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所以于有钱盼啊盼的,盼了好多年都没能盼到原身再有孩子,最让他难以接受的就是自家弟弟没了,听了这个消息的时候,于有钱差点没有昏过去,盼了那么多年的儿子,这下是彻底没影了,这让他怎么能不痛心。
      
      缓了几天情绪,看着弟弟的身后事料理好了以后,于有钱丧气的在村子里闲逛,听到了村子里妇人们议论纷纷的说着他弟弟和弟妹,本来心情就不好的他刚想绕道离开,就听见什么“改嫁”“孩子”的事情,不由得让他驻足听了一会儿,越听眼睛越亮,心里也有个主意。
      
      回去琢磨了两天,于有钱觉得自己的想法可行,立马就坐不住了,趁着家里没人,急冲冲的闯进了于有田家,对着当时正在缝补衣服的原身就是一顿话,话里的意思无非就是让她赶紧趁着年轻改嫁,大宝他帮着养就可以了,至于小贝这个女娃,他不留下,要让原身带走。
      
      原身可是个好妻子好母亲,于有田对她那么好,她压根就没起什么改嫁的心思,如今骤然一听这话,那还得了啊,当即就和于有钱吵起来了,两人争执不下,这于有钱动了一下手,把原身甩开了,好巧不巧的原身的后脑勺就磕到了床脚,当即原身疼的就昏过去了,鲜血直流,成功的吓到了于有钱,他当即心里害怕不已,也顾不得他来的目的了,看了一眼紧闭双目的原身,动作麻溜的出了门。
      
      原身就这样失血过多的没了,要不是于婆子及时赶到,恐怕就连刚穿越附身的江离也要跟着没了。
      
      …………
      
      江离靠着脑子里混乱的记忆,大致理清了自己的处境,也知道了原身的死亡原因,想着目前自己前有虎视眈眈的大哥巴不得着她死,后有两个嗷嗷待哺的孩子等着她养,她这一穿越倒好,好处没有一点,烂摊子倒是不少。
      
      江离闭上眼睛缓了缓心神,突然心念一动,想到了自己穿越之前偶然得到的一个空间,抱着试试的心思,用手吃力的摸了摸手腕内测,祈祷奇迹出现。
      
      果然,江离用手摸过的地方,红光一闪,还没等到她欣喜若狂的时候,她就已经进了空间。
      
      好在如今夜深人静,江离所在的屋子里没有人盯着,要不然这大变活人的本事可不得要把人吓死啊。
      
      空间里,江离虚弱的瘫坐在地上,看着里面白昼一样的晴天,心里可是高兴不已。在这异世,有个空间在身上,最起码有了保命机会,她果然是幸运的。
      
      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她得到了这个大能的空间,同样的她也因为救了一个溺水的孩子而穿越到了异世,世间万物都有因果,有得有失,此为必然。
      
      江离并不懂这些因果关系,她只想知道这个空间到底有什么用,按捺不住心底的好奇心,江离费力的从地上站起来,拖着沉重的身体走了几步,感觉到自己的头一阵晕眩,她赶紧出了空间,躺在床上好一会儿,才算是缓过来。
      
      如此这番,江离也就暂时歇了去空间里的打算,准备等到伤养的差不多以后再去找找有没有什么能用的东西,好让她更有底气。
      
      想着想着,江离不由得有些发困,渐渐的她就进去了梦乡,手腕处红光稍稍闪了几下,随即消失不见,就如同从来没有出现过那般。
      
      第二天一早,江离就被吵醒了,费力睁开眼睛,就看见两双湿漉漉的眼睛一直盯着她,看到她醒了以后,连忙扑上去喊道:“娘,你终于醒了。”
      
      江离先是愣神片刻,等到想起自己已经换了个身份以后,看着两个哭的孩子,牵起嘴角,语气有些僵硬的安慰道:“快别哭了,娘,这不是好好的吗?”
      
      江离前世活了二十多年,没结婚也没有孩子,如今突然有了两个孩子,这可让她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要怎么和孩子相处,就只能靠着记忆里原身的样子来,语气不免的显得有些僵硬。
      
      在外面的于婆子听到屋里两个孩子的哭声,以为二儿媳妇不好了呢,赶紧冲进来看看,一进来就和江离对视了一眼,看着人还好好的,高高悬起的心也就放下来了,又一想到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就问道:“你说,你是不是琢磨着怎么死呢,你别忘了你还有两个孩子呢,你死了是一了百了,留两个孩子吃苦受累,你就那么狠心?”
      
      噼里啪啦一段话,可透露出于婆子的不少想法,她认为原身是自己寻死的。对于于婆子说的这话,江离当然想开口说是于有钱害得她,但是她还是有理智的,毕竟儿子和儿媳孰轻孰重,不用说也知道于婆子会选择相信谁。
      
      江离知道人性经不起考验,如今她已经成了原身,说再多原身也不可能再回来了。要是她如今贸贸然的直接告状说是于有钱害得她,她这便宜婆婆绝对会不相信的,到时候站在了于有钱那边,两人合起火来逼迫她,就她如今这副破败的身体,还真的没什么好的办法应对。所以她并不准备戳穿于有钱,应该说是目前没有这个打算,等她身体好了,有了自保的手段,这笔账总是要讨回来的。
      
