄了一次班级活动,在学校的大草坪上玩游戏,玩沙袋的游戏,林莜莜被抽中成为第一个拿沙袋的人。
      
      所有人都围成一圈,拿沙袋的人在这圈人里面挑目标人物,趁目标人物不注意把沙袋放下,目标人物要去追,如果追得到拿沙袋的人,那么目标人物可以重新坐回自己的座位,如果追不到,那么目标人物成为新的拿沙袋的人。
      
      沈墨没有想到,林莜莜竟然把沙袋放在了他的身后,在班级同学的提醒下,他才反应过来,他拿着林莜莜丢下的沙袋,赶紧去追她了。
      
      他跑得很快,林莜莜还是被他抓住了,但林莜莜显然还想挣扎一下,不断地扭动着身体想挣脱他的桎梏,在你挣我抓下,两人双双倒在了地上,而且还是男上女下的姿势,周围瞬间响起了同学们巨大的哄笑声。
      
      在这样哄笑声下,沈墨的耳朵红得像滴血般,心也似要从胸膛里面蹦跳出来一般,“嘭嘭嘭”地狂跳着,让他的全身都沸腾起来。
      
      从那以后,他就知道他中了一种名叫“林莜莜”的毒。
      
      但那时的他,一无所有,他不敢跟她表白,只敢偷偷摸摸地关注着她的一举一动,把她的名字一次又一次反复地在心里念着,仿佛这样,她就能离他近些。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