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芽儿,醒醒……”
      
      苏月芽感觉有人在轻拍自己的脸,可她嗓子疼的厉害,没法说话。
      
      动了动眼皮,她慢慢睁开了眼睛。
      
      入目是一张清丽的脸,少女十五六岁的样子,头发湿淋淋的,一双眼睛生的极美,明亮清澈,像一汪干净的湖水,此刻,正关切地望着她。
      
      可这张脸,她并不认识。
      
      她眨了眨眼,与少女四目相对。
      
      “芽儿,你终于醒了,太好了!”
      
      少女见苏月芽醒来,十分欣喜,一把将她抱进了怀里。
      
      苏月芽想挣开她的怀抱,却发现自己办不到,她发现自己原本修长的手脚变得短小如孩童,连傲人的胸也变成了一马平川。
      
      这是怎么回事?
      
      苏月芽有点震惊,睁大眼睛望着自己短小的鸡爪子,这时,脑子里排山倒海般涌入一些记忆,穿过一次的她顿时就明白了。
      
      她又穿了。
      
      这次穿成了一个五岁的小傻子。
      
      这是她以前看过的一本年代文,女主就是傻子的姐姐苏福喜,姐姐是个锦鲤体质,哪怕没有亲娘护着,也能好运连连,一路开挂嫁了个好男人,最后创业成功,成了本城首富。
      
      这个傻子与她同名也叫苏月芽,原本该在五岁的时候被歹毒的继母淹死。
      
      后来,女主成功有权势了,还为妹妹报仇将继母送进了牢里。
      
      这傻子五岁就死了,是不该存在的人物,但她现在活过来了是怎么回事?
      
      还是说她随时都会挂?
      
      苏月芽满脑子的疑问。
      
      “芽儿,别怕,姐姐以后走到哪里都会带着你。”
      
      苏月芽正疑惑的时候,苏福喜一把将她抱了起来。
      
      这个时候的苏月芽因长期营养不良,非常瘦小,抱在手里根本就没有什么重量。
      
      苏福喜心头一酸,自觉是自己没有照顾好妹妹。
      
      抿了抿唇,她抱着苏月芽快速朝小树林那边走去。
      
      树林里站着一对母女,是她的继母秦爱英和10岁的继妹苏宝红。
      
      待近了,苏福喜目光如刀,瞪着她们厉声道:“这次芽儿没事,我就不追究了,若以后再发生这样的事情,我必定不会放过你们!”
      
      树林里,秦爱英和苏宝红抱在一起瑟瑟发抖,她们实在太怕天生神力的苏福喜了,上次惹毛了她,差点没被她摔散架。
      
      本来以为这次趁她去田里干活,可以将这个傻子弄死,减轻家里负担。
      
      不想,还是被回来拿东西的她发现了。
      
      苏福喜力气虽大,但不轻易动手,只是瞪了一眼,她就抱着苏月芽向红旗村走去。
      
      走了大概十来分钟,苏月芽面前出现了一栋墙面斑驳的老房子,简陋木板门上,贴着一张摇摇欲坠的门神画,显得十分破旧!
      
      进去后,发现里面更破旧,桌椅板凳都缺胳膊少腿,床铺被单也是补了再补,没见一块好布。
      
      书里说苏家穷,但穷成这样,完全超出了苏月芽的想象。
      
      她趴在苏福喜肩头,暗暗打量了一圈后,撇了撇嘴,穷就穷吧,只要能睡觉吃饭就行,她不挑。
      
      “福喜,你回来了。”
      
      苏福喜抱着苏月芽经过堂屋的时候,遇到了一个抱着小男孩的老人。
      
      苏月芽看了那老人一眼,脑子里顿时就有了反馈,这是苏福喜的奶奶,她手里抱着的那个男孩是继母秦爱英生的儿子,苏宝国,今年两岁。
      
      这年头,农村每年春天都有青黄不接的窘迫。
      
      苏家本就不富裕,却要养四个孩子,再加上苏福喜的爹,苏长根从小娇生惯养,干活不行,家里时常揭不开锅,因此,苏家比村里一般人家都要穷。
      
      若不是苏长根三个姐姐和老人补贴,这一家子早饿死了!
      
