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大金蛇抬起三角脑袋傲娇地哼了声:“你妹妹才不傻,她可比你聪明多了,她就是个喜欢装傻的狡猾丫头,只是你没发现而已。”
      
      大金蛇说的话,苏福喜自然听不到,可苏月芽却听得清清楚楚。
      
      她警告地瞪了大金蛇一眼,而后,抱着苏福喜的腿,指着大金蛇的伤口说:“姐姐,蛇蛇痛痛……”
      
      苏福喜停了参拜,眯着眼顺着她所指望去,果然就看到大金蛇身上鲜血淋漓的伤口。
      
      她眉头拧紧,刚要说话,这时,苏月芽软糯糯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姐姐,救救蛇蛇……”
      
      苏福喜心里一惊,满头黑线,让她去救这条大蛇,她可没活够!
      
      芽儿还真是个傻大胆,这么大条蛇,别说是靠近,就是看着也害怕啊!
      
      哪怕她天生神力,可看到这样的软体动物也是忍不住腿软。
      
      而且,也不知道这蛇有没有毒,要是毒蛇,被咬一口,那就完了。
      
      苏福喜思前想后,琢磨了半天,还是不想救,摇着头道:“芽儿,这条蛇太大了,要是被它咬到了就不好了,太危险了……”
      
      苏月芽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那条大金蛇就不满地反驳起来:“我哪里危险了?我可是大金蛇,是蛇中贵族,我才不稀罕咬人,你们人身上有味儿,又腥又臭,我才不要咬你们,你才危险,四肢发达就会杀生,把邻居家狗打死了,还吃肉,太危险啦!”
      
      大金蛇满腹牢骚,说了一大堆,苏福喜自然是一个字也没听到。
      
      苏月芽却是笑弯了眉眼,她没想到大金蛇性子这么可爱,如果养条这样的大蛇做宠物,应该会很不错!
      
      原本还有点犹豫要不要救它的苏月芽,忽然就下定了决心,拽着苏福喜的袖子就朝外面拖。
      
      大金蛇见两个人走了,在身后不满地叫:“诶,小丫头,你怎么走了?你还没给我治疗伤口,别走啊……”
      
      苏月芽回头冲它眨了下眼睛,有让它等着的意思。
      
      大金蛇却还是不满,哼哼了声吐糟道:“不靠谱的人类,果然不值得信任!”
      
      吐糟的话,苏月芽没听到,因为她一已经拉着苏福喜出了屋子。
      
      苏家院门外有条小道,小道两旁长不少绿色植物,其中最多的就是蒲公英。
      
      这时候的蒲公英才开花,一朵朵黄色小花在风中轻轻摇曳。
      
      蒲公英能消炎止血,是公认的天然草药。
      
      苏月芽指着蒲公英一叠声地说:“药药,救救蛇蛇。”
      
      蒲公英能消炎止血,苏福喜自然也知晓,可她并不想去救那条蛇,因为那样太危险了!
      
      她蹲下身子,板着脸道:“芽儿,你听我说,那条蛇它太大,太危险,我们最好不要靠近它,特别是你,绝对不要靠近它,知道么?”
      
      苏月芽摇头:“不,蛇蛇,朋友,喜欢……”
      
      她说话故意一个词一个词往外蹦,尽量往傻子人设上靠。
      
      她并没有觉得傻子不好,也不想创造什么励志人生,只想这样闲散度日,借着福气姐姐的运气,一路躺赢就行。
      
      抱紧福气姐姐的金大腿,混吃等死当个米虫就满足了。
      
      苏福喜有点生气,她恼着脸吼道:“你怎么不听话?那可是蛇,怎么能做朋友?”
      
      自从傻妹妹溺水被救起后,就和以前有点不一样了。
      
      以前的苏月芽傻的彻底,痴痴呆呆的,只会笑,胆子也小,从来不会这样公然忤逆她的话。
      
      哪怕说话也是一个词一个词往外蹦,却没现在这么有主见。
      
      一般都是她说什么,妹妹就听什么。
      
      苏月芽不想跟她争吵,她怕说多了会露馅,只甜甜一笑,主动抓着苏福喜的手软糯糯地说:“姐姐,药药……”
      
      苏月芽虽然傻了点,但是容貌不差,白净的小脸上,一双眼睛又圆又大,黑多白少,亮的出奇,就像夜空里闪闪发亮的星星。
      
      她笑的时候,一双眼睛弯成月牙,再配上那小而精致的巴掌脸,简直可爱的不行,面对这样的苏月芽,苏福喜就算想生气也没了脾气。
      
      可她却不敢冒险,毕竟那是一条可以伤害妹妹的大金蛇。
      
      她沉着脸站在那里不说话。
      
      苏月芽也不去劝她,提着篮子就在地上拔蒲公英。
      
      没一会,她就拔了小半篮子,起身的时候,将篮子举起,望着苏福喜甜甜一笑:“姐姐,药药……”
      
      望着妹妹甜甜的笑颜,苏福喜深吸一口气,打算退让一步:“你如果非要救那条蛇,让我来弄好了,你在边上站着,别靠近。”
      
      苏月芽想了一会,点点头:“嗯。”
      
      苏福喜脸上终于扬起个笑,摸着苏月芽的头无奈道:“真拿你这个小傻瓜没有办法。”
      
