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命定爱人 ...

  •   弗雷萨对于担任暗夜精灵的使者前去拜访人族这件事十分抗拒,但迫于祖母的命令,他还是来了。
      弗雷萨双胞胎弟弟希姆与他同行。
      希姆对人族的一切都很感兴趣,他对人族刚刚上任的女王格外感兴趣。
      
      “她才十二岁,年纪太小了。人族很贫穷,他们经常吃不饱饭,她会不会长得很瘦小?”希姆若有所思地说,“要维持那么多人的生活很不容易吧?”
      “暗夜精灵不能过多干涉人族的事,除非他们主动求援。”弗雷萨警告弟弟,“别再议论她了,她再弱小也是正统的王位继承人,一个族群的女王,祭司大人告诉过我们态度要尊敬。”
      “可是你不好奇吗?”希姆笑得有些古怪,“祭司大人一百年前就预言你……”
      弗雷萨皱眉,“并不是所有预言都会应验,希姆。”
      
      暗夜精灵的祭司是月神的人间代行者,月神也被称作阴影之月,她是掌管月亮、预言和阴影等神职的神明。
      一百年前,弗雷萨和希姆刚刚出生,暗夜精灵的大祭司从月神那里获得了一条预言——弗雷萨会爱上一个人类,那个人类就是人族的女王。
      
      弗雷萨从不相信“命定的爱人”这种说法,他来人族只是为了完成祖母交代的任务,和新任人族女王延续数千年前先民结缔的契约。
      然而希姆总觉得祖母命令他们兄弟俩去人族是别有用心。
      他们的祖母也是暗夜精灵的女王。她相信预言,并且觉得预言一定会成为现实,所以当她得知人族时隔三百年终于有了一位女性君主后,她立刻就把孙子弗雷萨派过去了。希姆认为祖母一定是想让弗雷萨去亲自见见人族女王,看看他们俩到底能不能擦出爱情的火花。
      
      穿过荒凉贫瘠的克拉米高原,弗雷萨和希姆终于到达了人族的领地。
      很幸运,他们遇到了在高原上狩猎的人族战士,战士们热情地把他们迎进了地下居所。
      
      弗雷萨很快发现人族的状况真的很糟糕,人们衣着破旧,有些小孩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
      暗夜精灵本就很适应黑暗,但人族是需要阳光才能更好生存的种族,人族在地下石壁上镶嵌了富含魔力能够发光的月光石,可这种光终究是比不上太阳光的。人族一年中只有一半的时间能在阳光充沛的地上生活,剩下的时间他们都要躲在地下避开黑风暴。
      一千年前人族迁移到克拉米高原时他们的人口比现在多得多,一千年过去,他们竟然只剩下这么点人。
      
      而人族的女王,她确实像希姆猜测的那样身体瘦弱。
      她的皮肤和暗夜精灵一样苍白,不过暗夜精灵都是银发紫眸,她是黑发蓝眸。
      
      斯博尔德王族的人都是黑发蓝眸。
      弗雷萨偶然见过上上任人族国王——亚撒国王的父亲,他也是黑发蓝眸。
      精灵的寿命足有数千岁,人族迁移到克拉米高原才一千年。暗夜精灵默默看着新王登基再退位,人族衰败再衰败,黄金王冠一代一代传承下去……人族的先民早已逝去化作尘埃,见证人族迁移的那批暗夜精灵却还活得好好的。
      所以精灵很少与外族人结缔婚姻,因为其他物种的生命总是太短暂。
      弗雷萨无意深究祭司所预言的“命定爱人”是不是当前这任人族女王,他不认为自己会爱上一个生命短暂的人类。
      
      “我父亲离去得很突然,有很多事他没来得及教给我,身为国王副手的泽恩知道的也有限,某些秘密只有王族能够知晓。”阿苏玛说话时语气平缓,“关于王族和暗夜精灵的盟约,我有很多问题想问……”
      “以血脉为誓,我们会尽力回答你提出的任何问题,女王陛下。”希姆微笑。
      
