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紧紧握着手中的钱串,刘雷雨安静的从村中穿过,往双峰山里赶。
      母亲杨氏就守在进山口,远远看着刘雷雨走过来时,便出来迎她。
      “娘!”进了山里,刘雷雨倒也用不着压低声音了,她高喊了一声,举起手中的钱串,兴奋之情洋溢在话音里:“你瞧,陈爷爷给我的!”
      杨氏快走几步到刘雷雨近前,她板着脸,脸上的每一条皱纹都写着严肃与担忧。
      但最终她也没说什么话,只是轻轻摸了摸刘雷雨的头。
      刘雷雨重生过来之后,她第一时间去记忆中的地点捡回了那枚灵玉,随后又从山中挖了一株丛生的止血草,分出一小把嫩苗来,统统栽进了灵田里。
      她这一回重生,其实想通了不少事情。
      那灵田能一昼夜结出果实,但对她本身的消耗太大,需要休养三天。
      可若是不需要果实,只用灵田催生植株长大一些呢?会不会消耗少一些?
      从前因为母亲拘着自己,不让自己多种灵田,她便什么也不去多想;总觉得万事有母亲安排,她只要听话照做便是。
      可如今她想立起来,想护着母亲,还想以后能护着阿瑶,那势必要从现在开始就多做努力了。
      果然,灵田与她设想的情况一致,那些止血草嫩苗栽种到灵田里,一个时辰就长成了成株。
      赶在止血草生出花苞之前,刘雷雨把所有的成株都挖了出来,带出了灵田。
      一出灵田时她便觉得有些胸闷,腿脚也酸软无力,像是往常劳累一天那种程度。
      不过这种程度的劳累,缓和起来倒也容易,她吃了一碗母亲煮的热乎乎的野菜糊糊,还啃了一块在火上烤软了的兔肉,又歇了一个时辰,就觉得缓过来了。
      灵田的事情,刘雷雨上一世就没瞒着母亲,不过重活这一回,刘雷雨再对母亲讲述情况时,就隐瞒了自己种灵田会虚弱这回事。
      反正她要种灵田,需得爬上山巅,这来来回回的山路本不好走,自己身子一向底子又不好,累了也是正常的。
      母亲乍一听到灵田这种事,第一反应就是妖魔鬼神之说,脸色都吓白了一半。
      她亲自带着那块灵玉,按照刘雷雨说的步骤,去了山巅。
      可到了地方,她却什么也看不着。
      刘雷雨当着她的面进进出出了灵田好几回,甚至从灵田里带出了几捧泥。
      那泥土湿润肥沃,是最上好的黑色,闻起来有一种泥土特有的腥气。
      除此之外,全无特别。
      这边母亲还在惊恐怀疑,本能的不准刘雷雨过多接触灵玉,可刘雷雨这一回却是不肯听的。
      她第二日又种了一回止血草,第三日又种了一回,从灵田里移出来的止血草成株全都栽在虎窝外头的空地上,攒成了一小片止血草田。
      母亲不爱唠叨,她见劝不动刘雷雨,便不多说什么。刘雷雨上山下山,她便陪着;刘雷雨回虎窝种止血草田,她便帮着一块开垦荒地。
      母亲在山里住惯了,山中能吃的野菜野果她都认识,编地笼挖陷阱捕捉野兔山鼠等也都在行。
      这三天里白天母亲陪着刘雷雨折腾止血草,晚上母女二人就煮上一锅野菜糊糊,配着捕来的野物吃。
      不知到底是灵田的消耗,还是白日里劳作辛苦,刘雷雨总觉得自己饭量大了不少。
      山中食物寻来不易,母亲一直都是按量煮食,一陶罐的野菜糊糊,从前刘雷雨只能吃上小半罐,可如今她能把一整罐全喝完,还觉得不够。
      而野兔肉野鼠肉,从前她多吃几口,腹中就如同吃进了石头,要梗着痛上好几天;可现在,她恨不得连骨头都一并嚼碎了吃下去。
      这情形母亲也都看在眼里,她一直关切询问刘雷雨身体的情况。
      可刘雷雨腿也不疼头也不痛,白天累一些,晚上一觉到天明,醒来只觉得筋骨舒畅,浑身是劲。
      就这么过了三天,刘雷雨眼看着止血草攒了不少了,便打算下山一趟。
      阿瑶的爷爷陈济民,平时就经常从村民手中收些药草,卖到他做事的医馆中,得几个银钱。