      短短几息之间,江离就想了这么多,回过神来看着于婆子还等着她答话呢,立马虚弱的说道:“娘,我没有要寻死,大宝和小贝还那么小,我怎么可能放下他们不管的啊。我就是不小心脚下打滑了,才磕到床脚的。”
      
      于婆子心里有点不相信,但是看着江离直直望着她的眼睛,眼里满是真挚的眼神,嘴里质疑的话就咽了下去,语气硬邦邦的说道:“我不管你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我可不希望再有下次。”
      
      于婆子说完就起身走了,顺便把两个哭的满脸泪水的小人儿也给带走了,顿时屋里就只剩下江离一个人了。
      
      看着人都走了,江离松了口气,拍拍心口心说幸好她有原身的记忆,要不然可不得露馅啊。
      
      没过多长时间,于婆子又回来了,手里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碗过来,大宝和小贝没跟她一块过来,进来以后把碗放在桌子上,费力的让江离坐起来,然后喂她喝了一碗鱼汤。
      
      期间,于婆子什么话都没说,江离因为紧张,同样也没说话,婆媳二人就这样相对无言。
      
      一碗鱼汤见底,江离饿了许久的肚子终于舒服了许多,她刚想找个话题和于婆子说说话呢,就看见于婆子长年板着的脸上神色稍稍温和了一点,听见她说:“离娘啊,有田死了,你可万万不能想不开。你还年轻着呢,咱们家也不是那种磋磨儿媳妇的人家,等过了年以后,你要是想改嫁就说,我们不拦着你,就是大宝和小贝你不能带走,老于家的孩子怎么着也不能去外人家去。”
      
      于婆子这番掏心掏肺的话无异于平地一声雷,炸的江离是双眼发直,心里翻江倒海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于婆子看着江离这样,以为她心里不好受,也没逼着她直接表态,端着空碗,留下一句话以后就走了,“好好休息,大宝和小贝我看着呢。”
      
      直至于婆子走了好一会儿了,江离才算是缓过心神,盯着房梁苦笑不已,心道这都是什么事啊,穿越过来成了寡妇不说,这婆婆人是很好,处处为她考虑,让她趁着年轻改嫁,要是这具身体还是原身的话,可能还会考虑考虑。如今换成了江离,她觉得这身份很不错,一点也不想改嫁。
      
      现在想再多也无济于事,江离只能沉住心神好好养伤,她可是想要早点去看看空间里有什么秘密没有。
      
      这边于婆子拿了碗回到于有钱家,看着大宝和小贝两个孩子正跟着珠珠玩呢,心下宽慰,想着不管怎样,她们老于家都能挺过去的。
      
      于有钱跟着吕来寿一家出海去了,如今吕春花在家呢,看着于婆子拿着个空碗回来了,关切的问道:“娘,我这忙着呢,一直没时间去看她怎么样,弟妹好些了吗?”
      
      “好多了,人精神了不少,你忙着吧,我进去看看你爹。”说完于婆子就放下碗出了灶屋进了他们老两口的屋子。
      
      于老头前两年跟着上渔船的时候,不小心掉进了海里,染了风寒,病是治好了,就是如今身体虚弱,不能再劳累了。
      
      如今不能再干活的于老头只能每天都待在家里了,今儿个于老头自个在屋里侍弄渔具,看见于婆子进来,问道:“大宝她娘咋样了?”
      
      “没事了。老头子,自从有田去了以后啊,我这心里就不踏实,大宝和小贝还那么小,我就怕她撑不住啊。你是没看见昨儿个那副场景啊,可吓到我了。今儿个我也和她说了,让她先守着一段时间,等回头她想改嫁了就和咱们说一声,咱们也不拦着她。”
      
      于老头没想到老伴说出这样一段话,停下手里的活计问道:“真这样说了?”
      
      “说了,咱也不是什么恶婆婆,离娘还年轻,总不能一直耗着她,我也说了大宝和小贝不能带走。”于婆子索性搬了个小板凳同于老头坐在一块。
      
      “对,老于家的骨肉没得让外人养的。行吧,到时候她要是真想改嫁咱们不拦着就是了。”说完这话以后,于老头就继续补着渔网。
      
      这个话题到这也就结束了,于婆子也是做惯了活计的人,伸手帮着他一起,两人双手飞快的补着网,断断续续的说着一些琐碎事。
      
      三天后,江离后脑勺的伤口已经结痂了,因为于婆子的慷慨,天天喝鱼汤的她已经不复之前的羸弱,健康了不少。所以趁着晚上夜深人静,只有她自己一个人在的时候,江离悄悄的近了空间。
      
      这个空间是江离下海时偶然得到的,她只来得及进去看了一眼,因为受了惊吓,还没来得及下次探索呢就穿越了。此时的空间依然明亮,空间不大,里头空荡荡的,除了不远处的一排小木屋以外,别说是什么灵泉了,就连一条普通的小河都没有。用眼睛环顾了一周的江离迈着步子缓缓向着前方的小木屋走去。
      
      轻轻推开紧闭的门,露出了一个开放的空间,有个长桌特别显眼,上面摆满了瓶瓶罐罐的东西。再往左走里面有个小空间,里头一张铺着毛皮的软榻,一张半人高的桌子,椅子散放在墙角,有个小箱子放在软榻一头,就像是主人一点都不在意一样,被随意搁置一旁。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