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一个倒霉的穿越者5 ...

  •   简直神烦!
      
      为什么所有人都要到老子跟前提那个谁?就不能好好说话吗?
      
      蓝二公子心情十分不好。
      
      “喜旺,”蓝宣道,“我想吃红油牛肉,多加麻油和辣椒,还要一碗槐花饭。”
      
      喜旺......
      
      公子您为什么还能吃的下去?
      
      “快点!”蓝宣懒洋洋的靠在觅觅馆后院,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一定要吃东西!
      
      “公子您不撑得慌?”喜旺憋了几天,终于问出了这句,尊是很好奇啊!
      
      “我为什么要撑得慌?”蓝宣撇了撇嘴,“最好再加上一碗鸡蛋醪糟。”
      
      ......
      
      自家公子这是要将下辈子的饭都吃掉吗?这个饭量尊是十分十分滴可怕!
      
      可是为什么吃这么多还不见长肉?公子这是什么样神一般的体质?
      
      姑娘们简直要羡慕死好吗!
      
      光吃不胖神马的,简直太可恨了!
      
      红油牛肉麻辣鲜香,槐花饭里拌了恰到好处的蒜汁十分入味,醪糟里也加了蜂蜜,这个天气喝着清凉解暑。
      
      蓝宣吃的十分满意,一顿饭吃完,便靠在院中的软椅上打起了盹儿。
      
      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小日子过得可尊是舒坦!蓝二公子微微张着小嘴流口水,喜旺将一张薄被轻轻搭在他身上,便进了屋里帮自家公子收拾房间,手脚十分勤快。
      
      微风掠过发丝,梦里的人十分温暖。
      
      江南忆...蓝宣皱了皱眉头,轻轻咕哝出来三个字,楚微,你为什么要放弃?
      
      楚微?
      
      院角里一个身影挑了挑眉,看着软椅上熟睡的人影,嘴角扬起了丝笑意。
      
      楚微是谁?
      
      神医神马的都是变态!蓝宣使劲儿挥舞了一下左手,要将梦里抓住自己小手不放的季临歌打远一些。
      
      动作的幅度略微大了点,带起石桌上的白瓷茶杯差点掀翻。
      
      院角的人影一个闪身已经将那杯子接住,害怕瓷器破碎的声响惊醒了梦中人,自顾自的倒了一杯茶细细品。
      
      茶水早已经凉透,杯子上却还存有眼前这人的气息。
      
      院角的人影此时正立在蓝宣身旁,侧颜出尘,君子如兰。一袭玄色长衫方才在院中阴影里看的并不清晰,此时站在阳光下更能显出些冷毅。
      
      蓝宣在梦中将季临歌打的抱头鼠窜,心里十分得意,换了个更加舒服的姿势还傻呵呵的笑了两下。
      
      真希望时间就此停顿,没有权谋,亦没有纷争。
      
      玄衫的人影用袖口轻轻帮他擦了嘴角的口水,觉得眼前之人似乎跟以往有了些许的不同,指尖不经意触了下那浅色的唇瓣,想要赶紧缩回,却又有些恋恋不舍。
      
      蓝宣咂了咂嘴,觉得有些渴了,皱着眉头念念叨叨。
      
      怎么还爱说梦话?
      
      一旁的人影轻笑,将茶杯递到他嘴边。
      
      也许是睡的深沉,蓝二公子毫无反应,依旧嘀嘀咕咕要水喝。
      
      肯定是红油牛肉吃多了!蓝宣心想,下次还是不要那么多辣椒了吧,嗓子疼。
      
      身旁的人影将杯中的凉茶含在嘴里,轻轻吻住蓝宣浅色的薄唇,一点一点小心翼翼的将逐渐温热的茶水渡过去。
      
      快要冒烟的嗓子里迎来一股热流,蓝宣意犹未尽的嘬了嘬。
      
      猛地被人允住嘴唇,玄衫人眼底露出从未有过的惊慌。
      
      唇与唇纠缠片刻骤然分开,蓝宣没有嘬到更多的茶水,略有不满。
      
      茶杯被放回原处,位置与方才一致,任谁也看不出来它曾经被拿起过。
      
      一道红影闪过,玄衫的人影也跟着不见,觅觅馆的后院里如最初一般宁静,只有梦里的蓝宣依旧睡的甜美。
      
      “主人。”离江旁的树林深处,方才闪过的红影俯首行礼,待再仰起头时,便能见着她绝世的容颜以及眉心一点牡丹,正是先前蓝宣在百草堂所见过的音离。
      
      “可查出了什么?”玄衣人影问。
      
      “属下无能,暂时还未有结果。”
      
