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刘雷雨重生了。
      她的名字叫雷雨,是因为她出生在一个电闪雷鸣风雨飘摇的夜里。
      其实这名字本来倒也不是她的。
      十八年前,她的母亲怀着双胎刚满八个月。
      她的父亲刘大柱算得上半个猎户,人长得高高壮壮,手上功夫也有几分,听说是年轻时在外头走南闯北,拜过师傅学过几年。
      刘大柱自己从不提外头的事情,反正他十来岁时出去,二十六七了才回的村里,模样没啥大的变化,就是右腿稍有些跛形。妻子杨氏也是他在外头娶的,细眉细眼说话轻言巧语,平日里大都藏在屋内,甚少出门,一看就是城里出身。
      刘大柱平日里侍弄家里几亩田地,每月朔日和望日与村里人结伴进两回双峰山,猎些野兔野猪之类的回来补贴家用。
      家里老父老母都过世了,刘大柱就守着妻子两人,平日里也不见多起早贪黑,衣食住行上头却都要比村里那些食不果腹的乡邻宽裕些。
      村里人眼红的人不少,都说刘大柱在外头挣了大钱了,可毕竟顾忌着刘大柱膀子上那腱子肉,只敢背后偷偷嚼嚼舌根。
      听说双胎都要早产,刘大柱盘算着再进一次山,多猎些猎物回来,往后几个月妻子要生产坐月子养小娃,他得多在家陪着。
      结果一去就没能回得来。
      同去的村里人没能把刘大柱的尸身带回来,只说是叫野虎拖走了。
      杨氏得了这噩耗,当夜就早产了。
      那是个雷雨夜,而且雷暴格外惊人,一道接着一道,轰天的声响,雨水往下拼了命的倒,简直像是天上漏了个窟窿。
      刘家没人,自然也没谁去帮杨氏喊产婆。
      雷雨声遮挡了杨氏的哭叫求救,也挡住了所有想往刘家去的脚步。
      谁也不知道杨氏一个柔柔弱弱的女子,到底是怎么独自一人把双胎都生产下来的,反正等到第二日雨住了,村里人往刘家去时,就看到杨氏手中抱了两个娃娃。
      还是一男一女,龙凤胎。
      当天雷雨过后,地面湿泞的厉害,村里的土路根本走不了人,一脚踩下去,半条腿都没在泥里。
      然而村里人天一亮,就不约而同滚着一身泥往刘大柱家去,乌泱泱在刘家门口围了一群。
      他们可不是去探月子的。
      山外头这天下正战火纷纷硝烟四起,一群成王败寇你来我往好不热闹。
      而这双峰山并这周围方圆百里的美人岭,几年前才统归了南诏国,国主姓赵的。
      南诏国主远在天边,山里人也不知他是长脸圆脸,但村里的里正每旬都要去县城里听政令。
      里正老刘今年五十有六,是前朝的秀才,偏偏对篡了前朝皇位的南诏国赵皇帝信服的厉害,回回听回来的政令都奉为圭臬。
      比如说有一条:无男丁不立户。
      刘大柱在世时是户主,与妻子杨氏为一家。
      如今刘大柱死了。
      没了户主,可刘大柱家还有娇妻大屋,灶下有柴缸里有米,那杨氏虽足不出户,可总也有人见过的,听说耳垂发间还有珠钗环佩。
      这村里二十来户人家,里正家顿顿杂粮配黍米能混个肚儿圆,已经是家境相当富裕了。
      另有三五个,一把年纪了还是光棍呢。
      里正老刘想的长远,那杨氏虽说肚大如罗,又是克夫新寡,可万一真有那不长眼的登徒子呢?
