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我成了魔头电视机》脸白白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10-25 09:41:5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妾……皮厚。”
      
      闻言,嬴寐先是一愣,而后嘴角开始向两侧扩张。
      
      出现了!他脸上又出现了那种变态又阴森的笑容!
      
      虽然阮姊只和这个魔头相处了两日,但一看到这个笑她就知道,有人要倒霉了,不是她死,就是熹嫔亡。
      
      接着她就听到一阵像什么被捏爆了的声音。
      
      再次被溅了一脸脑浆的阮姊:妈的,忘了这是个杀人不眨的魔头。
      
      上个姐妹她还没来得及给她烧香,这下又多了一个。
      
      阮姊还没从惊恐中缓过来,殿内缓缓响起嬴寐那低沉得叫人后颈生凉的声音:
      “她是我的皇后,你们谁再敢对她不敬,我杀了谁。”
      
      “滚。”
      
      众妃如获大赦地赶紧滚了。
      
      阮姊抬头看着现在她面前的嬴寐,嬴寐身量很高,身材虽不魁梧但肩背极宽,如果他不是杀人如麻的魔头,这样一个男人会让人很有安全感。
      
      这又让她背了一条人命的魔头令她内心很是矛盾,虽然他是为她出气,可她不喜欢这种方式,很抵触也很害怕,但这一刻,她必须承认,她并非不无感动。
      
      然而下一刻——
      
      嬴寐:“继续演。”
      
      “演……演什么?”她有些懵逼又瑟瑟发抖的问他。
      
      嬴寐歪着脖子用一种饶有兴致的眼神看着她,笑了半晌才缓缓吐出一个字——
      
      “哭。”
      
      阮姊:!!!这人什么变态嗜好!
      
      不对!她突然反应过来,他这是看穿她了?
      
      完了,她再一次觉得,她要完。
      
      这时候,她本应悲从中来,泪流满面的祈求嬴寐宽恕,这厮不是要看她哭吗,说不定哭好了,他就不会捏爆她美丽的脑袋了。
      
      但,她哭不出来。
      
      怎么都哭不出来。
      
      没办法了……
      
      她两眼一闭,硬着头皮豁了出去。
      
      “那个,”她干笑两声,朝嬴寐伸出手去,“有洋葱吗?”
      
      嬴寐半眯了眯眼。
      
      阮姊见他两眼一眯,吓得当即就是一哆嗦,舌头都打了结:
      “没没没没洋葱,辣辣椒也成。”
      
      嬴寐突然有意思的笑了一声。
      
      眯眼这动作在小说里通常代表着危险,但他方才眯眼其实并没有什么其他意思,纯粹就是没听懂,他们这个世界没洋葱这个玩意儿,但这下他明白了。
      
      “哭不出来?”他问她。
      
      阮姊吞了口唾沫,胆战心惊地点了点头。
      
      嬴寐又笑了一下。
      
      阮姊还没明白过来这个笑是什么意思,她的头就剧烈的疼了起来,就像是头上套了个不断收紧的金箍,疼得她眼泪直接喷涌而出。
      
      她捂着头跪在了地上,眼珠子瞪得几乎快从眼眶里掉出,她似乎是痛得连喊都喊不出来,张大了嘴却只发出了,面上满是泪水。
      
      她整张脸都几乎扭曲,尽管如此,依旧是好看的,如果站在她面前的还有其他男人,看到这样一张美丽的脸庞如此楚楚可怜,定会泛起怜惜之情。
      
      但嬴寐却像是在看一件美丽的艺术品一般,缓缓在一旁的靠椅上坐下来,单手支颐笑看着她。
      
      似乎是很满意她这个哭的效果,他并没有让她疼很久。
      
      疼痛被撤去的那一瞬间,阮姊瘫软在地,不停的喘着粗气。
      
      她瘫在地上,脱力地看着一旁嬴寐那张同她嵘老公一模一样的脸。
      
      这张脸,她爱了三年。
      
      她以前一直对明星没什么感觉,直到赵韩嵘出道,她开始有了人生中第一个爱豆,她会迷恋上赵韩嵘并不是因为他的才华,演技,或说人格魅力,纯粹就是因为他那张脸,实在是帅得太惨绝人寰。
      
      赵韩嵘一出道便被誉为是千年难得一出的美男子,这不是夸张,他真的担得起这个名号。
      
      赵韩嵘可以说是单凭这张脸就成为了顶级流量,他要才华没才华,要演技没演技,脾气还臭,所以在他成为粉丝量常驻第一的顶级流量后,他的黑粉数量也是娱乐圈第一。
      
      几乎每天赵韩嵘都会被骂上热搜,骂他脾气臭,骂他耍大牌,骂他不在乎粉丝感受,但她依旧爱他,还曾扬言:
      “对不起我是颜粉,你们黑粉尽管黑,脱粉算我输,只要他没毁容,他就永远是我老公。”
      
      但此刻看着这张脸,她只想说:
      
      这个狗逼玩意儿怎么不去死!!!去死去死去死!
      