      “即使什么也查不出,也要将人护好了。”
      
      “属下知道。”音离道,“恕属下多一句嘴,主人您今日不该去看蓝公子。”
      
      “我的事情自己会处理好,你先下去吧。”
      
      “是。”音离转身。
      
      “等一下。”
      
      “主人还有何事?”音离问,怎么觉得今日自家主子有些...魂不守舍?
      
      “筑梦亭近日可还接了谁的单子?”
      
      “百草堂季临歌,还有金礼。”音离说,“我今日已经去过百草堂,恰巧还遇见了蓝公子。”
      
      “他又病了?”玄衣人皱眉。
      
      “没有,”音离道,“听季临歌的口气,好像是为了玉蝶君。”
      
      提到玉蝶君这个名字,玄衣人不由自主的嘴角抽搐,皱了皱眉。
      
      “他肯当着你的面说,就是要将这消息传给我了。”玄衣人道,“不必在意。”
      
      “是。”音离心想,我才没有在意呢,还不知道是谁心里在意的要命!“季临歌也不一定知道您才是筑梦亭真正的主子。”
      
      “是吗?”玄衣人不置可否,“金礼找你要买何消息?”
      
      “蓝公子是否真失忆。”音离皱眉,“属下早就觉得始安蓝氏与通天阁有些说不清的关系,现在看来貌似是真的。”
      
      “在如今这番局势里,蓝国能偏安一方富庶民安,当然不会是表面看上去的那般简单。”玄衣人道,“这般天下,也太过平静了些。”
      
      难道平静些不好吗?音离不解。
      
      “我听说今日蓝公子去听了无双公子弹曲子。”音离觉得自己说出这句话一定是被鬼附身了!
      
      “哦?”玄衣人貌似很有兴趣,“然后呢?”
      
      “蓝公子听说那词儿是您填的,转身就走了,”音离道,“听说无双公子现在还躲在屋里不敢出来,生怕得罪了蓝公子会被报复。”
      
      “他不会的。”玄衣人神色黯然,即使是没有失忆,他也只是做给旁人看罢了。更何况,无双弹的词...本就是为他而写。
      
      “主人,”音离道,“您说蓝公子他...是真的失忆了吗?”
      
      “是。”玄衣人点点头道,“你去帮我查一个人。”
      
      若非是真的什么也不记得了,他又怎么会一人毫无防备的睡在院中?
      
      想起那副无忧无虑的睡颜,玄衣人便觉得心中一暖。那是无论如何也装不出来的。
      
      虽说看着好像蠢了点,但却让自己心中重新燃起了希冀。许多年以前的两不相欠,许多年以后的别有用心,都敌不过他此时梦中浅浅的一句梦话。
      
      “主人要查谁?”
      
      “楚微。”
      
      音离皱了皱眉,没听说过这么个人啊......还有,为何主人如此肯定蓝公子是真的失忆了?凭他的聪慧,装疯卖傻什么的简直不要太简单好吗!
      
      *****
      
      太阳渐渐西斜,即使是初夏的天气小院里也笼上了丝凉意。
      
      蓝宣揉了揉眼睛,幽幽转醒。
      
      嗓子里还是有些冒火,蓝宣拿起茶壶便往杯子里倒水。
      
      怎么没水?睡着之前明明就还有半壶茶没有喝完!
      
      蓝宣左右看看,难道是自己记错了?
      
      真是日子过的太过舒坦,连带着脑子也不大好使了吗。
      
      “公子您醒了?”喜旺恰好收拾完屋里,将床单被褥统统换了个干净,还洗了一大盆的脏衣服,简直不要太勤快!
      
      必须点一个赞!
      
      “嗯。”蓝宣有些不好意思,自己最近是不是太过懒散了些?
      
      “你吃过饭了吗?”蓝宣问。
      
      喜旺......
      
      怎么自家公子一睡醒就先问吃的?
      