      偏偏苏家还出了个傻子苏月芽,这简直就是个没有希望的废物,哪怕知道秦爱英想要弄死她,奶奶刘三姑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假装不知道。
      
      刘三姑默许继母秦爱英害苏月芽的事情,苏福喜心里也清楚,因此对刘三姑颇为不满,只见她沉着脸冷声道:“奶奶,我想跟您说件事,虽然我娘死了,但是,我还在,芽儿是我妹妹,以后我养她,您告诉那个女人,如果以后再害她,我是不会客气的!”
      
      刘三姑抿了抿唇没说话,这话不好说,家里这么困难,其实她也同意将傻子弄死,这样起码可以减轻儿子苏长根的负担,可这话只能在心里想,说出来就不好了。
      
      苏福喜见奶奶没说话,也没多言,抱着苏月芽就进了房间。
      
      房间很简陋,能看到没有抹灰的老砖墙,一张缺了腿的木床靠墙摆着,上面铺着打了补丁的床单,一床很薄很破的被子叠放在床头。
      
      角落里放着几个装满衣服的纸箱盒,苏福喜将苏月芽放下,在盒子里找出两套破衣服,先给她换了,才换自己的。
      
      然后,又用一块破布帮苏月芽擦干了头发。
      
      苏月芽表现的很乖巧安静,苏福喜帮她换衣服擦头发的时候,她会冲苏福喜笑,却是不说话。
      
      这倒也符合她傻子的人设,苏福喜一点也没察觉自己的傻妹妹换了芯子。
      
      看着那么乖巧安静的苏月芽,心里越发酸涩难忍,抱着她默默流了一会泪,才牵着她走出房间。
      
      堂屋里,刘三姑已经将苏宝国放进了摇篮里。
      
      见苏福喜牵着苏月芽出来,她脸一沉,吊着眼梢吩咐道:“既然你回来了,那就去做晚饭吧。”
      
      苏福喜没说话,却是牵着苏月芽朝厨房里走去。
      
      苏家的饭菜简单,野菜糊糊,加上两个水煮青菜就是一顿丰盛的晚饭,一年到头别说荤腥,连油都很少看到。
      
      家里人一个个都面黄肌瘦,一脸菜色,唯独苏福喜却长得水灵,是这十里八村出名的美人儿。
      
      她干活手脚麻利,再加上力气大,做什么都很快。
      
      没一会,她就将饭菜做好了。
      
      哪怕那饭菜看起来清汤寡水,没什么卖相,可肚子饿了的苏月芽还是忍不住望着饭菜咽了下口水。
      
      苏福喜看到了,偷偷夹了一块土豆送到她嘴里。
      
      苏月芽当即就笑弯了眉眼,细细品味着这块土豆的滋味,实在没想到,这饭菜看起来清汤寡水,但味道居然不错!
      
      苏月芽吞下土豆,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唇角。
      
      苏福喜知道她还想要,便又夹了一块到她嘴里。
      
      “娘。”
      
      “奶奶。”
      
      苏月芽刚将第二块土豆咽下去,秦爱英就领着苏宝红回来了,从堂屋里传来她们的声音。
      
      苏月芽小身子一抖,忙钻进了苏福喜怀里。
      
      苏福喜拍着她的背安抚:“别怕,有姐姐保护你,她们不敢再害你的。”
      