      妹妹傻了五年,第一次有自己的想法,她实在不忍拒绝。
      
      谈好后,姐妹两个牵着手就进了屋子。
      
      厨房里,灶膛里的火已经熄灭了,苏福喜将装着蒲公英的篮子放在一旁,卷起袖子就将锅里的狗肉块盛了起来。
      
      苏月芽却趁她盛狗肉的时候,将蒲公英捣碎了。
      
      农村孩子玩耍的时候总免不了磕磕碰碰,以前苏月芽受伤,苏福喜就是用捣碎的蒲公英给她敷伤口。
      
      现在见她捣蒲公英,苏福喜也没觉奇怪。
      
      她盛起狗肉洗了个手,然后,才拿着捣碎的蒲公英来到柴火堆旁边。
      
      大金蛇躺在柴火堆上懒洋洋的,就算她靠过来,它连个眼皮也没抬一下。
      
      苏福喜看着大金蛇粗\长的身体,心里还是有些发紧,她找了双长筷子,夹着捣碎的蒲公英战战兢兢一点点往它伤口上敷。
      
      大蛇的反应却出乎她意料,乖巧安静的很,只是在她敷完第一处伤口的时候,突然睁开了眼睛,红彤彤的眼睛里似乎透着一丝痛苦,好像在说:疼!
      
      望着那样的大金蛇,苏福喜忍不住一笑,顿时就放松下来,等敷第二处伤口的时候,她的动作变得快多了!
      
      两处伤口敷完,大金蛇就骂了起来:“死丫头,轻一点会不会?这么粗鲁,以后一定嫁不出去!”
      
      苏福喜却是一个字也听不到,自顾自地笑着说:“大金,记住了,是我救了你,以后可不准咬我和芽儿。”
      
      “谁稀罕咬你们!”
      
      大金蛇傲娇地瞪了她一眼,随即,闭上眼睛又开始假寐。
      
      苏福喜虽然听不懂大金蛇的话,却觉得它很有趣,大着胆子在它背上抚了抚:“大金,以后只要你乖乖给我们护家,我就给你肉吃。”
      
      大金蛇哼了声没理她。
      
      见大金蛇没反应,苏福喜自认为它是默认了,转身就去灶台上拿了块煮的半生的狗肉,将其扔到了柴堆里:“吃吧,大金,这是赏给你的。”
      
      大金蛇忽然很暴躁,猛地睁开了眼睛,瞪着苏福喜愤怒地道:“白痴,把我当什么了?我才不要吃这么难看又臭的东西,我只吃花和果子,快给我去拿点来!”
      
      苏福喜一个字都听不懂,见大金蛇瞪着自己,心里有点发憷,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结结巴巴地道:“你……你干嘛瞪我?是嫌弃我给的肉少了么?别生气,我再给你多拿两块就是了……”
      
      她安抚着转身又想去拿肉。
      
      “姐姐,蛇蛇不吃肉肉……”
      
      不想,却被一直在旁观看的苏月芽拦住了。
      
      “不吃肉……”苏福喜眉头拧了起来,盯着苏月芽随口问道:“那它吃什么?”
      
      苏月芽也不解释,咧嘴笑了笑,转身就从篮子里摘下几朵黄色小花,然后,走到柴火堆旁边摊开手心说:“大金,吃吃……”
      
      “小丫头,装傻子很有意思么?”
      
      见苏月芽装傻子说话,大金蛇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随即,用蛇信子一勾,将她手心的小黄花全都捞到嘴里吞下去了。
      
      “蛇居然吃花!”
      
      苏福喜觉得太神奇了,瞪大眼睛惊叫出声,“天啦!这到底是条什么蛇?怎么不吃肉要吃花?”
      
      苏月芽也不知道大金是什么蛇,只觉得这条蛇很有灵性,能听懂人话。
      
      她笑着摸了摸大金的三角形脑袋,转身又摘了几朵花。
      
      大金用蛇信子一勾,唰地一下又全吃了,吃完了,它哼哼一声说:“还要,全给我。”
      
      篮子里已经没几朵花了,苏月芽将剩下的花全摘下来喂了大金。
      
      就那么几朵花,大金自然是没法吃饱,它将最后几朵花吞下肚后,就对苏月芽说:“小丫头,我没吃饱,你再去给我摘点来,最好能来几个果子。”
      
      苏月芽很想来一句:美得你!
      
      却碍于傻子的人设,只是没好气地瞪了大金一眼。
      
      大金的红眼睛里却透着笑意:“丫头,你帮了我,以后少不了你的好处,你们村后的山上可有不少宝贝,只要随便拿一样,你们家就发财了。”
      
      真的假的?
      
      苏月芽半信半疑,但也不好开口问。
      
      她低眉想了一会,转身就对苏福喜说:“姐姐,蛇蛇饿饿,要吃花花和果果……”
      
      “你怎么知道它要吃什么?”
      
      苏福喜瞪大了眼睛,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她,这太不可思议了,自己的傻妹妹居然能和蛇对话。
      
      苏月芽故意装傻,眨了眨眼睛,拽着她的手臂说:“姐姐,我们去摘摘……”
      
      苏福喜正准备说话,这时,却从她肚子里传来一阵咕咕声,将她要说的话打住。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