      “还没...”喜旺忐忑,公子可不敢再吃了啊,真要是吃坏了身子,自己要怎么跟大皇子交代!
      
      还有长公主,估计能活剐了自己。
      
      “那你赶紧去吃饭吧,”蓝宣想了想道,“去寻些可口的,别亏了自己。”
      
      蓝宣是真的很感激喜旺每日里无微不至的照顾,猛然间穿越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身边能有个如此忠心耿耿的小厮,这是他的幸运。
      
      自家公子真是非常温柔体贴!
      
      喜旺简直都要感动到流泪!
      
      能跟在公子身边伺候果真是几辈子才能积累的福气,祖坟上肯定冒了青烟!
      
      梁梦君竟然还敢躲着我家公子,真是十分十分的欠抽!且不知好歹。
      
      喜旺自动开启了对蓝宣的脑残崇拜。
      
      “那公子您呢?”喜旺小心翼翼的问,生怕蓝宣再要吃一顿油腻的。
      
      “我就不吃了,”蓝宣道,“你快去吧,不用管我。”
      
      喜旺小盆友简直要潸然泪下,终于肯少吃一顿了啊!尊是太不容易了。
      
      喜旺转身出去觅食,蓝宣跑去厨房倒水喝。
      
      天已经擦黑,月亮也渐渐冒出头来,挂在院中的桂花树枝头上,就好像一副绝美的工笔画。
      
      觅觅馆后院的厨房里燃着幽幽烛火,蓝宣在仔细的剥一颗颗莲子,雪耳已经泡在了清水中,甘甜的红枣也都清洗干净了,雪白的百合一片片莹润饱满,看上去就十分可口。
      
      将最后一颗链子剥好,蓝宣十分满意的看着这堆材料,嘴角不自觉的就扬起笑意,雪耳莲子百合汤神马的,太值得期待了!
      
      甜汤用小火慢慢煨着,发出咕噜噜的声响,蓝宣在厨房找不到冰糖,准备去找喜旺问问。
      
      一袭红色的影子从院中飘过,蓝宣以为自己看花了眼,闭上眼睛缓了缓神再睁开......
      
      啊啊啊啊啊啊!!!
      
      鬼啊!
      
      眼前的人影一袭红衣,脸色惨白,一点红唇分外艳丽,漆黑长发垂落腰间,分明就是鬼片里的经典女鬼形象!
      
      而且一般以这个模样出场的,都是戾气十足的冤死鬼!
      
      蓝二公子瞬间大脑一片空白,老子学过跆拳道是不假,可还没来得及拜张天师为师啊!
      
      蓝宣偷偷往地上瞧了一眼,果然没有影子!
      
      这个崩坏的世界里,竟!然!真!的!有!鬼!
      
      尊是太太太可怕了!
      
      蓝宣十分没有出息的晕了过去。
      
      红衣女鬼伸手去探蓝宣气息,惨白的左手虎口处有一朵艳丽的彼岸花熠熠生辉。觉得眼前这人似乎真是晕过去了,反而又露出些不确定的表情。
      
      一根银针突兀的自腕中翻出,针尖泛出幽幽蓝光,在如此平静的夜色中更显得诡异莫测。
      
      “我倒还不知道,忘忧台主什么时候开始做这样下三滥的勾当了!”院中围墙的阴影下,一个女声妖娆妩媚。
      
      “筑梦亭?”女鬼隐去了手中银针,望向那片阴影。
      
      “音离。”白日里听上去丝丝妩媚的声线此时透着些冷意,仿佛也在迎合这般诡异气氛。
      
      “久仰了。”女鬼声音并不动听,还带着丝干哑,仿若真是从地狱无间发出一般。
      
      “台主可否与我说说,此番这是作甚?”音离抬抬下巴指着蓝宣问。
      
      “任务。”女鬼答的简单明了。
      
      “杀人?”音离问。
      
      “试探。”女鬼答。
      
      “嗯...台主今日可否卖我一个薄面,暂且绕过这个任务?”音离声线恢复妩媚。
      
      女鬼看了看晕在地上的蓝宣,点了点头,飘走了。
      
      “多谢。”音离冲早已平静的小院吐出两个字,紧握的手心已经被冷汗浸透。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