      说实话,苏月芽是真怕秦爱英和苏宝红,毕竟她现在才五岁,力气不大,也没有修为,必须要找个靠山才行。
      
      而且,按照原剧情,她是死了的人。
      
      这活着本身就不符合原剧情,按照小说定律,这样的人随时都有可能挂掉。
      
      可她不想死。
      
      俗话说的好,好死不如赖活着,只要活着,她就可以吃好吃的,睡懒觉,看帅哥。
      
      死了可就啥都没有了。
      
      就在她惶惶不安的时候,秦爱英提着一篮子野菜进了厨房,见到苏福喜姐妹,她很牵强地笑了一下。
      
      然后,就将饭菜端了出去。
      
      没多久,苏长根和苏青松也下工回来了。
      
      饭桌上,气氛很沉闷,苏长根像是察觉了什么,随口问了句:“吃哑药了么?今天怎么都不说话?”
      
      秦爱英干笑道:“没什么可说的。”
      
      苏福喜咬着唇角挣扎了一会,最后,还是放下筷子站了起来:“爹,我有件事要跟您说。”
      
      “说吧。”
      
      苏长根皱了下眉,大女儿苏福喜一向和自己的第二任妻子不对付,她要说话,估计也没什么好事,可他又不能不听。
      
      毕竟女儿长大了,要是不让她说,估计矛盾会更大!
      
      “爹,您知道么?娘今天要把芽儿淹死,幸亏我回来碰到,将她从河里救起来了……”
      
      苏长根顺着苏福喜的话看向了苏月芽。
      
      苏月芽心里一紧,苏长根的眼神实在太冷了,像冰冷的刀剑扎在身上,完全没有一点父亲对子女的关爱。
      
      她下意识地将身子往苏福喜身边靠了去。
      
      苏长根盯着苏月芽看了很久,久到她以为他不会说话的时候,他忽然开口说道:“一个傻子,你救她做什么?养着她将来也不会有回报,只是浪费粮食。”
      
      苏月芽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她没想到苏长根会这样说,她不是他的女儿么?他怎么能这么冷血?
      
      苏福喜却是气的不轻,她瞪着苏长根怒道:“爹,您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我娘才死了三年,这么快您就忘了她的临终遗言了?”
      
      苏长根将筷子往桌上一拍,似乎也有点生气,声音猛然间拔高了好几度:“她倒是死的快活!让我活着受累,我自己都要养不活了,哪来余粮替她养个傻子?下次,你不准再救了。”
      
      最后那一句话,简直让人心寒,苏福喜气的眼眶发红,抱起苏月芽就吼道:“你们都不愿意养芽儿,我来养,不靠你们!”
      
      说完,她抱着苏月芽就赌气地回了房间。

  • 作者有话要说:  小仙女们求个预收!
    《七零之喜儿传》
    嫁入苏家十年,林桂荣才喜得一女,苏老太太一高兴赐名‘喜儿’。
    喜儿是个有福气的小人儿,第三年就给林桂荣带来一对双胞胎儿子。
    苏老太太笑的嘴都合不拢,当即就宣布将喜儿抱到名下养。
    当别家小丫头流着鼻涕,没鞋穿吃不饱肚子的时候,梳着羊角辫的小喜儿却穿着绣花鞋坐在门前吃糖水鸡蛋。
    喜儿心灵手巧,八岁就会穿针引线,绣的花儿能引来蝴蝶和蜜蜂。
    双胞胎弟弟见人就夸:“我家喜儿姐姐最厉害,绣的花儿能引来蝴蝶和蜜蜂,你们姐姐能吗?”
    喜儿摸着弟弟的头温和笑:“小双儿,做人要谦虚。”
    双胞胎弟弟骄傲脸:“看到没?我姐姐多谦虚,就算能引来蝴蝶蜜蜂也不愿往外说。”
    后来,有人看到苏喜儿拦着地主家三儿子问:“顾长林,本姑娘貌美如花,又心灵手巧,你凭什么看不 上我?你眼瞎了吗?”
    小伙伴:说好的谦虚呢?
    【已截图留证,2019年9月3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