      他为了村子的名声,是断不允许有这种丑事发生的。
      所以他一早赶了来,要防患于未然嘛。
      再一个,刘大柱是土生土长的双峰村人,论辈分还要叫他老刘头一声二叔;刘大柱死了,他留下的家财,依南诏国律,若无男丁继承,是必须要收归同族的。
      当然了,他老刘头不是那种一刀逼死人的,再怎么也要给那杨氏留条活路。
      那杨氏若是愿意,在村里找个合适的人再嫁,那他老刘头就做主,从刘大柱留下的家财里头分出一部分,算作是杨氏的嫁奁;若是杨氏想回娘家,他老刘头也能做主,给杨氏出一份行路盘缠。
      而杨氏腹中的胎儿老刘头也都自问安排妥帖了,若是女娃,无论如何不叫她们母女分离;若是男娃,杨氏若肯留在双峰村,那自然最好;倘若杨氏要走,那他老刘头怎么也得把娃儿抱过来,就当是自家新孙孙一并养育了。
      村里其他人等不知道是什么想法,反正各自就都聚到了刘家门前。
      然而杨氏却没有选老刘头给的任何一条路。
      她直接抱出了新生的幼子,就着一身擦不净的胎血,在自家的户籍文书上按下了一个幼嫩的血手印。
      “吾儿,出生在雷雨之夜,就取大名刘雷雨,从此他就是我刘家的户主。”
      杨氏声音嘶哑低弱,可吐出来的每个字却掷地有声。
      刘雷雨不过猫儿大小,哭声也细弱不可闻,可叫她母亲揭开襁褓举给众人看时,也毫不犹豫尿了里正老刘一脸一身。
      老刘干笑,这童子尿,又算是自家侄孙,他不气,不气的。
      不仅不气,还把围观的众人都驱散了,又叮嘱自家老婆子多来走动关照杨氏。
      村里人不知谁说走嘴,冒出一句:“那什么雷雨,也不知能活几日。”
      杨氏听见了,也不看说话的人是谁,只冲老刘头一笑:“只要活着,就是户主。”
      然而刘雷雨却没能活下去。
      杨氏一早知道他活不下去的,生下来的时候就是女娃先降生,个头也比男娃大上一圈;女娃落地就能啼哭了,男娃却是她捧在心口捂了好久才能动的。
      所以当天,送走了不怀好意的围观村民,趁着老刘头回去喊自家老婆子来“伺候月子”的空当,杨氏没有半分留恋,直接拖着产后虚弱的身子,胸前抱一个后背绑一个,带着两个小娃进了双峰山。
      刘大柱本事在身,若用上全力,斩杀野虎对他来说并不算难。所以村里人说刘大柱叫野虎拖走连尸身都寻不着,杨氏是半个字也不信的。
      只是刘大柱有旧伤在身,从前请的大夫都说,他若安然养着,倒无大碍,只是若是再大动筋骨,恐怕于寿数上会有妨害。
      所以刘大柱才会带着妻子回了这双峰山,过起了田间溪头的安稳岁月。
      双峰山瀑布在一处断崖下面,山陡林深,一般人走不过去。
      瀑布后边不远处有个山洞,外头半靠山壁搭建了一个小草棚,是刘大柱在山中的落脚点,能遮风挡个雨,也有火塘能煮点热食。
      翻过了瀑布断崖,再往里头就算是双峰山的深山了,平常就是有经验的老猎户,一年也不往深山里去几回。
      杨氏虽然瞧着弱柳扶风,但自幼也熬练过筋骨,身手虽比不上刘大柱,但比寻常人是要强上许多。
      她就这么带着两个孩儿,连夜摸到了那个山洞里头。
      刘雷雨半途中就在母亲怀里去了。
      剩下的女娃儿,就顶替了刘雷雨这个名字。
      十八年后,刘雷雨死了,又重生了。
      她仿若重新回到了母亲腹中,被温热的羊水包裹着,暖融融的。
      有两个咚咚咚的心跳声一直回响在耳边,一个稳健有力,来自于母亲;另一个虽然孱弱但激昂,是她同胞的幼弟。
      那个劝她回头的声音告诉她,到时辰了,她该出生了,自己用力些,也让母亲少受些痛楚。
      可是刘雷雨不肯。
