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口袋里有了钱,哪怕只有二十文,刘雷雨第二日一早起来,就喊着母亲要去“大肆采买”一番。
      重生回来这三天,她别的感觉没有,就是太饿了,野菜糊糊不仅吃不饱,还吃了上顿没下顿。
      母亲为了能让刘雷雨多吃些,自己都不肯吃了,只将刘雷雨吃完的锅里添些水,搅和搅和就当做一餐。
      “我问过陈爷爷,县城里的米粮店,一斗上好的精米才卖十文钱,而掺了麸皮的麦米一斗才卖五文钱,咱们的钱能买四斗了。娘你莫要舍得不吃饭,不吃饱了哪有力气干活呢!现在我能挣钱了,娘你放心大胆吃,往后我还要让你顿顿都□□米饭呢!”
      母亲杨氏原来还当是刘雷雨要买什么,一听才知道是这样。
      只见她脸上露出懊悔的神色:“是娘疏忽了。”
      借着晨光,杨氏细细的将刘雷雨看了又看。
      这孩子一直瘦弱,如今长到十三岁了,个子还不及杨氏的肩头。
      “恍惚还记得我抱你在怀里的样子,一转眼,你竟已这么大了。这些年是娘对不住你,明明是女儿家,却要冒充男娃……”
      母亲声音渐低,语气哽咽着,竟再也说不下去了。
      当年刘大柱死的太突然了,村里人逼到家门口,她仓促之间做下的一个决定,只图自己能活一口气,却没想到,要害了女儿一生。
      孩子小的时候,眉眼本就没长开,男娃女娃瞧不分明;可如今刘雷雨到了发身的年纪,她身板虽然瘦弱,腰肢却已经长出了女子的纤软线条;浓眉圆眼儿时看是像极了她爹,如今却也闪动着女儿家的温润可人。
      更何况,这次她们躲进深山里,本来就是因为刘雷雨来了葵水。
      杨氏忧虑的看着刘雷雨前胸,现在倒是平的看不出什么来,若以后长出曲线来要如何?万一长不出曲线,一直这样平又要如何!
      现在刘雷雨突然胃口大增,会不会就是长身体的需求大?这会儿饮食上若拖累了她,以后会不会影响到子嗣?
      母亲杨氏越想越心乱如麻,倒没注意自己视线一直还落在刘雷雨胸口。
      刘雷雨被母亲盯的越来越不自在,最后闹了个大红脸,不得不开口宽慰杨氏:“娘,你别为我担心了,我现在只想挣钱填饱肚子,其他的事都以后再说吧。”
      母亲摸了摸刘雷雨的头,心里也不知做了什么决定,只见她麻利的站起来:“阿雨说得对,咱们是得好好采买去了。”
      母亲领着刘雷雨,去了瀑布下从前娘俩居住的“老家”。
      当年母亲在那山洞外头,冲着断崖的方向为父亲立了一个衣冠冢。
      而这次,母亲却领着刘雷雨,刨开了父亲的坟。
      坟挖的极深,说是衣冠冢,其实里头只有父亲的一件破衣服,还少了半截,当年叫母亲撕下来装裹幼弟了。
      挖开破衣,又往地下挖了一尺来深,刘雷雨竟挖出一个捆扎的严严实实的布包来,约莫两个拳头大,埋在泥里年头久了,布料破损的不像样,刘雷雨拎着布包一角往外提时,布料直接扯烂了,稀稀拉拉掉下好几件闪着光的金银之物来。
      “这!”
      刘雷雨惊呆了,她上一世根本没见过这些东西!