      嬴寐眸色一沉,目光一瞬变得锋利无比,她想他死?
      
      很好。
      
      他缓缓收拢修长的手指。
      
      与此同时,阮姊瘫软在地的身体猛地蜷缩起来,面色痛苦的捂着胸口,她好痛,这次是心脏,她能感觉到有一只手捏着她的心脏不断收拢。
      
      这一次,她真正感受到了死亡的临近——
      
      她的心脏在那双无形的手里,停止了跳动。
      
      随着心脏停止跳动,她身体也再次瘫软下去,双眼缓缓闭合。
      
      嬴寐停下手里的动作,望着地上一动不动的阮姊。
      
      死了?
      
      他站起来歪着头看了她半晌,手里不知何时变出根棍子,他拿着棍子蹲下来,戳了戳地上的人。
      
      嗯……没死透,不过快死了。
      
      其实他没想把她弄死,不然他会直接捏爆她的脑袋,这是他一贯的杀人方式,虽然他还不想她死,但他有在犹豫要不要救她。
      
      因为他只杀过人没救过人,也不知道该怎么救人。
      
      不过,有个法子应该能成。
      
      他丢掉手里的棍子,收回手拉开衣领,将手抵在自己胸口,手腕一沉,指尖就那么直接陷入了胸膛。
      
      这定是很疼,但他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像是这种疼痛对他来说不值一提。
      
      他在胸腔里那残缺的半颗心脏上掐下指甲大小的心头肉,再把手抽了出来。
      
      随着他手掌的抽出,他胸膛的伤口迅速愈合,待他完全将手抽出,他胸膛上的伤口也完全愈合,连一丝血迹都不曾留下。
      
      他垂眸看着手里的心头肉,轻动手指便将其变成了一颗崭新的,还在跳动的心脏。
      
      他用这颗由他心头肉变成的心脏替换了阮姊身体里那颗被他捏坏的心脏。
      
      心脏在阮姊胸腔里开始跳动的那一刻,她猛地睁开了双眼,很快又渐渐阖上,但她长而卷翘的睫毛开始轻轻扑朔颤动,呼吸也渐渐恢复。
      
      见她恢复呼吸,嬴寐转过身朝她寝殿走去,阮姊的身子也跟着悬浮起来。
      
      把阮姊丢到床上后,他本打算离开,但刚走到门口,他听到身后传来了低低的啜泣声。
      
      他脚下一顿,又走了回去。
      
      阮姊做了一个梦,梦见她回到了现代,正在从学校回家的火车上。
      
      火车到站,她透过窗看到了来接她的爸妈,因为刚在鬼门关走了一遭,一看到他们,她鼻子就开始发酸。
      
      车门打开后,她立马超他们奔去,一头栽进他们的怀里哭了起来,“爸,妈,我好想你们。”
      
      她知道她的反应很反常,但她还是一遍遍的念着,“我想回家,我想回家。”
      
      “家?”
      
      他低低念了一遍这个字,脑子里一个目露贪婪而狰狞无比的面孔一闪而过,他猛地抬起,捂住胸口。
      
      他紧蹙起双眉,神色阴沉,眼尾一瞬泛出猩红血色,脖子上的血管也凸峥而起。
      
      他很痛苦。
      
      在他手下的胸腔之中,只有半颗心脏,他曾生生被人剖去了半颗心。
      
      他身上的任何部位不论受了多重的伤都能迅速愈合,唯独心脏不能,所以每一次心跳都让他痛苦万分,现在更是比平时还要疼痛百倍。
      
      似乎是对这种痛苦习以为常,他并没有移开眼睛,喘着粗气继续看向阮姊。
      
      他能清楚的看到她梦里的场景。
      
      看见她父母神情温柔慈爱地轻拍着她的背,同她说着宽慰的话,他眸色沉了沉,嘴里发出一声冷笑。
      
      之后她们离开了那个人群拥挤的地方,场景迅速转换,那像是她的房间。
      
      她房间不大,到处堆满了毛绒绒的布偶,从床单被套桌子到墙面整个都是粉色的,墙上贴满了那个和他长得十分相似的人的海报。
      
      她来到这个世界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知道她把他认成了这个人,还叫这人是老公,但老公是什么?
      
