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双峰山不算高,唯二两座主峰还算挺拔,林木茂盛,山涧悠长深远,往深山里去,还有深陷地底的大裂谷,有奔流的地下河水从谷中奔流而出,一路顺势而下。
      双峰村就坐落在山脚下的洼地里,沿着村外的河往下游走,走上小半天就能到县城里头。
      县城叫做黑瓮城,也坐落在一座更小的山上,绕山而建,城中道路都是山路,外乡人若是初来乍到,一准要在城里绕昏了头,走上两天两夜也走不出去。
      出了黑瓮城再往外头走,那就不大好走了。
      外头山连着山,翻过了这一座,还有另一座。
      连绵起伏的山脉彼此牵连着,仿若一位侧卧的美人,因此得名美人岭。
      陈家医馆就开在黑瓮城内东城区南大街第一家,临街的大门面整整三间,一间药铺,一间诊堂,还有一间门口拦着墨兰修竹的屏风,是专诊女客的诊堂。
      这样的气派,在黑瓮城是鼎鼎有名的第一家了。
      破晓时分,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头,佝偻着腰,肩上背着一个半人高的竹篓,慢慢从山路上行到了城门前。
      城门还没开,城门外头已经聚了三三两两的人,都是赶早要进城去的。
      这初秋的时节已有些寒意,晨露挂在老头的发梢须尾,凝结成一颗颗细密的水珠。
      只见老头从怀中摸出一块巴掌大的布巾来,认认真真将自己身上的露水擦干,一边擦口中还一边念念有词:“秋露性寒,去热镇风,专治……”
      不等他念完,旁边有个一身鱼腥气的粗壮汉子,突然大笑着打断了他。
      “我说老头,你这是要考状元呐?这会儿还不忘用功苦读呢!”
      被这么一呛,老头瑟缩了一下,连抬头看一眼那汉子都不敢,唯唯诺诺的低着头,闭上嘴背着自己的竹篓往身后退了半步。
      旁边一个大妈接了那汉子的话:“我说卖鱼佬,你管的怎么那么宽,老陈考不考状元,也不管你要束脩呗。”
      大妈话音一落,城门口的众人都跟着笑了起来。
      老陈也自嘲的嘿嘿了两声。
      那接话的大妈是卖炊饼的,旁边没出声的瘦高苦瓜脸男子是酒馆的杂工,再旁边眯着眼睛一脸倦容的年轻媳妇在绣房做活,这赶早等城门开的一拨人都是熟人,大家在城里有份活计能挣几个嚼用,但又负担不了城中的房租钱,只得每日来回的奔波。
      老陈姓陈,他那背篓里满满当当装的都是自己挖来的草药,等着城门一开,就送到陈家医馆去。
      可那陈家医馆,跟他半毛钱关系也没有。
      他不过是医馆里的一个老杂工,能一把年纪了还没被辞退,仅仅是因为他在医馆里干了一辈子,活计干的顺手一点,外加馆主心善罢了。
      老陈背着带来的草药,从医馆后门进了药堂。
      负责收药的是周管事的儿子,才十七八岁。
      老陈客客气气的叫他:“小周管事。”
      小周管事眉目紧锁,脸上挂着明晃晃的不耐烦,伸手一把就把老陈背篓里的草药薅出来一团,胡乱捏捏掐掐,又扔回背篓里。
      老陈看着肉疼的紧,那背篓里可都是新鲜的止血草,昨儿个才从山里挖下来,根茎上都裹着湿泥,防止草药失了水分走了药性。
      可他一句不敢多说,只多给小周管事赔着笑脸。
      末了,小周管事终于松了口:“都是些枯枝败叶什么玩意,五十文钱,算是照顾你了。”
      这一篓止血草,若能制成止血散,前头医馆里有卖的是八十文一剂,这一篓至少能制三剂。
      但止血散的制法老陈不会,只知嚼烂了敷在出血的伤口处,可他总不能为了用上这一篓草药,现给自己身上拉一刀吧。
      如今医馆既然五十文肯收,也算是不错了。
      老陈得了这五十文钱,小心收在怀里。
      紧接着他就在医馆里忙活了起来,烧火扫地煨药看炉,忙碌的身影叫人一点也看不出他知天命的年纪。
      医馆的小大夫把那篓止血草拿去制药的时候,老陈还特地在药庐前面多转了几回。
      可惜到底没看见那止血散是如何制成的。
      因为试图偷看制止血散花了点时间,这夜里老陈回到双峰村,就比平时要晚了半个时辰。
      天色几乎要黑透了,山中又不见星光。
      山路起起伏伏,耳边又不时传来奇怪的野兽叫声,饶是老陈走惯了这山路,后背也直起白毛汗。
      快到村口时,一个瘦小的人影从树后窜出来,拦在了老陈面前。
      “陈爷爷,是我。”刘雷雨先给老陈打个招呼,她蹲在这里等了好久了,心里实在焦急得很,说话时声音都有点压不住。
      老陈拍了拍自己胸口,好一会才顺过气来:“是雷雨啊,喏,等急了吧。”
      他直接把手冲刘雷雨伸过去,递了一个小钱串子:“这是给你的,数好了,二十文。”
      “二十文!”刘雷雨眼睛一亮,心里高兴地很:“有这么多!”
      老陈听着刘雷雨声音里的喜意,自己眉梢也跟着弯了弯:“可不是,你挖的草药成色好,管事没扣钱。今儿不早了,你可赶紧回去吧,别叫你娘等久了,回头我再与你细说。”
      刘雷雨麻利的“哎”了一声,一边把钱收好,一边上手去接过了老陈的背篓:“陈爷爷,一道走吧,反正顺路。”
      老陈累了一天,正欣慰刘雷雨这懂事的动作。
      到了老陈家门口,刘雷雨紧走两步走在前头,果然看见阿瑶开了门探出头来。
      看见刘雷雨,阿瑶冲他一笑,随后出来迎自家阿爷。
      刘雷雨交还了老陈的背篓,几乎是同手同脚的从老陈家门前离开,走出去老远了,才忍不住裂开嘴,低声傻笑了起来。
      

  • 作者有话要说:  刘雷雨:阿瑶冲我笑哎~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