      以血脉为誓?这种誓约很奇怪。
      在大陆上,几乎所有的种族起誓时都是说:“在复仇与誓约之神的见证下起誓。”
      复仇与誓约之神是掌管刑罚、审判和誓言的神明,阿苏玛不信神,她从不对神发誓,可暗夜精灵是月神的信徒,他们说出的誓言本应该是:“以阴影之月的名义起誓。”
      
      阿苏玛问:“我听泽恩说,暗夜精灵是与斯博尔德王族结缔契约,而不是与人族结缔契约?”
      “是的,女王陛下。”希姆说,“这份契约只在斯博尔德王族成员身上生效,我们庇护的是王族,不是人族。”
      阿苏玛松了口气,再次问:“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斯博尔德不再是人族的王,契约会作废吗?”
      希姆一愣,随即说:“这要看你说的是哪种情况了,陛下。如果王族成员全部死去,那么契约作废,暗夜精灵不会再为人族提供庇护……”
      “如果还有王族成员活着,可是人族的王位落到了别人手里,那么暗夜精灵会把存活的王族成员接走。”弗雷萨接着说,“他们会在我们的照顾下安全地活到老死。”
      
      暗夜精灵好像不喜欢拐弯抹角,他们说话直白,阿苏玛觉得和这类人打交道的好处是不用费脑子。
      
      “王族当初为什么会和暗夜精灵签订这样一份契约呢?”阿苏玛有些疑惑,“抱歉,我对这段历史不是很了解。”
      弗雷萨简洁地回答:“斯博尔德曾在暗夜精灵落魄时对我们施以援手。”
      “这大概是千年前的事了。斯博尔德传承古老,戴恩没有统治中央王国之前,人族已经是雄踞一方的霸主了。”希姆语气赞叹。
      “可惜我们衰败了,并且难以再度崛起。”阿苏玛微微叹息。
      
      这些少得可怜人口能做什么呢?人族在富饶的地区继续繁衍数千年也不一定能达到原来的人口数量,更何况克拉米高原如此贫瘠。
      阿苏玛从未见过高原外的世界,她甚至少有机会到地上。
      她听老卢克讲过,克拉米高原在中央大陆南边,最南边则是被魔王统治的深渊魔域,大陆东边是无边无际的大海,那里是海妖的国度,北方是生命绝迹的极寒之地,西面是诡秘幽深的无尽森林……
      然而中央大陆之外还有别的陆地,地底有一面壁画画的就是世界地图,另一片陆地与中央大陆隔着海,它的面积比中央大陆小得多。
      世界如此广阔,人族却只能在这个鬼地方艰难求生。
      
      阿苏玛心中有一个足以改变族群现状的想法。
      这个想法很早之前就在她脑海中成形了。
      人族不能继续留在克拉米高原,人族必须找到别的宜居之地。
      人族需要耕种的土地,需要吃饱穿暖,需要遮风避雨的房屋……他们太需要休养生息了。
      
      可问题是所有的种族都视人族为神弃者,他们排挤人族,有些种族甚至会对人类大开杀戒。
      阿苏玛要带领人族找一个无主之地从零开始。
      这或许会很难,但不会比继续待在克拉米高原更难了。
      
      弗雷萨从怀中掏出一张古老的卷轴,说:“你是现任的契约延续者,女王陛下,请你用自己的鲜血在上面按一个手印。”
      古老的卷轴被展开了,阿苏玛看到卷轴闪着细微的光芒,上面还有鳞片的痕迹……难道它是用龙皮鞣制的?
      卷轴里写着一行行古老的血红色文字,阿苏玛凝视这些文字的时候居然产生了一种微妙的眩晕感,好像她的眼睛和大脑被一层纱蒙蔽了。
      阿苏玛刚刚来到这个世界时不信邪地学过文字,她抱着一本古书尝试记住里面的字符,结果她的眼睛和大脑突然间有了识别障碍,根本无法辨认书里面的任何一个字。
      
