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浴火 ...

  •   鄞朝,大理寺。
      
      钟意自从被人从凉州城带回来就一直毫无生意的蜷缩在墙角,这些人担心她逃跑,给她上了重重枷锁,可这些人却没有发现,她的眼睛里已经没有光了,一个心底最后一点希冀都幻灭的人,又能跑去哪里呢。
      
      唯一一个真心待她的人,这次也再不会陪着她了。
      
      她手中紧握着一枚沾满血迹的平安扣,双目无神的听着狱卒或多或少的议论. 刚开始是说燕王殿下早逝,燕和帝深受打击一病不起,后来则是靖明侯兵围京城,力保贤王登基。钟意也不知在这里待了多久,终于等到了第一个来这里的人。
      
      钟宁一身金丝镶翠凤袍,华丽无比的出现在她面前,那狱卒见她无动于衷,斥责道:“大胆,见到皇后娘娘还不下跪!”
      
      “哎,这可是本宫的姐姐,哪有姐姐向妹妹下跪的道理啊?”钟宁嘴角笑意不减,话语却陡然转厉,“直接挖了她的髌骨,本宫要她永远跪着!”
      
      狱卒忙领命去办,从一声惨叫到两腿血肉模糊也不过只是一瞬间的事。钟意头上冷汗直冒,强忍着痛意问:“你们早就设计好的?”
      
      钟宁点了点头,嘴角则是掩不住的讥诮之意。
      
      钟意深吸一口气,又问:“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姐姐到现在还猜不出来吗?”钟宁讥笑道:“那本宫便大发慈悲。告诉你一声,也好让你清楚明白的上路。还记得你第一次见到陛下是什么时候吗?”
      
      当然是记得的,那时候钟意的生母刚刚去世,继母强势,妹妹霸道,自己也不得生父喜欢。那日温琼暄恰好来府上做客,钟意慌忙躲避,结果却在慌乱之中摔了一跤,现于人前。钟洵嫌她丢人,刚要责骂,却见温琼暄抬手将她扶了起来。
      
      钟意小心翼翼的抬头望向他,那少年左不过十一二岁的样子,一身祥云白衣,笑起来温柔和煦,令人如沐春风,他将人拉起来后转身望向钟洵,“钟大人何必那么大火气,小姑娘而已,又没冲撞本殿,也值当发火。”
      
      钟洵将尚未出口的责骂憋了回去,温琼暄则转向钟意,“都擦破皮了,疼不疼啊?本殿又不是什么凶神恶煞,这么害怕做什么?我一会让他们给你送些东西包扎一下,下次小心点,别再摔着了。”
      
      那个时候的钟意受尽周遭冷眼,温琼暄的一句“疼不疼?”是她那个时候能感知到的仅有的善意,一瓶简单的伤药都能让她对温琼暄感激不尽。是以这么多年来,他对温琼暄信任至极,感激至极,也依赖至极。钟意怀着对他的感激,多年来凡有所命,无不听从,可当所有的伪装和谎言被拆穿,那血淋淋的事实,才是最令人无法面对的。
      
      原来,原来那仅有的一点点的善意都是假的。
      
      十年,钟意不无苦涩的想,十年的信任与依赖,终究是自己的一场大梦而已。
      
      温琼暄,枉我信你至此啊!
      
      没有人知道此刻钟意的心中该是何等悲凉,就这样过了许久,钟意勉力压下心中的情绪,又问:“允······燕王殿下命殒凉州城也是你们设计好的?”
      
      “你说呢?”钟宁反问:“一个异姓王,留着终究是个祸患,陛下忌惮他至极,又怎会留他性命。说起来,也多亏了他对你情意深重,否则,这么浅显的陷进,他还真不一定会上钩。”
      
      钟意再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你们如此设计一个一品亲王,就不怕天下悠悠众口指责吗?”
      
      “呵,本宫既然敢做,就绝不担心堵不住他们的嘴,自古成王败寇,失败者永远没有说话的资格,燕王与陛下之间如此,本宫与你亦然。”钟宁猛的抬起她的下巴,“再者说了,害死燕王殿下的人是姐姐你啊,是你通敌叛国,走漏风声,联合北凉大军将燕王诱至凉州城围而歼之,姐姐可要记清楚了!”
      
      钟宁说的没错,失败者永远没有说话的资格,顾允檀惨死凉州城,他温琼暄担待不起,总是要选出一个替罪羊的。而她,一个在外人看来居心不良的细作,燕王的正妻,通敌叛国的罪名,多适合啊。
      
      钟意认命般的闭上眼睛,提了最后一个要求,“温琼暄呢?我要见他。”
      
      “直呼陛下名讳是为大不敬,不过,看在你已然落个到这么个境地了,本宫也就不与你计较了,”钟宁掩唇讥笑道:“姐姐想见陛下,可陛下恐怕并不乐意瞧见姐姐。姐姐知道陛下打算怎么处置你吗?听闻姐姐怕火,陛下说了,就将姐姐处以火刑,届时骨灰撒入五岳四海,永世不见,姐姐可还满意?”
      