      她不要重生到这时候。
      因为这时候她太小了,相比于出生时那阵子阵痛,她还要带给母亲的疼和痛太多太多。
      母亲产后当天就带着她和幼弟进了山,一路奔走没得休息。
      山中无床无被,连口热水也烧不起来。
      更何况山中还有野兽。
      母亲本就产后虚弱,又要照顾幼女,夜里也不敢合眼休息。
      村里人见杨氏并两个子女都丢了,哪怕杨氏留了书信,也随后就追进了山里来。
      杨氏早料到这一切,她挖开了瀑布下方的水潭,借着水势在林间冲出一条水道来,将通往山洞的路彻底堵死了。
      从前猎户们要进深山,从这瀑布后头是最好走的路。换一条道的话,需要多穿半日的山林。
      村里人一路追到瀑布另一头,隔着断崖对着杨氏破口大骂。
      可杨氏一口咬死了是雷雨冲垮了山溪,村里人也拿她没奈何。
      就在这样惨烈的日子里,杨氏将刘雷雨一直拉扯到了五六岁。
      村里人虽然翻不过瀑布,但总会时不时隔着断崖远远看看刘家的户主,那个“刘雷雨”是不是还活着。
      六岁那年杨氏带着刘雷雨下山回了双峰村,因为刘雷雨病了。
      她生在山里长在山里,虽说有母亲尽心护着,可山里毕竟缺衣少穿,连被蛇咬都是家常便饭。
      她又是早产儿,身子本就孱弱,六岁的娃娃,长得还不如三岁的娃娃个子高。
      杨氏自己认识些草药,可毕竟不是大夫,刘雷雨熬过了一次又一次,终于到了连日高烧水米不进的时候。
      不得已,杨氏带她下了山。
      这么些年杨氏住在山里,村里人早将刘家的房子能搬走能拆掉的东西偷了个精光,连屋上的瓦片地下的青砖都抠下来偷走了。
      刘雷雨记不得母亲是怎么从村里人手中把自家的东西要回来的,也记不得母亲是怎么将不怀好意摸上门的男男女女赶出去的。
      有好几年她都昏昏沉沉在病榻上躺着,记忆中之后母亲温暖的怀抱和苦涩的汤药,偶尔还有母亲哼唱的温柔的歌谣。
      她只知道,母亲活的太苦了。
      等她终于能站起来,能吃能走,能帮着母亲扛起锄头下地的时候,母亲飞快的就老了。
      她花白了头发,佝偻了腰肢,年纪轻轻就掉光了牙齿。
      可又过了两年,到了刘雷雨十三岁的时候,原本连走路都会喘气的母亲还是硬拉着刘雷雨又回了山里。
      因为刘雷雨来葵水了。
      这次,母亲连瀑布下的山洞都不肯住了,她带着刘雷雨进了深山,住到了深山中的虎窝里。
      虎窝里从没见老虎来过,事实上,母亲在双峰山里找了野虎十几年,从没见过活的老虎。
      但豺狼还是有的。
      十三岁的刘雷雨一进深山就差点叫狼群分吃了。
      但她没死,不仅没死,还获得了一桩奇缘。
      她在山中捡到了一枚灵玉,只要站在双峰山巅的云雾之中,就能凭借那枚灵玉,进入一块灵田。
      灵田不大,也就一丈长一丈宽。
      不管什么种子种到灵田里,一昼夜就能结出果实来。
      果实能带出灵田,吃起来也比普通果实更美味爽口。
      只是,这灵田每种一回果实,刘雷雨就要浑身无力虚弱三天,种的越多,虚弱的时间就更长。
      母亲约束着刘雷雨,不到熬不下去时不准她用,平日还是靠打猎为主,就这么饥一餐饱一餐,一直陪到了刘雷雨十八岁过了生辰,才万般不舍撒手离去了。
      刘雷雨与那声音商量:“我就重生到这时候吧,十三岁,我记得捡到那灵玉的地方。”
      这一次,她不要听母亲话了,她无法减轻母亲养育自己的艰辛,只能尽量多种灵田,起码让母亲多吃些饱饭。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