      刘雷雨种的这些止血草,原本就是打算也卖给陈爷爷的。
      母亲正好也想让刘雷雨去找陈济民看看。
      别看陈济民在陈家医馆只是个杂工,可他在这双峰村,哪怕是周边的几个村寨,一直是被尊称一声陈大夫的。
      毕竟村民穷苦,有个头疼脑热的哪里就舍得去县城里敲陈家医馆的大门啊。
      那里头一剂最便宜的止血散还要八十文呢。
      陈济民在医馆里偷学了这么多年,制药没学到,但各种草药的药性药理基本还是能说上一两句的。
      当年刘雷雨病得不行了,母亲杨氏不方便带她去县里医馆,都是求的陈济民给刘雷雨熬的药。
      陈济民独身一人生活在双峰村,他家老婆子早年因病去了。
      老陈膝下只有一个独子陈达,儿媳也走得早,只留下一个小孙女儿阿瑶。
      陈达后娶的老婆是县城里头开豆腐坊的,女方家境还算殷实,陈达对外说是娶妻,实则是招赘去了女方家里。
      这种情况,陈达的独生女儿倒不好跟着父亲去后母家生活了,因此小女娃就一直留在双峰村,跟爷爷陈济民一块过活。
      从前陈济民来给刘雷雨看病,阿瑶就是爷爷的小尾巴。
      小时候的刘雷雨病恹恹独自一人躺在破屋里,母亲忙碌生计,生活就像是她每日里喝下去的那一碗又一碗的汤药一样,苦的咽不下去。
      唯有阿瑶,她总是笑着的,脸颊上的小梨涡,漂亮的让刘雷雨只敢趁没人注意时偷偷摸摸看。
      她蹦蹦跳跳的跟着自家阿爷来,又欢欢喜喜的跟着阿爷走,有时她也会学着她爷爷的模样跟杨氏说话,声音又甜又脆:“雷雨哥哥有没有好一点了?”
      刘雷雨当然要快点好起来呀。
      老陈收了刘雷雨的止血草,他并没看出来这止血草有任何的不一样,也没检查出来刘雷雨身子有任何的不妥。
      不过他对自己的“医术”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他劝杨氏,不放心的话还是要带刘雷雨去县城里医馆看看。
      晚间止血草卖了钱,往常老陈收其他村民的止血草,与村民一向是三七分账。
      可他给刘雷雨,却给了四成。
      这孩子也是他看着长大的,刘家当年的情况他也都看在眼里。
      他旁的忙也帮不上什么,只能在药钱上尽力了。
      刘雷雨从前没卖过草药,也不知道行价是多少,但杨氏是有数的,她数了数刘雷雨拿回来的钱串子,整整二十文钱,便将多出来的五文钱另外数出来,跟刘雷雨说了清楚。
      刘雷雨心中更加对陈爷爷充满感激。
      到了第二日,她便对母亲杨氏说了自己的打算。
      她的灵田,能种止血草,也能种旁的植物。
      这止血草本小利薄,种上三天还要劳累陈爷爷奔走,才能得钱二十文。
      而这双峰山里生长的草药,比止血草值钱的可多得多了去。
      她对草药认识的不多,而且值钱的草药往往生长在山林险峻处,也难采摘。
      所以还需要母亲多多指点协助才行。
      刘雷雨随想随说,把心里的计划一路规划到了以后。
      种草药卖钱是一桩,她和母亲的口粮也要多多种起来。
      山中条件艰苦,一直住在虎窝里不叫个事儿,但母亲下山住在村里反而不如住在山里快活,因此她要尽快给母亲建一座竹楼。
      眼下是夏末秋初的时节,日子好过,可冬日难捱,刘雷雨还要提前预备下冬衣。
      来年她还想养两条猎犬,捕猎时能给母亲当个助手,也能看管田地。
      等以后日子好过了,她就养些鸡,想吃肉了也不用去捕猎,直接下山割肉回来吃就是。
      再过一年,等阿瑶及笄,她还要早早去向陈爷爷提亲去,先把阿瑶定下来,再不要叫她被父母许配到里正家去。
      未来可期,要努力啊!

  • 作者有话要说:  刘雷雨:种田挣钱娶老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