      母亲杨氏上前一步,把里头的东西全都捧了出来,转头吩咐刘雷雨把坟再填回去。
      刘雷雨眼尖正好瞧见坑底还有一个掌心大小的玉牌,半截卡在了泥里,她一边喊娘,一边顺手捡了出来。
      “娘,这还落了一个。”
      杨氏脚步顿了一下,随机装作若无其事的说:“那你捡上来吧。”
      刘雷雨并没察觉出任何异样,捡了玉牌上来,顺手擦了擦玉牌上的泥。
      玉牌背面光滑,正面则刻着好看的花纹,还有一个篆字。
      刘雷雨是识字的,母亲识字,母女俩在山中生活也没别的消遣,母亲便教刘雷雨认字,背书;以前还试过教刘雷雨拳脚,只是刘雷雨身子不争气,一直也没学成。
      但篆字刘雷雨不认识,只觉得那些花纹怪好看,刘雷雨抠出嵌在玉牌花样缝隙里的泥土,大致看出来玉牌上刻了莲花,还有小鱼。
      杨氏与刘雷雨藏在山洞中盘点了一下挖出来的宝贝,有一个沉甸甸的金手镯,上头刻着福字纹样,款式看着沉稳,像是上年纪的人爱戴的;还有一枚光面的银戒圈,顶上嵌宝的位置光秃秃的,宝石已不见了;一根银簪只剩了簪身,垂挂的小东西全都没有了,徒留下簪身上头五个圆环;另外还有两枚平安扣,并一个玉环,看着又不像是玉镯。
      顺着刘雷雨的视线,杨氏拿起那枚玉环递给她:“这是禁步,是压裙用的。”
      这么一说,她又想起来刘雷雨长这么大,连裙子都没有机会穿,眼角不由得泛了红。
      刘雷雨被这些金银珠宝迷花了眼,正处在震惊的兴奋之中:“娘,这些都是我们家的吗?”
      能换多少麦米啊!
      “傻瓜,精米不好吃吗?”
      杨氏把这堆财宝分成两堆,金银一堆,玉器一堆:“这些都是咱家的,从前你父亲在时,家里境况还过得去。”
      她捡出那两枚平安扣,统统递给刘雷雨:“这是你出生前你父亲从玉器行里订的,不是特别好的成色,一枚大约能换二两银子吧。”
      一听这价钱,刘雷雨捧着那平安扣感觉都压手:“二两银子,就是整整两千文钱,能买,能买……”
      她算不出能买多少精米了。
      另外那只禁步倒是碧绿碧绿的好颜色,那是杨氏当女儿家时的穿戴,她从小习武,最是文静不起来,当时家里长辈便赠了她这枚禁步,是劝诫她注意身份。
      那枚金镯也是长辈遗物,她捏在手里,想了想还是又放了下来。
      “这银戒是你父亲的;簪子是我往常戴的,可惜是个样子货,里头是空心的。”
      刘雷雨听着,一边点头“哦哦”的胡乱硬撑着,脑子里还满满都是精米和麦仁,回不过神来。
      最后那玉牌叫杨氏也扔在了银戒和银簪一堆里头,刘雷雨刚想听听玉牌的故事,却看见杨氏顺手举起旁边一块山石,“咚”的一下向着那堆砸了下去。
      “呀!”刘雷雨吓得跳了起来。
      她又慌又急,不明白母亲为何有这番举动;又心疼那漂亮的玉牌,眼看着就碎成了好几块。
      母亲砸碎了玉牌,撇到一边,又将那银戒和银簪用力多砸了几下,硬是咋成了一坨小银角子,看不出原来的半分模样。
      “咱们要下山去换米粮,拿着这戒指和簪子去,太招人眼了,只有毁成这模样,才安全些。”
      杨氏看着女儿心疼肉紧的模样,便跟她好好解释:“这玉牌是我从前捡来的,看着像是大户人家的东西,不好拿出去。砸碎了反而好,这玉牌成色好,即便碎了也能换好些精米给你吃。”
      说着杨氏还故意揶揄了刘雷雨:“瞧你那守财奴模样,就这么心疼?”
      刘雷雨不好意思的笑:“我就是,就是看这玉牌怪好看的嘛。”
      她把那碎掉的玉牌捡起来,在掌心里拼好,可惜好几处碎成了碎屑玉粉,拼不完全了。
      上头原本的篆字也缺胳膊少了腿,更加认不出了。
      杨氏目光暗了暗,那是个“馨”字,是她的乳名。
      刘雷雨实在是喜欢那玉牌,便对母亲说:“娘,这上面的小鱼和莲花可真好看,留给我玩玩吧,咱们先拿这银角去换米粮,也够了。”
      “行。”
      杨氏答应了,刘雷雨便欢快的去坟前给她爹磕了几个响头:“爹,儿不孝,要卖了您的戒指换粮吃,您先忍耐忍耐,往后我赚钱了,一定给您再买更好的!娘的簪子也是,往后我都给买好的!”
      杨氏见状,便把所有的财物全都交给了刘雷雨,统统归她安排。
      刘雷雨贴身收好了,随后便与母亲一块下山出发去县城。
      所谓钱是人的胆,刘雷雨有了钱,感觉下山的脚步都比平时要更有力些呢。

  • 作者有话要说:  刘雷雨:买买买去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