      弗雷萨递给阿苏玛一把锋利的银匕首。
      她一言不发地接过,在手指上划了一道口子按在龙皮卷轴上。血液被龙皮吸了进去,接着卷轴内出现了一行新的血色文字。
      
      “这行字是你的名字,女王陛下。契约的延续已经完成了。”希姆犹豫了一下,动作很轻地拉住阿苏玛被银匕首割伤的手,“请原谅我的失礼。”
      他指尖闪过一丝蓝色的光芒,阿苏玛的伤口立刻愈合了。
      
      “魔法真神奇啊。”阿苏玛把银匕首交还给弗雷萨,“太遗憾了,人族用不了魔法。”
      “某些天赋非比寻常的人类是可以的,女王陛下。”希姆说,“你听说过天赋之环吗?”
      “听我的老师讲过。”阿苏玛回忆。
      “觉醒出天赋之环的人不用学习魔法符文就能调动魔法元素,对于这类人来说,操控魔力是本能,他们不需要魔文调集魔力。”希姆笑了笑,“一千五百年前就有一个人类拥有天赋之环,时间过去太久了,我还是听一位精灵长辈提起的。”
      “这种天赋是需要觉醒的吗?怎样才能觉醒出天赋之环?”阿苏玛忍不住问。
      希姆耐心地答道:“没有觉醒方法,天赋之环只能自然觉醒,据我所知一千五百年前的那位人类是睡一觉就觉醒了。”
      
      这样的幸运概率实在太小,阿苏玛基本不抱希望。
      
      “你还有什么问题要问吗?”希姆说。
      阿苏玛摇头:“暂时没有了……”
      希姆又说:“有什么是我们可以帮助你的?”
      阿苏玛犹豫地说:“泽恩前些日子身受重伤,你能帮他治疗一下吗,希姆?”
      “当然,能帮到你是我的荣幸。”希姆点头,“我正好精通治疗法术。”
      “泽恩是我父亲的朋友,也是我的叔叔,他就像我的家人。”阿苏玛如释重负地微笑,“我叫你希姆,你也可以直接叫我阿苏玛,谢谢你帮忙治疗泽恩叔叔,希姆。”
      
      暗夜精灵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说是阿苏玛的靠山,她这个“村里的女王”正面临生存危机,要是能和暗夜精灵拉近关系建立友谊就好了。
      阿苏玛是女王,也是一个十二岁的女孩,她知道她目前的行为不算太出格。
      
      果然,希姆脸上的笑容变得真诚了一些,“这是我该做的,阿苏玛……”
      旁边的弗雷萨迅速瞪了双胞胎弟弟一眼,希姆瞬间改口:“不用客气,女王陛下。”
      
      希姆是个温和的精灵,弗雷萨沉默寡言,阿苏玛的问题大多是希姆在回答,但是她看得出来,两人之间占据主导的是弗雷萨。
      
      暗夜精灵的使者没在人族的领地待多久就打算返程了。
      他们离开前说,若阿苏玛遇到了什么难以解决的事情就用木雕联系暗夜精灵,他们会尽快赶过来。
      
      阿苏玛的老师卢克学士在暗夜精灵离开后走进了石室。
      “顺利吗?盟约还在继续吗?”卢克关切地询问她。
      “很顺利。”阿苏玛沉默几秒,看着老师苍老的脸说,“我想迁移人族,找一个合适的时机带领族人离开克拉米高原去安全点的地方生活。”
      老卢克吃惊地睁大浑浊的双眼,缓了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
      “我支持你做的任何决定,女王陛下。”他说。
      
      阿苏玛说:“会有人不愿意走,比如神祷会。他们相信人族在这里受苦是神的旨意,只有人族受到了足够的惩罚,神才会解除神罚。”
      “他们不愿意走,那就让他们留下。神祷会是神明的走狗,神明的爪牙。”老卢克说,“他们不是我们真正的族人,他们是懦夫。”

  • 作者有话要说:  弗雷萨:我不可能爱上生命短暂的人类。
    后来的弗雷萨:真香!
    弗雷萨就是箭头一号啦。
    ……
    阿苏玛目前还没有破除神罚,等她觉醒天赋之环就可以了ww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