      明知道她最怕火,却能毫不留情的处以火刑,温琼暄,你果然够狠!
      
      三日之后,提刑监斩官到牢中提人,钟意不可置信的道:“爹?”
      
      “你别叫我爹,”靖明侯冷声道:“本官没你这么丢人现眼的女儿!”
      
      “哈哈哈······”钟意笑的肆意张扬,却在不知不觉中泪湿了双眼,她原以为,自己的父亲只是待自己不如钟宁亲厚而已,却不曾想,从一开始自己就是那枚注定被舍弃的棋子,是别人上位道路上的一具尸骨,一块微不足道的垫脚石。
      
      她的结局是早就写好了的。
      
      钟洵甚至不愿意多看她一眼,以袖掩鼻对人冷声吩咐道:“还不动手!”
      
      这些狱卒行事自然干净利落,不过半个时辰的工夫,钟意便被人绑缚在东市街口的火刑柱上,由于被挖去了膝盖骨,双腿之上血迹未干,是以看起来格外可怖。钟洵面无表情的陈述着她的桩桩大罪:通敌叛国,为人细作,私递消息,设计一品亲王命殒凉州城······
      
      人群中不乏有人议论纷纷,“这位钟家大小姐,好像是燕王的正妻吧?怎么会残害燕王呢?”
      
      “早些日子便被燕王给休了,说不定是因此生恨呢。”
      
      “所以说这样的女人才最可恨啊,通敌叛国,活该烧死她!”
      
      “对,烧死她。”
      
      “说起来还多亏了靖明侯大义灭亲啊。”
      
      “多亏了咱们陛下英明。”
      
      熊熊烈火瞬间呼啸而起,浓烟呛的人口鼻生疼,火光很快就引燃了人的衣物,钟意紧抿着唇,泪水夹杂着鲜血滚落,看起来可怜而又可怖,通红的双眼一个个扫过看台上那些人,自己那冷酷无情的父亲,面善心狠的继母,洋洋得意的钟宁,还有那自始至终连面都不敢露的温琼暄!
      
      烈焰淬起,魂断香消,不到一刻钟,那倔强单薄的身影便在灼灼烈火中化为了灰烬。
      
      

  • 作者有话要说:  放两个预收,感兴趣的小可爱可以支持一下啦,笔芯,鞠躬
    预收文一《乱朝纲》
    扶家得罪宵小,父兄锒铛入狱,扶筝万般无奈之下求到了东宫那位煞神跟前。
    传闻中那位手腕强硬狠厉无情的太子殿下借着昏黄的灯火将阶下那‘小郎君’细细打量。
    满身风尘难掩如画眉目,明明一副清冷不染纤尘的模样却偏偏勾的人心底邪火直冒。
    威逼也好,利诱也罢,聂霆好容易将这长相清冷的‘小郎君’揽入身侧,甚至硬生生把自己给掰弯,这才发现自己纠缠许久的小郎君竟然是个女子!
    怎么办?再把自己给掰回去呗。
    (小剧场)
    新帝登基伊始,众臣看着那侧立于新皇身畔的冰雕玉琢般的小郎君,纷纷直言劝谏,此等祸国妖颜,理应驱逐为上,万不可由之惑乱朝纲。
    聂霆笑望站在自己身侧的如玉容颜:“惑乱朝纲,确实有这资本,既如此,那就充入后宫吧。”
    群臣只能看着那帝后二人一个手腕强硬为祸朝堂,一个果敢强势把持后宫。
    呜呼哀哉,祸乱朝纲,怕也不过如此。
    PS:1女主男装大佬,男装女装随意切换
    2男主为了爱情把自己先掰弯再掰直
    预收文二《东宫有姝颜(重生)》
    颜姝自幼便订了一门极好的亲事,可是成亲当日恰逢颜府遭难之时,未婚夫一家原形毕露,当众嘲讽她:颜府没落陈府强,贱妾怎配探花郎。
    颜姝明艳喜服未褪,站在陈府门前慌乱不知所措之际,一双温热有力的手虚握上她指尖,安抚性的拍了拍。
    太子战骁盔甲未褪,一身风尘,一把将新妇打横抱起,下一瞬就只听她那未婚夫杀猪般的惨叫,战骁一只脚正踩在他的脸上,居高临下道:“记清楚了,孤王的人,你高攀不起。”
    未婚夫一家恶人先告状,大嚷道:“大家都看见了,太子任性妄为,当街抢亲了!”
    回应他们的只是一声不屑的轻笑,“抢了,你能怎么着?”
    人人都道太子性情暴戾,喜怒无常,可眼前这个对着颜姝笑的温柔和煦的明媚少年郎又是怎么回事呢?
    上一世未及护你周全,这一世又怎能容你受半分委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