      接下来他又看见她穿着十分暴露的衣服在她那件拥挤的屋子里大吃大喝,手里捧着个发光物件一会儿大笑一会儿尖叫。
      
      那个发光物件上出现次数最多的就是那个人的脸。
      
      她只要一看到那张脸,眼睛就会变成星星眼,还会捂着脸笑得一脸迷醉。
      
      她这样笑起来时眼睛弯弯的,脸颊旁会出现两颗浅浅的梨涡,他这才发现,其实,她笑起来,也不是那么难看。
      
      她之后的梦境也无非是这样一些琐碎无聊的事,但她始终都是乐呵呵的,就算脸上没挂着笑时,一双眸子也亮晶晶的,像随时都能拱出两颗星子。
      
      看着在不断转换的梦境里,她那张时常笑得同傻子一般的脸,不知不觉,他心底的痛苦竟然渐渐就平息了下去。
      
      这种感觉很奇怪,他心中痛苦只有在他感到愉悦时才会减轻,这么多年来,他从来都只有杀人时才会感到愉悦。
      
      他半眯起狭长双眸,微微歪头看着眼前的梦境。
      
      片刻,他嗤笑一声——
      
      这女人脑子里的东西确实有几分意思。
      
      她并没有做太久的梦,梦境消散的时候她脸上的泪痕都还未干。
      
      看不到梦境之后,他就盯着她脸上的泪痕看,眼底带着些许迷惑。
      
      良久,他伸出手,在她泪痕处一擦,拿回来,他又盯了自己的指尖片刻,最后缓缓送到唇边,伸出舌轻舔了一下。
      
      嗯,咸的。
      
      ……
      
      彼时,国师府的大门被一个衣着华贵的美妇敲开,神色愤恨。
      
      “哥哥!琉儿被那魔头杀了!”
      
      此人正是熹嫔的母亲,也是五大世家中如今最为鼎盛的有苏氏家主,有苏鄢。
      
      被他换做哥哥的人,是如今权倾朝野的国师,有苏狐。
      
      有苏氏是上古九尾狐的血脉,他们有苏氏族人在突破大乘之后额间会显出九尾印记,而有苏狐甫一出生额间便带有九尾印记,被预言是这数万年来唯一可能飞升成神之人,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能以“狐”作名。
      
      狐,是有苏氏最崇敬的生灵。
      
      “哥哥,琉儿死了你都无动于衷吗!”有苏鄢气急败坏的在府中大喊。
      
      “从送琉儿入宫的那一刻起,小妹你就该知道会有这么一刻。”
      
      不掺一丝悲喜的淡漠声音在不远处响起,一人缓缓走出,白衣华发,额间九尾印记血色如焰,像一朵妖冶的花。
      
      有苏鄢微微一怔,用力握紧拳头,神声色俱厉道,“如果不是那魔头强要琉儿进宫,哥哥以为我愿让琉儿去送死吗?!”
      
      “哥哥,”她上前去抓着有苏狐的衣袖,痛声道,“我们要忍那魔头到什么时候?”
      
      “小妹这是什么意思?”有苏狐轻轻笑了起来。
      
      看着他神情莫测的笑容,有苏鄢心头一紧,不自觉往后退了一步,半晌,她攥了攥拳头才壮着胆道,“如今兵权王权尽握哥哥手中,难道就没有一丝与那魔头抗衡之力?”
      
      有苏狐眼尾扫向她,“小妹想让我造反?”
      
      “嬴寐就是个只知道杀人的怪物,为何不能反?”
      
      有苏狐转过头去,面上依旧带着淡淡的笑,“不论如何,他始终是君,我是不会做那乱臣贼子的。”
      
      “哥哥!”,见他如此态度,有苏鄢再次怒从心起,一时间失了理智,冲他极其失望的道:
      “哥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借着那魔头名义做的事情,你是觉得这样比当皇帝还肆意快活是吗,哥哥你何时变得如此……”
      
      说到这里,有苏鄢似想到了什么,瞳孔一阵急缩,神色惊慌又不敢置信,“哥哥,你不会是!”
      
      “小妹。”有苏狐唤了她一声,缓缓转过头来,没有笑意的那张脸显得无比冰冷,眼底的冰寒之意,更是让人望上一眼便如坠深渊。
      
      “你逾矩了。”他语声依旧没什么起伏,但有苏鄢却似被蜂哲一般抖了抖身子。
      
      他倾身向她靠过来,手抚上她的发,轻柔地滑过她的脸颊,姿势亲昵如情人,动作充满了怜惜,可有苏鄢却要极力控制才能身子不继续发抖。
      
      “你是我唯一的妹妹,不管你说错了什么,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事,哥哥都不会怪你,但这些年,”他停下轻抚她的动作,神情渐渐冷下来,眉梢眼尾都带着冷厉的锐气,声音微微压低,“我确实太纵容你了。”
      
      有苏鄢身体不受控制的僵住,像身置寒川,连骨子里都是冷的。
      
      “阿鄢错了。”她颤着声音说。
      
      “知错就好,”有苏狐又凉凉笑起来,“这才是乖孩子。”
      
      “回去吧,以后想哥哥了再过来。”
      
      他冲她笑得温柔,她却满目恐惧,匆匆离开。
      
      看着她走出国师府,有苏狐收回视线,转向一旁,“皇后的身份还没查出来吗?”
      
      一个身着黑衣如影子一般的人不知何时半跪在那里,答,“皇后像是凭空出现在宫中,丝毫查不到一丝线索。”
      
      “凭……空,”有苏狐低低念着这两个字,似有所思。
      
      

  • 作者有话要说:  从这章以后男主就不会虐女主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